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社会

辅助用药遭炮轰,千亿元神药市场“萎缩”加速

2019-03-01 09:24:10  来源:金融界  作者: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上医院看病,患者可能会被开一大堆的药,花的钱不少。但这些药里,有的是对症治病的主要用药,有的则属于辅助用药,单用它治不好病,用了,可能会有助于康复,也可能根本没什么用。”

  近日,焦点访谈播出《辅助用药:从滥用到规矩用》引起行业震动。值得一提的是,在2018年12月份,国家卫健委发布《关于做好辅助用药临床应用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再次将焦点集中在辅助用药。

  北京鼎臣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创始人史立臣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国家辅助用药目录,今年有望出台。“但是监管部门也会考量,这个事情影响很大,涉及企业的利益。一旦目录对外发布,这些品种的全国销售会受影响”。

  一位业内人士透露,随着政策的不断收紧,从目前的数据来看,治疗性药物的市场份额在增长,而辅助用药等市场份额在缩减。

  华创证券发布的研报认为,在医保控费进一步趋严,结构性调整继续深化的背景下,全国版目录的公布及各地执行或将进一步挤压辅助用药的空间,其中免疫调节剂、神经营养剂、以及部分心脑血管类药物在各地目录中纳入较多。

 

  辅助用药加速收紧

  据不完全统计,辅助用药每年要消耗成百上千亿元的医保资金。

  北京大学药学院教授史录文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不合理用药现象过分严重,对老百姓来说是一个巨大的伤害,对国家来说也是医药卫生资源的严重浪费。国家拿了钱,公众拿了钱和单位拿了钱,都无效医疗,无效医疗还致使经济上医药费用的损失。”

  而近年来,随着政策的收紧,辅助用药对医保费用形成的负担有望加速减轻。

  据了解,目前有十几个省份已出台相关政策明确表示对辅助用药进行重点监管或是限制使用,其中部分省份如安徽、四川、云南、内蒙古、新疆以及南京、杭州、宁波等市公布了目录。目前各省公布的目录为重点药品监控目录,均系临床用量比较大的品种。

  华创证券发布的研报介绍,各地在监控目录下的分类各有不同,主要分类有中药注射液、质子泵抑制剂、维生素类、抗菌药物、其他辅助类等。从品种纳入情况来看,各省目录有一定的重叠性。其中,中药注射液以心脑血管用药、肿瘤用药为主,其他辅助类以免疫调节(如胸腺肽)、神经营养剂(如神经节苷酯、脑蛋白水解酶等)、心脑血管用药(如前列地尔)为主。

  最为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12月12日,国家卫健委发布《关于做好辅助用药临床应用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明确指出,各省级卫生健康行政部门组织辖区内二级以上医疗机构,将本机构辅助用药以通用名并按照年度使用金额(2017年12月1日至2018年11月30日)由多到少排序,形成辅助用药目录,并上报省级卫生健康行政部门。每个医疗机构辅助用药品种原则上不少于20个。各省级卫生健康行政部门汇总辖区内医疗机构上报的辅助用药目录,以通用名并按照使用总金额由多到少排序,将前20个品种信息上报国家卫生健康委。国家卫生健康委制订全国辅助用药目录并公布。全国版目录进行动态调整,调整周期原则上不短于1年。

  全国版本的辅助用药目录发布,将对行业产生深远的影响。“国家已经看到了带量采购等措施对降低药价的作用,未来辅助用药也面临着降价的挑战。”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

 

  企业如此回应

  毋庸置疑的是,辅助用药目录一旦发布,将会影响到部分企业的“蛋糕”。据了解,辅助用药大都是临床应用的大品种,一些品种的终端销售额超过10亿元,甚至30亿元以上。

  “国家制定目录,并不是为了给哪家企业或哪个药品打上‘辅助用药’的标签,更不是为了绝对禁止这些药品的临床使用。”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表示,辅助用药的不合理使用甚至滥用,无谓消耗了大量医疗卫生费用,是普遍存在的不争事实;开展这项工作的目的就是为了切实促进相关药品的合理使用,把临床用药中的水分挤出去,降低人民群众的医药费用负担,同时为未来更多体现医生劳务价值的医疗服务价格调整腾出空间。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辅助用药有可能是企业的核心产品。对此,一些药企也成为投资者询问的标的。

  小牛血清去蛋白曾被列入重点监控药品目录。记者在国家药监局查询的信息显示,小牛血清去蛋白的生产企业为锦州奥鸿药业有限责任公司,而该公司为复星医药(港股02196)旗下企业。

  复星医药2017年年报显示,小牛血清去蛋白注射液(奥德金)、还原型谷胱甘肽系列(阿拓莫兰针、阿拓莫兰片)、注射用前列地尔干乳剂(优帝尔)、注射用头孢美唑钠系列、注射用炎琥宁(沙多力卡)等5个产品或系列销售额均超过人民币5亿元。

  对于投资者的提问,复星医药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表示,医保控费的情况长期存在,公司会一如既往地积极应对,并将持续开拓市场、完善营销模式,不断为市场提供质量可靠、疗效确切的药品。截至目前,奥德金、还原型谷胱甘肽系列(阿拓莫兰针/片)、注射用炎琥宁的销售正常。奥鸿药业的销售正常。

  国家版本的辅助用药目录尚未公布,但企业也意识到了进入辅助用药目录对公司产品销售的影响。

  例如,华兰生物表示,人血白蛋白的适应症主要包括创伤烧伤引起的休克、肝腹水、脑水肿等,在心肺分流术、烧伤、血液透析上辅助治疗。静丙的适应症主要包括原发或继发性免疫缺乏。在很多病种上,静丙几乎就是唯一可用药品。人血白蛋白和静丙在临床上均存在刚需属性,公司认为不应将人血白蛋白和静丙列入辅助用药目录。公司将密切关注国家辅助用药目录事件进展,并根据结果对该事项进行评估。

  在多地推动辅助用药等重点药品监控以来,一些企业的业绩已经受到了影响,尤其是中药注射剂企业。

  华润三九在回应投资者提问时介绍,后医改时代下,医保资金支付压力凸显,为解决医保支付问题,部分省份出台辅助用药目录等政策,不断加强对辅助用药的监管,部分中药品种尤其是中药注射剂的销售和推广面临困难。“经过几年的调整,中药注射剂占总体营收比例已下降,目前占总体营收比例约8%。中药注射剂和辅助用药市场受大环境影响整体不佳,公司正通过多种方式努力实现该项业务的稳定”。

 

  一些药企已经在积极寻求应对措施。

  例如,某家医药企业在回应投资者采访时表示,医保控费、药占比、辅助用药等政策因素对公司均有一定的影响,公司已积极调整营销策略,加大OTC及基层医疗的销售力度,降低不利因素造成的负面影响。

  华润三九认为,这种规范也是一个推动处方逐渐合理的过程。中医药更多是在预防、康复等阶段发挥重要作用,在临床及重症阶段发挥辅助作用。从未来业务整体结构以及资源投入上来看,公司产品以中药为主,同时也会考虑补充化药产品。

  来源:证券日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