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政

竖琴螺点评: 真的假不了,假的长不了

2013-08-26 07:59:56  来源: 竖琴螺博客   作者:竖琴螺
点击:    评论: (查看)

  2013年8月23日点评参考消息

  《外报述评:中国刑拘造谣推手强化网管》,新加坡《联合早报》8月22日文章,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8月21日报道。《联合早报》认为,中国有关方面刑拘一批在互联网上编造虚假信息的网络推手的做法是与刚刚结束的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密切相关的,在这次会议上,习总要求“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在事关大是大非和政治原则问题上,必须增强主动性、掌握主动权、打好主动仗”。然而,就《人民日报》等主流媒体及其援引的传播学和法学的专家们给造谣者“秦火火”等人的定性来看,“秦火火”等人只是为了“谋取商业利益,置道德于不顾”。由此就难免让人产生疑问,如果有关方面刑拘“秦火火”等人只是因为他们为了谋利而犯了道德错误的话,那么有关方面的这种反应肯定不能和习总的要求挂起钩来,相反,正如网络上的非主流观点所指出的那样,“秦火火”等人之所以被有关方面刑拘起来,实际上并不是因为他们靠造谣谋财,而是因为他们所造的谣言大多是政治谣言,大多是关乎“大是大非和政治原则问题”的谣言,大多是具有明显的反马克思主义立场的谣言,因此,刑拘“秦火火”等人的这个行动才能成为有关方面响应习总讲话的一个具体反应。

  为什么习总讲话与有关方面的反应之间的正确逻辑在中国的舆论环境里反而成为了非主流的观点?这一点本身就很值得琢磨。这种对中央主张与有关方面具体反应之间的正确逻辑加以曲解和消解的做法真可称得上是古已有之,而这么做的目的显然就是为了阳奉阴违地抵制中央的正确主张,以便它们通过转移斗争的正确方向来达到保护既得利益集团自身的目的。

  当然,对这种事情,美国媒体肯定是不会放手不顾的,虽然它不敢公开给造谣者站台,但是,它却能发出不同的声音。《华尔街日报》网站的报道就说,“这些人被拘留一事在网上产生了褒贬不一的反应,有人支持打击不负责任地在网上发帖的做法,有人则说政府可能在删除谣言的同时也屏蔽了真相。”在此,美国和它的走狗一样,又一次在混淆视听了,而这种混淆视听的手法就是把一般问题和具体问题混为一谈,由此使得它们能够用诡辩的伎俩在一般和特殊两种性质的事物之间颠来倒去,从而便于它们能够根据自己的需要来肆意否定任何一种观点。

  显然,它们把有关方面打击网络谣言的做法和政府删贴的这个行为混淆在了一起。的确,政府或网站删贴封号的做法未必就是为了打击网络谣言,甚至有很多事实证明汉奸国贼及其走狗等黑恶势力利用手中掌握的权力、财力和技术能力打通某些环节来删除网络上揭露真相的帖子,甚至直接屏蔽揭露真相的账号,因而当然不能简单地把政府或网站的删贴封号行为视作是有关方面打击网络谣言的反应,但是,有关方面在实施打击网络谣言的时候理所当然地是要进行封贴删号的。

  正如不能因为存在有人打着文革的旗帜却在文革中从事破坏文革及违背文革根本原则之事的这个事实倒打一耙地说这些祸国殃民的行为本身就是文革本身的内容,反过来,也不能因为某些人举着改革开放的旗帜就想当然地认为这些人的主张代表着进步,当然也不能因为某些人举着解放思想的旗帜就能证明这些人的主张不是倒退和反动了,更为重要的是,不能因为主流媒体的某些文章自称是代表民意的,就不加反思地以为这些文章的观点是代表大多数人的(要知道,对资产阶级走狗而言,所谓的民意只是资本家阶级的意见,确切些说,对走狗而言,只有资本家阶级的意见才能算作是民意,相反,无产阶级的,也就是绝大多数人的意见根本不在“民意”的范畴之内)。

  在此,美国媒体之所以要以维护真相的名义反对删贴,只是因为美国要在“反对删贴”的旗帜下保护由它亲自或受它指使制造出来的那些谣言,换言之,美国所要求的言论自由是以符合美国统治集团自身的根本利益为前提的。也正因为如此,美国及其走狗对任何揭露它们自己恶行的网贴不仅不予以保护,相反还动用了极大的力量来予以消灭。因而,我们才得以看到,无论是斯诺登事件还是别的是什么案件,凡是涉及批判谎言、揭露真相的帖子都尽可能地被删除了,甚至连硬盘都被直接消灭,至于相关人等,轻者被禁言,重则被抓捕甚至被暗杀。

  光明网/《光明日报》刊登了一篇题为《面对谣言,为什么不能站出来反驳?》的文章,作者是翟耀。这篇文章提了一个极好的问题,但是,这篇文章却没有能够很好地回答这一问题。众所周知,“秦火火”一伙在网络上造谣传谣已经3年了,只是在习总讲话之后,这伙人才被刑拘。但是,在此之前,中国的有关方面并不是不具备相关的除谣能力,因此,我们只能这么去理解,就是这帮造谣传谣者之所以能够肆无忌惮地存活3年之久,只是因为这伙人势力极大,因而可知,“秦火火”本人只是幕前的玩偶,真正的操纵者尚未露面。更为重要的是,“秦火火”等人自称是为了钱财而造谣传谣的,那么究竟谁是向“秦火火”等人购买谣言的人呢?

  另一方面,如果只是“秦火火”等人在自说自话的话,那么他们制造的谣言绝不可能引起那么大的社会反应,因而,如果不是有一大批主流媒体的帮忙和一大群公知的助推的话,个别人即便造谣,也不可能掀起什么浪头来。可是,现在,主流媒体自己拒绝反思自己过去3年里在这些谣言事件中所扮演的不光彩的角色,反而想把责任归咎到受众的头上,然而,对广大受众来说,他们自己绝没有编排筛选信息的权力,受众所见所闻完全就是主流媒体告知他们的,因而,如果说“秦火火”等人制造的谣言只是这些谣言事件的初因的话,那么主流媒体则是把这些谣言弄得举世皆知的放大器。因此,主流媒体且慢把责任推卸到“水军”身上,事实胜于雄辩,主流媒体自己正是制造这些“在网上搬弄是非、颠倒黑白”的水军的主力。就在这几天,我们在各个主流媒体的网站上都能看到这么一副情景,在一个主贴下,下面所有的回帖都是支持主贴的,而没有一个反对意见。如此情景,在网络这个被称为“喷子满地”的世界里,显然是一个奇迹,但这个奇迹已经上演了好几天了,如果这不是主流媒体自己刻意操纵伪造民意的结果,就根本无法解释了。

 

  因此,面对《光明日报》该文的提问,我们要回答的是,并不是没有人出来反驳谣言,而只是因为反驳谣言的声音被主流媒体屏蔽了,相关帖子被主流媒体的网站删除了,相关账号甚至被封禁了。历史现象绝不等于历史事实。不能因为日志上没有记载过某事,就想当然地以为某事没有发生过,或想当然地以为没有人干过此事,更不能因此就反过来指责共产党人和广大正义的“自干五”们没有努力辟谣过。一方面不让人说话,另一方面又反过来指责此人没有说话或不敢说话,更有甚者以此为由来攻讦此人本身“不干净”,这种倒打一耙的手法是伤阴骘的。因此,正因为主流媒体自己依然没有做到“摆事实、讲道理,不隐瞒、不夸大、不打压、不封堵,坦率地说出我们的立场和态度”,所以尽管“秦火火”等人被刑拘了,但是,中国的网络环境并没有因此变好,相反,这几天在某些方面还继续恶化着。

 

   2013年8月19日点评参考消息

  《今年全球粮食产量将创新高》,《日本经济新闻》8月14日报道。我们已经多次讲过,粮食产量和粮价已经没有必然的关系,尽管它们在历史上曾经有过这样的必然性,但是,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已经处于统治地位的今天,对资本家而言,他生产粮食的目的不是为了满足人类的生存需要,而是为了他自己能够实现资本增殖,因此,无论粮食增产多少,只要不能满足他的资本增殖需要,那么即便生产了再多的粮食也会被烂在仓库里而不会给予受饥挨饿之人,而要实现资本增殖,就必须维持一定的市场价格,而这个市场价格是为了使相关资本能够实现增殖用的,而不是供资本家卖光粮食用的。说到底,在此,与粮食资本相对立的是其他各个领域内的资本,而不是粮食的消费者。正因为资本只有在与其他资本的竞争或斗争中获得胜利后才能维持住它自身作为资本的这个地位,所以,资本没有理由考虑消费者的需要是否能够得到真正的满足。因此,该报道所说的因全球粮食产量有望创出新高而导致粮价大幅下跌的说法是根本不能成立的。

  而资本家阶级的喉舌之所以总是在这么说,只是为了一方面散布错误的知识,从而达到愚民的目的,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利用这种被民众普遍接受的错误观念来为其操纵市场提供借口,由此也就达到了掩盖垄断资本操纵商品市场这个真相的目的,最后,当人们因商品价格的涨落而致贫致困时,作为统治阶级的资本家阶级就会搬出这套谬论,从而把导致人们普遍贫困的原因归咎到神一样存在的所谓市场因素身上,换言之,资本家阶级通过媒体将一个资本等级森严的社会异化为一个没有等级差异的平面社会,由此,既掩盖了阶级压迫,又推卸了社会责任,并且还倒打一耙,把责任归咎到市场的全部参与者身上,因而就把相当一部分责任归咎到被压迫阶级自己的身上了。

  因此,尽管全球粮食产量在主流媒体的口中不断变化着,但是这些都只是粮价变化的借口,反过来说,全球面临的粮食短缺问题已经完全不是由于自然灾害造成的了,而是主要由资产阶级造成的了,这也就是说,粮食减产的原因已经不再主要是自然条件不利,而主要是因为资本短缺,如果再碰上近来这样的自然灾害,那么自然危机和社会危机的共振效应会产生更加严重的破坏。由此可知,资产阶级把粮食短缺的问题归结到人口过多一事上的这种做法,实际上只是由资本主义经济金融危机导致的资本短缺问题在粮食生产领域的一种歪曲的反映罢了。

  《外电关注薄熙来案本周开庭》路透社北京8月18日电,法新社北京8月18日电。显而易见,此事让包括汉奸国贼在内的境内外各种敌对势力欢欣鼓舞。然而,历史早就证明,对人民群众衷心拥戴的民族英雄的迫害越严酷、迫害的手法越下流,民族英雄身上的瑕疵就变得越微不足道,因而,人民群众就愈加拥戴自己的民族英雄,同时就愈加痛恨汉奸国贼。一切反动派共同的弱点都在于它们没有历史感,尽管汉奸国贼总是幻想用冤假错案来伪造历史事实,从而构建起符合汉奸国贼们的根本利益的历史叙述,但是,真的假不了,假的长不了,更何况这些冤案本身是漏洞百出的,不要说禁得起历史检验,就是连现实的检验都经不起。

 

  2013年8月21日点评参考消息

  《埃及当局逮捕穆兄会最高领袖》,路透社开罗8月20日电,英国广播公司网站8月20日报道,法新社开罗8月20日电,英国《阿拉伯耶路撒冷报》8月20日报道,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8月20日报道,美联社华盛顿8月20日电,法新社华盛顿8月19日电。据报道,穆斯林兄弟会最高决策机构指导局主席穆罕默德•巴迪亚在开罗被捕。他38岁的儿子几天前在参加抗议活动时中弹身亡。革命运动自身总是呈现出这么一种辩证的演变过程,更为积极的同时也更为强大的革命力量总是在旧有的已经陷入僵化的革命力量被反动派颠覆之后才得以登上历史的舞台的。尽管没有一个反动派愿意面对一个较之以往更为强大的敌人,但是,这个更为强大的敌人却直接就是由反动派自己解放出来的,而反动派之所以要这么干,那也只是因为反动派认为那个已经被它消灭了的旧的且僵化了的革命力量曾经对它具有致命的威胁。当然,这只是因为反动派认识不到恰恰就是它自己所坚持的反动立场以及基于这个立场的言行才是它的致命威胁,并且这种置它于死地的可能性一定会变成现实性。当然,真正被消灭的只是这种反动的立场以及基于这个立场的言行,而反动派——作为人——之所以被消灭,也只是因为反动派坚持这种立场而已。埃及军事政变后,由美国一手推动的“阿拉伯之春”所制造的自由民主的幻想已经破产,至少已经有了使其破产的客观依据。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个原则又显示出了它的真理性,尽管很多人只能在危机过程中才认识到真理本身,并且依然还是以一种狭隘的经验主义的方式来认识这一真理的。

  说掌握军队不重要的这种论调已经可以歇脚了。穆斯林兄弟会在埃及革命中的遭遇充分证明了街头革命的成功必然是要以军队的支持、纵容至少是不作为为前提的,反之,一旦军队明确反对街头革命派,那么街头革命必然失败。也正因为军权的极端重要性,所以争夺军权才始终是各派斗争的焦点。就美国来说,资本集团不仅在军队中直接扶植自己的走狗,而且还通过经济手段来限制军队发挥更大的作用,当然,军队本身也是有独立性的,并且,越是在危机时期,这种独立性就越突出。同样的,在中国,汉奸国贼之所以高唱和平歌,就是为了在最大程度上限制军队发挥作用。以至于,汉奸国贼在军队中扶植的走狗甚至声称军事理论是可以在没有军事实践的基础上获得的。这种严重违反“实事求是”原则的反马克思主义常识的论调却被大肆宣传,这对人民群众而言无疑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

  无论是毛泽东思想还是邓小平理论,都极其肯定“实事求是”,邓小平理论甚至断言“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因而,我们很想知道,目前中国军队里的那些所谓的军事问题专家究竟是根据什么理论得出军队是可以通过不打仗而获得符合真理的军事理论这个结论的?!汉奸走狗说,中国军队可以借鉴美国的军事理论,并且瞪眼说瞎话道美国自己是先有理论再打仗的。那么,首先,美国这些年的战争实践已经证明,如果美国自己真是先有理论再打仗的话,那么这一做法正是美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而不胜的直接原因。其次,即便美国自己也不会傻到用某种理论预先规定自己应该如何去打仗,因为美国是实用主义最彻底的国家。但是,这种曾经让中国红军和中国革命损失惨重的教条主义观念如今却又在中国军队及国防科研院校中冒头了,换言之,军队中又出现了李德、博古一样的本本主义者,而这些人恰恰正是有过公开反对毛泽东思想、贬斥毛泽东军事思想的言论的,由此看来,这些现象重新集中在个别人身上的这件事绝不是什么巧合。

  自台海危机,特别是,自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美国轰炸一事之后,中国在发展军事装备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同时也取得了很显著的成绩。马克思主义告诉我们,物质决定意识,当军事装备发生了重大变化之后,与之相关的军队的组织形态和作战形态也必然要发生相应的变化。但是,这种意识形态的变化本身又取决于人对物质条件的变化的认识水平,换言之,同样一种物质条件的变化,不同的人基于不同的认识水平,就会对之采取不同的适应方式,由此导致不同的结果,因而才有这样的事存在,即同样的武器在不同的人或不同的组织手里会发挥截然不同或天差地别的作用。而持有不同立场的人对同一事物的认识自然也很可能是不同的,而所谓的不同立场也就是不同的实践道路,因而,一个军队对现有装备持有何种程度的认识水平首先取决于这个军队在战争中是如何使用这些装备的,而不是反过来,也就是不能把打仗看成是只要看看武器使用说明书就能解决的事情,因为这些军事装备之所以能被称为有用,只是因为它们能在军事斗争中发挥作用,而绝不是指它们能在和平时期发挥作用。

  汉奸走狗说,核武器就是备而不用的,并以此为据来证明武器不必使用。然而,核武器的威力绝不是来自科学证明,而是来自美国在广岛、长崎进行的军事实践。并且,为了维护核武器的威慑力,各个核武大国均通过各种方式的核武试验来证明并且或明或暗地向敌方宣传自身所持有的核武器的威慑能力。更为重要的是,尽管核武器的研制过程是极为复杂的,但是为了确保核武器的威慑力,核武器的使用方式却是极为简单的。但是,常规武器正好相反,也就是说,尽管常规武器的研制过程相对而言比较简单,但是,要使常规武器发挥出威慑力的话,则需要极高的智慧,也就说,发挥常规武器威力这件事更依赖人的主观能动性,因而也就更依赖人的认识水平,而人的认识水平只能在实践中获得。正如毛主席说的,要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在游泳中学习游泳。而汉奸走狗的那套不用打仗也能掌握军事理论的逻辑无非就是认为在岸上就能够学会游泳,或者说,看着美国人游泳,我们自己在岸上也能学会游泳。如此祸国殃民的论调居然能够在主流媒体上大行其道,除了再一次证明中国主流媒体日益反动之外,更是揭示出长期不打仗的中国军队中已经重新让本本主义抬头了,而宣传本本主义的军校专家们自己则是从来没有打过仗的。尽管习总和中央军委一再说军队要敢打仗,但是偏偏就有军校的教授敢出来公开唱反调——宣传错误和腐朽的论调,这一情况无疑应该引起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人民群众的高度重视。

转下一页,精彩继续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1/2    1 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