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社会

西部某副县长被指欠债4000多万不还成老赖(图)

2019-04-26 08:18:03  来源:上游新闻  作者: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近日,有网友在天涯论坛发帖称,“西部某县副县长代大鹏”,因为未履行法院判决的还款义务超过4000万元,被最高人民法院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成为一名“老赖”。

  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核实发现,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确有一名为“代大鹏”的失信被执行人,其名下未履行判决条数共有25条,涉案金额为4144万元,失信被执行人行为具体情形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

  上游新闻记者对比河南省信阳市中院的“老赖公告”以及官方媒体信息发现,现任西部某县副县长戴大鹏,与失信被执行人、老赖代大鹏的相关信息高度相似。

  4月24日,代大鹏的父亲代宏南回应上游新闻记者时表示,儿子代大鹏确有另一个姓名叫“戴大鹏”,所欠4144万元债务也的确存在,“法院已经判了,执行与否是法院的事。”代宏南同时表示,自己已就有网民发帖披露代大鹏成老赖一事,向公安机关报案,相关举报网帖已经被删除。

  上游新闻记者通过代大鹏的工作单位、亲属等渠道联系代大鹏,但截至记者发稿,对方未就此事进行回应。

  

  ▲前图是河南法制报公布的老赖代大鹏,后图是西部某县官方公布的副县长戴大鹏活动照片,两人外型酷似。

  副县长被指欠债4000多万成老赖

  4月14日,网络上出现了一篇名为《副县长老赖,欠款五千万》的帖子,直指现任西部某县县委常委、副县长代大鹏(西部某县官方网站显示为戴大鹏),仅在最高人民法院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公布的25条失信记录中,就有4070万元执行金额未履行。其债权人不仅有新县农商行、中原银行、建设银行等,还有多笔个人借贷记录。“无论是从涉案金额还是案件数量来看,其影响之恶劣,令人发指。”

  上游新闻记者梳理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公布的信息发现,截至4月24日,身份证号为4101051982****1011的代大鹏,确实有25条未履行判决记录;被河南省光山县人民法院、河南省新县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并被两家法院下达多份限制高消费令,成为一名老赖。

  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公布的代大鹏未执行判决信息,代大鹏25笔未履行判决中,涉案金额最大的一笔是河南省新县人民法院2019年1月4日作出的(2019)豫1523执54号判决,涉案金额为900万元;涉案金额超过100万的单笔债务共有10笔,涉案金额最小一笔判决是2019年1月18日河南省新县人民法院(2019)豫1523执383号判决,涉案金额2万元。该网公布的牵涉代大鹏的25条信息中,除两起案件因双方和解而撤案外,其余23条信息总共涉案金额为4144.49万元。

  ▲河南法制报刊发的信阳中院2016年公布的老赖名单,其中有代大鹏的照片和身份证号。受访者供图

  2016年12月16日,河南法制报刊发了《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曝光拒不履行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被执行人的公告》,曝光了因未履行新县人民法院一笔760万元及其利息的代大鹏的证件照和身份证号码,其身份证号码为4101051982XXXX1011的“代大鹏”,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未履行4144.49万债务的“代大鹏”是同一人。

  

  ▲最高人民法院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老赖”代大鹏有20多条失信记录。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截图

  老赖代大鹏摇身变成副县长戴大鹏?

  上游新闻记者核实发现,根据官方公布的信息,截止今年4月9日,“戴大鹏”仍然担任西部某县县委常委、副县长、县安委会副主任。在该县网信办的微信公众号中,披露了戴大鹏以上述身份参加安全生产工作专题部署会议的新闻。

  上游新闻记者对比西部某县官方公布的副县长戴大鹏多张日常工作照,以及2016年12月16日河南法制报公布的信阳中院“老赖公告”中代大鹏的标准照,发现两人的面形高度相似。

  据了解,代大鹏曾长期在河南省信阳市新县工作。公开资料表明,他早前在新县担任过电视台台长、箭河乡乡长等职务。但至少从2016年10月起,代大鹏便调离了新县赴西部工作。而在网络中,至少从2016年9月开始,就有网民发文举报当时还在河南省信阳市新县任职的代大鹏,欠下了2000万元债务,“前往西部工作实为躲债。”

  司法文书显示,代大鹏曾以公职身份在新县当地借款。河南省新县人民法院2018年12月29日作出的(2018)豫1523民初2745号民事判决书中载明,某债权人称:“2015年,戴某说箭河乡乡长代大鹏找我借钱,我说没有钱,戴某让我帮忙借。2015年11月23日,戴某、代大鹏开车带我到大广××出口处附近一块地去看,正在挖地基,还拿了一份雨浓公司拍卖手续,说急需资金,让我帮忙借。”这份已经生效的判决书显示,2015年11月,时任新县箭河乡乡长的代大鹏就以“经营需要”为由,向第三者借款60万元。

  

  ▲法院给老赖代大鹏下发的限制消费令。网页截图

  代父称儿子借款为帮忙

  上游新闻记者4月24日联系上代大鹏的父亲代宏南。他对上游新闻记者确认,相关的债务的确是自己儿子代大鹏所借,“都是因为他母亲,他母亲做生意(欠的)”。

  对于代大鹏为何会拒绝履行法院判决,代宏南则表示,目前法院已经判了,“有法律程序,该怎么执行就怎么执行,该判刑就判刑,执行与否是法院的事。”对于自己一家人为何会欠下巨额债务,代宏南不愿意做过多解释。

  对于司法文书中的代大鹏,与西部某县副副长戴大鹏为何会同时存在的问题,代宏南解释,自己的姓是简化字,所以才会出现“代”和“戴”同时并用的情况。

  代宏南还对上游新闻记者表示,对于网上发帖称代大鹏欠款4000万成老赖一事,他们已经报警,“派出所说已经把他(发帖人)叫去谈话了。”

  

  ▲相关数据统计,老赖代大鹏欠款总额为4100多万元。网页截图

  如副县长“经商”欠巨债纪检部门应调查

  多位法律工作者向上游新闻记者表示,如果政府副县长因私欠下4000余万元债务属实,这在全国都很少见。不仅做了最坏的示范当了老赖,同时还存在能否正常履行工作职务等问题。“代大鹏在被列为失信执行人后,不能乘坐部分高铁、飞机等交通工具,对正常工作肯定会造成影响。”

  4月25日,上游新闻记者也联系了河南省新县法院、光山县法院。相关工作人员均表示,对代大鹏成为老赖一事不是很清楚,建议咨询负责的法官。新县人民法院新闻发言人孙超表示,将在了解案情后作出回复。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司法文书显示,代大鹏欠下巨额债务的原因为经商,但国家曾三令五申强调公务员不能经商。上述法律工作者表示,“代大鹏在自己工作地经商、借款,其中有无违纪问题,这也是纪检部门应该进行调查的重点。”

  上游新闻记者胡磊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