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社会

医生因尘肺病诊断误差被捕 专家:难道都开胸验肺?

2018-07-08 08:06:49  来源:微信“重案组37号”  作者:王翀鹏程
点击:   评论: (查看)

  “目前只有一种办法可以不依靠医生主观诊断得出结果,那就是‘开胸验肺’。但如果每个怀疑得了尘肺病的人都要经历开胸验肺,那就太残酷了。”

  图为福来煤矿。 新京报记者王翀鹏程摄

  文| 新京报记者王翀鹏程 编辑| 胡杰

  校对| 郭利琴

  黄亨平从遵义市播州区看守所走出来时,是2018年6月23日凌晨三点。此时,距离他被逮捕,已经过去了7个月。

  一起走出看守所的还有黄亨平的同事——张晓波和董有睿。他们都是贵州航天医院的医生,虽然分属不同的科室,但都是尘肺病诊断小组的成员。

  因为卷入一起煤矿工人涉嫌诈骗社保资金案,2016年8月起,三名医生被警方采取了强制措施,警方称其或涉嫌将“非尘肺病”诊断为“尘肺病”,内外勾结,套取国家社保基金。2017年11月,公安机关将案由从涉嫌诈骗国家社保基金的经济诈骗罪变更为“涉嫌国有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黄亨平、张晓波和董有睿被执行逮捕。这起案件,被认为是全国首例“职业病医生因诊断涉嫌刑事犯罪”案件。

  据了解,公安机关认定三名医生“失职罪”的依据是一份鉴定意见通知书,这份通知书显示,公安机关从医院1640份尘肺病患者案例中调走1353例,并在其中抽取547份重新读片后确诊42例,由此算出差异率达92.3%,并将差异认定成医生过失造成的结果,计算出三名医生造成了3000万社保资金流失。

  贵州3医生因尘肺病诊断误差被捕事件,很快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有专家称,读片差异率是学术问题和水平问题的体现,不应构成犯罪,三位医生仅仅因为读片差异率就被逮捕,这是不尊重医学、不尊重科学的表现。

  6月30日,遵义市委宣传部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目前案件正在审查起诉期间,检察机关将严格依法办案,及时公布案件办理情况。

  矿区墙上写着提醒工人戴好防护用品的标语。 新京报记者王翀鹏程摄

  

  真假尘肺病

  一切源于一家煤矿企业的举报。

  记者调查发现,2016年,一家名为绥阳福来煤矿的企业举报,称工人勾结贵州航天医院医生,将非尘肺病患者诊断为尘肺病,套取国家社保基金。

  福来煤矿位于绥阳县枧坝镇陆台村,它的前身是小煤窑。2011年,矿区内的小煤窑开始整合,才逐步形成“一个有规模、六证齐全”的煤矿。

  2013年,福来煤矿的工人任云凯生了病。他咳嗽不止,身体里好像被人倒进了墨汁,咳出的痰是黑的,有时连鼻涕都是黑的。

  2014年他在贵州省第三人民医院(贵州省职业病防治院)被查出双肺间质改变,这意味着,已经存在尘肺病的可能性。

  2014年,相继有矿工出现了胸闷、咳嗽的症状,三十多人相约去做体检,结果和任云凯一样。

  工人们回忆,当时他们把诊断结果交到矿上,想从矿上拿赔偿。但矿上说,要到指定的贵州航天医院检查才能算数。

  贵州航天医院副院长朱往文说,遵义市只有两家医院具备职业病诊断资质,一家未开展实际工作,另一家就是航天医院。从2015年2月开始,陆续有工人到航天医院重新进行了体检,拍摄高千伏胸片。

  2015年5月18日,任云凯拿到了贵州航天医院开具的职业病诊断证明书,诊断结论为煤工尘肺壹期。

  其他工人也拿到了尘肺病确诊证明,给他们出具诊断报告的是航天医院尘肺病诊断小组的三位医生:黄亨平、董有睿和张晓波,也是后来因“失职罪”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的医生。

  2017年11月24日,贵州警方向其中一名医生出具了逮捕通知书。 新京报记者王翀鹏程摄

  在《职业病分类和目录》中,尘肺病排在第一类别的首位。国务院2003年4月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九条、三十二条和三十三条规定,职工因工作患职业病进行治疗,享受工伤医疗待遇。治疗工伤所需费用符合标准的,从工伤保险基金支付。因工被鉴定伤残的,从工伤保险基金按伤残等级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

  因此,工人们提交了工伤和伤残鉴定之后,绥阳县社会保险事业局很快就将伤残补助金打到了福来煤矿的账上。按照工龄长短,补助金金额也不同,从支出证明上看,多名工人的补助金都在三万元以上。

  加上矿上的补偿,任云凯等人先后拿到了几万至十几万不等的赔偿。

  举报就发生在这个时候。

  2016年5月24日,福来煤矿向遵义市职业病鉴定委员会提出申请,要求对任云凯在内的40名矿工进行职业病鉴定。三天后,鉴定委员会受理了申请。

  “遵义市疾控中心从贵州省尘肺病诊断专家库中抽调了三名专家,又从贵州航天医院提取了片子,准备重新看片。”此前为矿工们代理赔偿问题的律师屠金伟说。

  当年6月13日,40名矿工都收到了来自遵义市职业病鉴定委员会做出的职业病鉴定书,但诊断结果和贵州航天医院的诊断结果相差甚远。19个此前被航天医院诊断的尘肺病工人中,只有6个被鉴定出尘肺。

  对这个鉴定结果,屠金伟和部分矿工并不认可,他们的理由是矿工们并没有重新进行高千伏胸片拍摄,而且给他们的鉴定结果复印件上没有医生签字。

  7月3日,遵义市疾控中心副主任施聃说:“肯定是有专家签名的,如果没有专家签名是不可能出报告的。我们职业病鉴定的专家名字全部签在原始依据上。”但疾控中心并未出示原始依据,“报告去年已经全部移交了。”施聃说。

  据《医师报》报道,这件事被反映到贵州省人社厅,贵州省人社厅就此向贵州省公安厅报案,省公安厅成立了专案组。

  2016年7月22日,任云凯和同村的另外六名矿工因涉嫌诈骗社保资金,被绥阳县公安局拘留。

  任云凯等人在一个月后办理了取保候审。他和另外几名工人被警方要求去贵州省第三人民医院进行了重新诊断。2016年10月13日的诊断结果显示,任云凯为职业性煤工尘肺壹期,和贵州航天医院在2015年5月18日做出的诊断结果一致。

  但其中也有几人诊断结果显示无尘肺。

  航天医院的体检中心,矿工们在这里做尘肺病诊断。新京报记者王翀鹏程摄

  

  读片差异率与“疑病从有”

  2016年8月29日起,黄亨平、张晓波、董有睿三位医生相继被警方传唤,配合调查。黄享平被警方以涉嫌将“非尘肺病”诊断为“尘肺病”,内外勾结,套取国家社保基金的诈骗罪名刑拘,后被取保候审。2017年11月2日,三名医生先后被警方以“涉嫌国有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逮捕。

  董有睿的代理律师张世国认为, “起初警方只是怀疑他们有利益勾结,和矿工一起骗取国家社保基金,应该是没有发现这方面的证据,后来就改为失职了。”张世国说,他在阅卷中没发现医生有经济问题。

  张晓波的妻子董捷告诉记者,办案机关认定三位医生“失职罪”的主要依据是一份鉴定通知书。2017年10月12日,贵州省遵义市播州区公安局下达鉴定意见通知书,称指派有关人员对张晓波、董有睿、黄亨平做的547人的尘肺病诊断进行了重新鉴定。鉴定意见为其中393人无尘肺病、111人胸片质量不合格,不能用于尘肺病初诊;一人性质待定;有尘肺病42人。

  贵州航天医院给出的诊断为煤工尘肺壹期。 新京报记者王翀鹏程摄

  这意味着,诊断差异率高达92.3%。据媒体报道,公安机关将上述鉴定和诊断之间的差异认定成是医生过失造成的结果,并由此计算赔付,认为三位医生造成了国家3000万社保资金流失。

  三位医生的家属不认可警方出具的鉴定书,认为这次鉴定不能排除在确定样本时有倾向性,人为扩大了诊断差异率,造成了三位医生“不负责任”的形象,也极大程度影响了案件的定性。

  贵州三医生因诊断“失职”被逮捕, 经媒体报道,立刻成为舆论的热点。

  医学界、法律界更多地把焦点放在尘肺病读片差异率上。

  尘肺病患者的胸片表现为肺部纤维化,“医生根据纤维化的程度来定期级,主要依据是看纤维化在肺区的范围和密集程度。”国家安全生产监察管理总局北戴河职业病防治院的主任医师马国宣说。

  上海肺科医院尘肺科主任毛翎说,目前包括美国在内的多数国家都使用胸片进行尘肺病筛查、分期、分类。医生通过阅读患者的胸片,再参照尘肺病诊断标准,得出诊断结论。由于不同的医生对诊断标准把握不一,经验、技术水平不同,读片结果有差别,诊断结论就会不一样,这就形成了“读片差异率”。“即使专家之间诊断也会不完全一样,这种差异在疾病的临床诊断上经常存在,只是差异大小的问题。”毛翎说。“尘肺病诊断最容易产生差异的,或者说差异最大的,不在贰期、叁期病例,而是壹期和无尘肺病例之间。”

  一个例子是,矿工王正富曾接受三次诊断,两次为有尘肺,一次为无尘肺。最早,他被航天医院诊断为“煤工尘肺壹期”,后因涉嫌骗保,2016年10月被警方要求去贵州省第三人民医院进行了重新诊断,结果显示无尘肺。去年10月24日,他自费去贵阳市公共卫生救治中心(贵阳市职业病防治医院)进行了职业健康检查。诊断结果显示,他符合职业病“煤工尘肺壹期”。职业病告知书中还提到,目前该患者因病情反复或病情变化,需住院进一步诊治。

  王正富和当地村民都坚称,自2016年10月份之前,他就离开矿上,不再接触粉尘,只在家放羊。

  《全国职业病医师培训考核指定教材》统计的数据显示,在一组专家的读片中,尘肺病的读片差异率在18.8%-33.2%,平均为22.5%;而经验不多的医生和经验丰富的医生之间读片差异率可达到75.6%。

  中国医师协会法律事务部主任邓利强说,《职业病防治法》和《职业病诊断与鉴定管理办法》中要求尘肺病诊断需要三人以上单数医生进行集体诊断和诊断机构审核制度,尽量减少人为认知造成的差异。“按照流程,读片时,三个医生背对背、流水看片,这意味着医生们并不知道对方的诊断结果。如果三个医生都认为没有问题,片子就通过了,如果觉得有异议,再拿出来讨论,根据半数以上诊断医师的一致意见形成诊断结论。”

  “既然尘肺病读片差异客观存在,经过警方重新鉴定没有尘肺的这些人,是否真的没有尘肺,这也是存疑的。”邓利强说,鉴于福来煤矿的工人之前在粉尘环境下工作,有接触史、有症状体征,根据《职业病防治法》的要求,应该遵循“疑病从有”原则。“只要不能确定排除,就应该认为是‘有尘肺病’。‘疑病从有’的原则也是为了保护弱势群体。不能因此就随意追究医生的刑事责任。”

  邓利强说,因为尘肺病比较特殊,其它病种可以通过手术、做活检、甚至通过其它指标比如血液来印证,但尘肺是没办法这样印证的。“目前只有一种办法可以不依靠医生主观诊断得出结果,那就是‘开胸验肺’。但如果每个怀疑得了尘肺病的人都要经历开胸验肺,那就太残酷了。”

  矿工工人的口罩散落在地上。新京报记者王翀鹏程摄

  医生行为是否失职

  取保候审之后,张晓波整天躲在家里,不愿见人,也不愿再回忆起过去半年经历的事情。“他想一会儿哭一会儿,状态非常不好。”妻子董捷说,“家人也不敢问他这7个月过的怎么样,怕刺激他。”

  黄亨平的状况也差不多。妻子舒永霞说。回家之后,黄亨平依然吃不下、睡不好,经常头痛,时常在夜里醒来。有时无意间提起被羁押的事情,说不了两句话就开始哭,“他难过,还是觉得委屈”。

  最近,黄亨平的膝关节疼痛病复发了,疼得厉害,走不了路。但精神状态好一些,也不再排斥和亲人见面,这让舒永霞感到欣慰。

  至于董有睿,据见过他的人说,看上去象一下子瘦了几十斤。

  6月30日,遵义市委宣传部官方微博称,播州区人民检察院正在审查办理贵州航天医院三名医生涉嫌国有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案件,目前案件正在审查起诉期间。检察机关将严格依法办案,及时公布案件办理情况。

  7月2日,绥阳县公安局回复称,案件已经移交检察机关审理,公安机关不方便接受采访。

  目前,三名医生仍不能确定回医院上班的时间。因涉嫌“失职罪”,他们还在等待检察机关的审查结果。

  在刑法中,“失职罪”是指国有公司、企业的工作人员,由于严重不负责任或者滥用职权,造成国有公司、企业破产或者严重亏损,致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以及国有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由于严重不负责任或者滥用职权,致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

  三名医生被捕后,他们的家属均聘请律师作无罪辩护。

  董有睿的代理律师张世国说,医生的职责是通过检查患者的症状得出诊断结论,只有工作不负责任情节严重,且对国家利益造成重大损失,才能算失职。

  航天医院副院长朱往文说,涉事的三位医生平时工作认真负责,他们都是尘肺病诊断小组的骨干,大部分由航天医院做出的尘肺病诊断都是由三人经手。出于对他们的同情,他曾陪同医生家属到公安机关申请取保候审。

  三名医生被羁押后,航天医院的三百多名职工在呼吁信上签名盖章,呼吁依法保护医生的合法权益。

  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说,公安机关将尘肺病诊断和鉴定之间的差异认定为医生严重不负责任,是不了解医学不尊重科学的表现。

  中国医师协会法律事务部主任邓利强对保证医生的职业安全感提出三点建议:“首先医生和患者都要承认诊断差异率的客观存在;其次是设立复核机制,在医生诊断之后由相关医院再进行一轮复核,尽量减少人为认知造成的差异。第三,不能因为诊断差异率的客观存在,就随意追究医生的刑事责任。”

  邓利强说,如果因为读片差异率的存在,就认为是给国家造成了损失,这种主张直接造成的结果就是每一位尘肺病医生都有可能被追溯为犯罪。“谁也不敢保证经自己手诊断的每一张胸片,经别人复核都没问题,如果某天自己也因为这种情况卷入官司,职业安全感从何谈起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