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社会

等待了23年的处决,铲除邪教,我们一步都不能退

2018-07-09 07:56:59  来源:微信“长安剑”  作者:长安君无邪君茉莉
点击:   评论: (查看)

  2018年7月6日,“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被处决。

  这个消息,世界等待了23年。

  1995年3月20日,“奥姆真理教”在日本制造了一起震惊世界的恐怖袭击——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造成了13人死亡、6000多人受伤。

  这个惨剧背后的始作俑者,就是麻原彰晃。

  教主麻原的成魔之路

  麻原彰晃原名松本智津夫,1955年3月出生于日本九州岛熊本县八代市一个贫困家庭,先天性青光眼,左眼近乎全盲。高中毕业后,野心勃勃的他三次报考东京大学法学院,希望有朝一日成为内阁总理大臣,但都铩羽而归。

  既然无法从正常道路实现自己的梦想,麻原在朋友的一句“搞宗教最赚钱”的玩笑话里,走上了创立邪教帝国的不归路。

  通过在杂志上刊登了“飘浮神功图”照片,出版《超能力秘密的开发法》一书,到喜马拉雅山与达赖合影并自称在那里悟道,麻原迅速在日本积累了人气,最终将他在1983年创立的“奥姆神仙会”正式命名为“奥姆真理教”。

  麻原自称“神圣法皇”,声称自己是世间唯一一个通灵神祇与死者的人。他还模仿日本政府机构,任命“法皇官房”长官、“法皇内厅”长官,还下设各个机构,俨然一个独立王国。

  在这个“王国”里麻原彰晃拥有100多名情妇。同时靠着举办“培训班”、举行各类仪式和贩卖“灵性”物品,麻原积累了大量来自于信徒的钱财。

  参加“爱仪式”需“布施”30万日元,参加“血仪式”需“布施”100万日元。麻原的一根胡须、每500毫升洗澡水、每200毫升“甘露水”,都明码标价3万日元以上。一枚像章要价格200万日元。

  最夸张的是一个“头法轮”要1000万日元。仅卖“头法轮”,麻原就赚了20多亿日元。信徒参加组织还需奉献家财,不少信徒为此倾家荡产。

  骗钱偏色并不是麻原的最终目标,1994年,在策划成立真理党并指派信徒参选国会众议员失败后,麻原窜至南京参观明孝陵,宣称自己是朱元璋转世。

  旅途中,他大言不惭:“1997年,我将成为日本之王;2003年,世界大部分地区都会被纳入‘奥姆真理教’的势力范围,仇视真理的人必须被杀掉。”

  回国后,麻原开始没收信徒财产,大量生产自动步枪和沙林毒气;宣称将用武力推翻日本政府、建立奥姆国。

  可以说政治是他一直以来的执念,而“奥姆真理教”则是他实现执念的武器。

  震惊世界的暴行

  邪恶的本体终究会以最残忍的方式呈现,无论它此前标榜地多么高尚。在一系列犯罪活动引起日本警方的注意后,麻原与各头目决定制造一起使首都中心陷入大混乱的事件!

  1995年3月20日,在麻原彰晃的指使下,该邪教5名成员于上午乘车高峰时段在东京多条地铁释放沙林毒气,死伤惨重,不少人落下终身残疾。同年5月,一份邮寄给日本东京都知事的爆炸物在东京都厅引爆,造成职员重伤。

  “奥姆真理教”还准备发动“11月战争”——在国会开幕式上驾驶直升机播撒沙林毒气,杀害天皇、首相、议员及民众。多亏警方及时展开缉查,最终破案,才避免了更大惨剧的发生。

  据称当时“奥姆真理教”拥有的沙林毒气化学原料有几十万吨,可以使超过100亿成人死亡。

  邪教的形成并不是偶然

  其实“奥姆真理教”逐渐发展壮大并最终导致如此惨剧,与日本当时的社会现状不无关系。

  上世纪80年代,冷战末期美苏两超级大国逐渐式微,日本趁机崛起,1986年7月日本宣布成为世界第一大债权国。日本国内到处充斥着乐观和亢奋的情绪。

  而随着90年代初泡沫破裂,日本进入了平成大萧条时期,经济迅速由盛转衰让日本国民产生了巨大的心理落差。

  繁荣期的空虚和萧条期的失落,日本国民精神的真空为各类教派的兴起和极端思想的入侵提供了无尽的滋生土壤。

  他们不再追求某种理想,而是等待上天的启示,一有旁门左道召唤,便投入其怀抱,沉溺于幻想中不愿醒来。

  日本人的行为方式往往具有集团性,容易受到“气氛”的左右。而“奥姆真理教”构筑出了一个“崇高的内部”与“邪恶的外部”的对立图式。

  在封闭的共同体内,人们的思想和行为往往容易受到教团“气氛”影响,教团“气氛”又极易受到教主意志的左右。最终,教徒选择接受这套垃圾体系之后,将自己同化为这个囚笼的一部分。这也是“奥姆真理教”走向极端的原因之一。

  同样笼罩在邪恶阴影下的西方世界

  作为邪教,邪恶的手段不尽相同,但邪恶的本质却是大体一样,邪教当然不仅有“奥姆真理教”一家,西方世界也有很多对内大搞教主崇拜,对外无限仇视的邪教组织。曼森家族、太阳圣殿教、天堂之门等都是这种类型的邪教。

  上世纪70年代以来,邪教在西方国家迅速滋生蔓延。在各类社会危机爆发、宗教呈现多元化趋势、神秘文化泛滥、种族主义抬头等各类因素的交织下,宣扬“末世论”和“神秘主义”,给予信徒“大家庭”式的温暖,疗治生理心理创伤甚至是以批判现实来获取群众好感的邪教有了巨大的市场。

  但就算市场再大、包装地再华丽。邪教也无法改变他的邪恶本质。

  1969年8月,在美国邪教“曼森家族”头目查尔斯·曼森的唆使下,几名教徒在美国洛杉矶比弗利山的一座花园豪宅内虐杀了5名男女,其中好莱坞著名导演波兰斯基已怀孕八个半月的妻子被开膛破肚,腹中胎儿几乎被剜出......

  1994年10月,宣扬所谓末日信仰的国际邪教组织“太阳圣殿教”教徒在教主的煽动下“解脱肉体奔赴天狼星”,致使69名教徒在多国相继自杀。

  1997年3月,相信通过严格的禁欲修炼可以重返宇宙的美国邪教“天堂之门”教徒,为了赶在海尔‧波普彗星到来之前搭乘宇宙飞船,在教主的鼓动下,39名教徒“摆脱人类躯体”服毒自杀。

  而“奥姆真理教”制造的造成了13人死亡、6000多人受伤的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更是将邪教从骗色敛财、内部自残发展到了大规模恐怖袭击。

  处死麻原之后我们离“无邪”还有多远

  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发生后,麻原彰晃于当年5月被捕,缠讼多年后,直到2004年2月27日,东京地方法院才作出一审判决,判处麻原和其他12名涉案罪犯死刑,另有约190人被起诉。

  罪行包括恐怖袭击,还有用绑架、监禁、殴打、施毒、暗杀等各种恐怖手段对付反对者。

  令人诧异的是,从1995年5月被捕,到2004年一审判决,再到2006年维持原判并结案,最后到2018年7月6日被执行死刑,麻原居然苟活了23年。

  让这个早该伏法的恶魔多活了这么多年的“免死金牌”,是日本的法律。

  因为按照日本法律,原则上共犯未定刑前,不对案件主犯执行死刑。也就是说,像“奥姆真理教”这样的犯罪集团,只要有一人在逃或未被判刑,其他成员仍可暂留性命。

  “奥姆真理教”的真正罪人究竟是谁?宗教学者大田俊宽认为:“‘奥姆教’的本质是思想的问题。为什么长达数年的审判不能触及奥姆问题的本质?就在于在日本现行的法制体制下,无法对思想问罪。”

  在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发生后二十多年里,日本人也一直进行着各种努力,他们剖析邪教的真相,研究脱离邪教的办法,举行各种悼念活动和消防演习……

  但令人担忧的是,即使这些穷凶极恶的“杀人魔头”死了,邪教的遗毒仍很难彻底消除。

  “奥姆真理教”被解散后,又发展出“阿莱夫”“光之轮”“山田集团”3个新变种,目的都是为了传播“奥姆真理教”教义。

  地铁沙林毒气事件的受害者,如今也仍遭受着各种后遗症的折磨。很多人只能依赖抗抑郁药物来缓解症状。

  而那些被“奥姆真理教”控制了思想的信徒,更是难逃邪教对他们的禁锢。

  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春树曾采访了多位“奥姆真理教”成员,信徒的回答都是不后悔加入“奥姆真理教”。

  如今,麻原彰晃及其骨干被处决,似乎终结了这场恐怖袭击带来的噩梦,但它仍在日本国民的生活中投出长长的阴影,时刻激起人们不寒而栗。

  正如有阳光的地方也会潜藏着黑暗,我们国家同样也存在着邪教的阴影。

  以追求“圆满”为名,连12岁小女孩都被洗脑残害的具有强烈反社会性和不可告人政治图谋的“法沦功”邪教;

  造成了凶残的“招远血案”,利用“世界末日”歪理邪说敛财,教唆信徒离家出走传教,制造社会恐慌和动乱的“全能神”邪教;

  声称“男女双修”可以使人达到“学佛的最高境界”为名诱骗女信徒,组织和利用邪教进行破坏法律实施、诈骗、强奸等犯罪活动的“华藏宗门”邪教。

  随着全球化的不断发展深入,邪教已经成为世界性的公害,邪教不除则国无宁日,这已经成为全世界国家的共识,对于邪教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坚决打击!严厉打击!

  1999年7月22日我国依法取缔邪教“法沦功”,并对逃亡美国的“教主”李洪志发出通缉令!

  1995年12月29日,邪教组织“被立王”教主吴扬明被依法判处死刑!

  1999年10月,邪教组织“主神教”教主刘家国以强奸罪、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诈骗罪,被判处死刑!

  对于邪教,我们要对邪教头目、骨干等首要分子严打痛打之,更要对大多数被邪教歪理邪说蒙蔽、洗脑、裹挟的群众进行教育帮助,让他们认清了邪教真相,回归正常的生活。

  打击和铲除邪教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但是只要集合全社会的力量,邪教终归会一步步丧失生存的土壤。

  法治的利剑始终高悬于邪教的头顶,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允许有被邪教吞噬的土地,哪怕一寸一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