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社会

巨亏、裁员、上市受阻,沪江教育怎么了?

2019-03-07 08:59:39  来源:《财经》杂志  作者: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财经》记者刘以秦/谢丽容/编辑

  3月6日,有传言称在线教育平台沪江教育上市对赌协议失败,目前正在大范围裁员。沪江教育随后发出公告称,公司仍然上市进程中,不存在对赌,公司确实正在对部分业务线调整优化,以增收减支。

  沪江公告中并未说明目前涉及优化的业务线与人数,一位近期被沪江裁员的技术人员告诉《财经》记者,确实存在较大范围的裁员,幅度约50%。”另一位还在职的沪江员工则对《财经》记者称这次是正常裁员,传言是竞争对手的恶意抹黑,但他未回答具体裁员比例是多少的问题。

  2001年,沪江网成立,2009年5月,旗下在线教育平台沪江网校上线,2014年4月,沪江获得百度并购投资部8000万美元投资,打破了当时在线教育领域单笔融资金额记录。2018年7月,沪江在港交所网站公布招股书,迄今尚未正式登陆港股。

  沪江网招股书数据显示,近年来公司亏损在进一步扩大。2015年、2016年、2017年的年度亏损为2.8亿、4.22亿、5.37亿人民币,2018年前8个月,这个数字进一步扩大到8.63亿。而2015-2017年,仅销售及分销开支,就分别占总收入的132.2%、115.3%和106.1%,也因此,招股书披露后,不少媒体和业内人士都称之为“流血上市”。

  在线教育公司亏损不是个例,而是普遍现象。财报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在线教育公司51Talk( NYSE:COE)净亏损分别为3.27亿元、5.15亿元、5.81亿元,尚德教育( NYSE:STG)净亏损分别为3.18 亿元、2.54亿元、9.19亿元。去年9月登陆美股的AI教育公司( NYSE:LAIX),2018年3季度财报显示,净亏损达1.424亿人民币,同比扩大120%。

  今年1月,教育领域的两家龙头公司好未来(NYSE:TAL)和新东方( NYSE:EDU)发布2018年三季度财报,新东方罕见出现单季度亏损,在GAAP(美国公认会计准则)下计算,归属新东方上市部分的净亏损是2580万美元,去年同期净利润是430万美元,这是新东方自2016年9月上市以来第二次出现单季亏损。好未来依然保持高速增长,三季度经营利润为7100万美元,同比增长59.2%。

  尽管大范围亏损,2018年却是教育公司上市大年,共有12家教育公司IPO,沪江教育是老牌教育平台,财报中提到,2017年,沪江的付费用户、平均月活跃用户以及交易总值,均排名中国在线教育市场第一名。

  影响沪江上市进程的主要原因,是亏损势头将会持续下去,招股书中风险提示部分提到,“我们未必能在未来实现盈利或产生正经营现金流”。

  一位曾参与沪江教育投资的投资人告诉《财经》记者,沪江教育目前的认购份额很低,教育虽然是高增长行业,“但也不能只看增长,至少要有盈利的希望,投资人才愿意买单。”

  这位投资人同时提到,在线教育领域已经有一条相对清晰的发展路径——“K12+大班”模式,K12是指学前至高中教育,走通这条路的典型代表是好未来旗下的学而思网校,学而思网校目前已经做到盈亏平衡,接下来会进一步降低销售费用和运营费用,来扩大其在线上K12领域的市场份额。

  沪江则以兴趣教育和职业教育为主,招股书显示,2018年前8个月,K12业务的交易净额只占6.8%,占比最高的是“英语交流技能课程”,占比39%,其次是大学生课程,占比27.2%,除英语外的语言类课程占比26.9%。

  在线教育领域,K12的客单价相对较高,且目标用户集中,职业教育和兴趣教育用户相对分散,获客成本高,客单价和续费率都不如K12。

  为了降本增效,沪江于2016年推出直播平台CCtalk,将第三方教育机构或个人的教育内容对接给用户,CCtalk不提供课程内容,只提供平台和技术支持。

  2018年5月31日, CCtalk平台已有2914家商户和54392名网师入驻,2018年9月,CCtalk完成A轮融资,金额未披露。

  开放平台的模式无疑更轻,也更有想象空间,但在线教育是否适合这样的模式还未可知,一位长期关注教育领域的投资人表示,这样的模式前期投入成本还是很高,且内容不受把控,效果很难检测,容易导致教学质量参差不齐。

  2019年2月,中国网报道称,由于课程制作商泛艺学院经营不善,突然中断了其在沪江网上还未结课的课程,学员也无法获得后续课程的退款和赔偿。随后,沪江表示这一情况属实,并强调学员签订合同的对象是第三方教育公司,而非沪江网校,因此沪江也不会进行赔偿和退款。

  盈利难已经成为目前在线教育行业面临的共同难题,原因在于互联网红利消失,竞争加剧,自我造血困难,不少公司只能将重心放在资本运作上,这又引发了行业乱象,一位头部在线教育公司的品牌负责人告诉《财经》记者,为了迎合资本,数据造假、流氓条款、反复骚扰用户等现象,比比皆是。

  另一重压力则来自于政策监管,2018年11月,教育部办公厅、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办公厅、应急管理部办公厅联合发布《关于健全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若干工作机制的通知》,线上教育将与线下培训机构的管理方式同步,在线教育公司此后必须申办并持有办学许可证,且在线教育教师的姓名、班次以及教师资格证号均需在网站上予以公示。

  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曾表示,大部分在线教育机构中,超过90%的教师没有教师资格证。

  不少以语言类课程为主的在线教育机构,引入大量外教,监管落实后,这些外教也需要像线下学校的外教一样,办理相关资格证。不过前述投资人表示,监管还未正式实施,实施后也会按照先线下,再线上,先监管国内教师,再监管外教的顺序。

  监管还在进一步收缩,2019年1月,教育部发布了《教育部办公厅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通知要求,立即开展全面排查,严格审查进入校园的学习类APP,加强学习类APP日常监管、探索学习类APP管理使用的长效机制。

  这些都标志着在线教育机构彻底离开监管外围的“舒适区”,迎来史上最严的监管时代。对于本就处于亏损状态的在线教育行业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但此次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都认为,沪江的业务线众多,多年发展也打下了厚实的基础,虽然面临困境,但希望犹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