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事

国务院两则重磅人事调整的背后 透露了一个信号

2021-08-10 05:27:05  来源: 北京青年报   作者: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据人社部8月9日消息,国务院任免国家工作人员,其中有两条消息引起了政知君的关注,即:

  任命张雨东为科学技术部副部长

  任命黄璐琦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

  张雨东和黄璐琦,都是各自领域的专家。张雨东是国家级专家、四川省学术技术带头人,光学专家。黄璐琦则是中药资源与分子生药专家。如今,他们一位到了科技部,一位到了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光学专家张雨东

  先来看张雨东。

  张雨东,男,汉族,1964年4月生,今年57岁,福建闽侯人,1993年10月加入民进,2003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91年6月参加工作,系工学博士。

  从简历上看,张雨东曾多次进修:

  1980年9月至1984年9月,浙江大学光学仪器工程学系摄影专业学习

  1984年9月至1987年7月,中科院光电技术研究所光学专业研究生学习,获理学硕士学位

  1987年7月至1991年6月,中科院上海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光学专业研究生学习,获工学博士学位

  获得博士学位之后,张雨东留在了中科院,先后担任中科院福建物质结构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副研究员、研究员,光电技术研究所第八研究室副主任、副所长、所长等。

  2001年7月起,张雨东先后担任民进四川省副主委、主委,民进中央常委、副主席。他还是十三届全国政协常委,十届、十一届、十二届四川省政协副主席。

  张雨东还有一个身份,即中科院成都分院院长。

图片

  中科院成都分院在介绍张雨东时提到,他是国家级专家、四川省学术技术带头人。

  他主要从事新型自适应光学技术研究与系统研制工作,在我国率先开展了人眼视光学波前工程研究方向,为活体人眼细胞级疾病诊断提供了全新手段。

  他还曾获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1项,二等奖1项;省部级一等奖3项;授权发明专利60余项,国际专利8项。

  政知君注意到,2014年两会,张雨东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在提案中曾建议,“加大国家事业费投入,提高科研人员薪酬结构中的固定部分,使其能安心从事科研工作。”

  2016年,张雨东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曾建议,建立有利于科技创新系统良性运行的法律体系,切实保护科研人员创新积极性及合法权益。

  他说,在科技创新追责时,司法机关极易忽视历史条件,混淆科技创新与使用不当间导致的不同法律责任,将责任盲目扩大到科技创新主体上来,甚至造成侵犯科技人员合法权利,伤害科研人员创新积极性的严重事实,这是值得我们重视和研究的重大问题。

  他认为,“科技创新是探索性活动,要求稳定有序、自由宽松的社会环境。科研人员从事科技创新及转化活动需要付出巨大的人力、物力与财力,需要承担失败的风险。如果没有法律的保障,科技创新主体的正当利益可能受到损害,他们的创新积极性可能因此受到抑制。”

  科技部一正五副

  如今,张雨东履新科学技术部副部长。

  科学技术部是国务院组成部门,为正部级,对外保留国家外国专家局牌子,目前的架构为“一正五副”。

图片

  其中,科技部部长为王志刚(1957年10月生),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毕业,研究生学历,管理学博士学位,研究员级高工,享受国家政府特殊津贴。

  副部长有5人,分别是黄卫、徐南平、李萌、相里斌和张雨东,其中有3位工学博士(黄卫、徐南平和张雨东),1位管理学博士(李萌)和1位理学博士(相里斌)。

  黄卫、徐南平和相里斌还是“两院院士”,前两位都是中国工程院院士,相里斌则是中国科学院院士。

  其中,黄卫长期从事道路、桥梁及交通工程研究,是我国大跨径桥梁钢桥面铺装和智能运输系统领域的主要开拓者之一。

  徐南平是中国陶瓷膜产业和材料化学工程学科的开拓者之一。相里斌也是光学家,主要从事光学、光谱成像理论和技术研究。

  黄璐琦同日履新

  说完张雨东,再来看同日履新的黄璐琦。

  黄璐琦,1968年3月出生,中药资源与分子生药专家。江西婺源人。1995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医学部(原北京医科大学),获博士学位。

  公开资料显示,他长期在中国中医药系统工作,博士毕业后任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生药室副主任、副所长、所长等,2008年10月任中国中医科学院副院长,后任中医科学院常务副院长(正局级),2018年12月任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研究生院院长。

  黄璐琦也是中国工程院院士。

  在去年武汉发生疫情之后,黄璐琦曾率领第一支国家中医医疗队奔赴武汉市金银潭医院,他也是中央指导组专家。

  当时,他曾对媒体谈及中医药在此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如何凸显所长。

  他说,中医药全面、全程参与防控救治,对改善症状、加快核酸转阴、促进恢复出院等均有很好效果。

  在疫情期间,黄璐琦还曾出现在新闻发布会现场,针对外媒提出的“是否担心西方病人还没有准备好接受中医?”的问题,黄璐琦说自己“并不担心”。

  他说,“不担心的原因,来自于信心和实践。中医和西医虽属于两个不同的医学体系,对健康、疾病有不同的认识角度,但是它们都会基于临床疗效这一事实。”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