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政

竖琴螺精彩点评近日参考消息:信息量很大

2013-08-02 15:09:24  来源: 竖琴螺博客   作者:竖琴螺
点击:    评论: (查看)

   2013年7月27日点评参考消息

  《李源潮向金正恩传达习近平口信,重申中方坚持实现半岛无核化》,共同社平壤7月26日电,韩联社首尔7月26日电,英国广播公司网站7月26日报道,朝中社平壤7月25日电。据报道,朝鲜国防委员会25日在平壤高丽饭店设宴款待中国人民志愿军老兵和烈士遗属代表团。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金永春发表演讲称,祖国解放战争赢得了伟大胜利,这与热烈响应毛泽东号召、在朝鲜战争前线抛洒热血的英勇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是分不开的。朝鲜将一如既往地与中国伙伴共同努力,进一步发展双边友好关系。

  尽管抗美援朝战争停战已经60年了,但是作战各方之间的和平协议依然没有签署,美军依然以联合国军的名义驻扎在韩国,因而朝鲜半岛依然处于随时陷入战争的状态之中。在这一状况下,中国不能只在口头上宣称自己要“坚持维护半岛和平稳定”,而且要在行动上有具体的表示。首先的一点就是要禁止驻扎在韩国的美军继续使用联合国军的名号,自然也不应再允许驻韩美军获得联合国的拨款。否则,如果联合国军依然在韩国具有合法性的话,那么朝鲜方面无论如何也不会认为美韩有和平的诚意的。其次,既然中国表示“坚持实现半岛无核化”,那么就应该明确提出美国对韩国的核保护伞的问题,就应该明确提出禁止美国在韩国部署核武器。否则,如果只是要求朝鲜一方放弃核武器的话,那么朝鲜半岛的不平衡态势会更加严重。相反,中国如果要朝鲜放弃核武器的话,那么就应该向朝鲜提供核保护伞,如果中方不愿意提供的话,那么就应该帮助朝鲜改进现有的核装置及核武器,以确保相关核装备的安全。

  对新旧殖民主义势力及中国的汉奸买办势力而言,它们自然是坚决反对朝鲜拥有核武器的,它们之所以反对,只是因为它们想通过颠覆朝鲜现政权来达到加快颠覆中国现政权的目的。尽管中国的现政权已基本被汉奸国贼所控制,尽管中国的资本主义化和半殖民地化已经非常严重,但是,这依然不能让这些中国人民的敌人放心。因为即便中国彻底倒退成了一个资本主义国家,但只要它还是大一统的国家,那么就不符合殖民主义势力及其走狗的根本利益,正如现在的俄罗斯依然不符合西方的根本利益一样,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中国的资产阶级实际上很缺乏爱国主义立场,其中大多数人的观念和叶利钦时代的俄罗斯资本家的观念是一样的,整天把普世价值捧在手上,以为自己只要向美国爷爷交心了,自己就安全了,殊不知,美国爷爷要的不是你的心,而是你的资本,他们不懂得资产阶级的本性是“只能同富贵,不能共患难”,因而在资本主义历史性大危机中选错了方向,站错了队,其下场必然是要受到前后夹攻的,他们梦想回到民国的“黄金十年”,但最后他们只能落得和吴荪甫一样的下场。因此,即便中国全盘西化了,依然还会存在爱国主义和卖国主义之间的你死我活的斗争。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当某些高层领导坚称反对全盘西化时,人民群众应该多长一个心眼,因为“否定”的产物是具有双重可能性的,一种是前进,另一种是倒退,而对汉奸国贼而言,它们反对的是把中国变成美国这样的具有高度独立性的资本主义强国,当然,它们更反对把中国变成毛泽东时代那样的独立自主的社会主义国家,因此,汉奸国贼之所以也反对全盘西化,只是因为一个作为资本主义强国的中国还是不符合它们的根本利益的,所以,汉奸国贼所要达到的目标是把中国变成四分五裂的以资本主义私有制为基础的作为西方殖民地的国家。

  就朝鲜目前的战略地位而言,它不仅是中国在东北亚抵抗美日进攻的屏障,同时,反过来又是中国整合东北亚的前出基地,也正因为朝鲜处于四战之地,所以美日韩才整日里想霸占它。因此,毛泽东主席把中朝关系比喻成“唇齿相依”是非常有道理的。如果朝鲜被美日韩占据,那么中国不仅不可能再有机会去整合东北亚,相反,中国东北及京畿地区还将直接受到美日韩的军事威胁,真到那个时候,如果中国不想变成美国的殖民地的话,那北京还真不适合当首都了。因此,只要朝鲜的自卫能力越强,其被美日韩吞并的可能性就越低,因而,中国自身在国际上的腾挪空间就会越大。而朝鲜拥有核武器一事恰恰极大地提升了它的自卫能力,并且,这也是在美国对韩日提供核保护伞以及美国在韩日部署核武器的情况下做出的反应,因此,这个反应是正当的,是合乎理性的。相反,任何在武装到牙齿的老虎面前放下武器的做法都是非理性的,同时也不符合人性。另一方面,既然中国没有吞并朝鲜的意图,那么朝鲜自卫能力的提升当然也不会对中国造成什么威胁,因而就根本不存在西方殖民主义势力喉舌——英国广播公司网站所说的“对中朝关系构成了明显挑战”这个问题,相反,朝鲜的核武装真正打乱了美日韩搅乱东北亚的战略布局,真正给中国赢得了和平发展的时间。试想,如果朝鲜没有核武器,没有战略导弹,那么金正日生病的消息必然激起美日韩入侵朝鲜的野心。在这个问题上,中国领导人不能得了便宜还卖乖,做人要厚道。

  《中国陈腐男权文化暴露无遗,竟称强奸“坏女孩”危害性小》,香港《南华早报》网站7月26日文章。清华大学法律教授易延友在微博上说:“即便是强奸,强奸陪酒女也比强奸良家妇女危害性要小。”这位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的高材生的确很能体现改革开放时代的特色。因为这在毛泽东时代是绝不可能发生的,无论左中右都是不可能讲出这么混账的话的。在毛主席时代,不仅大力宣传“妇女能顶半边天”,而且在法律上明确规定强奸是可以判处死刑的。

  当然,清华大学教授之所以能说出这样的话,那首先也是因为经过改革开放30多年的实践,中国政府已经成功地把原先在毛泽东时代已经被彻底消灭的妓女这个行当给重新恢复了,尽管不合法,但是中国政府并没有贯彻它自己一贯宣称的“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这个法治精神——虽然它时不时地就无耻地声称“反腐没有例外”,然而,嫖娼这一腐败行为却总是处于“例外”的状态中,因而当下简直可以用“繁荣娼盛”来形容。妇女地位的高低是衡量一个社会优劣的标准。因此,仅从中国妇女的地位有如此大幅度的下降这一点来说,也根本不可能让后人相信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什么进步。

  什么叫发展之后的问题不会比发展之前的问题要少?说这话的家伙完全就是不要脸。妓女、吸毒、社会贫富两极分化等等已经被毛泽东时代消灭的问题为什么会在改革开放后重新出现,并且严重程度远超解放前?什么叫经得起历史检验?后人只要比较一下新中国前后30年的妇女地位、吸毒人数和贫富差距,就能马上得出改革开放时代不是进步而是倒退的历史结论了。居然还有无耻之徒想用后30年否定前30年,否定得了吗?历史事实摆在那里,改革开放时代正以自己越来越多的实践结果证明自己远远不如毛泽东时代。历史固然是胜利者书写的,但是,历史也同样表明,任何反动派在胜利者的位置上都是坐不长的,最后的胜利只属于人民。也正因为反动的社会主流价值观成为了标准,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符合社会主流价值观标准的人被评为教授,因而那种混账话才会自然而然地从清华大学的教授嘴里说出来,正如央视新闻频道的主持人敢于理直气壮地包庇汉奸走狗和妖魔化爱国者。

 

  2013年7月29日点评参考消息

  《大多数英国人仍认可君主制》,法新社伦敦7月27日电。据报道,康雷斯市场调查公司为《星期日电讯报》做的民调显示,74%的人认为,周一出生的第三顺位继承人小乔治将登基即位。只有9%的人认为英国会在乔治登基前放弃君主制成为共和国。66%的人告诉调查者,君主制对英国更好,17%的人希望摆脱王室。43%的人认为,纳税者每年为王室支付的3610万美元(不包括安保费用)是值得的,但是40%的人认为不值得。据说,过去十年,英国共和派人士约占15%。目前,英国女王还是其他15个英联邦国家以及英国的国家元首。

  关于资本主义危机具有清除封建残余功能一事,我们已经讨论过多次了。这里只是为了记录一下这个民调,以便我们在不久的将来能够使用它。

  《数据缺陷致中国就业统计失准》,美国《彭博商业周刊》网站7月26日文章。说到统计问题,实际上全世界都一样,如果公开的统计数据真的那么准确的话,那么岂不是国家秘密就此暴露在内外敌人的面前?!美国自己就很善于编造或者说操控统计数据,美国政府为了掩盖美国日益严重的失业问题而修改了失业率统计的方法,由此使得美国的失业率得以下降。当然,这也不是说美国之前的统计办法就真的反映了美国的失业状况,而只是说,美国不得不用一个更加巧妙的骗术来取代一个已经会伤及自身的蹩脚的骗术。

  实际上,在资本主义历史性大危机中,各国失业率的不断上升是必然的。当然,与之不同的是,中国政府为了一己之私还故意通过改革来制造大量的失业人口。从上世纪90年代的大批国企工人下岗失业开始算起,近二十年来,中国政府的改革政策是生产中国失业人口的核心动力,当前,中国政府又准备通过户籍制度的改革来创造更多的失业人口。而创造庞大失业人口的目的只是为了使得中国工人阶级的生活水平始终维持在一个极低的水平上。此外,为了尽可能地降低中国工人阶级的生活水平,中国政府一方面正在全面推动物价的上涨,尤其是基础商品价格的上涨,另一方面,中国政府正在推进利率自由化改革和存款保险制度,从而迫使中国工人阶级降低存款率。当然,或许很多白领、职业经理人、教师、医生等等并不认为自己属于工人阶级,那么,我们只能这么说,体力劳动者早就被榨干了,现在所有的改革全都是指向坐办公室的脑力劳动者的,因为也就是这些人还有些钱可供掠夺了,尽管体力劳动者在各项改革中依然是最受伤的,但是,真正能够让掠夺者肥起来的则是脑力劳动者口袋里的那些钱。消费税、水电油气的价格、房价等等的上涨,主要就是在掠夺劳动阶级中还算比较富裕的人群。脑力劳动者阶级什么时候能够真正认识到自己的工人阶级的身份,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开始摆脱在资本压迫面前弱不禁风的状态。知识分子固然是有势力的,但是由于意识不到自己也是被压迫者和被剥削者,因而脱离了工人阶级队伍的知识分子是发挥不出那种能够保护他自身根本利益的力量的。

  《中国城管执法权责亟待明确》,新加坡《联合早报》7月28日报道。中国在改革开放时期最明显的特征就是政治伦理是以破坏它自身为内容的。一方面说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另一方面却在挖社会主义墙脚、大搞特搞新自由主义;另一方面说要坚持为人民服务、走群众路线,另一方面却全方位地剥夺甚至可以说是掠夺人民群众从经济到政治的各方面的权利,从而使得中国重新变成以资本主义私有制为基础的半殖民地国家;一方面说要坚持依法治国,另一方面政府依然紧紧握有许多重大的原本属于人大的立法权,原本属于全体人民的国有资产不受人大监督和管理,却反而被政府任意支配。由此可见,篡位夺权在当下的中国是极其普遍的,因此,所谓城管执法权责不明确的问题只是小小的问题一个。

  但是,也正因为这个问题很小,换言之,很容易解决,因此才引得早就丧尽天良的主流媒体和专家教授们那么热烈的讨论,否则它们就无从展现它们是具有法治精神的人了,至于前面所提及的那三个大问题,由于它们一直站在反动的立场上,因而就不那么敢在这些问题上展现它们的法治精神了。当然,偶尔也有党校教授公开反对传播马克思主义的,而且中共中央对此也没有做出任何惩戒举措,据说这也算是在维护言论自由,果然,改革开放时期的中共党员已经拥有了反党的自由。在此等状况下,像近日发改委官员李铁的“改革是为了房地产企业提供更好的发展平台”这样的公开支持房地产开发商同时与全国人民作对的言论就已经算是小儿科了。

  在没有城管的时期,相关职能一方面由派出所承担,另一方面由街道承担。由于改革开放一方面复辟了资本主义私有制制度的统治地位,另一方面却又禁止人民群众自由的从事资本主义商业活动,因此城管实际上担负起来用暴力来克服这一矛盾的任务,也正因为这一矛盾是改革开放政策内生性的矛盾,因此,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化发展,这一矛盾自然只会越来越大,由此使得城管所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虽然斗争的焦点集中在城管身上,但是,导致矛盾得以产生的根源却是中国政府。很明显,在城管身上,我们看清了中国政府所谓放权让利的实质——就是把责任和压力推给基层,政府官员自己的好处却不受一丝一毫的影响,相反还能因此获得更大的好处。

  至于某些杂碎说的所谓中国社会的暴力文化,那首先要明确的是,这一暴力文化正是改革开放的特产,在毛泽东时代,哪有管理者敢打人民群众的道理!把人民群众从主人翁的地位打翻在地并踏上一脚,同时还无耻地对人民群众的“配合”表示感谢,这正是朱家强之流在改革开放中干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如果说中国社会有暴力文化的话,那么谁也比不上朱家强更能体现这一文化内涵的了。朱家强就是现实生活中的唐僧。

 

  2013年7月30日点评参考消息

  《中国对地方债务紧急“大摸底”》,英国《金融时报》网站7月28日报道,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7月28日报道,德国《法兰克福汇报》网站7月28日报道,香港《南华早报》网站7月29日报道,法国《回声报》网站7月28日报道,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7月29日报道,英国广播公司网站7月28日报道。

  中共中央自己一方面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其他什么主义,但是,另一方面又在实践中把中国搞得越来越像一个资本主义国家。自从地方债这个概念被中共中央和中国中央政府承认后,中国的资本主义化程度就更深了。因为按照社会主义大家庭的逻辑,全国一盘棋,“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而不是各打算盘,各扫自己门前雪,然而,当“地方债”合法化了之后,这个社会主义大家庭的逻辑就被彻底颠覆了,每个地方变成了独立核算单位,换言之,把人民政府异化成了自负盈亏的企业。美国之所以有主权债务危机和地方债务危机,那是因为美国的政府都是资产阶级运营美国的工具,它们本身是为了资产阶级增殖资本服务的,因此理所当然地被资产阶级视为企业,所以才有盈亏问题,因而才有破产的问题。但是,现在中共中央和中国政府也把这个概念(或者说这个洋教条)搬到中国来了,其结果不仅将起到瓦解社会主义的作用,而且还会严重阻碍中国的发展。

  尽管中国的经济总量已经世界第二了,但是,中国经济的发展是极不平衡的,东强西弱的格局并没有任何改变,因此,中国自己实际上存在非常紧迫的内部的再平衡问题,因而也就是要改变东强西弱的格局。但是,要改变这一格局,就需要东部发达地区将部分既得利益无偿转移至西部地区,而这种利益输送只有在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条件下才有可能实现。与此同时,由于东西部不同的发展水平,因此也必须采取不同的发展方式。

  对东部发达地区而言,更需要转向知识密集型经济,在这个转向过程中,东部地区的经济发展速度必然大幅度下降,因而无论该地区企业的负债水平还是所谓政府的负债水平都会显著上升。

  可是,对新经济单位而言,在开始阶段必然是以负债的方式生存的,绝不会有老板因为在投资伊始因出现的账面上的亏损而撤资关闭企业。但是,当“地方债”这个概念出现后,问题就产生了,因为不允许地方政府“资不抵债”,所以地方政府就根本不敢大规模地投资新兴产业,因而就无法放弃既得利益而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在“地方政府破产”的压力下,地方政府一方面成为自负盈亏的企业,另一方面它所能使用的手段却还十分原始,不要说远远不及当下十分流行的风险投资,就是连传统的私人投资也不如,可是,在此要指出的是,社会主义国家的政府提供的是国家信用,因而,它实际上拥有远远超过任何私人资本所能提供的信用,因而,社会主义国家的政府根本就不应该存在什么“地方政府破产”的问题,换言之,所谓地方政府破产的这件事根本就是一个伪命题。但是,偏偏从中央到地方都接受了这个荒谬的逻辑,其实质就是中共中央和中国政府在这个问题上严重背离了社会主义道路,因而是主动抛弃了社会主义制度所提供的巨大优越性。

  在此,境内外敌人偷换了一个概念,当然,这也是汉奸国贼自改革开放以来盗窃国有资产惯用的伎俩——就是把资本当作简单商品,也就是把一只会生蛋的母鸡当作一只肉鸡来处理,但是买下那只母鸡的私人资本家并不把它当作肉鸡来吃掉,而是当作会下蛋的母鸡来经营,由此就有源源不断的财富生出来,因而就产生了国企被贱卖的问题,就产生了国有资产在朱家强推行的国企改革中大量流失的问题,这绝对不是相关负责人在智商上有什么问题,而是汉奸国贼为了窃国肥私而故意为之的结果。

  同样的,对西部经济欠发达地区而言,要发展的话,必然需要新增大量的投资,而这些投资又很可能是以负债的形式存在的,由此,欠发达地区的地方政府出现“资不抵债”的可能性更大。

  因此,当“地方债”这个概念合法化之后,实际上从根本上增加了中国经济转型的困难,严重增加了中国内部经济再平衡的困难,尽管中共中央和中国政府口口声声说要加快中国经济转型的步伐,但是,它们在实践中推行的政策却是以增加中国经济转型难度为原则的。

  因此,只要坚持社会主义原则,中国就根本不存在“地方债”问题,这是社会主义中国和资本主义美国有原则性区别的地方之一。当然,反过来说,对那些企图把中国改革成半殖民地的沉船派而言,“地方债”问题必然成为它们头等重视的问题。深陷主权债务危机之中的西方新旧殖民势力之所以反复炒作作为它们的最大债权国的中国的所谓地方债问题,其目的不过是为了通过改变中国领导人的观念,从而让中国领导人做出错误的判断及由此带来的必然错误的举措,最后使中国走上自我瓦解的道路,而当中国瓦解掉之后,它们欠中国的钱也就可以不还了,反过来它们还能通过收购中国来成为中国的债主。

  郎咸平明确承认他是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因而,尽管他正确地指出了很多中国国企改革中存在的问题,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郎咸平的观点是站在社会主义立场上的,因为,即便从资本家阶级的立场上看来,中国国企改革中把资本当作简单商品卖掉的做法也是不可容忍的,由此可见推动国企改革的那些大清官实际上是罪该万死之辈。因此,只有从资产阶级的立场上才能理解郎咸平提出的观点,因而,郎咸平所抨击的4万亿投资实际上不过是因为这种投资不符合资产阶级的根本利益而已,正如很多资产阶级走狗所讲的——4万亿投资导致了“国进民退”。反过来说,当前新一届政府拒绝大规模投资的主张,正因为是响应了郎咸平之流的呼声,所以这种主张才是资产阶级立场的,因而才是反动的。

  当然,我们肯定的是政府大规模投资的这种方式,而没有肯定政府投资过程中所存在的问题。典型的问题就是,虽然扩大了国有经济的规模,但是没能有效提高国有经济对整个国民经济控制及主导的能力,搞的只是些重复投资,实际上是在一边扩大投资规模的同时另一边又束缚住了国有经济扩展的手脚。也正因为政府投资没有能够起到抢占高收益行业的效果,相反,汉奸国贼及其走狗还要求国有资本从高利润行业退出,如此一来,社会总资本再生产循环所产生的出来的利润的大部分依然还是进入了资本家的腰包,反过来,政府投资的收益却很可怜,如此一来,原有的社会贫富两极分化问题不但没有解决,相反还进一步恶化了。

  目前,新一届政府所推行的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实际上未必能够达到日韩当年那样的效果,其根本原因只是在于推行的方式存在前面所讲的原则性错误。日韩虽然是资本主义国家,但是,它们在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时,实际上完全是国家全盘主导的,根本不是在内外资平等自由竞争的状态下进行的,相反,是在对本国产业有着严密保护的前提下展开的,否则的话,日韩自己的高新技术企业根本发展不起来,早就被美欧吃掉了。因此,可以这么说,中国政府极其不重视保护中国的高新技术企业,当然,这是与汉奸卖国贼把在华的外资企业也称作中国企业这一点是密切相关。

  至于当下流行的内需拉动型经济,说白了,不过就是涨价增税型经济,这种经济的实质就是为了保护资本家阶级的根本利益,从而通过涨价以及增加工人阶级的税务负担(同时降低资产阶级的税务负担)——在客观上使得人民币贬值——来达到降低工资、贬值存款的目的,由此使得资本家阶级获得更多的利润。所以,如果还有劳动者为内需拉动型经济鼓掌的话,那么只能说此人真是甘当乏走狗了。

  《中国医改致力为患者提供便利》,香港《南华早报》7月29日报道。汉奸媒体真是恬不知耻!中国人民现在碰到的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完全就是由改革开放本身所带来的问题,正是因为改革开放剥夺了中国人民免费看病的社会福利,所以才出现了这个问题。我们当然不可能认为刽子手给他的刀下鬼做人工呼吸是什么善举,因而也没有理由认为一个剥夺了人民免费看病权利的政府为患者提供所谓便利的举措是什么善举。再说,中国政府自己也承认它的这个医改只是提供了可能性,而不是现实性,而人民群众要想获得这种现实性的话,自己还必须支付大量的金钱,还要买医保,即便如此,中国政府还在削减这一现实性本身的价值,以便让政府自己能够少出点钱,这居然还是“人民政府”。

 

  2013年7月31日点评参考消息

  《肯尼迪遇刺案再出新说法》,英国《每日邮报》7月29日报道。至今为止,有关肯尼迪遇刺案真相的说法已经多得数不清了,反正无论有多少种说法,每一种说法总能让一部分人感到是有道理的,甚至会感到“很有道理”。或许真相就在其中,或许这些都不是真相。但是,对于美国统治集团来说,言论自由在这里所具有的价值就是:它既能达到掩盖真相的目的,同时又能起到即时转移社会关注焦点的作用。人民群众不是想要知道真相吗?统治集团就给你一个说法,但它自己也无法证明这个说法的真实性和可靠性,然而,在全民参与讨论和辨别真伪的过程中,统治集团就达到了转移民众注意力的目的。过了一段时间后,如果民众没有被别的什么事情吸引过去的话,或者统治集团没有什么别的东西能够吸引民众注意力的话,那么这个冷饭就重新再被炒起来,由此企图再次达到转移社会中心议题的目的。显然,光准备一个议题是不够的,需要准备很多套议题以便轮番上阵,从而以使得老百姓总有谈资可用,而真正重要的问题则在这些讨论中被忽视了。

  反过来说,每当肯尼迪遇刺案又有新说法出炉的时候,我们就能知道美国统治集团自感危机已经进一步加重了,因为美国统治集团觉得必须转移民众的视线,但是又苦于缺少转移民众视线的手段,所以就只能再次炒冷饭。实际上,资本主义国家现在都面临着日益深重的危机,当然,各国统治集团转移人们视线的道具有所不同,一般都用些三俗八卦的东西来吸引人,不过这些东西搞不好也会牵扯出政治集团的腐败问题,比如梦露和肯尼迪的关系,等等,所以,这种手法并不高明,反过来说,如果沦落到只能靠这种下三滥的伎俩来转移民众视线的话,那么只能说明统治集团自己已经深感危机的严重了。

  而作为霸主的统治集团在这个问题上手法具有典型性。旧的资本主义世界的霸主英国喜欢搞点UFO什么的奇异现象,而美国则直接拍科幻片,听说美国又要开拍《星球大战》了,这些动作都是企图把人们的注意力从地球上挪到太空里,从现实世界转移到未知世界,特别是让活力四射的青年人活在不切实际的幻想里,如此在最大程度上消除可能的造反因素。当然,由于互联网的快速发展,网民,尤其是青年人能够通过网络见识到大量的科幻或魔幻的作品,因而,反过来说,网民相关的审美能力也通过接触大量的作品而得以提高了,至少,同质作品对网民的吸引力会下降甚至会产生厌烦情绪,由此,在客观上增加了统治集团利用相关手段转移民众视线的难度。

  于是,那些能被利用来转移民众视线的手段,从八卦升级成谣言,再从谣言升级成冤案,虽然手段本身与现实政治经济的关系越来越紧密,但是,对资产阶级来说,用一个谣言掩盖一批谣言,用一个冤案掩盖一批冤案,这种做法——总的说来——还是合算的。当然,反过来,把八卦、谣言和冤案混杂在一起搅乱人们视线的这个做法本身也可以起到掩盖冤案真相的作用。尽管对人民群众而言,真相更为重要,但是,对汉奸国贼来说,拖时间更为重要。汉奸国贼对人民群众使用疲军之计,企图让人民群众因感到不耐烦而或盲动或丧失斗争意志(很像股市里庄家折磨散户的手法),因此,反过来说,人民群众在斗争时更需要有坚韧的精神。圣斗士不应该被同一种招式击倒两次。

  肯尼迪当然应该算作是死于非命,换言之,他是枉死的,再加上该案的真相始终不明,因而也就是说,尽管有很多人被指控为凶手,但也没有令人能够信服的证据,因此,肯尼迪之死本身至少含有一件冤案。因而,在这种情况下,肯尼迪遇刺案新说法的出炉——换言之,与之相关的冤案的进一步增加——则愈加证明美国统治集团在转移民众视线这个问题上已经黔驴技穷了,但美国统治集团还不得不这么去做,否则美国民众日益关心阶级斗争的这个态势会使得美国统治集团向外转嫁危机的时间窗口越来越小,换言之,美国国内的阶级斗争越激烈,美国统治集团越要花费更大的精力来解决国内的问题。

  毛主席当年之所以要支持美国的黑人运动,实际上就是要通过引爆美国国内危机的方式来削弱美国统治集团向外转嫁危机的条件,又因为资本必须在不断的扩张中保存自己,因此,当美国向外转嫁危机的条件被削弱后,美国资本向外扩张的能力也就被削弱了,因而,反过来,美国资本干涉外国事务的需求和意愿也都被削弱了,由此使得亚非拉国家的独立运动有了一个较好的外部环境,中国自身所承受的来自美国的压力也减少了。

  当然,自“911事件”之后,美国统治集团发现“恐怖主义”居然能够对美国老百姓产生那么大的震慑力量,由此反过来频繁地利用恐怖主义活动来克服美国国内的阶级矛盾,当然,这些恐怖主义活动未必都是美国统治集团自己制造出来的,美国统治集团只需要像其在珍珠港事件中所做的一样——纵容相关事件的发生就行了。当然,“911事件”与伊拉克战争及阿富汗战争的关系也表明,美国统治集团完全有需要通过利用甚至制造某些恐怖袭击事件来达到特定的政治经济目的。换言之,美国统治集团为了达到向外转嫁危机的目的是会使用栽赃陷害这个伎俩的,更何况美国很善于将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在他国的头上。

  栽赃陷害是一切反动派惯用的伎俩,对内迫害爱国者时需要用这个伎俩,对外实施侵略扩张时也需要用这个伎俩,只是因为反动派习惯性地顾此失彼的特点才使得剧本总是那么得不完满,有时甚至漏洞百出。一个贪官居然能够在十几年不断晋升的仕途中保持清廉,或者说,根本抓不到一点此官在这十几年中贪污的证据,因而这样的贪官的确也算是一个异数,反过来说,这样的贪官真的存在吗?或者说,这样的官真是贪官吗?那个所谓的罪证是真的吗?再说,又有哪个贪官会为了造福于民而不惜与黑恶势力做殊死搏斗呢?这样做的官难道会是贪官?当然,在冤案频发的今天,这样的为人民服务的贪官肯定不止一个。

  《美政府指控摩根大通“操纵电价”》,美联社华盛顿7月29日电。据报道,美国能源监管当局指责摩根大通公司在2010年和2011年曾操纵加州以及美国中西部地区的电价。该公司2010年9月到2011年6月在加州5次使用“操纵竞价战略”,2010年10月到2011年5月在中西部地区3次使用“操纵竞价战略”。联邦能源管制委员会具有对违法企业处以每日每次上限100万美元罚款的权限。

  美国以现身说法的方式证明了根本不存在反映市场供需状况的电价,换言之,被作为市场经济大本营的美国自己就不是用所谓的市场经济的办法来制定电价的,相反,美国的电价受到相关私人资本集团严密的操控。正如libor被国际金融垄断资本严密操控一样。因此,当下中国改开教徒们正在极力推行的所谓物价改革(如电价的市场化定价)就完全是建筑在根本不能成立的理由之上的了。反过来说,这种改革本身就是一场掠夺人民群众血汗的阴谋。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