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社会

柔道冠军举报村支书追踪:拿村民身份证贷款 不还就打

2019-03-30 08:33:46  来源: 凤凰网   作者:李文豪
点击:    评论: (查看)

打不开?点这里>>>

  3月27日晚,国家柔道队现役运动员、全国柔道冠军马端斌在个人微博上实名举报两任村支书刘忠军、刘忠和,发布《柔道世界冠军实名举报两任村支书:贪腐上千万、勾结地痞殴打村民》一文,

  辽宁省本溪市桓仁满族自治县官方28日回应称,县委、县政府对此高度重视,已经成立多个调查小组进入该村进行全面核查。

  28日晚,马端斌继删除举报微博并说明为何删除微博:刚接到母亲电话,父亲半夜被不明身份的人带走。

  29日凌晨,马端斌更新微博:谢谢朋友们的关心,也谢谢新京报的记者,帮我联系到了镇政府,已经跟父亲通过话,被带到镇政府了解情况。

  29日上午9时,马端斌再次发布微博上质疑调查组:【我如何相信这次调查?】村民反映半夜刘忠军的好朋友现村、党代表深更半夜去往多家村民家中迫使百姓签字支持刘忠军,有人拿5000元“贿赂”他大爷等情况并贴出了多条微信聊天记录。

  对此凤凰网独家对话辽宁省本溪市桓仁满族自治县五里甸镇桦树甸子村两位村民。

  凤凰网:现在是什么情况?

  桦甸村民J先生:昨天晚上我们县市级副局长连夜组织了党员代表开会。现在我是领着林业厅厅长挨个让村民给他们现场指证,就是刘忠军所有在桦甸(桦树甸子村)强制买咱老百姓这些林地。

  凤凰网:还有其他什么问题吗?

  桦甸村民J先生:俺们以前的前任派出所长,昨天晚上拿了五千块钱去给小马他大爷,不让他说话,举报这些事,然后他大爷拒绝了这五千块钱。

  凤凰网:现在有新闻报道说,小马他大爷说5000元是赔偿他损失,他水稻曾被刘忠军叔叔弄坏了。

  桦甸村民J先生:不是,不是这么个事。昨天晚上(前任派出所长)上他们家,差一点跪地上,双手求他,说我给你拿五千块钱,你就别跟他们去上边说这些事,我给你赔五千块钱,你别报道这事得了,这么求他。他大爷说那我不能要这五千块钱,是这么个过程。

  凤凰网:这个是您听谁说的还是您看到的?

  桦甸村民J先生:就是这个本人跟我们说的,我们一会儿就让媒体,进去采访这个事实,叫他本人说,怎么送钱,怎么回事。

  凤凰网:让他本人说是吧?

  桦甸村民J先生:记者现在被堵着不让进村,现在我把他们林业厅这帮人给带走了,带走去林地,去指证这些地。

  凤凰网:马端斌发的微博说,调查组下来进行调查的人员,都是支书他们家里的人或者是朋友,是这个情况吗?

  桦甸村民J先生:是,都是他们家亲戚领着挨家走老百姓家。他们家亲戚和刘忠军手下那些黑社会的打手,领着挨家走,老百姓吓的不敢多说别的话,不敢出来指证。

  凤凰网:政府官方没有人陪同吗?

  桦甸村民J先生:他手下这几个人是昨天晚上挨家走,今天白天就有官方陪着,官方不涉及到他们家人。但是现在老百姓不敢说别的话,不敢举报这事。

  凤凰网:您的意思是村民受到威胁了?

  桦甸村民J先生:对。

  凤凰网:据您了解还有村民被打是吗?

  桦甸村民J先生:是,我们现在村民打的最严重的,门牙打掉的,还有两位叫他们用镰刀砍到住院,花了好几万块钱,到现在也没赔偿。

  凤凰网:是因为什么问题被打,什么时候被打的?

  桦甸村民J先生:就是我们刘书记买林,村民就说这个林子不合理,就不允许他买,谁阻拦他就打谁,这么个过程。谁驳斥他,他就安排人打。有三四年的时间了。

  凤凰网:马端斌发的微博说举报上面是说,两任书记违法犯罪行为有6条,现在已经都删了,那6条您都知道是吧?

  桦甸村民J先生:那6条应该我能知道,我现在不方便,他们都跟在我后头,不方便说。

  

  凤凰网:马端斌列举了刘家兄弟的六项腐败行为,这些事情跟您比较相关的是哪一些?

  桦甸村民A女士:我的父亲被刘忠军多次到家威胁,然后被打过,然后还被诈骗过,欺骗过就是拿我把身份证贷款,然后威胁我爸,让我爸还这些钱,我是受害者的女儿。

  凤凰网:他殴打您父亲是因为什么呢?

  桦甸村民A女士:之前他们一起合伙倒腾木材,后来说木材丢了,然后让我爸来赔偿这些钱,他欺骗我爸,拿我爸身份证贷款,贷了几万块钱,然后我爸在这四五年当中,一点点挣钱把这六七万块钱给还上了。其实丢了的木材他找黑社会把木材找回来了,就告诉我爸没找回来,下来的账什么的,他都说丢了。然后在这五六年当中一直在上告,上告期间刘忠军多次威胁我爸,把我爸叫到一个屋里,找了好几个人,告诉我爸,如果再上告我就弄死你。

  凤凰网:您是亲耳听到过他这么说是吗?

  桦甸村民A女士:就是我的父亲对我说的。

  凤凰网:在您身上主要是他恐吓威胁您父亲,并且有这个欺诈您父亲的这个行为对吧?

  桦甸村民A女士:对,我还想告诉你们,就是现在有人为刘忠军说,他为老百姓办实事。但是我身边就有很多贫穷户,房子都要塌了,露天了,然后多次找他们村委,想让上面能帮助一下把房子盖上,然后他们一再推辞,已经五六年了,都没有解决这个问题,现在他们家房子还是露天的,都快要塌了。村里根本就没有帮助老百姓解决一些老百姓真正的一些实际问题。

  凤凰网:我们看有还有一项指控他说套取国家扶贫基金1000多万?

  桦甸村民A女士:扶贫款这块,我爸知道详情,现在具体这方面我还没了解明白。但是这个扶贫款中有个什么事呢,就是我们这个地方是五味子基地,刚开始刘忠军往国家上报的是两千亩,我们这实际就只有五百亩,然后上面的扶贫款按数已经拨下来了,拨下来之后,我们老百姓也没有看到。然后拨下来这个钱,刘忠军转手买了苗子,花六分钱买的五味子苗子,转手卖给我们老百姓六毛钱,都开的白条子。

  凤凰网:您家买了吗?

  桦甸村民A女士:都买了,我们都买了。当时因为没有可买的地方,所有的都是他一手在操办,他名义上是帮我们老百姓扶贫了,实际上他虚报数目不说,他还想从中得利润。

  后来种苗子得有个杆子,他也是从外地弄回来,低价买回来然后高价卖给老百姓,倒来倒去吧,名义上他为我们造福了,又卖给我们苗子,又卖给我们杆子,其实他把上面扶贫下来的款,用这种方式,都转入到他的手里,名正言顺地转入到他手里。

  凤凰网:大家都知道吗?

  桦甸村民A女士:现在很多人都知道。因为现在不像以前那个时代老百姓没有什么网络意识,现在网络发达了,以前苗子多少钱,现在苗子多少钱,都有公布。然后我爸是一个商人,专门在外面倒腾各种苗子,我父亲知道外面的苗子卖多少钱,然后到他手里。

  去年有很多外地的客户来收集我们这个五味子,结果被他们黑势力压制的不敢进来收,只能卖到他们手里,他们低价买我们的果,然后高价往外卖。我们的果都熟透了也没有人来收,老百姓都已经真的都急得不行了,我爸他们找的客户,因为都害怕他,就迟迟不敢过来收。

  凤凰网:最后是多少钱?

  桦甸村民A女士:本来应该13块多,最后压到11块来钱,最后偷摸的也往外卖点。

  

  

  图片来源:马端斌微博及网络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