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社会

河北反杀案当事女大学生:不反抗 我们就可能被他打死

2019-02-27 09:03:49  来源: 上游新闻客户端  作者: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2019年1月18日,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在全网首发的《追女大学生遭拒,持械闯对方老家遭反杀》引发舆论广泛关注。1月21日,上游新闻刊发《两高关注河北的反杀案,保定政法委指导依法办案》,持续关注该案。

  

  ▲小菲曾经幸福的一家人,后排右三是小菲。受访者供图

  2018年7月11日,王雷(化名)带着甩棍和水果刀来到小菲老家。肢体冲突中,王雷击伤小菲(化名)腹部,击伤小菲母亲赵印芝手部,击伤小菲父亲王新元胸腹、腿、双臂。随后,小菲用菜刀刀背击打王雷背部,王新元用菜刀劈砍王雷头颈部,王雷倒地后,赵印芝用菜刀劈砍其头颈部。父母和女儿3人合力,王雷死于混乱之中。

  2月24日,河北省保定市涞源县公安局做出决定:不追究小菲刑事责任,解除取保候审强制措施,这意味着小菲无罪。

  “我相信法律会给出公平的。”2月26日,小菲接受上游新闻采访时说。

  解除取保候审后,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

  上游新闻:2月24日那天发生了什么?

  小菲:当天下午,民警给我打来电话,让我过去。这段时间,为了配合民警办案,我经常被叫去公安局。接到电话后,我也没多想就过去了。他们给了我解除取保候审决定书,上面写着去银行领取5000元保证金,还写着“发现不应当追究犯罪嫌疑人责任”。我当时不知道,这意味这什么。

  上游新闻:律师说这意味着你无罪。

  小菲:拿到文书后,我咨询了律师,律师告诉说,我是自由人了,我是无罪之人。

  上游新闻:有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

  小菲:没有。我是2018年7月11日关进去的,8月18日取保候审。关了我一个多月,我父母还关在看守所里,父母是为了保护我才进去的,我很担心他们。心中的压力和先前一样,还是被很重的石头压着。

  上游新闻:你很担心父母。

  小菲:嗯,很担心。我妈本来就有胃病,那次冲突中,她手受了伤;我爸被刺了3刀,我腹部右侧被捅了,现在还有一条长约4厘米的疤,有时会隐隐作痛。我会痛,我爸妈肯定也会痛。

  

  ▲小菲父亲王新元胸腹、腿、双臂受伤。受访者供图

  “不反抗,我们就可能被他打死”

  上游新闻:2018年7月11日那晚,到底经历了什么?

  小菲:想起那晚的事,我心中始终很恐惧。王雷翻进我家院子,他事先准备好了的,带着甩棍和水果刀。被发现后,我们发生了激烈的肢体冲突。我爸被刺三刀,我中一刀,我妈头部中了一棍。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只能选择自卫。我用菜刀背打了王雷背部;我爸用木棍、铁锹击打王雷,并用菜刀砍;我妈也用菜刀砍。

  上游新闻:冲突很激烈。

  小菲:王雷带着凶器来我家,我和父母三个都被他弄伤了。不反抗,我们就可能被他打死。倒地后还砍,真的是怕他起身再次行凶。

  王雷为啥带着刀,翻墙进入我家?倒地后,王雷真的不会站起来吗?那种紧急情况下,我父母和我一样是恐惧的,无法作出见他倒地后不砍的决定。

  上游新闻:对于那一幕,怎么记得这么清楚。

  小菲:这件事情是我一辈子都挥之不去的阴影。我后悔认识王雷,他纠缠我不放,这种行为不能理解。

  等开学后,想去办休学

  上游新闻:案卷表明,在王雷纠缠你的时候,你家人多次报过警。

  小菲:对于这个我不想过多评论。王雷纠缠我的行为本应该被制止,民警也联系过王雷父母。

  上游新闻:取保候审到解除取保候审,这段时间怎么过的?

  小菲:取保候审不久,我回到学校去上学了,但根本学不进去,心里想着父母。我的事情经媒体报道后,别人在议论,总感觉怪怪的。这段时间,我经常被叫去配合调查。现在还没开学,等开学后,我想去办休学,耐心等待父母的结果。

  

  ▲小菲的解除取保候审决定书。受访者供图

  年过得冷冷清清,想哭

  上游新闻:这个年怎么过的?

  小菲:在亲戚家过的,冷冷清清,过得想哭。原来过年,我爸我妈、我哥我嫂,还有我侄子,一家六口人坐在一起,其乐融融。之前,接受采访时我说过我的愿望,就是我们六口人能在一起过年,这个愿望没有实现。这个事情没有解决,怎么会有年的滋味?

  上游新闻:你认为司法机关会怎样认定你父母的行为?

  小菲:两种结果,有罪,无罪。如果有罪,我们会根据结果来考虑下一步怎么做。我现在除了等待,只能等待。

  上游新闻:听说当时的监控视频恢复了一部分,你认为对认定你父母的行为有帮助吗?

  小菲:听说是恢复了一部分。但具体内容是什么,我不知道,也没人告诉我。我希望视频能记录下来当晚的过程,这比我用嘴说有用得多。

  我相信法律,会给每个人公平

  上游新闻:王雷是家中独子,你有没有想过王雷父母的痛?

  小菲:如果我不是当事人,我能理解他父母的痛,老来丧子,这种痛会很痛。可我是当事人。出事以后,我家的顶梁柱在看守所里,我要忍受各种议论,我哥哥无法顾及他的小家。出事之后,家中积蓄掏干了,外债累累。王雷家人想过我的痛吗?

  上游新闻:有说法称王雷纠缠你,是因为你欠他钱。

  小菲:这是污蔑!我很节省,我没有欠他钱,反而是他找我借过钱。我在发现他对我有意思后,就明确告知他,我和他不可能。是他有执念,不停地纠缠,这种纠缠躲不掉。

  上游新闻:王雷爸爸认为,杀人就要偿命。

  小菲:我们不是杀人,我们是自卫。当时那种情况下,真的只是想自保。我相信法律给出的最后结果,对双方都是公平的。

  上游新闻:你家经济上很困难,你有什么想法?

  小菲:我准备趁着休学继续打工,虽然赚不了什么钱,但可以保证自己生活的基本开销,解决跑来跑去的路费。

  上游新闻:你现在无罪了,但你被关了一个多月,有想过国家赔偿吗?

  小菲:没有,暂时想不到那儿去。

  上游新闻:那你在想什么?

  小菲:只想父母的事情,尽快有个结果。

  上游新闻:还有什么想说的?

  小菲:不管这件事情是什么结果,感谢律师,感谢媒体,感谢网友。最想说的是,我相信法律,会给公平的结果。

  上游新闻记者牛泰

  原标题:河北反杀案当事女大学生:“案发中,我们是在自卫”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