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港澳台

香港,还有两颗毒瘤!

2021-08-12 18:04:42  来源: 补壹刀   作者:李小飞刀、金马刀
点击:    评论: (查看)

  早在2014年“占中”期间,曾有香港朋友向我们直言,混在香港教师、律师与医护人员中的乱港分子,是英国殖民统治时期有意留下的“种子”,是香港的“三大毒瘤”。

  10日,成立48年、毁掉无数年轻人前途的反中乱港组织“教协”宣布解散,毒瘤三去其一。

  那么,成立72年的香港大律师工会,成立44年的护士协会,以及近年刚成立的医院管理局雇员工会,未来何去何从?

  1

  香港大律师公会创建于1949年,为香港唯一的法定诉讼律师(或称大律师)专业团体。

1.jpg

  其现任主席为英国自由民主党成员夏博义。

  近年来大律师公会屡次就涉港议题挑战中央权威,更一度拒绝与暴力割席。

  2019年香港进行《逃犯条例》修例咨询,在6月至10月期间,大律师公会共发布了13份声明,全部与修例事宜有关。其中10份声明的主要内容是批评特区政府和警队,呼吁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另外3份是遣责暴徒辱骂检察官、要求法官辞职,以及违反法庭禁制令。立场鲜明,以法治之名反对修例。

2.jpg

  而在同年7月1日暴徒冲击立法会、大肆破坏立法会设施后,大律师公会只是轻描淡写地发布声明“在立法会发生的事宜”,指“无需提醒公众守法及保持社会秩序的重要性”,不但没有严励遣责暴徒,反而大篇幅指责特区政府不听取民意,要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与市民沟通等。

  11月6日,中央发出信息,指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香港行政、立法、司法机关的共同责任,希望香港各界进一步凝聚起反暴力、护法治、保稳定的正能量。

  大律师公会竟然在声明中称,任何中央政府或其官员的言论,若给予外界的印象为以官方形式训示法官或司法人员进行任何政治使命或任务的举措,可能被当作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司法独立的干预,亦有损香港特区在基本法下享有高度自治权的原则,和“一国两制”的概念及实践。

  去年4月17日,中联办发言人强调,中央对港工作部门依据中央授权履行职责,有权力也有责任对香港事务发言发声。然而,大律师公会却曲解基本法第22条的相关规定,声称基本法中没有任何条文赋予国务院港澳办、中联办对香港自行管理的事务行使监督权。

3.jpg

  全国人大常委会在香港国安法立法过程中,听取各方面特别是香港特区有关方面的意见。大律师公会却污蔑香港国安法事先未经过有意义的协商,律师、法官、警察和香港居民在该法生效前没有任何机会了解其内容,包括该法律针对的严重犯罪行为。大律师公会还抹黑称,“香港国安法相关条文的施行损害基本法及《中英联合声明》承诺给予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高度自治,亦削弱维系‘一国两制’的基石”。

  基本法的相关条文明确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体制是“行政主导”,而非所谓“三权分立”。大律师公会去年9月却扬言,香港特区不是在三权分立原则下运作“是没有根据的”,亦不符合基本法中清晰订明和界定三权分立的条文云云。

  今年1月6日,国安处上门拘捕50名反对派人士,主席夏博义声称“他们是守法的人”,指上门拘捕的做法是故意要恐吓人,“非常令人反感”。同时,他还抹黑国安法的立法之意,指该法是"设计来夺走香港自由、引进内地制度的,和维护公共秩序一点关系也没有。"

  而这个英国人夏博义,是由香港“四大汉奸”之一的李柱铭提名参选,在没有竞争对手的情况下当选主席。由于上任后公开诬称香港国安法不符合法治精神,希望说服政府修改或限制国安法运作,遭港澳办和中联办点名批评。

4.jpg

  前特首梁振英曾撰文称,香港大律师公会主席位高权重,竟然由英国市议员兼任,香港到底是谁家天下?夏博义心向何方?“这是滑天下之大稽,荒天下之大谬”。他要求夏博义辞去主席一职。

  9日,梁振英又发表公开信批评称,近年大律师公会日趋政治化,夏博义的政治背景及其外国的政治职位对律师协会及其成员毫无帮助,他对香港的忠诚度也会受到质疑,应重新考虑自己的位置。

  有港媒披露,夏博义上世纪90年代与香港大学法律学院教授陈文敏等人共同成立“香港人权监察”。该组织与“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有政治联系,1995年起已收取近1500万港元拨款,更资助了2014年“占中”。

  香港工联会会长吴秋北曾称,香港大律师公会并非一般的专业团体,它有着非常重要的法律地位和角色,所有大律师的注册必须经该会申请,执业证书由该会审批和颁发,大律师《行为守则》由其制定,且大律师要成为资深大律师更要咨询公会主席的意见。他质疑由夏博义这个前牛津市议员出任该会主席,是否会构成国安漏洞?会为香港大律师制定怎样的《行为守则》?

  2

  在香港“修例”风波以及抗疫过程中,一些医护人员的倾向也是暴露无遗。

  比如,“修例”风波中成立的香港医院管理局雇员工会,于2020年1月26日提出所谓“五个诉求”,要挟特区政府对内地“封关”,否则就罢工。

  以抗疫为名,行“去中国化”之实。

  同时,香港护士协会也发起“保护你”行动,要求医护人员“按章”工作,以此要挟医管局。

  梁振英就此在社交媒体发文指出,医院管理局雇员工会在幕后黑手的鼓动下,置香港病人于不顾,借疫情试图打响“三罢”的第一枪,坚决走向社会的对立面,“姑息只会养奸,我们绝对不能手软。”他质疑,若医护人员今天因疫情罢工,“明天为政罢工,后天为‘五大诉求’罢工……每一件事都是大事,都是为了‘救香港’,香港人的医疗服务就栽在这些人手里吗?”

5.jpg

  其后,罢工受到香港社会猛烈谴责,被认为借防疫推进政治目的,对内地非人化并契合“修例”风波以来的反政府目标,迫于压力于2月7日自行结束。

  去年7月中旬,香港的新冠肺炎疫情加剧,成为大中华范围疫情最严重的地区。在这种情况下,护士协会和医生团体,居然发表声明强烈反对特区政府向内地求援。有媒体将这些公立医院的医护人员称为“黄医护”

  去年2月疫情刚开始出现时,香港公立医院系统的医护工会,就以“不接收大陆病人”“要求政府封关防止大陆疫情”为由罢工。香港护士协会对于特区政府向中央求援也“强烈认为”,内地医护人员来港提供医务紧急施援一事,不符合香港法例和专业守则的规定。香港医学会会长的反对理由是:我们讲英语,他们(内地医护人员)讲普通话。

6.jpg

  护士协会作为香港公立医院护士最大的工会,成立于1977年,有大约三万会员(占护士总数超过一半)。去年7月1日香港国安法实施之后,香港警察在执法过程中被暴徒刺伤,在公立医院治疗时,遭到护士医生虐待,引起社会对这些“黄医护”的警惕。

  3

  香港凤凰卫视评论员何亮亮告诉“补壹刀”,对这些协会组织,未来加强管理、改组甚至解散都在选项内。

  像“民间人权阵线”这样在“修例”风波中组织游行上蹿下跳的非专业性社会组织,未来几天它们自己会开会决定去留,大概率要解散。

  而大律师工会和护士协会这样的专业性组织,则更加复杂一些。

  它们在之前的风波中表现得都比较“黄”,在社会上也有一定的影响力,跟西方的联系比较密切,西方媒体比较注意他们,特别是医护人员的罢工以及大律师工会对政治和法律事件的一系列声明和表态。

  目前,大律师工会内部争议较大,一部分人认为要跟过去的立场切割,另一部分人坚持死硬抵抗,由于协会内部还有一部分外籍律师,内部形势势必相当复杂,香港社会也高度关注他们接下来的动向。

  接下来香港选举委员会的选举将是一个节点,届时大律师工会将推出什么样的候选人参选,是不是问题候选人。如果其过往有反对国安法立场,选举委员会审查委员会势必履行职责,让候选人无法通过,将对工会生存产生影响。

  去年的罢工风波则是悬在医院管理局雇员工会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目前特区政府尚未对此作追究。国安法通过后,一些医护人员明显变低调。

  何亮亮认为,未来,对这些专业协会的管理和调整,将一步步提上议事日程。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