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港澳台

香港富豪卧底清洁工后承认:再也说不出“有斗志就能改变命运”

2019-04-24 11:04:32  来源:昆仑策研究院    作者:佚名
点击:   评论: (查看)

  你混得不好,

  一定是你不够努力?

  香港曾有一档电视栏目,

  名叫《穷富翁大作战》,

  专门让那些人生赢家,

  体验艰辛劳动人民的生活。

  其中,香港富豪田北辰,

  在参加栏目前,

  对于穷人为何而穷这件事,

  虽未明确表态,

  但提到了自己成功的法则:

  “我从来没有时间坐下来好好享受,

  永远在计划着下一步。

  如果你今天对自己满意,

  明天就会被人淘汰!”

  

  对于优胜劣汰的社会竞争,

  他更是无比坚信:

  “斗志能够改变命运,

  如果你有斗志,

  弱者也可以变成强者。”

  

  然而两天之后,

  田北辰的态度,

  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变:

  “在强弱悬殊的情况下,

  只有弱者越弱,越来越惨!”

  

  田北辰是香港江南四大家族,

  中的“田家二少”。

  父亲是纺织业巨子“一代裤王”。

  他本人是个非常努力的富二代,

  本科毕业于康奈尔大学电子工程专业,

  后又攻读下哈佛大学工商管理硕士。

  

  毕业回港后,

  他不愿意吃家里的老本,

  选择自立门户,

  创立了纵横二千集团,

  (G2000和U2服饰)。

  在吃了无数的苦之后,

  终于在全球扩张千家分店。

  而后,他又进军政界。

  

  之所以参加这档节目,

  缘于一个非常功利的想法。

  那就是在日后的从政生涯中,

  他可以写出更具影响力的文章,

  拿出更可信的材料来说服别人。

  “因为我曾置身其中,

  这样会更让人信服。”

  

  于是他跟随主持人,

  来到偏僻的油麻地,

  爽快地交出了自己的钱包,

  住进仅有1.67平米的“豪华笼屋”。

  

  这间屋子月租1350港元,

  相当于人民币1200元,

  实际上就类似于火车硬卧那样的床位。

  在这栋楼里,这样的房间30多个,

  每个房间上下两个床位,

  空间层层阻断,小如胶囊,

  卫生间都是公用的。

  

  

  整个“参观”过程中,

  田北辰紧绷的面容上,

  始终透出一股拧劲儿。

  连说那句“比我想象中小一点”时,

  都还有些不服气,更像是在说:

  “没关系,我能想办法搞定。”

  

  出于好奇,他去拜访邻居们。

  见一位老伯迷在电视前,

  田北辰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容:

  “你平时经常看电视?”

  “没什么嗜好,所以看电视。”老伯说。

  “平时看到几点钟睡觉?”

  “凌晨一两点。”

  “一两点!?”

  那口气就像是在责备对方:

  怪不得你穷成这样。

  

  第二位老伯年事已高,

  没有工作,

  每月靠3700港元救济金生活,

  扣除1300港元房租,

  剩下的钱勉强能填饱肚子。

  整个交谈过程中,

  老伯说的最多的话,就是没办法。

  没有选择,没有希望,

  “活一天算一天罢了。”

  

  这一圈走下来,

  田北辰脸上的自信,

  慢慢被沮丧代替了。

  环顾四周,

  他不得不承认:

  “很惨,很没意思,没有希望,

  好像文件被锁在柜子里,

  这不是一个很有人性的居住地方。”

  

  

  尽管时间已经不早,

  但习惯提前做规划的田北辰,

  为避免明早迟到,

  还是上街询问上班路线。

  

  到地铁站一问,

  才得知坐地铁上班来不及,

  而通宵巴士需要13元。

  可节目组参考,

  香港低收入人士真实的生活标准,

  每天只给他50元生活费。

  他反问节目组:

  “我哪有这么多钱?”

  

  早在2004年时,

  田北辰担任九广铁路公司主席,

  面对高票价的质疑,

  他冷漠地回应:

  “如果你觉得贵,可以有其他选择,

  我们的铁路公司不是社会福利机构!”

  而此时,他不得不承认:

  “交通费扼杀了穷人的生存空间。”

  

  第二天,

  他花“巨资”坐通宵巴士上班,

  开始体验当街道清洁工。

  时薪仅25港币,

  清晨6点15开工,

  一直要做到中午11点45分。

  2个小时该清理10个垃圾桶,

  但他半个小时才清理2个。

  

  原本已经腰酸背痛了,

  但这边还没清理完,

  那边又有人丢垃圾进来。

  田北辰很自然地来了一句,

  “真过分!”

  

  运气差的时候,还会遇到,

  各种各样的易碎品、尖锐垃圾,

  田北辰根本不知如何是好,

  工友径直走上前,徒手收拾。

  “没事的,我们都习惯了。”

  

  如此辛苦,薪资却这么低,

  起早贪黑,累死累活,

  就为了挣一口饭钱,

  别的什么都不敢奢望。

  

  但这顿饭也并不怎么可口,

  因为只有15元的预算,

  大部分的饭要20元,买不起。

  平时喝着高级红酒的他,

  只能在楼梯间喝白开水。

  

  想去饭馆吃饭更不可能,

  香港寸土寸金,

  地价贵,铺租更贵,

  连最便宜的饭都吃不起,

  他这辈子还没尝过这种滋味。

  

  在经历了住宿、交通、饮食,

  这三大项日常消费后,

  对比大半天辛苦的工作,

  田北辰得出亲身体会的结论:

  “这样的付出和回报是不对等的。”

  

  工作到下午3点,腰都直不起来,

  熬足9个小时后,终于可以下班休息。

  但他惊讶地发现,同事们并不打算回家,

  都纷纷为第二份夜间工作做准备。

  以目前的收入,大家根本不够生活。

  每天需要连续高强度工作17个小时。

  

  虽然累得头疼,

  但田北辰睡不着,

  于是他决定出去转转,

  看看更便宜的“板间房”是什么样。

  这些条件更简陋的隔间,

  最差的床位也要每月600港元,

  有隔断的高达1500至2000元。

  

  没有热水供应,各种脏乱差,

  连厕所天花板上都有隔间住人。

  

  来到大街上,田北辰一脸沉重,

  “这根本就不是给人住的。”

  

  他开始思索“社会公义”。

  市场是个弱肉强食的地方,

  不一定有公义,

  政府一旦将他们抛给市场,

  也就是将他们抛向了非人的处境。

  

  而后,节目组特地安排他,

  去打扫最脏最挤的街道。

  人行道又窄又乱,必须避开行人,

  结果,根本无需他避开行人,

  人们看到他就像看到魔鬼一样,

  纷纷主动避开,

  甚至有人厌恶地捂着鼻子。

  

  最糟糕的是,

  这种歧视已经深入潜意识,

  他自己都不曾意识到:

  “我从来不自觉如此讨人厌。

  原来人们是以这种眼光去看清洁工,

  很可能我以前也是一样。”

  

  原本为期7天的体验,

  田北辰还没熬过3天,

  便表示“已经体验足够”,

  宣告提前退出,

  成为第一位提前退出的嘉宾。

  

  对比他曾经所说的,

  “我永远在计划下一步。”

  在节目最后,

  他站在清洁工的立场上表示:

  “完全没有别的盼望,

  只想着如何能吃一顿好的。

  怎么会去计划下个星期?

  最重要的是解决下一餐。”

  

  重回富豪身份之后,

  田北辰说了一连串叫人痛心的话:

  他们并非不勤奋,

  做的工作并非没有技术含量,

  更不是无关紧要,

  可他们的付出与回报显然不成比例。

  

  没有人能定义

  你人生的成功与幸福。

  他人生存的艰辛,

  也不要轻而易举地否定。

  因为你不了解他人的人生

  有时候,绝不是一句“你不够努力”

  就能解释得清。

  (来源:昆仑策网,转自网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