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社会

主攻劳工问题的经济学家艾伦·克鲁格去世,他是一名远见者

2019-03-21 15:50:15  来源:好奇心研究所  作者:Ben Casselman and Jim Tankersl
点击:   评论: (查看)

  上周六(当地时间 3 月 16 日),艾伦·克鲁格(Alan B. Krueger)在美国新泽西州普林斯顿的家中去世,享年 58 岁。他曾协助过两任美国总统,帮助他们将经济学引领向更科学的研究和政策方向。

  克鲁格家人通过普林斯顿大学发表声明,称克鲁格的死因是自杀。他生前在普林斯顿大学任教三十余载。普林斯顿警方表示,星期六早上他们接到报警后前往克鲁格家,到达时发现他已经没有生命体征。

  2009 年至 2010 年间,奥巴马政府正在试图带领美国走出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克鲁格在此期间受命担任美国财政部助理部长,以协助奥巴马应对经济危机。随后,克鲁格又被奥巴马任命为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任期为 2011 年至 2013 年。1994 年至 1995 年间,克鲁格曾在克林顿(Bill Clinton)任内担任劳工部首席经济学家。

  克鲁格是一名训练有素的劳工经济学家。作为新一代经济学家中的一员,克鲁格着重于数据而不是理论。他与其他经济学家一起,推动经济学向更加实证的思维方式发展。他将这种研究方式广泛应用于教育、医疗保健、劳动力市场及恐怖主义等方面的经济学研究。克鲁格也关注较为轻松的话题(如不断上涨的音乐会门票价格),他关于音乐产业经济学的最新著作将于今年 6 月出版。

  哈佛大学经济学家劳伦斯·卡茨(Lawrence Katz)是克鲁格生前的合作伙伴,他说:“克鲁格是近 30 年来劳工经济学和实证经济学领域的佼佼者,甚至可以说是这两个领域最出众和最全面的经济学家。”他表示,有一小部分研究人员“真正改变了经济学的形态,使其成为了一门更为严肃的科学”,克鲁格就是其中之一。

  1990 年代,克鲁格、卡茨和经济学家戴维·卡德合作完成了有关最低工资影响的研究。他们合作出版的著作是克鲁格学界地位的奠基之作。卡茨说,当时的主流经济思想认为,提高最低工资会减少低工资工人的就业。他和克鲁格本以为会发现同样的结果。相反,他们发现提高最低工资对就业率没有影响。这一发现虽存在争议,但仍有很强的影响力。

  卡茨说:“即使人们说他是一个疯狂的经济学家,克鲁格依然坚持让数据引导研究。”

  1994 年,年轻的克鲁格刚刚成为一名终身教授。同年,时任美国劳工部部长罗伯特·赖克(Robert B Reich)任命克鲁格为该部门的首席经济学家,接替离任的卡茨。两年后,克鲁格离任并回到普林斯顿大学。根据普利斯顿 2014 年校友杂志的一篇文章,克鲁格在离任后曾发誓永远不会再为政府部门工作。

  但在 2008 年年底,克鲁格接到了一通来自蒂莫西·盖特纳(Timothy F. Geithner)的电话。盖特纳是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亲选的财政部长。据克鲁格回忆,盖特纳在电话中说:“(美国)经济已经处于‘自由落体’的下行状态,你为什么不来财政部做一些重要的、有意义的事情呢?”

  克鲁格说:“这是他的原话,我没有理由拒绝这样的要求。”

  接下来的两年,克鲁格在财政部担任首席经济学家和负责经济政策的助理部长。随后,克鲁格曾短暂返回普林斯顿,但很快又以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的身份回到了华盛顿。在任期间,他敦促政府关注不平等和经济机会等问题。

  在白宫任职期间,他发展并推广了“了不起的盖茨比曲线”(Grate Gatsby curve)这一概念,即高度不平等的国家具有较低的代际流动性(社会越不平等,个人的经济地位就越由其父母的地位决定——编注)。

  克鲁格身亡的消息传出后,奥巴马于本周一(当地时间 3 月 18 日)发布声明予以悼念。他称赞克鲁格是“一个比屏幕上的数字或是页面上的图表更深刻的人”。

  奥巴马说:“他性情温和,总是面带微笑,在纠正别人错误的时候亦是如此。”

  艾伦·贝内特·克鲁格(Alan Bennett Krueger)出生于 1960 年 9 月 17 日,在新泽西州利文斯顿(Livingston)长大。克鲁格的童年故乡距他执教一生的普林斯顿大学仅有 50 英里(约合 80.5 公里)。他的父亲诺曼·克鲁格(Norman Krueger)是一名会计,母亲罗达·克鲁格(Rhoda Krueger)是一名小学一年级老师。

  克鲁格本科就读于康奈尔大学,并立志成为一名律师。但是,在为本科研究论文进行数据分析的过程中,克鲁格发现了自己对于实证研究的热爱。1985 年从康奈尔大学毕业后,克鲁格前往哈佛大学攻读经济学,并于 1987 年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

  同年,他来到普林斯顿大学。当时经济学领域正在经历一场实证革命,克鲁格为此积极贡献了自己的力量。在那个时代,只有少数经济学家在进行独立调查,克鲁格则帮助普林斯顿建立了调查研究中心。他率先运用自然实验的方法来研究政府政策的效果。

  劳伦斯·萨默斯( Lawrence H. Summers)曾是克鲁格在哈佛大学的老师,后来也曾与克鲁格在奥巴马政府共事。萨默斯说:“克鲁格既有趣又可靠,这种品质难能可贵。这也是为什么一代又一代的学者追随着克鲁格,尝试着自然实验这一方法。”

  近年来,克鲁格的研究重点有所转移,主要关注导致某些特定群体在当代经济环境中难以生存的结构性原因。他还研究了经济衰退后长期处于失业状态所带来的影响,以及阿片类药物的流行如何将以男性为主的部分工人挤出了劳动力大军。克鲁格注意到了这一问题并加以研究。

  克鲁格还引导大众关注到一些就业问题:有些企业利用与员工之间的非竞争协议来压低工资;职业许可证阻碍了员工追求更高收入职业。他还提出了一些新的规则,以保护零工经济中的工人。就在上周,他还在斯坦福大学发表了一场关于全民基本收入提案的演讲。

  密歇根大学经济学家贝奇·史蒂文森(Betsey Stevenson)说:“经济学是一门社会科学,艾伦既对经济学的社会因素感兴趣,也热爱经济学中的科学部分。他希望了解到人们是怎么做、怎么想的。”

  哈佛大学经济学家贾森·弗曼(Jason Furman)曾在奥巴马的经纪团队中与克鲁格共事,并在克鲁格离任后接替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一职。弗曼表示,克鲁格在研究和公共政策的表现都很突出,这在经济学家中十分少见。克鲁格还能够将两者结合起来,得出令人信服的结论。

  弗曼说,在经济大衰退期间,奥巴马曾考虑是否为雇佣新员工的公司提供税收抵免。但有些公司表示,这样做并不会影响他们的招聘决定。奥巴马因此对这个想法持怀疑态度。

  克鲁格并没有直接就税收抵免进行调查。他选择通过普林斯顿大学的调查小组对小型企业进行调查,调查的内容则是一些与创造就业相关的问题。随后,他利用研究结果证明,抵免将一种成本效益高的方式补贴就业岗位的创造——尽管许多企业忽视了这一点。

  弗曼说:“我认为艾伦在做调查前并不知道这个结果。他是从调查中得出的答案。他从不满足于文献中已有的内容。”

  奥巴马最终接受了这一提议,但它未能在国会获得通过。

  克鲁格曾在民主党政府任职,他的研究也倾向于支持左派。但史蒂文森指出,克鲁格在职业许可方面的研究也对保守派产生了影响。克鲁格也不回避与自己政治立场不符的结论:他曾研究发现贫困不会导致恐怖主义。(民主党把发展援助作为对付恐怖主义的手段,克鲁格的发现并不支持这一做法。)

  克鲁格在世的亲人包括妻子丽莎·西蒙·克鲁格(Lisa Simon Krueger)及儿子本(Ben)和女儿悉尼(Sydney)。目前还没有克鲁格完整的在世亲人名单。

  克鲁格曾为《纽约时报》的 Economic Scene 专栏和 Economix 博客撰稿。

  据其在普林斯顿大学的同事回忆,克鲁格有着无止境的好奇心。卡德曾在克鲁格职业生涯的早期与其频繁合作。卡德表示,克鲁格过去常仔细阅读各种调查问题的代码本,以寻找潜在的研究问题。

  卡德说:“在一片混沌中,他比任何人都看得更远。”

  翻译:熊猫译社 王奕琳

  题图版权:视觉中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