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社会

河南周口民办幼儿园雪中遭拆 40余民办学校陆续消失

2018-01-06 08:41:40  来源:财新网  作者: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打不开?戳这里

  【财新网】(实习记者 方圆)自2017年8月起,在周口市政府土地卫片执法和“两违”整改的要求下,周口市淮阳县、鹿邑县40余所民办小学、幼儿园陆续被拆,拆除工作还在进行之中。

  2018年1月3日,钱丽宏(化名)的幼儿园刚刚被拆。这所幼儿园15年春天动工,16年暑假开始招生,投资1000多万。

  “就这样看着自己的心血一点一点被凿碎”,钱丽宏告诉财新记者,挖土机来的时候,她想在二楼教师宿舍旁多待一会儿,却被近十名工作人员围住架到楼梯口。木制的桌椅板凳、厨房的电器,孩子的被子、玩具都被扔到雪地里,“水泥地早就被他们撬了,全是土,雪下了下来,成泥了。”

  “我一直在跟乡里领导说,我们可以捐给政府,有偿也好,无偿也好,作为公办幼儿园也好,做敬老院、公益活动中心都可以。完全比拆了更有意义。但是没有人理会这些”,钱丽宏说。

  自2017年8月起,在周口市政府土地卫片执法和“两违”整改的要求下,周口市淮阳县、鹿邑县40余所民办小学、幼儿园陆续被拆,拆除工作还在进行之中。图由幼儿园园长提供

  钱丽宏介绍,2017年9月份的时候,她接到当地土管所电话,告知其被卫星拍到违建,要交每亩30万罚金和保证金。因建校不久,资金周转困难,钱丽宏并没有立即交这笔钱。其后乡政府多次来人提醒,只要交了保证金,乡里面会帮助完善土地手续。12月18日,幼儿园断水断电,学生放假。12月19日,钱丽宏根据土管所给的账号在中国银行缴纳了共192万罚金和保证金。但到了28日,乡政府先行拆除了两间平房、院墙、绿化带等附属物,还将水泥路面撬开。12月31日,钱丽宏收到限三日内拆除幼儿园的通知。2018年1月3日上午11点,乡政府在幼儿园周围拉起警戒线,3幢教学楼被拆,截至记者发稿时,拆除行动还在进行。

  钱丽宏向财新记者出示了三份拆除通知,分别为鹿邑县人民政府盖章的《行政强制拆除公告》、鹿邑县林业局盖章的《非法占用林地限期拆除通知书》和鹿邑县住房和城乡建设执法监察大队盖章的《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拆除理由包括未办理建筑工程规划许可证、建筑所占土地为林地、未经批准擅自建幼儿园。三份拆除通知的时间都是2017年12月31日,并且限三日内自行拆除违建建筑,如不履行,将依法强制拆除。

  据钱丽宏介绍,幼儿园的办学许可证是沿用之前办的老园的许可证,地址变更还没办完。幼儿园的占地原先是坑塘,60年代曾用作死刑执行,之后基本处于废弃状态。她从当地村民手中租下坑塘,租金是每年1200斤麦子钱。钱丽宏认为,当地的农村建房都没有向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申请过建筑工程规划许可证,所以她也没有申请。

  2018年1月3日,钱丽宏的幼儿园刚刚被拆。这所幼儿园15年春天动工,16年暑假开始招生,投资1000多万。图由幼儿园园长提供

  财新记者拨打了鹿邑县国土资源局、幼儿园所在乡镇办公室、土管所、中心校的电话,截止发稿前并无回应。

  据鹿邑县人民政府网站报道,12月11日至12日,国家土地督察济南局姜绍斌副专员带队对鹿邑县土地卫片整改情况进行例行督察核查。“鹿邑县委、县政府痛下决心,以背水一战、壮士断腕的勇气,坚决在一周时间内全面完成卫片执法整改任务。”“各乡镇把整改工作当做压倒一切的工作任务,倒排工期、挂图作战,书记镇长带领专业队伍和可以调动的各类机械,迅速进入整改现场。”

  此外,鹿邑县政府还公布,截止到17日,全县共调动行政执法人员1200人次,出动执法车辆181辆次,大小机械196台次。违法图斑已拆除54个,拆除建筑物和构筑物22.5万平方米,已恢复耕地338亩。

  除了钱丽宏所在的鹿邑县,淮阳县民办学校的拆除工作也在进行中。

  2017年8月4日,淮阳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发布《关于继续对2016年土地卫片执法和新增“两违”整改情况进行通报的通知》,认为土地卫片执法图斑拍摄的私立学校“一、存在安全隐患;二、没有办理用地及建设手续,属于违法占地、违法建设;三、严重扰乱我县教学管理秩序”;要求“各乡镇对拆除整改情况每周排名”,“对再次排序进入后三名的乡镇党政正职给予组织处理”,“ 8月20日前全部拆除完毕”。

  据不完全统计,在8月4日后的20多天里,淮阳县拆除了23所民办学校; 12月22日第二批拆除工作开始,共拆除18所民办学校。

  “我一直在跟乡里领导说,我们可以捐给政府,有偿也好,无偿也好,作为公办幼儿园也好,做敬老院、公益活动中心都可以。完全比拆了更有意义。但是没有人理会这些”,钱丽宏说。图由幼儿园园长提供

  “我们的幼儿园都是有办学资格证的,办学时曾申请土地资质,但没有办下来”,淮阳县一名被拆幼儿园园长张华(化名)告诉财新记者,当地不仅是民办学校,公办学校的土地也都是一般用地和基本农田。但是从2016年4、5月份开始,政府陆续给土地不合规的公办学校补办土地证,一路开绿灯。当时民办学校也想去办,找了教育局和土管局,但是没有办成。当地对违规用地长期采用以罚代管的方式,张华曾上交过5万元的土地占用税和罚款。

  张华认为,此次拆民办学校是政府在“卸磨杀驴”。2014年全县鼓励兴办民办学校,县教体局领导要求全县民办学校校长到葛店乡东方小学开现场会,学习先进办学经验,此后民办学校纷纷加大投资建设力度,如今却“打压我们这些民办园,不管我们做出的功劳”。

  “政府说我们触碰了法律的红线,但是你也不至于说把学校拆了。需要完善的手续我们可以完善,但是现在把我们判死刑了,我们的孩子去哪里上学?”钱丽宏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