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政

竖琴螺点评参考消息:农业部难道是汉奸部?(6.13-6.15)

2013-06-16 15:02:3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竖琴螺
点击:    评论: (查看)

  2013年6月13日点评参考消息

  《美媒文章:海外公民不守法有损中国形象》,彭博社网站6月12日文章。该文以“中国人是全球糟糕的客人吗?”为题,其立论的依据是最近传出的所谓加纳有160多名中国矿工因为一系列非法活动相继被捕的事情。该文认为这个事件“无情地提醒人们,中国想要获得国际尊重的愿望是如何被该国国民的行为破坏的”。该文说此事“就连中国最具民族主义倾向的报纸都没有直接为这些矿工辩护”,接着就引述了《新京报》在6月7日的评论说:“值得反思的方面在于,我们自己的腰杆是否坚挺,行为举止是不是符合国际社会公认的基本准则。前去加纳淘金的中国人,很多是拿旅游签证进去的,并没有得到工作许可证。这实际上是对他国的不尊重,是蔑视人家法律的行为。”“无论去欧美,还是非洲拉美,具有遵纪守法的意识,是走出的‘通行证’”。彭博社的文章最后表示“为了中国脆弱的国际形象,中国政府和人们只能期盼这些矿工有所改变。”

  我们无意为中国人在海外的违法行为进行辩护,但是,我们要指出的是,无论是彭博社的文章还是《新京报》的文章,它们所做的相关论述都是不能成立的。

  就彭博社的文章而言,我们首先要问的是,一个国家是否能够获得国际尊重,这究竟在多大程度上能够被该国国民在海外的破坏行为所破坏呢?英国人在北京街头公然强奸中国女青年一事是否会破坏英国获得国际尊重的愿望呢?美国人在中国公然进行间谍窃密的行动是否会破坏美国获得国际尊重的愿望呢?美英侵略者肆意枪杀阿富汗妇女儿童的行为是否会破坏美英获得国际尊重的愿望呢?如果这些罪行都不足以动摇美英在国际上所获得的“尊重”的话,那么我们接下来要问的就是这个所谓的国际尊重究竟是以什么标准衡量的?究竟是以谁的标准衡量的?究竟是由谁来衡量的呢?

  问了之后就能明白,由于美英掌握着国际话语霸权,因此,无论中国做什么好事,都不会被宣扬,更有甚者,即便中国没有做坏事,也会被造谣和诬蔑。与之相反的是,美英尽管坏事做绝,但是国际主流媒体从来都坚决维护美英受国际尊重的假象,更有甚者,国际主流媒体善于将美英欺人的恶行改编成美英救世的善举,最典型的莫过于将美英侵略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恶行粉饰成美英军队是解救阿富汗和伊拉克人民去的。也正因为国际主流媒体是以美英殖民主义者的标准来衡量什么行为是受尊重的以及谁能受到国际尊重,因此,无论美英海外公民做多少恶事却都无法改变美英受国际尊重这一国际舆论的共识。然而,既然美英所获得的国际尊重是美英资本控制下的媒体自己所得出的结论,那么这个结论的可信度也就荡然无存了。

  其次,该文称“就连中国最具民族主义倾向的报纸都没有直接为这些矿工辩护”。然而,中国现在是否有具有民族主义倾向的报纸?这本身就是个问题。如果说有的话,那《环球时报》还能算上大半个。但《新京报》这种充满逆向种族主义色彩的媒体根本就与民族主义倾向是背道而驰的。《新京报》自己明确要求中国要“符合国际社会公认的基本准则”,但是《新京报》眼里的“国际社会”实际上只是美英殖民主义者而已,因而所谓的“符合国际社会公认的基本准则”实际上不过是说“符合美英殖民主义者制定的基本准则”而已。比如在最近的“棱镜门”事件上,《新京报》的报道一点也不敢越美国主流观点的雷池一步,好像此事完全只是美国的家事一样,根本不谈美国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所犯下的间谍罪行,由此使得读者根本不能从《新京报》上面获悉中国在该事件中所遭受到的特别重大的利益损失和安全威胁,因而读者们当然也就根本不能从《新京报》上面获得破坏美国国际形象的一丁点的动力,这也就意味着美国依然受到《新京报》的尊重,或者说,《新京报》极力维护美国的国际形象。因此,如果不说《新京报》是汉奸媒体的话,那恐怕都已经很有点违背事实了,至少,我们在“棱镜门”事件上没有从《新京报》上面看到一丁点的民族立场,我们所看到的立场完全都是美国的立场。

  再则,《新京报》说“遵纪守法的意识,是走出的‘通行证’”。这句话好像不错,但是,我们要追问一句,要获得这个“通行证”究竟应遵哪家的纪、守谁家的法?现在,凡事都要追问,因为所有的问题都来自不受广大读者重视的“前提”,汉奸国贼及其走狗就是利用了广大读者不懂辩证法基本常识的这一弱点才得以反复玩弄广大受众。根据美国的标准,美国人只要遵守了美国法律,甚至只要遵守了美国的主流价值观,就能在世界畅行无阻,即便杀人放火也不应受外国制裁,这是非常典型的治外法权的逻辑。然而,中国的汉奸买办势力也要求中国遵守美国制定的标准,因而也就意味着,美国人即便在中国犯法也不受中国的制裁,而中国人在海外只要违背了美国制定的标准,那么就等于大逆不道了,由此中国形象就算受到损失了。

  中国是否要遵守美国制定的标准呢?如果中国要遵守的话,那么中国就要承认《与台湾关系法》,就要承认日本对钓鱼岛拥有管辖权。由此可知,是否应该遵守美国制定的国际标准,这是一个事关国家核心利益的大事。而汉奸买办势力总是企图通过一些看似无关或不起眼的小事向中国人民灌输美国标准应该受到尊重的这一汉奸逻辑,由此潜移默化地,或者说,温水煮青蛙式地改变中国人民的民族立场,最后让这些被奴化的民众自觉认可美国在台湾问题和钓鱼岛问题上的立场,由此开始分裂中国的最后进程。因此,尽管现在国内外主流媒体讨论的只是中国矿工在加纳被捕的事情,但是,国内外主流媒体讨论这件事情的主旨并不是为了就事论事,而是为了能够向中国人民灌输一种汉奸逻辑、一种逆向种族主义的立场。这是美国“巧实力”战略在舆论战上的具体体现。

  最后,彭博社所谓的中国脆弱的国际形象实际上完全就是美英资本控制下的海内外媒体给世人塑造出来的那么一种形象,正如孔子当年的国际形象如丧家犬一般,但是,中国的实力已经摆在那边,正如孔子的实力不可否定一样,虽然不见容于当世的国际标准,但其影响力终究是要改变国际标准的,并且成为国际新标准的制定者的。当然,孔子之所以能够获得那样的地位,关键是他能够坚持独立自主、不受外力干预的原则,而中国要能够获得那样的地位,则也必须能够坚持独立自主、不受外力干预的原则,而反汉奸运动只是其中的一个必要环节而已。


  2013年6月14日点评参考消息

  《新兴市场遭遇热钱无序出逃》,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6月12日报道。之前,我们在微博上曾经指出,道琼斯指数的走势很可能是一个引爆点,更有网友说到,届时都是一起跌的。果然,自5月下旬开始,道琼斯指数的泡沫有破裂的兆头,由此引发了全球金融市场的流动性危机。因此,中国股市的下跌并不应该让人感到奇怪,但是,海内外媒体之所以要突出中国股市下跌一事,其目的无非是为了以此事为借口来推销夹带私货的反动改革而已。对此,我们首先要明白,股市波动是政治经济形势演变的结果,因此,以股市波动为由来推行某个政治经济政策的做法是颠倒了因果,是本末倒置,因而,这种改革必然是反动的。不能因为一片叶子被虫咬了,就指责整棵树植错了地方,因而就要将这棵树连根拔起、移植他处,但那条吃叶子的虫子却依然没有被杀死,相反倒更加壮实了;更不能以一叶被虫咬为由把这棵树给彻底毁了,改种别的树。新兴市场之所以受到美国流动性危机的严重冲击,那只是因为新兴市场之前已经按照美国的旨意和标准进行了一系列的政治经济改革,由此为美国向新兴市场国家顺利转嫁危机打开了方便之门。中国经过朱家强主导的改革,经济金融领域已经完成了半殖民地化的改革,由于朱家强已经公开提出要在很短的时间内实现资本项目下的自由兑换,因而也就意味着届时中国在面对国际金融霸权的金融攻势时将处于门户大开、毫无防守的状态。现在,热钱之所以能够从中国大规模地出逃出去,那完全就是因为朱家强所推行的“严进宽出”的改革,在改革伊始,我们就明确指出了这项改革潜在的危害性,怎奈当今中国是汉奸卖国贼当道,所以,中国被美国洗劫也就是注定的了。在被美国洗劫后,中国当然也就只能做做中国梦了。

  由于我们不可能掌握翔实的材料,因而也就不可能做真正符合辩证法的分析,因此,我们只能从美国(公开的)政策的变化中去分析美国形势的变化趋势。我们已经指出,美国量化宽松政策的变化意味着美国的量化宽松政策本身已经无法持续下去了,因而,美国再次爆发金融危机只是时间问题。现在,美国股市的泡沫是否因此就破裂了,那还不好说,因为美国尚未正式改变战略收缩的态势,相反,如果美国重新开始对外实施大规模的武装侵略的话(无论以什么故事为借口),那么才能使我们确定美国已经无法用和平手段来克服危机了,当然,这本身对我们而言是常识,问题只是美国应对危机和转移危机的节奏和时机。

  至于“棱镜门”是否是美国统治集团内部各派在危机中相互倾轧而产生的结果,这还不好说,但是,这种偶然事件的出现只会加重美国当前的危机,从而使得美国抛弃和平手段的进程加快。

  《“棱镜门”为欧美关系添堵》,法新社布鲁塞尔6月12日电,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6月13日报道。美欧的国际金融霸权斗争决定了美国必然全方位地压迫它的欧洲盟友,因此,此事本身只是再一次戳破了美欧媒体给世人制造的美欧铁板一块的幻象而已。然而,令我们奇怪的是,“棱镜门”为什么没有给中美关系添堵?看看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对此事的表态,其态度甚至还不如中国某些官方媒体的态度来得强烈,甚至对美国的这一严重侵犯我国主权、损害我国核心利益的举动没有丝毫抱怨,其立场甚至比被赵老太爷打了一记耳光的阿Q都不如,屈辱至此,凭什么让人相信中国外交部是坚定维护中国主权的?

  《高考监考老师遭袭令人震惊》,香港《南华早报》网站6月12日报道。据报道,袭击事件8日下午发生在湖北钟祥一所学校外。考试结束后,学生围攻了据说严格执行考试规定、阻止学生作弊的老师。且不论这件事的原委如何,值得说一下的是该报道在之后援引了一条微博,该微博说:“这是法治缺失国家的产物。”

  由此再一次让我们见识了什么是汉奸媒体。汉奸媒体以及被其洗脑的对象总是习惯性地将中国当下的问题归咎到法治缺失上,企图达到三人成虎的阴险目的,进而为其所主张的所谓改革提供借口,并且以此欺骗人民,使人民群众误以为只要沿着这帮法律党指出的所谓唯一的改革路线走下去就能解决当下所有的问题。然而,法律党所主张的改革无非就是全盘西化的改革,而且还不是将中国改革成殖民主义国家,而是将中国改革成殖民地或半殖民地国家,也正因为法律党所主张的改革是以确保外资在华的国民待遇甚至超国民待遇地位为原则的,因此我们才说法律党是汉奸买办势力,宣传法律党改革主张的媒体是汉奸媒体。

  既然“高考监考老师遭袭”令人震惊,那么言下之意也就等于承认这种事情之前是不曾有过的,也正因为出乎意料之外,所以才会令人震惊,否则,如果之前这种事情就频繁发生的话,那么此事也就不足以令人震惊了。由此可见,中国在这个问题上经历了一个从无到有的演变过程,而按照那条微博的观点——这是法治缺失国家的产物,这也就是说,中国改革开放这30多年来的法制建设的结果根本不是如官方报告中所说的“中国法制建设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恰恰相反,中国的法制建设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历史性大倒退,学生围攻阻止学生作弊的老师,这种事亘古未见,如果不是改革开放,我们真的很难以想象礼仪之邦会有这样的事情。

  至此,恐怕马上就会有改开暴徒跳出来指出文革期间也存在学生围攻老师的事情。但是,首先,文革本身不是已经被改开暴徒们全盘否定了吗?既然如此,改开暴徒凭什么拿已经被他们自己全盘否定的事物来为自己的暴行开脱呢?这不是自己抽自己的脸吗?其次,也根本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表明文革中存在学生围攻阻止学生作弊的老师这种事情,文革中,学生再怎么错误地批斗老师,那也不会无耻到批斗老师阻止自己作弊的这种事情上,更谈不上因此袭击老师了。

  当然,以上所说全都是假设那条微博(“这是法治缺失国家的产物”)说的是正确的。《南华早报》之所以援引这条微博,其用意无非也就是因为它认为这条微博是正确的。否则,岂不是会导致自相矛盾的结果?然而,就是从这条汉奸媒体自认为是正确的微博中,我们却得出了与汉奸媒体一贯坚持的改革主张以及对改革开放本身评价完全相矛盾的结论。对汉奸媒体而言,究竟是承认这条微博说的是正确的,还是坚称中国的法制建设在改革开放中已经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这是个“两难选择”。

  既然是“两难选择”,那么就一定有私利参杂在其中,如果不能首先去除私利,那么这个“两难选择”就永远会存在。然而,改革开放的特征就在于肯定私利的不可侵犯性,改革开放政策的原则就是私有化。因而,只要继续巩固和加强资本主义私有制生产关系在中国社会中的统治地位,那么由私利导致的“两难选择”就会越来越多,且不可动摇,由此也就意味着中国今后不仅会再次出现学生围攻严格执行考试规定的老师这种事情,甚至也会像美国一样出现学生血洗校园的事情。

  此外,说到高考,就目前披露出来的高考语文作文的题目而言,我的感觉是,今年作文题目的公知味和强奸民意的味道特别浓。


  2013年6月15日点评参考消息

  《奥巴马批准向叙反对派提供武器》,路透社华盛顿6月13日电,西班牙《国家报》网站6月14日报道,法新社华盛顿6月13日电,法新社华盛顿6月14日电,路透社巴黎6月14日电,路透社伦敦6月14日电,法新社柏林6月14日电。随着美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不可持续性日益显露,国际社会对美国使用和平手段克服危机的信心也就相应地下降,尽管美联储可以通过操纵美元汇率上升的办法来维持美元对国际投机资本的吸引力,但是,由于货币升值手段本身是以牺牲本国经济发展前途为原则的,因此,该手段只能让美国的金融垄断资本处于安全的状态,但对产业资本而言,其前途则必然更加暗淡,由此,美国的所谓再工业化进程也将因此被打断,美国总统奥巴马制定的出口翻番计划也将无法完成,由此,经济危机重新成为美国面临的主要矛盾,因而美国统治集团只能选择用政治方式来缓和其在经济领域所面临的矛盾,因而也就意味着美国统治集团不得不用政治手段向外输出危机,换言之,美国的战略收缩计划也就不得不面临被终止的命运。

  奥巴马批准向叙利亚造反派提供直接军事援助的做法只是美国恢复战略扩张计划的一部分内容。尽管如此,美国的这一决定也是公然违反了联合国有关禁止向叙利亚提供武器的决议的。由此也就可以看到,当美国感到有必要违反联合国决议时,联合国的决议就形同废纸,相反,美国依然无耻地以联合国的有关决议为由抨击俄罗斯向叙利亚政府提供武器。中国在这个问题上始终表现得像乖孩子一样,而这个状态实际反映出中国并非国际大国的这一现实,由于很明显地中国不敢得罪美国而向叙利亚政府提供有力的支持,因此,当前的中国政府的国际主义精神远远不及毛泽东时代的中国政府的国际主义精神,更无耻的是,朱家强还一个劲地强调“没有哪个国家能够独善其身”,然而其放任美国破坏国际社会安定的做法无非就是表明了朱家强实际上恰恰是在幻想能够在乱世之中独善其身。

  《“棱镜门”重挫美国外交信誉》,路透社伦敦6月13日电,美国《华盛顿邮报》6月12日文章,美国之音电台网站6月12日报道。路透社回顾了美国近15年来言行不一的几件事,其一就是美国自己一方面一直对外国民众系统地进行暗中监视,另一方面却要求其他国家停止利用互联网以牺牲他人为代价来实现自己的目的,“棱镜门”使美国的这个“双重标准”曝光于天下;其二是互联网泡沫破裂后暴露出来的安然公司财务造假事件、雷曼兄弟公司欺诈事件、麦道夫欺诈事件,美国自己一方面大搞财务造假和欺诈,另一方面却强迫拥有不同经济制度的各个国家认同自由市场体系。要知道,如果认同了自由市场体系,就等于放弃了政治对经济的反作用,由此也就使本国的经济体处于无保护的状态下,而美国自己由于深知其中的要害,所以暗地里使用政治手腕帮助美国公司造假账、搞欺诈,以便美国公司能够在市场中占据优势地位,而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说中国政府中力主市场化改革的那帮人是汉奸的原因所在,他们搞的放权让利改革实际上是将中国企业直接置于美国豺狼的血盆大口之下;其三是美国一方面要求他国根除公司的贪污腐败行为,另一方面美国却允许来自公司的说客指引华盛顿制定政策;其四是美国一方面把自己标榜成一个人权至上的民主国家,另一方面却存在阿布格里卜监狱虐囚事件、关塔那摩监狱和无人机屠杀平民等标志性事件。此外,路透社实际上还漏掉了好几件反映美例外论的事件,比如2000年安达信会计师事务所帮助美国大公司造假账、搞欺诈的事件(这件事实际上直接诱导了911事件的发生),以谎言为借口入侵伊拉克,反对中俄等国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等三股势力的行动,频繁操纵美元汇率大搞货币战争,等等。

  之所以说“棱镜门”重挫美国信用,那只是因为“棱镜门”事件给世人提供了一个颠覆美国权威、破除对美国的迷信的一个契机。但仅仅是一个契机而已,换言之,如果没有具体的反制美国霸权的行动,那么“棱镜门”就会像安达信事件一样很快被主流媒体和各国政府所“遗忘”,由此,美国的霸权依然稳定,美国的权威依然不倒。从这个意义上来看中国外交部的表态,就可以明白中国政府实际上根本不像它自己所标榜的那样重视网络安全问题,更确切些地说,中国政府所认为的网络安全问题只是一个法律问题,而不是什么技术问题,换言之,不是什么生产力问题。因此,中国政府才只寻求制定国际规则,好像只要有了法律约束,网络安全问题就能解决了。这是多么一厢情愿的想法啊!中国政府中缺少网络技术专家吗?肯定不缺少,但是,从外交部的表态中,我们只能看出中国政府的相关决策者是一个网络小白,而政府高官所表现出来的低智商实际上只是其立场极端反动的反映而已,在这种反动官员的领导下,中国也就根本不可能实现信息产业独立自主的建设和发展了,因而从根本上就没有网络安全可言。

  《全球谷物产量今年将创新高》,埃菲社罗马6月13日电,路透社罗马6月13日电。且不说这个预测本身是否可靠,就算可靠,但谷物产量的增加并不意味着可安全食用的谷物的量的增加。很典型的就是转基因食品。

  我们来看看农业部为自己罪行进行的辩护。农业部说:“根据我国《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输出国家或者地区已经允许作为相应用途并投放市场,是在我国申请进口用作加工原料的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的前提条件之一。”——这个理由本身就很荒谬。生产转基因食品的国家或地区为了靠这种商品赚钱,它当然是要允许转基因商品作为相应用途并投放市场的。如果这个理由也能成立的话,那么中国就能合法进口毒品了,因为有关的种植毒品的地区肯定是允许毒品作为相应用途并投放市场的。

  其次,农业部说:“农业部近日批准的三个大豆品种除输出国已批准相同用途外,也在多个国家获得批准。”——这个理由也根本不能成立。一种食品是否对本国国民是安全的,怎么能以这种食品在他国获得安全认可为理由呢?如果这个荒唐的理由都能成立的话,那么为什么欧盟并不认可抗除草剂大豆CV127?

  其三,农业部说这些转基因大豆在外国已经“批准用于商业化种植或食用”。——这是典型地企图通过玩弄文字游戏误导中国人民。商业化种植和食用是根本不同的两回事,种植转基因大豆的国家或地区自己未必允许食用这种大豆,正如中国的农民种菜时总要分清那些菜是自己吃的,那些菜是卖给城里人吃的,自己吃的菜是要保证绝对安全的,但卖给城里人吃的菜——作为商业化种植的产物——则不必考虑那么多。因此,转基因大豆被允许在外国进行商业化种植的这件事根本不能成为转基因大豆能够被食用的理由,更不能成为中国人民食用转基因大豆不会有安全隐患的理由。

  其四,农业部根本不能证明这些转基因大豆是安全的。因为根据农业部自己的供述,这些转基因大豆的安全评价是有出口国自己作出的,而出口国为了赚钱根本不可能出具转基因大豆不安全的证明,因此,出口国对转基因大豆的安全评估是毫无价值的。因此,农业部在转基因大豆出口国的安全评价基础上所做的决策根本就是毫无信用可言的。其次,农业部所谓的安排相关单位在国内进行的试验实际上还是利益相关方在自导自演,毫无独立性可言,因此也根本不值得相信。

  最后,我们要指出的是,如果中国政府坚称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那么就请中国政府规定将转基因食品作为中国政府的特供食品。除非中国政府上下全面食用转基因食品,否则根本没有理由让中国人民相信这种特供给老百姓吃的东西会是安全的!如果转基因食品是好东西的话,那么为什么中南海自己不吃、中国政府官员自己不吃、中国的富人自己不吃、中国政府还发誓保证不会让外国人吃到,但中国政府却要中国人民相信转基因食品是可以吃的!如果中国政府自己不吃,那么只能证明引进转基因食品一事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大的汉奸卖国行为,因而农业部就是汉奸部,中国政府的相关官员就是汉奸卖国贼。


原载:竖琴螺博客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668775952_0_1.html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