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社会

英烈岂能拿来搞笑?这个微博涉嫌违法了!

2019-04-01 09:18:29  来源:新绿网    作者:太师吉祥
点击:   评论: (查看)

  就是你,搞笑e时代!

  太师吉祥

  无图无真相,先上证据。除了题图上的,还有这个:

  

  1.

  虽然涉事微博“搞笑e时代”已经删除了这条发送,但并未对相关行为认错,也并未对言行所致的后果表示负责。

  这种行为就性质来说,是对英烈的蔑视和侮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第二十六条:以侮辱、诽谤或者其他方式侵害英雄烈士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依法承担民事责任;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由公安机关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搞笑e时代”的做法已经涉嫌违法。

  当然,我们祭出英烈保护法,决不是为了收拾谁和吓唬谁,而是敦促相关责任人及时收手,公开道歉,并勇于承担应负的责任,保证今后不再发生类似问题。从更深层的意义上来说,此风决不可长,也是为了以儆效尤,增强群众尊崇英雄的法律意识,让这种随便拿英烈调侃、搞笑、开涮的行为变成“过街老鼠”。

  此前,抖音在搜狗搜索引擎投放的广告中涉嫌侮辱烈士邱少云,被北京市网信办、市工商局依法联合约谈查处;网民蒋某在新浪微博发布侮辱英烈黄继光的言论,被当地警方拘留;“暴走漫画”在今日头条等平台发布戏谑侮辱董存瑞烈士和叶挺烈士的短视频,除被勒令下架和全平台封禁,该团队主要负责人还到董存瑞烈士陵园敬献花篮,并公开道歉;石家庄某校团委官方微博因管理不慎,导致学生发布调侃革命先烈的笑话,该学生被警方依法处理,该校面向社会公开道歉。

  这一次,对于“搞笑e时代”的同样行为,有关部门决不能坐视不管,广大网民也都拭目以待。

  2.

  分析这些事情屡禁不止的原因,从表层看主要是因为网络新生代在高度娱乐化、游戏化的环境中长大,或多或少接触过将历史改得面目全非的游戏、视频等产品,因而对调侃英雄、亵渎先烈等缺乏应有的警惕性,也对英烈缺乏应有的敬畏之心。此外,“流量第一”、“眼球经济”的不当利益驱动,也使得许多人丧失了起码的良知和敬畏,为了“红”起来而不择手段。

  往深层看,是因为近年来传统的历史观被颠覆被解构,在还原历史的同时却失去了是非标准,导致历史虚无主义。平心而论,由于历史原因和政治原因,的确在一些“真相”方面是存在置疑的,但有些人却打着“起底”历史的旗号,打着“解密”“戏说”“秘史”等幌子,置历史事实于不顾,偷梁换柱,生搬硬套,篡改、歪曲、拼凑、裁剪党的历史,肆意夸大事实,捏造骇人听闻的数字,编造似是而非的故事,企图全盘否定我党历史,妄想山河变色。

  历史虚无主义的聚焦点,首先针对的是革命领袖和英雄人物。其惯用手法主要有:抓住缺点,无限放大;罔顾事实,求全责备;编造谣言,恶意中伤;戏谑恶搞,冷嘲热讽。

  其中,采用段子、笑话、搞笑视频等方式,极不严肃地对待英雄人物,对革命领袖和历史人物不但不尊重,相反还极尽冷嘲热讽之能事,丑化英雄形象,就是“搞笑e时代”的这种表现。

  龚自珍曾言,“欲知大道,必先为史;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历史虚无主义消解主流意识形态,搞乱人们正确的历史价值观。苏联为什么解体?苏共为什么垮台?除了苏共内部腐化、脱离群众,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意识形态领域打了败仗,大搞什么“新思维”,整个舆论思想战线乱套失控,全面否定了苏联历史、苏共历史,否定了列宁和斯大林,历史虚无主义把思想搞乱了,各级党组织几乎没任何作用,军队都不在党的领导之下了。最后,苏联共产党偌大一个党作鸟兽散,偌大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分崩离析,这就是我们尚未走远的前车之鉴。

  3.

  联系到昨天刚刚发生的“中国陆军”公号误发汉奸汪精卫的诗配合我军新闻一事,以及之后演变出来的网上一些争论,其实或多或少也有历史虚无主义的一些影子。

  有人讲发汪精卫的诗并无过错,因为汪精卫在写那首“引刀成一快”的时候还是一名爱国青年,有很多革命行为和革命故事,就“因为汪后来变成了大汉奸,他此前的革命经历就要一笔勾销了吗”?同时还拿出孔子的名言“君子不以言举人,不以人废言”作为论据。

  这句话翻成现代文就是:君子不因为某人的话说得好就推举他,也不因为某人不好就否定他的一切言论。从字面意思看的确是有“不能因为汪清卫是汉奸就否定他的热血诗篇”的意思,但孔子这两句话是联系起来一起讲的,表达的是“看人不但要听其言,更要观其行”,以及“看人要全面客观,不能全盘否定”的辩证思想,只强调其中一句,孤立地去理解其中意思,显然并不客观。

  特别是在中国传统文化里,更讲究和重视知行合一。孔子就一再对“讷于言而敏于行”的人表示欣赏,并说“君子耻其言而过其行”,断言“巧言令色鲜于仁”。意思是做人做事应该少说多做,如果言过其行,那是很可耻的,整天花言巧语的人少有能践行仁德的。荀子讲得更直截了当:“口能言之,身能行之,国宝也……口言善,身行恶,国妖也。”

  徐才厚就被称作是“国妖”,他的典型特点就是说一套做一套,“口言善,身行恶”。如果按照某些人的逻辑,“不以人废言”,那么徐在把持军委工作时做过的那些讲话,应该都是无比正确的高大上吧?是不是当作流毒清理就没有必要了呢?显然不能这么理解。因为说一套做一套、“口言善、身行恶”本身就是一种流毒,通过清理其载体来达到警示之意义,是一种合乎常理和历史规律的做法。至于说操作当中的矫枉过正扩大化,那是另外一个问题。

  汪精卫的诗,本身也没有问题,但他没有坚持始终,最后反而言行相悖,成为历史罪人。就学术讨论甚至就唯物史观来说,似乎可以把汪诗、汪的青年时代与其身其后做一个分割,但其实在中国现行的文化体系内是很难分割开的;更因为“中国陆军”是肩负神圣使命的军方官宣,不是个人媒体,也不是学术研究性质,我们也都知道“学术无禁区,宣传有纪律”这句话,宣传是有纪律有立场的,无论如何也不应该把一个盖棺论定为大汉奸的诗作为文眼来进行正面宣传,这是立场问题。

  而认为舆论置疑一个军方官宣错用了汪精卫的诗是“小题大作”,是限制言论限制思想,恐怕是没有预见到历史虚无主义发展下去的危害。固然喜欢汪精卫的诗不等于就是喜欢汪精卫,认同汪精卫的青年时代不等于打算为其后半生平反,但这种“宽容”“大度”以及所谓“独立思想”却的确会使我们模糊了是非界限,并很容易导致大是大非面前的犹豫动摇。

  4.

  历史,在一个民族里具有传承的意义,其中更是蕴含了一个社会集体认同的价值观念。

  我们这个民族,历史中有那么多“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刚健有为,自强不息”的传统价值,却独独没有汉奸、叛徒可以被原谅、宽容的文化土壤。谁能说这是一个民族的缺点?谁能说这是民族文化的弱点?

  忘记了历史中的传统价值,就会背叛民族的精神家园。抛弃赖以生存的历史土壤,民族的文化大厦轰然倒塌,一国精神于世界潮流中再无立足之地。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无论是“中国陆军”错发汪诗的错误,还是“搞笑e时代”调侃英烈的错误,都是不能宽容的。

  当然,不能宽容指的是针对事情本身,而非当事人。我们遗憾地听到,“中国陆军”平台数名相关的责任编辑,因为此事被调离岗位,他们固然应该吸取教训,但这样的代价是否太大?错误谁都会犯,而且“中国陆军”所犯的错误较之“搞笑e时代”,更倾向于无心之失,对于这些有思想有干劲的年轻人,在予以警示的同时,能不能再给他们一个改正的机会?衷心希望有关部门考虑得再慎重一些,全面一些。

  惩罚不是目的,只是手段。批评不是伤害,而是成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