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政

竖琴螺:"中美夫妻"靠不住 "空前改革"受瞩目

2013-10-29 21:09:5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竖琴螺
点击:    评论: (查看)

  《三中全会将推“空前”改革受瞩目》,路透社北京10月26日电,英国广播公司网站10月26日报道,中央社台北10月27日电。汉奸国贼及其走狗近十几年来反复向民众灌输的逻辑就是:只要是改革,那就是好的,改革力度越大,就意味着越好。但是,事实胜于雄辩。无论汉奸国贼及其走狗如何诡辩,都日益无法掩盖由改革本身制造出来的社会贫富两极分化、中国重新沦为外国的半殖民地等诸多问题。于是,就出现了这么两种相互对立的现象,一方面,在由汉奸国贼及其走狗控制的主流媒体上,时时刻刻都在通过伪造民意的方式来吹捧改革,进而要求加大改革力度;然而,另一方面,没有话语霸权的,最多只能在主流媒体的报道帖子后面回复跟帖的广大网友,乃至甚至连上网都不怎么会的大爷大妈们,这十几亿人民群众对当下中国形势的认识却正好与当权的汉奸卖国势力及其控制下的主流媒体相反。因此,主流媒体日益陷入自欺欺人的状态,而当权派积极响应由主流媒体伪造出来的民意的举动更是让越来越多的人感到恶心和反感。也正因为中国政府及主流媒体日益肆无忌惮地强奸民意,因此,越来越多的民众对它们日益失去了希望和幻想。因此,虽然当下的形势无一不显示出汉奸国贼一派正处于得势的状态,但是,也正因为它们陷入了自欺欺人的状态,所以,中国阶级矛盾的尖锐化阶段也就为期不远了。对广大爱国青年来说,现在应该做的就是抓紧时间学习马列毛的革命理论,不要等到农民起义和工人暴动爆发后才去临时抱佛脚。

 

  《<新快报>记者被跨省刑拘引关注》,香港《南华早报》10月24日报道,新加坡《联合早报》10月24日报道,英国广播公司网站10月24日报道。当事情弄到自己头上的时候,《新快报》才喊出了“不能先抓后审”这句话,但是,在面对中国近来的几件大案的时候,《新快报》的这种正义感却荡然无存了。由此可知,《新快报》的这种正义感完全只是为了一己私利才搬出来用一用的。既然“不能先抓后审”这个原则在《新快报》那里不是普世价值的一部分,因此,我们当然也不能因为《新快报》喊了一句正确的口号就认为它是坚持真理的。恰恰相反,我们从相关的报道中得知,《新快报》为了妖魔化中联重科而刊出了很多查无实据的文章。而中联重科这家国企与三一重工这家私企之间的斗争正是相关事件相继出炉的背景。当然,对中联重科的妖魔化运动不只是为了搞私有化,凯雷集团负责人的高调亮相更是彰显出此事为殖民地化服务的色彩。

  《陈永洲承认发表虚假报道》,路透社北京10月26日电,法新社北京10月26日电。这么小的一桩案子之所以能够引起全球关注,因为此事促动了媒体的既得利益,当然,媒体自己宣称此事“引起了公众的广泛关注和同情”,但是,这种所谓的“广泛关注和同情”不过是由媒体自己报道出来的东西,因而只是媒体让受众们觉得此事“引起了公众的广泛关注和同情”,正如央视的采访让观众们觉得除了观众自己之外的所有人都很幸福一样。媒体的标榜是一回事,真相则是另一回事。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由于此事本身就涉及到了媒体假公济私的腐败问题,因而,媒体作为当事的一方是没有资格对此事的真伪进行评头论足的。

  通过此案,媒体的话语霸权因不受监督而导致的腐败问题已经充分地暴露在了世人的面前,正如媒体自己经常说的,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由于没有任何有效的监督机制能够制约媒体的话语霸权,相反,媒体还在不断打压和排挤民众话语权的同时为增加媒体所谓的自由报道权而大声呐喊。然而,事实证明,媒体的这种自由报道权正是媒体人腐败的主要手段。而要消除媒体的这种腐败特权,就必须从体制和机制上保证人民群众的言论自由权,也只有充分保证了人民群众的言论自由权,才能在最大程度上取消媒体机构的话语霸权,由此才能对媒体形成有效的制约。

 

  此外,陈永洲诋毁中联重科案的幕后真凶尚未被缉拿归案,因此,尽管陈永洲已经认罪,但是此案并没有了结。由于此案有很强烈的私有化和殖民地化的背景,所以,公安部门能否追查到真凶是极为关键的,如果能够抓捕真凶到案的话,那么一定会引起较之现在“批判媒体公权私用”更大的社会震动。

  《<新快报>为“记者门”事件道歉》,法新社北京10月27日电,美联社北京10月27日电,英国广播公司网站10月27日报道。虽然《新快报》在一块豆腐干大小的地方刊登了所谓的道歉声明,但是,此事还没完。因为,按照《新快报》自己的说法,这些诋毁中联重科的文章都应由《新快报》自己负责,而不是由记者陈永洲负责,因此,既然陈永洲已经因涉嫌犯罪而被拘留,那么《新快报》的相关负责人也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而且,惩办《新快报》的相关负责人是完全符合《新快报》自己对此事性质的认知的。而且,如果在诋毁中联重科案中,《新快报》的责任是明显大于陈永洲的责任的,因为诋毁事件的影响力正是通过《新快报》在舆论界的地位而不是通过陈永洲在舆论界的地位产生的,所以,对《新快报》相关负责人的惩处力度理应大于对陈永州的惩处力度。此外,此案中还有好几个没有澄清的地方。其一,究竟是谁向陈永洲支付了几十万的贿款?其二,《新快报》的相关负责人在此案中难道是完全被蒙在鼓里的吗?《新快报》的相关负责人是否也接受了钱物?
 

  《中国“见死不救”因何屡见不鲜》,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10月24日文章。中国至今还没有出现美国的那种“警察为了阻止当事人自杀而果断击毙当事人”的事情。因此,中国人实际上很难确切理解美国人所谓的“见死不救”究竟是个什么意思,换言之,美国对“见死不救”的理解很可能与中国人通常所理解的“见死不救”有本质性的不同,因为中国人不可能把“击毙当事人”的这种做法理解成是一种拯救当事人的行为。

  我们先来说一下中国“见死不救”一事是怎么多起来的。一个著名的事件就是南京的彭宇案。关于此案当事人双方孰是孰非的问题并不在我们的讨论范围之内,因为该事的真相与之后引发的日益增多的“见死不救”现象没有必然的关系。真正使得“见死不救”成为广泛的社会现象的原因是主流媒体对此事的报道。也正是因为主流媒体用错误的舆论引导了社会,所以才使得“做好事不得好报”的观念深入人心,由此使得中国人日益不敢“救人”了,中国社会的风气因此开始急速败坏。

  因此,当这个美国*种企图把“见死不救”则责任归咎到“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身上的时候,它的狼子野心也就暴露无疑了。事实很清楚,在彭宇案之前,中国的社会风气依然很好,彭宇本人以“见义勇为”来为自己辩护的这个做法本身也证明了“见义勇为”在当时依然是一种合理的常态(相反,现在如果有人说自己是在“见义勇为”的话,倒是会引起更多人的怀疑)。且不说“大跃进和文革”时期,中国人的道德水平有多高(学雷锋是社会风尚),单就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来说,整个中国的社会风气依然远远好于当下。因此,对持有和这个美国杂种同样观点的人来说,它们需要解释的是,八、九十年代那么好的社会风气是怎么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迅速变坏的?这种转变难道也是受到“大跃进和文革”的影响吗?如此解释岂不是荒谬绝伦的吗?!汉奸国贼及其走狗总是把当下中国存在的弊病归咎到“大跃进和文革”的身上,它们总是跳过八、九十年代,好像那个二十年对中国人没有丝毫影响似的,这不是极端荒谬的逻辑吗?!汉奸国贼指责民族英雄是文革余孽,如果这个逻辑也能成立的话,那么我们的确有理由认为汉奸国贼是蒋汪余孽。

  主流媒体在搞坏了社会风气之后,又反过来批判那些旁观者,但是,这些数量日益增大的旁观者不正是那些把社会风气搞坏了的主流媒体自己的产物吗?这些自以为是的知识分子只会装腔作势地批评广大所谓的看客,但却避而不谈导致这些看客产生的原因,因为,正是这些知识分子利用手里的媒体大棒打出了这些看客。一手制造问题,一手解决问题,从而使自己有了饭碗,这就是掌握着话语霸权的知识分子的卑鄙伎俩。

  这个美国*种——为了证明中华民族向来是没有道德的劣等民族——引用了一个逆向种族主义者在英国《卫报》上撰写的一篇文章,其中说到:“在我们的文化中,缺乏一种向陌生人表示同情的意愿。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要求我们对关系网里的人——家人、朋友、同事——表达善意,但不会对陌生人这样做,特别是当这种善意有可能损害你的利益时。”我们不知道这个叫张丽佳(音)的女汉奸究竟是在哪里接受的教育,因为她所描述的这种教育在中国古往今来都是不曾存在过的,至少在南京彭宇案之前是没有的,但如果这个女汉奸是在彭宇案之后才接受教育的话,那么应该没有可能去英国《卫报》上发表文章,因此,我们有充分的理由认为张丽佳(音)此人完全就是美英殖民主义势力为了妖魔化中华民族而杜撰出来的这么一个人物。就中国的传统文化来说,孟子论述过大量的要求人们见义勇为的事情,“舍生取义”更是孟子的核心主张之一。解放后,共产党、毛主席反复号召人民群众向雷锋同志学习,当时的社会好风气一直保持到九十年代。

  至于说到人因为自私而出现反社会的行为这件事,那更是与“大跃进和文革”无关了。因为“大跃进和文革”所强调的恰恰是“斗私批修”。相反,膨胀私欲、利用人的私心来干事这一逻辑倒是改革开放的根本原则。由此可见,这个美国杂种和汉奸国贼及其走狗一样,把改革开放制造的罪孽倒打一耙归咎到“大跃进和文革”的身上。但事实胜于雄辩,“自私自利”现象的泛滥正是在“黄金十年”才出现的事情。

  另一方面,由于汉奸国贼公开喊出了“法大于天”的反动口号,因而,在汉奸国贼依然能够操纵朝政的前提下,用法制来破坏德治的运动就还会继续下去,因而中国社会的风气依然还会继续恶化下去。当然,中国社会的风气也不是没有好转的可能,就在“黄金十年”里,中国的某个地方由于展开了轰轰烈烈的“唱红打黑”运动,高举毛泽东思想旗帜,一度恢复了良好的社会风气,同时实现了更加高速的经济增长,但是,也正因为此举损害了汉奸卖国势力的根本利益,因而运动的主导者被构陷入狱,由此,随着“千日维新”的失败,该地的黑恶势力卷土重来,社会风气加速恶化。由此也就使得下述的这个现象成为客观真理,即不仅帮助别人的人会被告上法庭,而且为使社会风气变好的领导者也会被告上法庭。因此,如果中国真要改变目前的这种“见死不救”屡见不鲜的现象,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那么只有彻底打倒汉奸国贼,推翻汉奸国贼制定的反动政策,改变汉奸国贼既定的私有化和殖民地化改革路线,才有可能恢复社会的良好风气。良好的社会风气不可能存在于一个极端反动的上层建筑之内。

 

  《华人抗议“杀光中国人“言论》,香港《南华早报》网站10月25日报道,香港《明报》网站10月26日报道。即便在中美对抗最激烈的毛泽东时代,美国也不敢公开声称“杀光中国人”,但是,到了改革开放的黄金年代,美国却敢如此放肆了,因而,此事实际上从侧面表明,改革开放并没有提升中国的国际地位,恰恰相反,改革开放让中国人在美国社会的心目中成了可以肆意屠杀的对象了,正如当年犹太人之于德国社会那样。

  虽说童言无忌,但是,由于儿童缺乏独立思考能力,没有心计,大人教什么,他们就说什么,因此,童言也是社会主流舆论最真实的反映。如果不是因为美国社会整天都在散布着“杀光中国人就可以不还债的观念”,这些儿童们又是怎么想得出要“杀光中国人”这句话的呢?!

  虽然有汉奸公然把美中关系比作夫妻关系,但是,对于资本家而言,婚姻本身也是要受资本运动支配的,因而,通过先结婚、再谋杀掉对方、最后获得对方全部财产,这样的事情也是司空见惯的。由此可见,虽然汉奸经常借“反封建”来反社会主义,但是,汉奸的脑子却被封建糟粕统治着,因而汉奸根本无法理解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下的夫妻关系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反过来,资本家们的行为对汉奸而言就变成了神秘莫测的东西,因而汉奸只能对按照资本主义规律来行事的美帝国主义采取仰望的姿态。

  美国统治集团要杀光中国人的这一企图已经由美国媒体自己坦白了出来,而中国政府对此事的反应是极为冷静和克制的,事实上,官方没有任何反应,与此可以做一对比的是,中国政府对日本在钓鱼岛上的那些言论却有着很大的反应,这不是很奇怪吗?当然也不奇怪,因为这种表现恰恰暴露出了中国政府所具有的美国殖民地代理机构的性质。

 

  那么美国究竟要靠什么武器来杀光中国人呢?我们能够直接想到的就是包括转基因大米、转基因大豆、转基因玉米等等在内的转基因食品。

 

  《普京推动缓和俄荷紧张关系》,俄新社莫斯科10月23日电。据报道,9月,绿色和平组织成员搭乘悬挂荷兰国旗的破冰船,试图在伯朝拉海登上俄罗斯的一座海上钻井平台,以抗议俄开采北极石油。俄边防部门随后扣押船只、船员和活动人员,并打算以海盗罪指控他们。10月5日夜,俄驻荷使馆参赞博罗金住所被警察找借口闯入,他遭到殴打和扣押。荷方拖沓的道歉并未令俄满意。10月15日夜,荷兰驻俄大使助理被不明身份者殴打。一系列事件导致俄荷关系紧张。

  普京之所以获得俄罗斯民众的拥戴,很关键的一点就是普京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李敖讲过,有仇不报之徒必是忘恩负义之辈。中国的某些领导人之所以被人民群众认定为汉奸,就是因为他们以让“亲者痛、仇者快”的实际行动证明了他们的确是忘恩负义之辈。正是在这些中国领导人的治下,无论美帝国主义怎么欺辱中国,都无法激起他们的报复心,相反,他们在向美国赔笑脸的同时大肆出卖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大肆迫害爱国主义者和民族英雄,并且还恬不知耻地声称这是在韬光养晦。

  尽管荷兰是俄罗斯最大的贸易和投资伙伴之一,但是,无论荷兰还是俄罗斯都没有因为这种密切的经济关系而搁置斗争,相反,它们在斗争中都不择手段。而正是因为在斗争中坚持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斗争原则,所以才能够在坚决斗争的同时促进和平。当今中国的很多做法则不是这样,美国肆意欺辱中国的行径从来没有受到中国政府的报复,相反,中国政府还不断用改革开放的方式向美国释放改革红利,实可谓下贱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既然叙利亚问题已经暂时取决于叙利亚化学武器被销毁的进度,那么,在叙利亚化学武器尚未被基本销毁之前,叙利亚问题就很难发生质的变化。这种所谓的质变当然不是指叙利亚政府的更替,而是指俄罗斯在叙利亚的既得利益的质变。我们讲过,在叙局势暂时稳定之际,美欧必然要从别的方向发起对俄罗斯的攻势,特别是对美国来说,推动俄欧关系彻底恶化则是其摆脱危机的最大的希望所在。也正是对美国自身的处境有了相当准确的认知,所以,俄罗斯方面才一点也不相信北约所说的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在可预见的将来不会加入北约的言辞,而且,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俄罗斯会在必要的时候动用武力来解决相关问题的。

 

近几日点评:[10.25-10.28]

   2013年10月25日点评参考消息

  《30年前贝鲁特爆炸案影响深远,美逐渐蜕变成为“监视国家”》,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10月23日文章,法新社华盛顿10月23日电。该文根本就是在为美国监视全球的犯罪行为进行诡辩,如果该文的逻辑都能成立的话,那么美国就可以直接接管世界各国的政权了。事实上,贝鲁特爆炸案和911事件一样,都是美国对外输出侵略扩张的借口,而这种借口的逻辑前提是美国的主权高于世界其他各国的主权,因而为了维护美国的主权可以牺牲掉世界其他各国的主权。而这也正是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

  《美伊和解让以色列沙特“很受伤”》,英国《阿拉伯耶路撒冷报》10月24日报道,路透社利雅得/迪拜10月23日电。从美国维护其世界霸权的逻辑上而言,美国和伊朗是根本不可能实现和解的,特别是在危机时期,美伊关系只会越来越紧张。现在美国故意散布美伊关系和解的假象,其目的有二:其一是为了趁伊朗新政府地位未稳之际,离间伊朗统治集团内部各派的关系,也就是说,美国企图利用美伊关系和解的假象来向伊朗内部转嫁危机。在中国,汉奸走狗经常叫唤着的“左右联合,一起推墙”,也是这个诡计的产物。其二是了利用美伊关系和解的假象离间伊朗与其有亲密关系的国家的关系,换言之,美国既要离间伊朗和叙利亚的关系,又要离间伊朗和中俄的关系。至于以色列和沙特的表演则是为了使美伊关系和解的假象更加逼真,是为了让旁观者误以为美国的确是有缓和美伊关系的诚意的。当然,尽管美国是在用计,但这种计策的负面效果是会贬损美国的国际信誉的,因为对很多旁观者来说,就表面现象而言,美国这是在背弃自己的盟友而和自己的死敌苟合。

  《西班牙结束两年衰退,欧洲经济现好转迹象》,法新社马德里10月23日电。不知道西班牙是否知道有“回光返照”这个说法?即便欧元区经济真的结束了衰退,那也是在美国把主要精力都用在和中俄较劲的前提下实现的,因而,当美国感到无法从中俄身上获得满足的时候,美国必然只能重新开始向它的欧洲盟友转嫁危机。既然美国在各个方面都在砸掉自己的金字招牌,因而为了维护其国际信誉,它只有把别人的招牌砸得更碎才行。

  《美刊文章:中国继续购买美债四大理由》,美国《福布斯》双周刊网站10月23日文章。该文的观点和中国政府中的汉奸卖国贼的观点完全一样,它们都坚称中国除了借钱给美国之外,没有其他选择,换言之,这笔原本应由中国自己支配的资本反而必须交由美国或别的什么国家来支配。这是多么荒谬的论调,但这种论调恰恰就是官方的论调。因而,说中国政府在这一问题上蛮不讲理和强词夺理是恰如其分的,当然,我们也不指望汉奸卖国贼们讲理。正如已经广为人知的MBO模式那样,美国收购中国的钱也完全是中国自己的钱,因此,改革开放才具有赤裸裸的汉奸卖国性质。至于所谓的地方债问题,更是荒唐无比,一方面,中国钱多得到了必须借给美国去花的地步,另一方面,中国自己居然还面临所谓的债务危机。

  《没有美国的世界将会怎样?》,美国外交政策聚焦研究计划网站10月23日文章。把美帝国描绘成人类社会必需品——这一历史虚无主义产物——的目的无非就是为了巩固美帝国主义对那些持有错误三观的人群的愚民统治。“没有美国的世界将会怎样?”这个问题就和“没有张屠夫的猪肉市场将会怎样?”的问题一样愚蠢。历史虚无主义者的弱点在于先天地把美国等同于美帝国,因而,好像只要美国存在于世,美国就应该而且能够干涉世界各地的事务似的,换言之,对这些人来说,美国自古以来就是世界霸主,在其之前不曾有过大英帝国这样的世界霸主似的,因而,在其之后也不会有别的帝国取而代之似的。和所有的历史唯心主义者一样,这些人认为人类历史发展到他们自己所存活的那个历史阶段就到头了,换言之,人类历史发展到美帝国这个阶段就终结了,再也不会向前发展了,因而将任何与这个历史阶段相矛盾的运动都视之为“反动”,因此,对资产阶级来说,封建主义和社会主义是一回事。

 

  2013年10月26日点评参考消息

  《德版北约改革方案惹争议》,德国《明镜》周刊网站10月22日报道。既然日本已经被允许扩军备战,那么德国自然也要向美国争取获得同样的权力。然而,德国军事实力的任何提升都会直接贬损法国在欧盟和欧元区内的既有地位。当然,德国军事实力的提升也会损害美英的利益,但是,在国际金融霸权斗争的这个前提下,在美英自身的综合实力大幅度下降的背景下,美英只能做出“两害相权取其轻”的决定——通过提升德国的军事实力来使得德国有资格和法国叫板,从而使得欧盟和欧元区能够因法德双方军事力量的接近而变得更加容易分裂,进而使得美英有条件利用自己调解人的身份同时榨取法德两方的利益。因此,德版北约改革方案惹争议不仅是必然的,而且,对美英来说,是必须的。但是,只要德国还不具备——在军事上——与法国相庭抗礼的能力,那么美英还是会继续支持德国扩军备战的。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法国不仅与美英的矛盾更加尖锐,而且与德国的矛盾也会进一步加重,但反过来,法国也因自己采取了敌视德国的政策而使得自己变得更加孤立。对任何一个有着世界抱负的国家来说,不能害怕他国变强,而要担忧自己是否具有了实现抱负的实力和独立性。法国真正要担心的不是德国试图统一欧洲的野心,而是法国自己是否还有资格继续称霸欧洲。

  《马英九就两岸领导人会面提条件》,中央社华盛顿10月24日电,中央社台北10月25日电。尽管马英九口口声声说“我们无论在国内或国外,都不会推动‘两个中国’、‘一中一台’或‘台湾独立’”,但是,马英九给两岸领导人会面所提出的条件——“一定是在我方国家有需要、人民能支持,同时是在一种对等尊严的状态下才有可能”——本身就是在制造“两个中国”、“一中一台”和“台湾独立”。更关键的问题在于,我们已经讨论过,仅“两岸领导人会面”一事本身来说,就已经是在承认分裂国家的合理性了。因此,就算马英九对“两岸领导人会面”不持任何条件,但,只要真正实现了“两岸领导人会面”,那么,马英九也就在客观上实现了分裂中国的目的,而中国领导人也就因此成为了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对此,我们要有清醒的认识。

 

  2013年10月27日点评参考消息

  《俄罗斯通过新版反恐法案》,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10月26日报道,路透社莫斯科10月25日电,俄罗斯莫斯科10月26日电。在阶级社会,亲情关系作为一种自然关系始终与社会关系相对立,当然,任何对立统一运动总有从相反相成到你死我活的变化,因而,亲情关系在某一历史时期能够起到促进社会关系发展的作用,在某一历史时期则起到阻碍社会关系发展的作用。也正因为存在这么两种相互对立的历史作用,因而就在人们的头脑里形成了两种与之相应的认识:一种观点认为,裙带政治有天然的合理性,另一种观点则认为,株连有天然的合理性。

  剥削阶级统治的特征是少数人专政多数人,因而,对剥削阶级而言,若要政局稳定,就必须让被统治者各自为政、无法联合起来反抗统治者。然而,遗产的私人继承制度又决定了剥削阶级内部必然因遗产的继承问题而破坏亲戚之间的团结,从而使得剥削阶级内部的团结只能建筑在社会关系上,并且随着私有制生产关系的发展,特别是在危机时期,剥削阶级的团结依靠社会关系而不是依靠自然关系的本质会日益显著地表现出来,因而才会出现为了巩固剥削阶级的统治地位而发生父子相害、手足相残的事情。

  反过来,由于自然关系是建筑在社会关系之上的,因而,对于剥削阶级的成员来说,他是反过来通过构建自然关系来构建属于他的社会关系的,由此也就产生了政治婚姻。也正因为有了这样的社会存在,所以才会产生相应的社会意识,因而剥削阶级才会一方面认为裙带政治是必要的,另一方面又认为株连制度也是必要的。因此,当我们看到一个政权一方面大搞裙带政治,另一方面又大兴株连制度的时候,我们就能有充分的理由判定这个政权已经是一个为剥削阶级服务的政权了,并且,根据我们之前的分析可知,此时的反动统治还处于其历史过程的上升期,换言之,人民群众还会遭受更大的痛苦。

  但是,任何事物有上升就会有下降,剥削阶级在其统治地位较为巩固的时期所建立起来的各种制度到了危机时期就反过来成为了促进被剥削阶级联合起来的条件了,并且由于剥削阶级的既得利益日益需要这些制度的保护,因而反过来,这些制度也就成为了只能加强而不能削弱的东西了,由此所导致的结果就是,剥削阶级为了维护自身的既得利益所采取的措施——在危机时期——反而成为了促进被剥削阶级联合起来的催化剂。如果没有株连制度,陈胜吴广是发动不了那么多人起来造反的,但是,秦二世的政权又是靠连珠制度维系的。由此,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的力量从相反相成发展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

  就俄罗斯要在反恐问题上搞株连一事来说,尽管俄罗斯当局认为这种做法是有利于促进反恐的,但是,由于其在反恐问题上回避了导致恐怖主义产生的阶级矛盾,因而,实际上,最后,这种反恐法案的颁布只会起到促进所谓的恐怖主义势力更加强大的效果。古今中外,任何统治集团之所以会开始被越来越多的人所反对,就是因为它开始大搞株连,抓了妻子抓丈夫,抓了下级抓上级,如此做法实在是不得人心,最后也必然遭到十倍于此的报应。

  《中国推出贷款基础利率机制》,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10月25日报道,美国《纽约时报》网站10月25日报道,法新社北京10月25日电。关于自由浮动的贷款利率所能导致的掏空国有银行资产的这一问题,我们之前已经有过很详细的讨论了。就《参考消息》给出的这个报道来说,我们只指出一个自相矛盾的地方,即,报道中称此举“或加剧银行之间竞争”,然而,无论官方还是主流媒体都把“贷款难”作为利率自由化改革的借口,那么既然“贷款难”,银行对贷款者来说就是大爷,银行又凭什么用降低贷款利率的方式来竞争呢?在“贷款难”的时代,银行向贷款者提供低息贷款的做法很明显是违背常识的,但是,这种违背常识的事情之所以会发生,而且根据我们的分析,此事必然发生,就是因为国有银行的管理者可以在这种“合法行为”的保护下向私人银行提供大量的借贷资本,由此使得国有金融资本在一个较短的时期内全部变成私人金融资本,从而形成中国的金融垄断资本。届时,广大人民群众在国有银行中的存款因国有银行的破产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制约而消失殆尽。或许真要到了那个时候,中国的广大白领及小资产阶级才会真正看清改革开放的反动本质。不撞南墙不回头。

  《WTO初裁中国限稀土出口违规》,共同社日内瓦10月25日电,日本《产经新闻》10月26日报道。这一裁定具有十分明显的殖民主义性质。如果中国政府在事实上承认了这一裁定的合法性的话,那么中国政府的殖民地性质就摘不掉了。

 

  2013年10月28日点评参考消息

  《金墉设法全面改革世界银行》,美国《波士顿环球报》网站10月27日报道。既然美国鬼子把高丽棒子捧得那么高,这条韩裔美狗自然是要向其主子尽忠的。因此,我们看到金墉在和中国的汉奸国贼会面时大肆兜售的就是新自由主义那套东西,而新自由主义服务的对象只是国际垄断资本。因而,金墉所推动的改革只会在世界上制造更大的贫富两极分化,引起更大的不安和动荡,而破坏世界和平正是美国统治集团交给金墉的政治任务。

  《格陵兰将大规模开采稀土,或对中国主宰地位构成挑战》,英国《泰晤士报》网站10月26日报道。如果能够扩大全球的稀土供应量的话,对降低相关的工业生产成本自然是有好处的。另一方面,中国也从未在稀土开采领域处于主宰地位,因为,中国的稀土不仅大量为外资所占有,而且有很多都是以走私的方式出口到外国去的,更关键的是,中国从来不曾获得稀土的定价权。因此,无论世界哪个地方开始开采稀土,都不会对中国的生产造成负面影响,相反,中国倒是可以封闭中国的稀土矿,通过大量进口来保护本国的资源。

  《中国央行显露收紧货币政策意向》,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10月26日报道。这种现象实际上很好理解。起初,美国存在主权债务危机爆发的可能性,因而,中国央行为了预防危机而增加了向市场投放流动性的能力,那些有门路的人和机构因此通过这一机制从银行贷出大量资金用于投机事业。但是,在美国主权债务危机被延迟爆发后,中国央行自然没有必要再维持那么大的向市场投放流动性的能力,因而就采取了所谓的收紧货币的政策,由此使得股市这样的对流动性异常敏感的投机市场受到了冲击。因此,由于美国主权危机的爆发过程有着如此明显的周期性,那么中国央行的货币政策也会具有同样明显的周期性,相应地,中国的投机市场也会具有同样的周期性。

  《中国电影观众更爱国产片》,美国《彭博商业周刊》网站10月24日报道。美国大片曾经在中国十分流行,之所以近来中国观众不怎么待见美国大片,那主要还不是中国观众的胃口变了,而是美国大片的质量严重下降了。

  《高尔夫运动在中国发展迅猛》,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10月25日报道。中国政府一方面声称中国耕地紧张,另一方面又在纵容高尔夫球场的建设。耕地紧张成为了中国政府进口和种植转基因主粮的借口,但,打高尔夫球的那群权贵却是吃特供的非转基因食品的。

  《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主任伦纳德文章:为何中美趋同反而滋生冲突?》,美国《外交》双月刊9-10月号文章。根据中国政府这几十年来向民众灌输的论调:中国只要与国际接轨了,中国只要融入世界了,总之,中国只要和资本主义世界一样了,那么中国就安全了,因而就可以太太平平的发展了。但是,无情的事实在反复抽打中国政府的耳光,当然,由于汉奸国贼的脸皮比城墙还厚,所以,虽然有无数的事实驳倒了中国政府的谬论,但是,中国政府依然故我,甩开膀子地推进私有化和殖民地化的改革开放进程。现在,美欧开始从理论上证明:即便中国完全和国际接轨了,中国也没有安全可言,相反,它只能让中国面临更大的冲突,换言之,美欧承认,中外冲突并不是由于“意识形态”的原因,而只是由于权利斗争的需要。

  至此,中国政府的“与国际接轨”的论调的合理性,无论在客观事实方面,还是在理论方面,都被它所敬拜的美欧列强给直接否定掉了。由此,反过来也就造成这么一个结果,即美欧列强——在资本主义的历史性大危机中——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而不惜出卖了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中国政府,由此使得中国政府在中国人民面前变成了一个赤裸裸的骗子。因此,我们也可以想象,汉奸五毛们一定会重新诠释“与国际接轨”的意义,但是,它们始终无法解释的是,为什么美欧之前一直要求“中国与国际接轨”,但现在又反对“中国与国际接轨”了呢?

  《中国医院加强安保防暴力袭医》,路透社北京10月25日电,《今日美国报》网站10月25日报道。不知道是否有特别不要脸的汉奸国贼及其走狗将暴力袭医的原因归咎到文化大革命的身上?即使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暴力袭医也是极端罕见的,然而,恰恰就是到了“黄金十年”,暴力袭医事件居然成为了一种具有普遍性的社会现象。而这一社会现象就是改革开放政策在医改方面所具有的极端反动性的一个反映。中国政府居然还厚颜无耻地声称自己在医改问题上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进步,当然,妖怪一贯把“吃人多”当作进步的证据,因此,我们也只能站在剥削阶级的反动立场上才能理解中国政府的这个结论。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