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军事

中国将军硬刚美国四星上将 提四个“坚决反对”

2019-05-30 08:43:11  来源:观察者网  作者: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外交,常被形容为“看不见硝烟的战场”。同样是保家卫国,怎能少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身影?

  再过几天,备受瞩目的第18届亚洲安全会议(亦称香格里拉对话会)将在新加坡举行,一些西方国家此前经常将之当作散布“中国威胁论”、对中国发难的场合。

  2017年、2018年,时任军事科学院副院长的何雷中将率团参加“香会”。日前,何雷接受长安街知事专访,揭秘“香会”上,与美国前防长、四星上将马蒂斯斗智斗勇的故事。

  硬刚美防长

  还记得现象级电影《战狼2》、《红海行动》吗?除了揭秘富有血性的中国特种兵,或者两次大规模的海外撤侨,它们更生动地展现了我国近年来在军事外交方面的成就。

  新中国成立70年里,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和中央军委加强军事外交整体设计,积极推进国际军事合作转型升级。中国军队越来越多地走出国门、走向世界,积极履行同中国国际地位相称的责任和义务。

  于是我们自豪地看到,中国已经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派出维和人员最多的国家,奔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护航,抗击非洲埃博拉疫情,紧急驰援尼泊尔抗震救灾……在对外军事交流合作方面,比如海军成立70周年国际舰队检阅、中俄两军联演等等,都在向着全方位、宽领域、多层次迈进。

  鲜为人知的是,军事外交同样存在着“看不见硝烟的战场”,其中最为典型的莫过于“香会”。

  

  2017年6月,新任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在作大会演讲时,公开就台湾问题发表言论,称继续向台湾出售武器。这是2002年首届“香会”以来,美防长首次在发言中公开讲台湾问题。2018年第17届“香会”,马蒂斯在大会发言中再次公开讲台湾问题,老调重弹。

  现场听完马蒂斯的演讲,中国军方代表团既震惊又愤慨,认为这是严重干涉中国内政、公然挑衅中国核心利益。何雷披露,代表团决定第一时间召开中外新闻发布会,并将台湾问题作为首个回应的问题,而后再讲南海问题、朝核问题等。

  

  “台湾问题是中国的核心利益,是一条不容触碰的红线和不能挑战的底线。”对于美方错误言论,何雷提出四个“坚决反对”——坚决反对向台湾出售武器,坚决反对任何官方与台湾接触和提高对台关系,坚决反对任何违反“一个中国”原则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的行为,坚决反对“与台湾关系法”与“台湾旅行法”。

  

  何雷还表示,中国人民解放军有决心、有信心、有能力,而且有手段,坚决维护国家的主权、安全、统一和发展利益。铿锵有力的回击一经国内外传播,网友纷纷赞叹“真霸气”。

  再比如,何雷中将首次率团参加“香会”时,有媒体注意到,相比前几届由上将带队,此次中国代表团规格降低。去年会谈时,会议东道主、新加坡国防部长黄永宏也以“来了21位国防部长”暗指此事。

  何雷说,看到此前黄部长在接受本国媒体采访时的回答,觉得很好。“您当时讲,代表团无论级别高低,重要的是要把本国的立场观点表达出来。中国军方代表团做的很好,为‘香会’的圆满举行做出了贡献。”何雷希望黄部长多给中方代表团发言、提问和交流的机会,不要开成对抗会、吵架会,更不要针对中国发难。

  两次“香会”,新加坡并没有按低规格接待中方,除按规则没有安排大会发言外,其余都是按国防部长或副部长规格安排。“我时刻感到有伟大祖国、强大军队在身后,我们充满自信,有足够底气。”何雷如是说。

  三次握手

  正面硬刚美防长,是否意味着在“香会”上,中美代表团一定是互相敌视、势同水火?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何雷首次公开了两届“香会”围绕台湾、南海、规则等问题与马蒂斯进行的两场坚决斗争之外,还有自己与马蒂斯三次握手、互赠纪念品的友好交往。

  第一次握手发生在2017年“香会”的欢迎晚宴上。何雷说:“两军关系是两国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希望在您任期内继续发展两军关系。”马蒂斯给予了积极回应,“我有这个愿望”。

  

  第二次握手发生在2018年“香会”部长级招待酒会上。两位将军偶然相遇,就像老朋友一样,主动迎上去握手交谈。此时,马蒂斯对何雷佩戴的军科院臂章表现出兴趣。

  次日部长级午餐会前,何雷向马蒂斯赠送了一个臂章,并详解了内涵。“臂章的形状是盾牌,表示中国奉行防御性国防政策;臂章下方的橄榄枝代表中国军队维护和平的使命。”马蒂斯很惊喜,欣然接受。

  第三次握手发生在2018年“香会”结束20多天后,即6月底,马蒂斯应邀访华。此前美国防部提出,马蒂斯防长想与何雷将军见一见、谈一谈。

  

  27日晚,何雷应邀参加中国国防部长魏凤和上将举行的欢迎晚宴。马蒂斯在握手时说:“前几天您送给我的臂章,我很珍惜,把它放在了办公室。”随后,他又回赠了“美国国防部部长纪念品”——带有四星图案的衬衣袖口纽扣。对此,何雷表示:“您送我的礼物,我也很珍惜,也会放在办公室。”

  

  

  半年之后,马蒂斯辞去美防长一职,成为一位美国普通公民。回忆起两届“香会”怒怼、三次握手,何雷认为,对其在任时的不友好言行应坚决反对,毫不留情地驳斥;对其就两军友好关系所作的努力,也应表示赞赏。“我祝愿马蒂斯将军身体健康、生活愉快,希望他能为中美两国、两军的关系继续向前发展,多做一些有益的事情。”

  “不希望你们这代人再把头发等白”

  因年龄到限,何雷中将已于去年7月卸任军科院副院长一职。然而,他并未完全闲下来,而是投身另一个“战场”——作为党的十九大代表、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我军著名的军事理论专家,他要为强国强军事业提供决策参考。

  出生于1955年6月的何雷是位军人后代,不到14岁就参军,至今已有半个世纪。“我父亲是一名老红军,我母亲是解放战争时期参军的,所以我从小是在军营里长大。”

  从战士到班长,再到排长、连长、营长、作训参谋、团长,何雷在作战部队一步步地晋升,直至全面主持一个英雄团队的军事行政工作。他自豪地说,这支部队就是当年的“松骨峰英雄部队”,著名作家魏巍撰写的《谁是最可爱的人》讲述的就是这支部队、这场战斗。

  

  因为认为现代化的军人不仅要能带兵打仗,而且需要先进的军事理论。当了几年团长,何雷迎来人生中的重大转折。1990年10月,他改赴解放军最高学术研究机构——军事科学院,开始从事军事理论研究。

  近年来,他先后组织领导完成军委等赋予的军事法规、研究报告、军事百科、理论专著等重大科研任务50余项,获全军军事科研奖、科技进步奖,军事科学院优秀科研奖30余项,荣立三等功7次。2007年12月获军事科学院“叶剑英军事科研奖”。

  2009年6月,何雷晋升为少将军衔,2013年6月调任兰州军区副司令员,2013年12月回到军事科学院任副院长,2014年6月晋升为中将军衔。

  如今,这位老兵虽身退二线,但在维护国家主权与领土完整方面,依旧决心坚定。在一次畅谈时,何雷感叹,由于历史原因,造成台湾和祖国大陆分离近70年。作为一名老军人,自己每时每刻都在盼望台湾问题早日解决,国家实现完全统一。

  

  “我记得一位老元帅曾讲过,我们等台湾回归、祖国统一,等到头发都白了。如今,老元帅已去世多年,我作为一个后来人,一个入伍50年的老兵,现在也把头发等白了,但我不希望你们这代人再把头发等白。”

  或许,这才是他在“香会”上谈到台湾问题时,会以四个“坚决反对”、四个“有”怒怼美防长的根本原因——深切地盼望着祖国早日完全统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