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社会

祭!南京大屠杀80周年

2017-12-13 10:48:37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曹立媛
点击:   评论: (查看)

  摘要: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影像册;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前,市民自发缅怀遇难同胞;纽约曼哈顿市区发生爆炸已致4人受伤 ;普京下令俄罗斯从叙利亚撤军;特朗普宣布美国宇航员将重返月球......

  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前 市民自发缅怀遇难同胞

  江苏省南京市,第四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前夕,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各项准备工作到位,馆内正在进行公祭日活动彩排,纪念馆墙上已经全部安装了“国家公祭”字样的牌匾,纪念馆周围安装了十分醒目的“勿忘国耻,圆梦中华”“国家公祭”宣传牌。很多市民自发地来到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在馆外参观,缅怀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

  

 

  南京:市民学生在草鞋峡祭奠大屠杀遇难同胞

  12月11日,南京晓庄学院大学生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草鞋峡遇难同胞纪念碑”前献花。南京晓庄学院学生、市民代表和历史学家等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草鞋峡遇难同胞纪念碑”前举行活动,祭奠遇难同胞。位于南京城北长江边的草鞋峡是南京大屠杀期间日军杀人最多的地方,共有5.7万余人在这里遇难。

 

  南京大学生烛光祭奠30万遇难同胞

  12月11日晚,在第四个国家公祭日到来之际,南京师范大学的大学生们在该校仙林校区敬文广场上用蜡烛摆放“300000,南京,12.13,80年”字样,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集体默哀,寄托哀思。

  

 

  美国旧金山举办第21次“南京祭”

  12月10日下午,美国旧金山中华文化中心,中英文口号声不断响起,由南京大屠杀索赔联盟、旧金山湾区中国统一促进会、旧金山抗日史实维护会和慰安妇正义联盟联合主办的“南京祭”纪念活动进入第21年。来自华裔、韩裔、菲律宾裔、非裔及白人社区各界人士500余人,向80年前南京大屠杀的死难者默哀,献上白色玫瑰。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影像册

  2017年是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80周年。1937年12月侵华日军制造的南京大屠杀惨案,使30多万手无寸铁的中国平民和放下武器的士兵惨遭杀害,给劫后余生的幸存者留下难以抚平的伤痛和苦难记忆。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是那段惨痛历史的“活证”。80年岁月流逝,目前登记在册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已不足百人。

  

中上:蒋树珍在自家阳台看报;中下:蒋树珍在小区锻炼身体;左上:蒋树珍展示发布在家人微信群中自己编写的文字;左中:蒋树珍(右二)与子女们打麻将娱乐;左下:蒋树珍在家中择菜;右上:蒋树珍在自己的卧室;右中:蒋树珍(左)在儿媳妇的陪伴下散步;右下:蒋树珍与女儿黄庆华(左一)、儿子黄庆国(左三)、儿媳温振秀(右一)在家中合影(2017年3月31日摄,拼版照片)。

 

  蒋树珍,1929年12月9日生。日本兵进城前,蒋树珍父亲去了重庆,外婆和母亲带着蒋树珍兄妹三人逃到乡下。有一次,日本兵来要鸡蛋,外婆不给,惹怒日本兵,蒋树珍与哥哥跪下求饶,外婆幸免于难。蒋树珍亲眼目睹日本兵在检查两个年轻男子的手后将他们拉到房后枪杀。

  

左:摄于2016年的王素明(前)和女儿徐宏(二排左一)、外孙女夏露(抱孩子者)等家人的合影(翻拍照片);中上:王素明在小区内和邻居聊天;中:王素明在秦淮河边锻炼身体;中下:王素明在家中侍弄花草;右上:独居的王素明;右下:王素明与在美国定居的外孙女视频聊天(2017年9月14日摄,拼版照片)。

 

  王素明,1935年11月3日生。听母亲张正清回忆,侵华日军进入南京后,一日正在茶馆喝茶的父亲杨代佛被日军抓走拖上了卡车,从此再没音讯。怀孕两个多月的母亲因躲避日军而流产,日军还放火烧了她家的房子。王素明生有两女一男,2001年丈夫去世,现在独居。

  

左:上世纪40年代的顾秀兰(翻拍照片);中上:病卧在床的顾秀兰;右上:顾秀兰(右)和当年一起在难民区避难的邢淑怡在上海火车站合影,日军占领南京期间顾秀兰的母亲救了邢淑怡的父亲(翻拍照片);右中:顾秀兰和儿子龙晋源在家中;右下:顾秀兰和儿子龙晋源(左一)、儿媳刘月贵(右二)、孙子龙宇(右一)在家中合影;下右二:顾秀兰在家中静养;下右三:儿子龙晋源、儿媳刘月贵将生活不能自理的顾秀兰抬放到床上(2017年9月21日摄,拼版照片)。

 

  顾秀兰,1924年11月10日生。1937年12月日军进城前,顾秀兰被父亲送到金陵女子大学难民收容所避难,一直躲到次年2月。顾秀兰生有二男二女,现在和小儿子龙晋源一家居住,目前已经卧床一年。

  

右上:王子华回忆自己当年的经历;左上:王子华展示被日军打伤的手臂;左中:王子华展示同样经历过南京大屠杀的母亲照片;左下:王子华在家养护盆景;下中:王子华在自己卧室;下右:王子华和老伴周纪如在阳台合影(2017年9月21日摄,拼版照片)。

 

  王子华,1932年12月25日生。1937年12月14日,王子华与祖父、父母、两个哥哥和妹妹一家七口逃难,暂避到沙洲圩一处草房。次日,日军放火烧房,母亲一手拉着王子华,一手拉着他哥哥逃跑。日本兵开枪打伤母亲大腿和王子华的手臂。后来,王子华全家逃进难民区避难,三个多月后回到花神庙的家里,发现5间住宅及27间花房全部被日军烧毁。此后,王子华一直以种养花草、盆景为生。他1959年结婚,育有一男三女,现与儿子同住。

  

左上:常志强在家中回忆亲人被日军杀害的情形(2017年4月2日摄);右上:常志强在家中看报(2014年11月26日摄);右中:常志强在南京小王府巷指认当时亲人被日军杀害的地点(2014年11月26日摄);左下:常志强给女儿常小梅口述当年幸存的经历(2017年12月1日摄);下中: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哭墙”上刻有常志强遇难亲人的姓名,常志强本姓戴,后改姓(2014年12月7日摄);右下:外孙李帆超(左一)、儿媳夏桂芳(左二)、重孙姚思远(左三)、常志强以及女儿常小梅(右二)、女婿李贵清(右一)在“哭墙”前合影(2014年12月7日摄)(拼版照片)。

 

  常志强,1928年2月4日生。1937年12月日军攻占南京,9岁的常志强亲眼目睹了父亲和三个弟弟被日军枪杀,胸口被刺伤的母亲挣扎着给2岁的小弟弟喂了最后一口奶后死去,小弟弟也被冻死在寒风中,常志强惊吓过度,昏死过去,这才得以幸存。

  

左:薛玉娟展示当年被日军刺伤的刀疤;中上:薛玉娟在家里;中下左上:薛玉娟和儿子薛政走在一起;中下左下:薛玉娟在家看电视剧;中下右上:薛玉娟在家看报纸;中下右下:薛玉娟展示自己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证;右:薛玉娟与自己的宠物龟在一起(2017年9月28日摄,拼版照片)。

 

  薛玉娟,1924年1月11日生,当时家住八宝前街64号,靠近日本军驻地。有一天,有个日本兵闯进家来找“花姑娘”,薛玉娟逃跑躲避,被日本兵用刺刀刺伤胸部,在母亲求饶下逃过一劫,薛玉娟胸口至今留有伤疤。薛玉娟父亲右小腿也被日本兵刺伤。

  

左上:佘子清的家人亲友一起为他送葬(2017年11月17日摄);右上:佘子清在自家小区楼下和邻居闲聊(2014年12月8日摄);右中:佘子清展示自己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当讲解员时的照片(2014年12月8日摄);下左:佘子清在南京西康路回忆当年被日军用枪托砸伤头部的经历(2014年12月8日摄);下中:佘子清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家祭时诵读祭文(2014年12月4日摄);右下:佘子清老人的追悼会(2017年11月17日摄)。

 

  佘子清(已故)生于1934年4月12日。1937年冬日军进城后,佘子清的母亲佘赵氏被侵华日军残忍杀害。他逃到美国大使馆门前,头上被日本兵砸了一枪托,满脸是血,逃进大使馆才躲过一劫。自2004年3月起,老人到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当志愿讲解员,十年来讲解时间超过3000小时。

  

中上:谢桂英回忆当年往事,不禁落泪;中下:谢桂英走在老年公寓过道;左上,谢桂英在老年公寓自己的床前;左中:侄女谢学清在老年公寓照顾谢桂英;左下:谢桂英在老年公寓阳台晒太阳;右上:谢桂英在老年公寓和其他老人交流;右中:谢桂英和侄女在一起;右下:谢桂英展示自己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证(2017年3月17日摄,拼版照片)。

 

  谢桂英,1924年9月26日生,当时家住下关。父亲谢有华和舅舅钱有仁被日军打死。谢桂英前后多次与日本兵遭遇。一次,她背着两岁的小弟弟在外面挖野菜时,碰到了日本兵,她被拖在地上撞得头破血流,直至被日本宪兵制止,小弟弟也因被拖伤不久后死去。另一次,日本兵闯入家中,将13岁的谢桂英强暴。谢桂英生有两个儿子,1947年丈夫去世,现常住老年公寓。

  

中上:姚秀英与重外孙女在家玩耍;中下:姚秀英(中)与女儿周玉兰(左一)、重外孙女陈敏而(左二)、外孙陈越(右二)、女婿陈新合影;左上:姚秀英在自己卧室;左中:姚秀英在家中;左下:姚秀英展示自己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证;右上:姚秀英在出门前照镜子整装(2017年8月10日摄);右中、右下:姚秀英在南京市红十字医院进行定期的血液透析(2017年8月11日摄)(拼版照片)。

 

  姚秀英,1931年8月8日生。1937年冬日军进城后,姚秀英一家八口(爷爷、奶奶、父母、姊妹弟兄4人)躲在地洞,被日军发现后朝地洞机枪扫射,母亲、姐姐、妹妹、弟弟被当场打死;第二天,爷爷被日本兵用刺刀戳死。姚秀英育有一儿一女,2008年丈夫去世,现与女儿住在一起,肾衰,每周需血透三次。

  

中上:易兰英在家中吹风扇;中下:易兰英在家中;左上:易兰英在昏暗的房间寻找电灯绳;左中:易兰英在现已被拆迁的老屋前留影;右上:易兰英在自家房门前;右中:易兰英在展示自己的牙齿,她当年被日军打掉一颗门牙;右下:易兰英在厨房淘米做饭(2017年8月22日摄);左下:易兰英在儿子家中(2017年12月1日摄)(拼版照片)。

 

  易兰英,1926年5月4日生,当时住在南京市升州路老坊巷。日军攻破南京时,易兰英和姐姐搬到五条巷的难民区,她俩在难民区躲过一次日本兵寻找“花姑娘”的遭遇。曾亲眼看到日本兵将一名穿衬衫、吃早饭小伙子用刺刀戳死,易兰英自己被一名日本军官打掉一颗门牙。还曾亲眼看到一队日本兵到各户搜查,将七八十名青壮年男子绑走。

  

中上:潘巧英在扎制笤帚;中下:潘巧英(右)和女儿郗春兰在院门前合影;左上:潘巧英在自己的卧室;左中:潘巧英(左)在厨房为家人做饭;右上:潘巧英扛着锄头出门;右中:潘巧英在农田里干活(2017年8月31日摄);右下:南京大屠杀遇难者名单墙上刻有潘巧英父亲潘荣富和妹妹的名字(2017年11月19日摄);左下:潘巧英在村口(2017年12月1日摄)。

 

  潘巧英,生于1931年11月19日。1937年冬,日军进城时,潘巧英全家五口逃难到孟家场一处房屋。她亲眼目睹刚从厕所出来的爷爷潘兆生被日军刺死,一名妇女连同她刚生下的孩子和一位躲在厨房门后的老太太被日本兵发现后,接连被杀害。潘巧英躲在灶膛边幸免遇害,后发现父亲潘荣富被刺死在路边。其妹在躲避日军抓捕中也不幸身亡。潘巧英生有两男一女,丈夫2002年去世,现与大儿子同住,身体硬朗,还能干农活。

  

中上:岑洪桂在讲述妹妹被日军子弹打伤的情景;中下:岑洪桂在自己的卧室中;左上:岑洪桂展示自己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证;左中:岑洪桂和老伴谢文英在家中合影;左下:岑洪桂(中)在小区观看邻居下棋;右上:岑洪桂雨天行走在路上;右中:岑洪桂展示当年在火中为救弟弟而烫伤后留下的伤疤;右下:岑洪桂在自家窗台向外眺望(2017年10月11日摄,拼版照片)。

 

  岑洪桂,1924年11月6日生。1937年冬,进城的日本兵开枪打伤了妹妹,放火烧死了弟弟。岑洪桂曾亲眼看到多批中国士兵和老百姓被日军抓来用机枪扫射。岑洪桂有五个孩子,三男两女,现和老伴居住。

  

上右一:夏淑琴在日本右翼侵犯名誉权案胜诉新闻发布会上(2006年8月23日摄);上右二:夏淑琴与自己的重外孙在家祭仪式上为遇难者上香(2016年12月3日摄);中右一:夏淑琴在小区健身(2017年1月14日摄);中右二:夏淑琴在自己卧室;中右三:夏淑琴在法庭作陈述,当日,原告夏淑琴在南京诉日本右翼侵犯名誉权案中胜诉(2006年8月23日摄);下右一:夏淑琴抱着自己的重孙(2017年1月14日摄);下右二:夏淑琴下楼出门(2017年1月14日摄);下右三:摄于2002年12月的夏淑琴在日本长崎参加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证言集会的照片(翻拍照片);左:夏淑琴的外祖父聂佐成、外祖母聂周氏、父亲夏庭恩、母亲夏聂氏、大姐夏淑芳、二姐夏淑兰、小妹妹夏淑芬的名字在南京大屠杀遇难者名单墙上(2017年11月19日摄)(拼版照片)。

 

  夏淑琴,1929年5月5日生。1937年12月13日,一队日本兵来到夏淑琴家,杀死了她外祖父、外祖母、父亲和1岁的妹妹,奸杀了她母亲和两个姐姐。夏淑琴被日本兵用刺刀在背后刺了三刀昏死过去。家里9口人,只剩8岁的夏淑琴和4岁的妹妹幸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