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社会

关于杨永信电击治疗——律师观点:最好的结果是,异地公安能立案调查

2018-11-11 16:47:46  来源:触乐  作者:纯净如风  
点击:   评论: (查看)

  我们采访到了两位刑事案件方面的专业律师,分别是胡杰律师和有检察官经历的何菲菲律师。我们请教了他们关于杨永信可能触犯的法律,以及如果要提起诉讼的话会出现的情形。

  胡杰律师认为,根据现在网上的一些文章和盟友的自述,初步可以判断杨永信和他领导的网戒中心可能涉嫌“非法拘禁罪”和“故意伤害罪”。具体来说,“因为带孩子进入网戒中心之后,中心会安排人看着不许孩子们离开,并且设置铁丝网限制学员行动自由、对有离开想法的学员强制进行电击等,这就是非法拘禁。而父母的监护权中也并不包含有人身自由的控制,父母也无权限制孩子的人身自由。”

  他补充:“无论孩子父母跟杨永信的网戒中心签了什么样的协议,都不能限制、甚至任意剥夺孩子的人身自由,更不能使用电击。这些如果属实,都是严重的违法犯罪行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十八条规定,监护人应当履行监护职责,保护被监护人的人身、财产及其他合法权益,除为被监护人的利益外,不得处理被监护人的财产。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职责或者侵害被监护人的合法权益的,应当承担责任;给被监护人造成财产损失的,应当赔偿损失。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有关人员或者有关单位的申请,撤销监护人的资格。

  《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十条规定,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创造良好、和睦的家庭环境,依法履行对未成年人的监护职责和抚养义务。禁止对未成年人实施家庭暴力,禁止虐待、遗弃未成年人,禁止溺婴和其他残害婴儿的行为,不得歧视女性未成年人或者有残疾的未成年人。

  “应该说,如果罪行成立的话,这些是以杨永信为首的团体犯下的罪行,是共同犯罪,而杨永信是主犯。”胡杰律师补充说,“而那些按着被电击者的其他学生,由于受到了胁迫,并且没有主观的犯罪恶意,一般会免于处罚。”

  

  来自微博网友“未消逝的青春2015”关于电击治疗仪的叙述

  不过,“唯一的问题在于,电击是否会造成轻伤,这需要具有司法鉴定资质的司法鉴定机构进行确定。但即便不构成轻伤,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也会处以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的拘留,并处伍佰元以上壹仟元以下的罚款。”

  两位律师在采访的过程中都谈到,如果要起诉杨永信的话,主要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民事诉讼,另一种是刑事诉讼。民事诉讼需要当事人自己去起诉;而刑事诉讼则是通过公安机关、检察机关等提起公诉。

  在民事诉讼这一点上,何菲菲律师提到了几个需要注意的地方。“民事这方面可能主要涉及人身损害赔偿的问题。当事人可能会觉得身体受到了伤害,精神受到了摧残等等。这里的问题是,需要当事人来提供证据。

  “民事方面有几种证据种类,比方说物证,证明你当时受到侵犯的时候,衣服是什么状态,有没有对你实施侵害的工具等等;还有就是书证,有没有写什么样的书信,你自己有没有写书信出来,或者是别人写,或者是你要写了什么样的文字,写清楚了那里有什么样的惩罚措施,具体情况如何。”

  但这里的难点在于,证据可能比较少。事实上,根据我们的采访,进入或者离开网戒中心之前,中心方面都会有搜身的程序,很多东西也带不出来,因此取证比较困难。

  当然,也有一些书证和物证因为各种原因而被带出了网戒中心,但这里依然存在着证据效力的问题。何菲菲律师说,“证据也要看实际情况,比如说物证中的伤害工具,它对当事人起了什么样的作用、产生了哪些摧残(比如人格尊严或者人身自由)、受到了哪些方面的伤害,这些都要一一列举出来;而且具体是由谁实施也要说清楚,不能说具体的实施人都对不上。

  我们采访到的盟友给我们发来的一份“家长校对汇总”,详细记录了点评课的内容

  “如果有复数的证人、并且如果他们的证明目的是一致的话,也会产生一些问题。比方说,如果A说有某项伤害情节,请到B来作证,那么证人之间很有可能会在之前有一些联络……说得严重一点,就是说他们互相之间也有虚假做证的可能性。而证人的主观目的可能就是想把这个中心弄倒,这可能会导致他们不自觉地把问题扩大,所以也不排除在主观上进行夸张的成分。而这些都会影响到证据的可信度,这些都不好说。因为法官自身也有一个自由裁量的问题。”

  

  出院的盟友提供的手账 图片来自网络

  总之,何菲菲律师对于提起民事诉讼这个方法并不抱持一个非常乐观的态度:“在民事方面起诉,我个人觉得可能成功概率不是很高。但也不排除可能性,也可以试一下看看。”

  那么刑事诉讼程序呢?胡杰律师说,“刑事诉讼由公安机关主导侦查,证据收集并不会有太大难度。”但同时他也认为,“当地政法系统肯定跟网瘾中心有过沟通,也可能存在利益相关性,介入可能性不大;如果舆论压力足够大,能够让省公安厅甚至公安部关注、介入,才能有效解决问题。

  “另外,也可以让受害人去公安机关报案,由公安机关委托鉴定机构进行轻伤鉴定,构成的话就可以追诉了。问题在于,根据我国法律规定,刑事案件由犯罪地的公安机关管辖,担心的问题就是临沂当地的公安机关会有所袒护。”

  何菲菲律师在公检法机关介入的问题上也做了以下补充:“父母可以是可以管教孩子的,无论成年与否。你要对你的行为负责,父母打自己的孩子,无论轻伤重伤都有可能会涉及犯罪。

  “只是,法律不外乎人情,法官还要考虑到人情的因素在里面。这个情况基本就是父母管教小孩的民事上的行为。如果把孩子的腿打断,可能父母、亲戚真的会受到刑事处罚,这是不可否认的,但是实质上,这种情况下,法院、公安、检察院可能会考虑里面的一些情节,要做出刑事处罚,但是肯定会做出酌情从轻处理的。但是就是说这个小孩一样的,有血缘关系在里面,你说让你的父母去坐牢,能忍心吗?这也很寒心的。”

  除了人身伤害之外,在刑事诉讼的问题上还可以有另外一个思路,那就是提起对以杨永信为首的这个网戒中心的资质审查,看杨永信本人是否有非法行医的行为,同时网戒中心中使用的药物来源是否正当、是否涉嫌生产销售假药。

  

  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网戒中心在大楼右侧

  胡杰律师对我说,“可以向公安机关举报非法行医罪,也可以向卫生部、山东省卫计委报其行医资格和网瘾中心的医疗机构资质。”

  但何菲菲律师则指出这里会“回归到政府的问题上面”,于是问题还是绕了回来。

  “政府的介入,其实就是公安的介入。公安是一个执法机关,公安是可以进去调查的;但是进这个大门肯定没有那么容易,公安进去之前,肯定会受到各种阻挠,而中心和政府之间肯定有沟通,并且政府估计也是不会同意检察机关贸然进去的。在这样的机构里面,暴力行为应该很普遍,这当然是有问题的。但是,如果说那时候公安正好进去,不是抓个正着么?所以他不会放你进去的,即使说要配合调查,进去之前他也会做好(准备)的。很难。之前09年的时候,(其他“矫正中心”)也是因为一个小孩从楼上跳下来,死亡了之后才真正调查出来的。”

  我们最后询问了胡杰律师对这件事情的看法,这件事情最好和最坏的可能性分别会是什么样的呢?

  “最好的情况就是得到省级以上政法系统的关注,异地公安机关立案调查,最终追究杨永信及网瘾中心的刑事责任和刑事附带民事责任,网瘾中心被责令关闭。”

  “最坏的情况就是过了这阵子,舆论焦点转移以后,就没有下文了,不了了之。2009年后就是这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