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社会

陕西延安:两民警给黑社会当保护伞,两民警给黑社会通风报信

2018-06-28 11:51:40  来源:八处  作者:愣八哥
点击:   评论: (查看)

  今日,有媒体报道称:警方历时9个月破获了吴起县闫宏伟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共抓获28名嫌疑人。截至目前,这个开赌场、放高利贷、组织卖淫等作案达40多起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已移送起诉。

  

  图片来源:华商报

  据了解,该团伙开设并控制赌场攫利,成立公司“以商养黑”,放高利贷2亿多元......如此成规模,有组织的黑社会团伙,是谁在背后充当保护伞?

  6月13日,华商报的报道已初见端倪,讲的是吴起县公安机关在办理一起打黑案件的时候,为防泄密,办案人员将涉案的骨干异地关押在黄陵县看守所。但办案时警方发现,仍有人向涉黑分子通风报信。经调查,原来是黄陵县看守所两名民警走漏了风声。

  据知情者说,这两名看守所的民警已经被黄陵县监委控制,目前正在调查其泄密是否有金钱交易,可能要追究刑事责任。

  

  随着调查的不断深入,除了黄陵县看守所的两位民警为其组织通风报信外,吴起县的两位民警也是该组织的“保护伞”。

  据了解,为保障组织在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中不被打击处理,该组织长期、多次向当地公安机关等部门人员寻求保护,嫌疑人田韬、宗佰顺利用民警身份,为该组织提供保护,系该组织“保护伞”,大量群众受害后不敢报案或报案后也无法维护合法权益。

  田韬,吴起县公安局治安大队民警,2012年认识该组织成员赫某(涉嫌买卖枪支罪被逮捕)后,两人关系逐渐密切。赫某开设赌场,为逃避公安机关的打击,便寻求田韬提供保护,先后以现金、微信转账等方式,给田韬“保护(好处)费”9万余元。田韬则多次向赫某等人提供公安机关的查处信息、出面“捞人”,使其逃避公安机关的打击处理。

  宗佰顺,吴起县城镇派出所民警,同样充当了“保护伞”,共收取“保护费”9万余元。在其主办和参与办理的多起闫宏伟及其黑社会性质组织骨干成员的违法犯罪案件中,涉及该犯罪组织的6起案件均以调解、降格处理结案。

  目前,两民警涉嫌开设赌场罪被起诉。

  再来谈一下闫宏伟。闫宏伟1976年1月29日出生在铁边城镇张户岔村,上世纪90年代初期,闫宏伟中专毕业后在该镇小学任教。可后来他逐渐厌倦了教师这份工作,走入歧途,开始贩卖毒品。2004年2月,28岁的他因贩卖毒品罪被河南省郑州市中院判处有期徒刑11年。

  2009年10月,闫宏伟减刑释放回到吴起县。但他不思悔改,纠集、网罗狱友及当地有前科及社会闲散人员,形成了以他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作为组织者、领导者,闫宏伟对组织成员拥有绝对的领导权,对组织事务有最高的决策与管控权。

  2010年初,闫宏伟为达到控制赌场,攫取非法利益的目的,指使尚某、孙某、夏某等人,在吴起县境内使用暴力手段打砸赌场,强占赌场干股、收取保护费、在赌场给参赌人员“放板”(提供高利贷赌资),并指使许某、夏某等人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暴力讨债,迅速垄断了吴起地下赌博行业。

  2012年以来,为获取更多的非法利益,闫宏伟指使组织成员尚某等人分别带领马仔姬某(在逃)、马某等人通过开设赌场获利1600多万元,迅速完成该组织资本的原始积累。

  

  为攫取更多的非法利益,闫宏伟犯罪组织实行公司化运营和管理,分工明确、相互配合,“以商养黑、以黑护商”。

  控制吴起地下赌场非法获利;利用寄卖公司非法经营;承包川庆钻探工程有限公司的供水、井场维修等工程;经营北航金都KTV,组织妇女卖淫非法获利;承揽长庆采油等单位的拆迁、管线、修路、拦油坝等工程,这五部分构成了闫宏伟黑社会性质组织主要经济来源。获得利益后,该组织以发工资、福利、奖励,摆平事端及借款等方式维系组织发展和内部关系,并拉拢腐蚀国家机关公职人员。

  此外,闫宏伟还为主要组织成员安排住宿、结婚送礼,提供作案车辆、工具、费用,给被害人赔偿、出资调解摆平事端,使组织成员死心塌地接受其领导。对不听从指挥、违背其意志的组织成员使用威胁、殴打等方式实施处罚,迫使其听从命令、服从管理。

  

  2011年5月,闫宏伟收购了北航金都KTV,安排姐夫林某负责经营管理。2014年4月,闫宏伟为提高KTV的经济效益,同意宋某带领多名“小姐”到KTV进行有偿陪侍和卖淫活动。

  2014年4月至2017年10月,林某、宋某及“小姐”领班张某(女)等人先后组织30多名“小姐”从事卖淫活动,每次收取嫖资500元至1000元不等。宋某每次从嫖资中抽取100元或150元。每月给林某的分成从300元逐渐上升至3000元,另外,凡在北航金都KTV内发生的卖淫嫖娼行为,林某每次都会从中收取50元,共获利4万余元。宋某每月给张某发工资5000元,张某共获利10万余元,宋某共获利约50万元。经审计,该KTV近年营业收入941万元,利润193万元。

  2013年4月,闫宏伟注册成立吴起县宏德工贸有限责任公司,承包了长庆采油厂对外协调业务,为实现利益最大化,许某、窦某等人在闫宏伟授意下,多次组织尚某、张某、王某等使用暴力手段殴打群众。审计结果显示,该公司2013年至2016年共收入4977万元,利润710万元。

  2015年4月,闫宏伟组织成立了吴起汇通寄卖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100万元,法定代表人是其弟弟窦某,注册营业范围是闲置物品买卖、二手车交易、汽车租赁等,实际以发放高利贷为主营业务,向吴起县群众、参赌人员以每月六分的利息非法高利放贷。窦某、汤某为该公司日常管理者,张某、闫某为财务管理人员。

  该公司运营模式为:借款人先与闫宏伟、窦某联系,预约借款资金,随后在吴起汇通寄卖有限责任公司办理手续,即给窦某打借条或签订借款合同,然后窦某将资金转到借款人指定账户,或直接给借款人现金。而在追讨债务时,张某等常常使用殴打、威胁等暴力手段或非法拘禁等“软暴力”方式。审计结果显示,该公司两年多共放高利贷近500笔,涉及金额2亿多元,获利4177万元。

  

  多年来,在闫宏伟组织领导下,该黑社会性质组织不断发展,在吴起县及周边恶名远扬。

  该组织在追讨赌债中,组织成员多次对债务人及其家属采取恐吓、滋扰、威胁、殴打等手段,甚至“雇艾滋病人到吴起为老板要账”,致使多名参赌人员长期远避他乡、有家难回。

  在拆迁和油区作业工程中,也多次指使组织成员对阻挡工程的群众威逼、恐吓、殴打,受害群众涉及吴起城区及多个乡镇。

  据悉,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后,陕西省公安厅扫黑办于今年3月5日对此案挂牌督办。6月7日,公安部也挂牌督办此案,并要求采取有力措施全面调查取证,铲除其经济基础,深挖“保护伞”。

  目前,闫宏伟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已移送起诉,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这么有组织,有规模的涉黑团伙,真的只有两个民警是其“保护伞”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