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政

能把性侵洗成洛丽塔!财新网什么毛病?

2020-04-15 10:54:18  来源: 乌鸦校尉   作者:乌鸦校尉
点击:    评论: (查看)

  最近,某企业高管鲍毓明的事情,大家都很关心。

  在大家对案件都非常关心的时候,4月12日,财新网推送了一篇引特稿,引起了轩然大波,名字叫做《高管性侵养女案疑云》。

  在财新网这位作者的叙述下,被性侵的女孩不仅不是受害者,反而成了一个恩将仇报、反复无常、戏码十足、渴求畸形安全感的非正常人。

  而进行变态施暴的上市公司高管鲍毓明,似乎“很傻很单纯”,显得特别委屈。

  整个性侵事件在财新网的描述里,成了一个“洛丽塔”式的爱情故事。

  随后更是有网友曝出这篇稿件的作者在朋友圈的发言,在她眼中,整个故事不是什么高管性侵女生,而是一个14岁女生找“Sugar Daddy”的故事,让人看得三观尽碎:


  不管媒体如何报道,也抛却双方的各执一词,滤过所有的“养父”“妻子”“真爱”“恋人”等标签后,都有一个无法避讳的事实:

  一个43岁的中年男人和一个刚满14岁的小女孩发生了性关系。

  只要在这个基础上讨论问题,鲍毓明就不可能是无辜的,也不可能有这位作者描述的什么“洛丽塔”式的爱情。

  在事实如此确凿的情况下,财新网这么大一家媒体,为什么还要出来用如此拙劣的手法公然洗地?想要维护这个高管呢?

  因为这个鲍毓明不仅是个美国人,更是美国派到中国企业里监军的一员。

  财新网的报道里也明确说明了这一点,鲍毓明是有美国国籍的。

  从2000年起,鲍毓明受就前往纽约律师行工作,为海外客户提供中国法律服务。之后在美国桥港大学获得计算机硕士学位。

  2004年,他通过了美国加州律师资格考试并取得美国律师执照。

  2006年,鲍毓明回到中国,分别在香港南华集团、美国新闻集团和思科集团的公司内担任法务负责人。

  2008年,更是成为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出庭律师。

  再后来,他被教育部认证为高层次海外留学人才,成为国家外国专家局认证外国专家。

  这样的背景,不可谓不光彩熠熠,是多少人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高度,堪称精英中的精英。

  但与此同时,鲍毓明还有一个身份——中兴通讯的独立非执行董事。

  他一个搞法律的专家,怎么就和中兴扯上关系了呢?

  大家应该还记得,2017年3月,总部在深圳的中兴通讯因被控违反美国的制裁,同意接受处罚,支付11.9亿美元的罚款。

  从此开始,美国掀起了对中国科技公司的制裁浪潮。

  2018年8月24日,美国商务部选定前联邦检察官、华盛顿律所合伙人霍华德作为第三方特别合规协调员,为期十年,派驻至中兴通讯公司。

  等于是中兴这边必须接受美国代表的监管。

  这个霍华德不受中国公司制约,可以调阅中兴公司任何文件,直接汇报给美国商务部,薪资费用还得由中兴通讯承担。

  除此之外,还遴选了5位非独立董事、3位独立非执行董事,一起为美国办事。

  简单说,这帮人就是美国安插在中国公司的锦衣卫,而且是公开的,合法的,没人能管。

  鲍毓明就是这个名单中的一员,不过不是核心人物,是小喽啰。

  了解财新网一贯立场的人,看到这里就明白了,财新并不是在为一个叫“鲍毓明”的中年男人开脱罪责。

  而是在为一个美国的上层精英、在中国的利益代表开脱。

  昨天,财新网撤回了这篇报道,并且承认确有采访不够充分、行文存在偏颇之处。

  然而,这本质上不是行文的问题。

  事实上,如果大家都仔细阅读过了财新网那篇稿子的话,就会知道,财新网的确是采访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和素材。

  但是,任何一个思维正常的人,都不会从“洛丽塔”式的爱情去理解这些素材,从同样的素材和信息中,我看到的是这个女孩在鲍毓明长期的侵害下,已经出现了严重的心理问题,她认知世界的能力已经失调了。

  因为鲍毓明性侵她的同时也是她的养父,这种生活和经济上的关系,也许让女孩产生了畸形的依赖感,但这绝不是爱。

  哪怕她真的因为这一层关系,一边恨鲍毓明,一边又害怕自己的举动引得鲍毓明坐牢,在这件事上反反复复,立场不定,也绝不能说明鲍毓明是什么无辜的。

  在这件事情上,甭管这个高管是哪国人,是什么身份,什么地位,都必须受到法律的制裁。

  任何一个有良知的媒体人,都不会这么给鲍毓明洗地。因为我们首先是一个人,然后才是一个媒体人。

  而财新网的编辑将其理解为一个女孩找“Sugar Daddy”之后反悔撒泼的故事,并且能够通过主编的审核,把稿子发出来,我只能认为财新网对这件事本身的理解就是歪曲的。

  1

  很多人觉得,财新网这次的报道让自己大跌眼镜,因为从疫情开始以来,不少人认为财新网是很有良知的,敢揭露政府的阴暗面,为民请命。

  所以这篇稿子出来以后,很多订阅了财新的人会感到奇怪——为什么财新的立场会出现这么重大的变化?

  但其实,大家理解错了,财新网在类似事件上的立场是始终如一的,从来没有变过。

  简单概括一下它的立场就是——站资本、站美国。

  当资本和政府出现矛盾时,他会怼政府,看上去是帮民众说话。

  可一旦民众和资本出现矛盾,财新会毫不犹豫地站队资本。

  2009年,吉林最大钢铁公司吉林通钢集团通化钢铁股份公司(简称通钢)万名职工反对国有企业改制,发生了大规模群体性事件。

  这件事是有着复杂的社会背景的。

  当时的吉林省委书记是王珉,被媒体形容为“王大胆”。其在吉任职五年期间的“政绩”,就是将省属企业基本卖光,而且是贱卖。

  这样疾风暴雨的私有化,严重侵犯了工人阶级的权益。

  在分合过程中,地方政府不顾及老百姓的生机,却而一味图利的建龙集团,因为通钢亏损,就立马拆分股份走人,几乎令通钢瞬间倒塌。

  这个过程中,有人有情绪,制造了谣言,鼓动不明真相的人在办公室聚集,愤怒的通钢人将怒火发泄在建龙集团派任通钢的总经理陈国君身上,就造成了“通钢事件”。

  通钢事件后,财新社长胡舒立准备刊发关于通钢工人打死总经理的报道。

  负责改制“证券联办”经过审查,认为稿件立场有问题,反对胡舒立将稿件发出,但是胡舒立却坚持发稿。

  在这篇稿件“怎样与工人对话”中写道:

  “劳资冲突之甚已是明证。从长远而论,盲目对抗只是断送了企业通过增资改制走上良性轨道的机会,最终受到伤害的正是靠钢铁城为生的通钢广大普通职工”。

  也就是说,财新站在资本家的立场,坚持认为是工人搞垮了企业。

  而事实上,在建龙集团收购前,通钢普通职工月入可达2500元以上。

  资方进驻后,工人纷纷下岗,在岗普通工人工资大幅度缩水,而只有资方以及高级管理层收入大幅度上升。

  工人们失去了所有,中饱私囊的只有资本家。

  财新的通篇报道却片面偏袒资方,为私有化改革摇旗呐喊。

  2015年,大众汽车排放作弊被爆出。

  一时间,大众公司面临美国环保署180亿美元重罚,股价两日下跌40%,市值损失超过2千亿元人民币。

  当所有人都在猛烈抨击的时候,财新又开始与众不同了,财新不是去批评资本集团的问题,反倒得出了一个奇葩的结论。

  说从这件事上,我们可以看到“美国人的较真和强势”,“德国人的自负和实在”。

  这完全就是另一个版本的“精致油纸包、德国良心造”。

  总而言之,财新是一家对资本有着超强崇拜精神的媒体。

  而必须要说明的是,精资与精美具有相关联,像一对孪生兄弟不可分割。

  因为美国作为世界头号资本强国,给了资本极大的便利,美国的资本家经常可以骑到政府头上。

  所以,精资的人必然或多或少喜欢美国,向往美国的一切。而且很容易由此发展成逆向民族主义,看中国的什么都是错的,外国的什么都是对的。

  财新网就是如此,在中国和外国的问题上,他的双标简直到了丝毫不加掩饰的地步。

  在中国疫情时,无论是“极其无力”的管轶,还是吹哨子工厂的系列文章,都是财新网一手炮制成的,乍一看还以为它真的为民请命,人民良心。

  结果,当英国准备实行“群体免疫”时,财新网却带头洗地,说什么“隔离策略不一定有效”、“两种防疫体制,不同的选择,不同的代价”。

  其专栏作家于晓华在中国疫情时疾呼每个死者都有名字,不是数字。

  结果到了英国免疫是,就冷静分析,说如果英国做成了,对“某国”就会形成极大的威胁,暗示我们的严防死守反而有问题。


  所幸的是,国内外的专家都出来严肃批评“群体免疫”这种荒谬做法了。

  否则,今天的确诊病例可能就不是一百多万了。

  到了美国疫情不可收拾的时候,财新周刊不仅又明示“中国害了美国”、“救美国就是救世界”,更是在封面里公然侮辱国旗。

  财新网将外国人所画的,寓意“中国病毒”的素材放到封面图中,还假意P掉了五颗星星装作不知道原素材。

  至今,财新网也没有对这件事做出过什么解释。

  试问,财新网这哪里是什么中国良心呢?美国的良心还差不多。

  2

  事实上,疫情期间财新网的种种表现,其实是国内财经媒体圈乱象的一个缩影。

  复旦中国研究院的陈平老师就毫不留情地批评过:“现在中国的财经媒体是最乱世的,因为他们唱衰中国。”

  此话不假,很多国内的财经媒体,有很好的渠道,能搞到很好的一手素材,但是他们对素材的歪曲理解和按照自己喜好加工的做法,完全是在夹带私货。

  同样都是搞巨型美食,美国人造出的巧克力就是“流口水了”,满满羡慕和夸赞。

  到了中国这里,不仅是挥霍浪费,更是去上升到国民性去讽刺,仿佛劣等民族就是喜欢“穷奢极欲、暴殄天物”。

  同样都是科幻电影,美国的灭霸就具有成功者特质,随随便便牺牲世界一半人口,是“充满爱意”,是“高效地决策和行动”。

  到了中国的《流浪地球》,就质问《流浪地球》里“是否可以不放弃全球一半人口”,更是莫名其妙地联想到中国的计划生育和户籍政策。

  去年年底美国“流感”大爆发,CDC统计短短一两个月流感相关死亡人数高达6600-17000人。

  与此同时还有神秘的“电子烟肺炎”,“养老院非正常死亡”事件等等。

  于是,民间出现了不少猜测,认为美国的新冠疫情可能很早就开始蔓延了。

  本来,这都是民间茶余饭后自己猜着玩的,的确没有什么确凿证据,但比起蓬佩奥特朗普公然说什么“中国病毒”,中国网友要有素质得多。

  但平时说“健康的社会不能只有一种声音”的国内财经媒体人,立马忍不了了,连民间的一点声音都容不下。

  立马跳出来开始指责国人夸大了美国“流感”的危险等级,而且字里行间还不断使用地域歧视性词语,企图把屎盆子稳稳地扣在中国头上。

  疫情初期美国落井下石,捅中国刀子的时候,他们视而不见。

  结果,有国内媒体反驳两句,指责美国政府抗疫不力的时候,他们就赶紧站出来批斗一番,要求你有“同理心”。

  李医生事件爆发的时候,这帮人当西方的传声筒,大谈欧美的“吹哨人”制度多么先进,是体制优势。

  后来到了美国,吹哨人是接二连三被打击报复,航母舰长吹哨,丢掉了工作;马萨诸塞州一名吹哨护士,不幸感染新冠死亡;比尔盖茨吹哨,被美国网友群起而攻之,污蔑新冠病毒是他整出来的。

  到了这个时候,财经媒体就不见了声音。

  当美国疫情大爆发,老人被拔掉呼吸机,遍地裹尸袋,卡车装尸体的时候,一桩桩,一件件的现实,都开始冲击他们早已固化的三观。

  但他们拒绝改变,固执地去相信自己心中那个对资本来说完美的“自由灯塔”,哪怕那个灯塔早已塌陷。

  面对美国疫情,大量的国内财经媒体站出来大声疾呼:救美国就是救中国,救美国就是救世界。

  他们痛斥那些“幸灾乐祸”的国人,不断论证“如果美国沦陷,世界也要完蛋”,而“美国完蛋中国经济也必然完蛋”。

  看到美国遭难,他们恨不得立马飞到大洋彼岸去病榻前尽孝。

  中国才刚刚完成支援武汉的任务,初步阻断本土疫情,国内财经媒体就开始呼吁政府,要立即派出医疗队驰援美国。

  知名企业家,财经媒体人冯仑最近了出了一个言论:疫情关头政府不应该给员工个体发钱,而是应该把钱都补贴给企业!

  最近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政府正在酝酿刺激政策,给困难群众多发补贴,给困难企业减税,减免缓交社保等等。

  广东,浙江等地已经给民众发了很多消费券,希望能直接刺激消费,拉升内需。

  其实,政府发蛋糕这事,给企业切多少,给个人切多少,这本来是一件可以正常讨论的事情,根本就不冲突,不是说给老百姓发了,就不帮中小企业了。

  可国内有大量的财经媒体,经济学家,在这个时候丝毫不考虑比他们更困难的工人阶级,眼睛里只有自己的利益。

  冯仑认为政府如果给员工退税,或者给失业员工发补贴,他们就会变成“懒汉”,不愿意干活了。

  所以政府的补贴一分钱都不应该给个人,而是应该全给企业,这样才能降低失业率。

  冯仑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背后有大量财经媒体,资本,以及为资本代言的经济学家在摇旗呐喊,企图影响政府决策。

  经济学家许成钢公开表示:“大规模给企业减税,比直接给民众发钱要好。”

  财经网站格隆汇更是公然鼓吹什么GDP只是流量面子工程,认为今年政府应该放弃GDP,拿出80%的力量去保住中小企业。

  而且,格隆汇还在文章中明里暗里指出:美国之所以会打压华为,抹黑中国抗疫,都是我们自己的错,本来中美合作好好的,是我们主动恶化了中美关系,美国才会跟我们翻脸。

  西方抹黑中国,网友们气不过反击了几句,就成了“民粹”,“义和团”,帽子一顶接一顶。

  在格隆汇看来,中国唯一的出路,就是放弃抵抗,上赶着和美国继续合作,美国就是全世界,不和美国合作就等于和谁也不合作。

  结尾为了点题,格隆汇还引用了所谓“邓小平语录”,试图增加自己的说服力。

  然而,这张语录完全是捏造的,《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116-117页,讲的是《政治上发展民主,经济上实行改革》,他列的这些话没有一句是邓小平的原话,是从其他地方断章取义以后拼凑起来的。

  美国财经媒体都是服务于美国国家金融战略的宣传工具。

  而中国的财经媒体呢?

  他们也是美国国家战略的宣传工具。

  正如陈平大佬所点出的那样:

  “中国的财经媒体人必须要全部进行再教育。”

  3

  现在疫情在全世界一发不可收拾,西方各国早已发动舆论战,甩锅中国,试图找我们要“庚子赔款”。

  而中国目前在这场战役中全靠我们的外交官和民间力量支持,华姐在推特上已经连续输出了好几天,大家也是在留言区连续保护了华姐好几天。

  而原本应该成为主力的媒体,在这个过程中鲜有贡献。

  中国媒体之所以在舆论战上打不赢,本质上就是我们忽略了媒体的阶级属性,而单纯地以国别来看待他们。

  马克思说,“报刊按其使用来说,是社会的捍卫者,是针对当权者的孜孜不倦的揭露者,是无处不在的耳目,是热情维护自己自由的人民精神的千呼万唤的喉舌。”

  简单来说,马克思主义新闻学认为,在存在阶级的社会里,新闻媒体在传播新闻的过程中,总要做某个阶级、阶层、党派、集团的喉舌。

  区别无非是看你是人民的喉舌,还是政府的喉舌,还是资本的喉舌。

  为什么外国媒体在攻击中国这件事上,具有出奇的步调一致性?

  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同样具有捍卫西方的所谓“民主自由”的价值观,更因为从他们无论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本质上都是资产阶级的喉舌,要为资本说话,为美国说话。

  美国一个长期反华的媒体,就因为最近说了一两句中国防疫的好话,就被白宫怒批“花纳税人的钱,还帮中国宣传”。

  中国的媒体圈的问题就在于,我们要求的“百花齐发”,并没有真正实现百花齐放,反而是资本控制了绝大多数的声音,真正站在无产阶级立场上的媒体少之又少!

  每当我们的媒体总是被外媒按在地上摩擦,以至于痛心疾首长吁短叹时,就应该明白,这不是哪一家的问题,而是知识阶层的集体缺位。

  揭露世间不公、传达底层疾苦的声音越来越小,讴歌资本集团、无底线乱吹企业家精神的反而越来越多。

  这个国家的中坚力量——工人阶级的影子电视上渐渐淡出了,而是以高楼广厦的精英们代之。

  直到最近几年,民间的声音才逐渐有所抬头,这些长期掌握了话语权的知识分子不理解,也不明白。

  方方理解不了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人,尤其是年轻一代的人,会如此旗帜鲜明地反对她,她只能选择回避问题,把反对她的人统统打作极左了事。

  只要你够右,看谁都是极左。

  某些媒体人也理解不了广大民众的民族感情,一股脑地将其打成“义和团”、民粹,一喷了事,像方方一样给大家戴上一顶又一顶的帽子。

  只要自己够脱离群众,看谁都是义和团。

  中国和美国冲突的本质,不仅仅是文明与文明之间的冲突,更是无产阶级和跨国资本之间的冲突。

  靠一群代表资产阶级的媒体,是不可能打赢舆论战的,他们面对美国就是想跪。

  美国天然就是这些媒体的精神港湾,让他们不由自主地偏袒美国,乃至爱屋及乌,对美国的一个小喽啰也爱护有加,舍不得批评一句。

  说得直白点,美国就是他们心中,全世界最大的Sugar Daddy。

  美国满世界殖民,怎么能是美国的错呢?都怪那些殖民地主动勾引我美国爸爸!

  美国发动贸易战,怎么能是美国的错呢?当然是中国拍了《厉害了我的国》惹怒了美国,要反思!

  美国说中国病毒怎么能是美国人的错呢?当然是中国外交官挑衅在先,美国人无奈还击!

  你看,只要你明白了他们的价值观,你就会发现,他们不是突然变了立场,他们一直都在讲述一个又一个让人三观尽碎的“Sugar Daddy”的故事,他们的立场从来就没有变过。

  他们不厌其烦地“教育”人民,不惜编造出谣言也要维护美国的利益。一次又一次地试图去扮演“启蒙者”的角色。

  然而事实是,民智已开,人民群众不需要你们的“启蒙”,大部分人接受过社会的毒打,体味过生活的酸甜苦辣。

  在信息发达的互联网时代,我们能迅速地在不同国家之间做横向比较,我们有脑子,知道谁好谁孬。

  纵观疫情的后半场,更是让我们深刻地认识到,在当今世界中,只有社会主义国家,只有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才会真的竭尽全力地保护每一个人的生命。

  中国的媒体界,亟需一场思想上的大讨论,明确中国的媒体,就应该为中国人说话,而不是吃饭砸锅。

  不要让财新这种天雷滚滚的“神文”,一次又一次地污染民众的眼睛;

  不要让我们中国14亿民众拼尽全力取得的成果,在舆论场上一次又一次地输掉。

  乌鸦校尉整理编辑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乌鸦校尉(ID:CaptainWuya)

  如需转载,请后台留言。

  分享给朋友或朋友圈请随意

  参考资料:

  财经记者:潘祥辉:避免利益冲突:财经记者炒股的伦理与法理分析

  界面新闻:【专访】许成钢:应对危机,大规模免税比直接发钱更好

  财新网关于鲍毓明性侵事件的报道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