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政

竖琴螺点评参考消息:薄熙来被判无期引关注

2013-09-23 17:03:2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竖琴螺
点击:    评论: (查看)

   2013年9月21日点评参考消息

  《美最后时刻放行马杜罗专机》,路透社华盛顿9月20日电,法新社加拉加斯9月19日电,日本《外交学者》杂志网站9月19日报道。美国在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访华途中对其刻意刁难一事正是强权政治和霸权主义的一个具体表现。尽管如此,美国国务院女发言人哈尔夫还是无耻地说到:“虽然为通过正当程序提出请求,美国当局还是与委内瑞拉大使馆合作解决了这一问题。美政府进行了特殊努力与有关当局进行合作并在几小时内批准了(委方)飞越领空。”美国整天在中国家门口耀武扬威,说这是为了确保航行自由,但是,等到其他国家要从它的殖民地波多黎各上空飞过时,它却百般刁难,换言之,它拒绝给其他国家以航行自由的权力。其次,美国政府在刁难了委内瑞拉之后,还反过来恬不知耻地充当好人,明明就是美国自己在阻碍马杜罗的飞机过境波多黎各,但美国却把自己装扮成为帮助马杜罗而不惜破坏程序正义的侠士,好像波多黎各不是美国的殖民地似的。美帝的这种做派倒是和朱家强之流如出一辙,明明就是朱家强把工人弄下岗、把农民弄破产,但是他却敢于无耻地在镜头前面“秀亲民”,明明站在资本家一边,却整天喊着要给农民工讨还工资等类似的话,当然,也只是喊喊罢了,但也足以糊弄住广大没有见过世面的青少年了。

  《伯南克维持量化宽松遭责难》,法新社华盛顿9月19日电,埃菲社华盛顿9月19日电。由于害怕和俄罗斯刚正面,所以美国只好硬着头皮继续量化宽松政策。但问题是,这种饮鸩止渴的还债方式注定是不可持续的,因而美国只能想尽办法缩减政府的运行负担。削减民众福利一事虽然会损害社会福利运作系统的既得利益,但是,这总比得罪军工既得利益集团要强,因为后者一旦恼怒起来,那么就不是海军司令部出人命了,而是白宫乃至国会要出人命了。但无论怎么说,美国统治集团的内部结构不得不发生变化。

  而且,可以这么说,由于削减政府运作负担一事本身并不增加财源,相反,它倒是会让美国社会丧失掉部分财源和大量的就业岗位,因此,当美国统治集团把目标锁定在维持债务规模可持续性这一点上的时候,任何运作成本都可能成为被裁减的对象,而与这些成本相关的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乃至既得利益集团本身都要受到相应的冲击,甚至被彻底消灭掉。也正因为维持量化宽松一事是以牺牲部分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为代价的,所以才会有责难美联储此举的声音出现。

  此外,需要注意的是。发出责难声的集团所持的逻辑和美国官方给出的逻辑正好相反,美国官方认为,只有经济形势好了,才能退出量化宽松,但是,责难方的逻辑却是,只有退出量化宽松,经济形势才会好。按照这些利益集团的逻辑,退出量化宽松政策的决定才是正确的。但这些集团衡量正确与否的标准究竟是什么呢?根据报道可知,原来这些集团因为预测美联储要在9月退出量化宽松政策,所以事先就押了大量的赌注,结果,预测失败,它们因而受到了极大的损失,由此,它们才认为美联储维持量化宽松政策的这个决定是错误的。

  当然,我们最后要重申一下的是,即便美联储决定退出量化宽松政策,也并不意味着美国经济形势真的好转了,因为,那只是意味着饮鸩止渴的量化宽松政策本身不可持续了,换言之,金融垄断资本的相对独立性及其领导地位决定了量化宽松政策的进退已经不是美国的经济形势所能左右得了的,换言之,这不是个经济问题,而是一个政治问题,对金融垄断资本而言,它面临的不只是经济领域的斗争,它面临的是包括经济、金融、政治、军事诸领域在内的全方位的斗争。究竟能不能退出量化宽松政策,那还要看它与军工既得利益集团之间斗争的结果,还要看金融资本集团内部各派相互斗争的结果,还要看美国与非美世界相互斗争的结果。总之,美国官方的那种把量化宽松政策的进退简单地与美国经济形势的好坏联系起来的做法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做法。当然,如果从金融资本剥削产业资本的角度来看,如果从经济增长和财税收入增加的角度来看,也只有在美国经济形势不断好转的前提下,量化宽松政策本身才有可能延续下去,但,反过来则不一定能够成立,因为美国较高的劳动力成本无法使它重新成为世界工厂。

  现在,美联储维持量化宽松的政策表明,美国统治集团还能通过大鱼吃小鱼的方式来克服日益严重的危机,虽然它很想把危机以对外输出战争的方式转嫁出去,但,现在显然碰倒了很大的困难。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坚决不让步,这让美国很头痛。当然,俄罗斯也给了美国台阶下,让美国看到了一点希望,但是,要清除叙利亚政府手里的化学武器,至少要一年的时间,问题是,美国还能挨过一年吗?当然,美国可以通过不断削减民众的福利来降低债务规模,但是,这种削减民众福利的办法本身也将起到激化美国阶级矛盾和统治集团内部矛盾的作用。

  《美大学就“黄金大米”试验致歉》,香港《南华早报》网站9月19日报道。关于汉奸勾结美帝国主义用欺瞒的手段拿中国儿童做转基因大米试验的这件事,我们已经讨论过多次了。现在,美国有关方面就此事违反科研伦理一事做了道歉。而中国方面至今为止只是撤销了某些人的职务,而没有对这些人判刑,这是很不能让人满意的。方舟子一方面力挺“黄金大米”试验,另一方面又说反转人士是在阻碍中国转基因技术的研究。那么,这里就出现一个自相矛盾的情况,既然“黄金大米”的核心技术掌握在美国人的手里,那么为什么反对“黄金大米”试验的人就成为了阻碍中国转基因技术研制的罪人了呢?相反,我们看到的是,方舟子所干的事情正是在帮助美国获得转基因技术的优势地位,恰恰就是方舟子在阻碍中国转基因技术的研究。

 

  2013年9月22日点评参考消息

  《众议院拒绝为医改法案拨款,“财政对抗”让美政府面临关门风险》,美国《纽约时报》网站9月20日报道。据报道,共和党掌握的众议院20日强行通过一项临时议案,同意为政府提供运作资金,但前提是禁止给奥巴马总统的医改法案拨款。民主党掌握的参议院和奥巴马迅速明确表示,他们不会同意此议案,这使得政府面临关门风险,除非一方作出让步。

  奥巴马在与众议院议长的通话中称,国会为国家支付账单是宪法规定的义务。但是,这个说辞除了能够迷惑那些被美国主流媒体长期洗脑的人之外,根本毫无价值可言,众议院议长显然不会被奥巴马的这个措辞唬住,因为,博纳很明白,虽然医改法案在表面上是以国家的名义推行的,因而国会对医改法案的拨款在表面上看来也是向国家拨款,但是,国家只是经手人,只是一个中介,这些钱最终都是要落入保险公司、医药厂商和医疗机构的手里的,换言之,这些表面上拨给国家的款项最后都是要落入资本集团内部某一特定人群的手里的。因此,从客观上来看,整个过程无非就是,整个资本集团将其无偿占有的由劳动阶级创造的剩余价值的一部分以国会拨款的形式为国家支付账单,而国家作为雁过拔毛的经手人再把该笔拨款的绝大部分转给资本集团内的某一特定人群。在资本家阶级的立场上看来,医改法案的实质就是把原本属于全体资本家的财富转由一小部分资本家无偿占有了,因此,那些没有从医改法案中获得好处的资本家们才会极力反对医改法案。

  同理可知,当前,中国政府推行的诸多改革举措的实质也是以国家的名义将原本属于全体国民的财富转由一小撮资本家无偿占有。向一小撮资本家释放改革红利的过程也是对绝大多数中国人民实施野蛮掠夺的过程。

  至于美国政府是否会关门的这个问题,那根本不值得我们杞人忧天。无论国会是否拨款,美国政府总能找到借口继续运营下去,除非美国资产阶级不想统治美国了。

  《美媒认为:叙拥有生物武器更具威胁性》,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9月19日文章。刚刚解决了化学武器问题,美国有关方面又抛出生物武器这个问题。尽管该文发表在极右媒体上,而且该文作者还是美国战争技术分析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但是,从美国一贯的作战逻辑来说,如果叙利亚拥有那么恐怖的武器的话,美国恰恰是不敢对其发动战争的,因此,我们不得不怀疑这些文章出台的真实意图。如果美国官方认为叙利亚真有更具威胁性的生物武器的话,那么岂不是等于说美国在克服这一困难之前更不可能去攻打叙利亚了?由此,反而增加了美国向外转嫁危机的困难。

  当然,在军费受到大规模裁减(总量基本不变,但有大规模的结构性调整)的背景下,那些专门制造常规战争中不易使用到的武器(核武器、远程火箭、网络战武器、生化武器,等等)的部门面临着最大的风险,因而,它们近来之所以要不择手段地出来发声,就是为了突出自己存在的必要性和重要性。但是,它们的这些做法又会反过来增加美国统治集团向外转嫁危机的决策难度。换言之,在危机持续深化的背景下,作为下属的既得利益集团与统治集团最高层之间的矛盾也日渐加重了。

  《听证会变“听涨会”惹公众猜忌》,香港《南华早报》9月21日报道。实际上,从一开始,听证会就是涨价会的代名词,听证会至今为止几乎都在起着耍弄人民群众的作用。因此,原本为了增加政府信誉而抛出的听证会制度,现在完全起到了相反的作用。根据中国政府自己坚持的那个经济学的逻辑,根本就不应该出现人民群众普遍支持涨价的这个决定,因为这是明显的非理性行为。事实上,也不可能存在人民群众支持涨价这种事,因为没有人会如此下贱。但是,现在,中国政府搞出的这些听证会在客观上把中国人民妖魔化成贱人和脑残,因此,现在的听证会完全就是对中国人民的严重侮辱,是对人民当家作主的公然亵渎,是赤裸裸的假民主、真独裁。

 

  2013年9月23日点评参考消息

  《薄熙来被判无期徒刑引关注》,路透社北京9月22日电,《日本经济新闻》网站9月22日报道,中央社北京9月22日电,中央社台北9月22日电,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9月22日报道,美国有线电视新闻国际公司网站9月22日报道,日本广播协会(NHK)网站9月22日报道,美联社济南9月22日电,美国《纽约时报》网站9月22日报道,香港《明报》9月21日文章。

  我们也不知道究竟能说些什么,因为有非常严重的白色恐怖存在,说多了就会惹来麻烦,当然,,如果什么都不说的话,也会有人以为我们不想发出自己的声音,甚至误以为我们和汉奸国贼是持有同一个立场的。

  同一个现象可能有不同的本质,因而就有不同的从本质到现象的演绎过程,反之,同一个本质也可能有不同的现象。这是学过马克思主义常识的人都知道的事情。但是,如何将这一普遍原理与具体问题结合起来,这倒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因为应用这一原理的过程本身也是有一个由生到熟、由浅入深、由粗到精的辩证运动过程的。换言之,即便是对同一个由本质到现象的运动过程而言,人们在认识和把握这一过程的时候也会经历不同的历史阶段。问题就在于,无论是在认识上的较粗浅的阶段,还是在方法上的较粗浅的阶段,人们在这些阶段上所取得的阶段性的成果——作为主观经验和客观经验——都会反过来成为人们对整个过程本身产生误解的物质条件。而人们对整个过程本身的误解正是现象与本质的关系在被歪曲的情况下依然能够被人们信以为真的前提。

  正如当我们看到一只钟走慢了的时候,我们首先想到的是这只钟坏了,而不会首先怀疑我们是否在做接近光速的运动,但问题在于,如果这只钟的走慢真是由于我们做接近光速的运动而产生的现象,那么在较粗浅的认识论和方法论的阶段上,我们也只会认为是这只钟本身坏了才导致其走慢,并且对此深信不疑。也正是由于我们并不认识能够导致钟走慢的那个更高阶的过程,所以用我们已经认识到了的并且也是我们能够理解的但却是较低阶的过程来解释钟之所以走慢的那个做法是完全能为我们所接受的。但是,反过来,不同级别的过程导致同一现象这件事就成为了欺骗,或者说,掩盖本质的一种手段了。

  就同一过程而言,只是因为认识的层次不同,因而就有不同的现象与本质的组合,确切些说,同一现象就能对应不同层次的本质。而不同现象与本质的组合,又会在相同的层次上对应着完全不同的过程,特别是当人们不知道其所面对的诸多本质之间也是有层次差异的时候(比如,在人们看来,这些现象与本质的关系都是因果关系),这些原本层次不同的本质会被误解成是同一层次的本质,由此,反过来,就使得人们要处理的对象从“同一过程中的不同层次”转变为“同一些层次中的不同过程”。但问题在于,我们之前已经提到,不同的过程可以对应不同的现象与本质的组合,那么,对同一现象而言,一旦人们以为存在不同的过程,那么也就很自然地会导出不同的本质,进而,当人们认为历史现象和历史事实是重合的时候,也就是说,当人们认为历史过程就是他们所见所闻的那个过程时候,那么,这个现在被确定下来的唯一的过程就会在结果已经存在的情况下导出那个足以让人相信的原因,或者说,导出那个与眼下所呈现出来的现象相匹配的那个本质。因此,只要操控了人们对过程本身的认识——用假的过程掩盖真的过程,那么就会很方便地让人们认定这个特殊的现象与本质的组合是完全成立的,或者说,这个组合是符合常识的。

  好了,现在您可以把这瓶由各种化学试剂调配而成的颜色、口感和味道都合乎常识与经验的“鲜榨苹果汁”喝下去了,祝您健康!如感不适,请找我们的供货商——XX果园,如果该果园不服,我们会向你提供完整的证据链,足以证明该果园才是导致您身体不适的罪魁祸首。

  《拉夫罗夫称美国“敲诈”俄罗斯》,法新社莫斯科9月22日电,美联社莫斯科9月22日电,法新社贝鲁特9月22日电。俄罗斯驻叙利亚的大使馆遭到叙利亚造反派的炮击,导致三名工作人员受伤。相较于当年美国直接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美国这次对俄罗斯的报复的级别已经降得很低了。但也正因为是报复,所以可以知道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感到很不自在。当然,与其说这是美国对俄罗斯的一次“敲诈”,倒不如说,这是美国对俄罗斯的一次测试。如果俄罗斯没有趁机向叙利亚派遣陆战部队的话,那倒反而会起到给美国壮胆的作用,美国因此就敢于做出更大的动作来侵犯俄罗斯的利益。

  《“以房养老”在中国起争议》,香港《南华早报》网站9月22日报道。无论民政部怎么狡辩,我们都要明白这么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如果老人有自己的房子,并且愿意将自己的房子出租,同时自己住进养老院的话,那么这种机制已经有了,换言之,根本就不需要国务院再发明什么“以房养老”的手段。因此,民政部对“以房养老”的解释完全就是在欺骗民众。事实上,“以房养老”政策的实质就是把房子的产权交给银行或保险公司,而老人只是在有生之年能够获得由“逆向按揭”产生的租金。也正因为“以房养老”是以剥夺老人对房子的产权为原则的,同时,从银行或保险公司的立场出发,它们当然希望在获得房子的产权后能够尽量少的支付租金,从而以尽可能低廉的代价占有老人们的房子,由此,从客观上,银行和保险公司就存在谋财害命的作案动机,所以,这一政策在上海试验时才极其不得人心。

  《中国智库探讨英工党改革经验》,英国《泰晤士报》网站9月21日报道。无论英国工党怎么改,它都是一个资产阶级政党,而不是什么社会主义政党。如果中共为了适应国民情绪而进行的改革就是为了像英国工党那样改革成一个资产阶级政党的话,那么可以断言的是,这种改革的结果不仅不可能适应国民情绪的变化,恰恰相反,它只会进一步孤立中共自己而已。

来源:竖琴螺博客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