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政

喊话两任证监会主席的“犀利姐”:总有人为百姓说话

2019-03-12 17:08:11  来源:政事儿news  作者:政事儿news
点击:   评论: (查看)

  今年3月7日,在上海代表团的全体会议上,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富申评估咨询集团董事长樊芸,在证监会主席易会满面前的连发多个犀利追问。

  根据现场视频显示,樊芸在发言中说,“现在证券法顶格处罚只有60万,解决不了问题。像赵薇割韭菜,赚了几十个亿,不止一项罪名,加起来才罚70万!不少代表商议要抓紧修改证券法,现在开始等,等到猴年马月?但是,可以先出台法规、部门规章,灵活及时指导股市。”

  

  除此之外,樊芸还表示,目前资本市场常因某些媒体、某些所谓“专家”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而受到影响,甚至产生剧烈波动。

  “今天来的媒体都是很好的”,樊芸先“表扬”了一下现场的媒体,接着话锋一转,“但是有的媒体呢,不懂,瞎说,瞎起哄,新媒体也有很多乱说。你不懂就不要乱说,歪嘴和尚不要念歪经,现在股评家被管起来了,有些专家,也要管一管。有的所谓经济学人,拿着上市公司几百万的收入,担任一个研究所所长,搞搞科研,出点理论成果,其实都是为东家站台,瞎说、胡说、忽悠,就是为了‘出货’。”

  “有的人一年收入能有1500万,简直是在抢钱!”樊芸怒斥。

  

  13分钟的发言后,易会满没有当场回应。当天晚上7点多,证监会的工作人员通过上海代表团联系到了樊芸代表,希望获得她发言的书面文本,并表示将会对这些建议认真研究。

  “政事儿”注意到,作为十一届、十二届、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樊芸履职十多年中,多次在全国两会上指出金融、财经领域的问题,被称为两会“犀利姐”。

  去年的全国两会上,樊芸就在审议时当面“喊话”时任证监会主席刘士余,连发数个“犀利追问”,审议结束后,也接到了刘士余的电话和短信。

  去年3月5日全国两会上海代表团全体会议时,时任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到场听取意见建议。

  现场,樊芸直指证券市场上的4大“痛点”,并对刘士余犀利发问:“正好刘主席在这里,是不是可以回应一下?”

  对于上市公司业绩“变脸”较快,她说:“有企业在创业板上市后抛弃掉股民,逃到国外不回来,我们感觉有点像一场闹剧,我想,证监会难道没有办法对它有所制约吗?”

  在谈到退市机制时,她说:“中国股市叫了那么多年的退市机制,但没有进展。中国的股市只有进没有退,只有生没有死,也会影响证券市场的质量。”

  “听说证监会正在制定退市的若干意见。”说到这儿,樊芸直接向刘士余发问:“刘主席在,是否方便透露一下,上市公司退市有没有实质性的举措?”

  同时她建议,对长时间盈利不分红的企业,尤其是恶意不分红的企业,证监会要加大检查力度,加强信用评价的制度和名单公示;对独角兽企业要加强把关,建立科学民主的评价机制,广开言路,“而不是随意地拍脑袋。”

  据媒体报道,刘士余听后笑而未语。在被记者追问“如何看代表提出的建议”时,他答道:“我们在很多方面的认识是一致的。”

  回到驻地之后,樊芸就接到了刘士余的短信。

  “回到驻地的时候,刘士余主席还专门给我发了短信说,‘我们会认真研究’。”她回忆,3月8日,刘士余又两次打电话,邀请她去证监会,并对她提出的问题一一给予回复。

  在刘士余给樊芸打电话次日,沪深交易所分别发布了《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征求意见稿)》,其中提出了对证券市场6种违法行为的退市办法。

  2017年全国两会前,财政部到上海专门听取代表委员的意见,特别向樊芸发来邀请。“你可是财政部点名一定要参加的。”据工作人员说,财政部看到樊芸代表最“怕”了。

  2013年,樊芸在参加审议时,批评预算报告里的一些数字与代表“捉迷藏”;2015年,她发现预算报告草案上,1.5万亿元数据不明,便拦住财政部的工作人员,询问1.5万亿元转移支付落实情况。

  “我跟财政部工作人员说,预算报告过几天就要表决了,这1.5万亿元没说明去向,我们怎么表决?这是说不过去的。”事后樊芸评价,“我的再三追问,确实也有了一些效果。这几年的专项转移支付增长率,减少了百分之十几。”

  对于财政部对她的“怕”,樊芸曾对媒体坦言她和财政部是“不打不成交”:“如果代表的审议、履职没给政府部门压力,怎么推动改变呢?”

  而对于“犀利姐”这一称呼,昨日樊芸在接受采访时说:“什么称呼无所谓,其实我很温柔,总有人要为老百姓说话,人大代表就是做这个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