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港澳台

解散“台湾省政府”,别忘了“台独”的尽头就是统一

2018-07-08 08:28:34  来源:观察者网  作者:不爱鸡汤的滨哥哥
点击:   评论: (查看)

  说起关于台湾的冷知识,总少不了一个:台湾省的省长是谁?

  在台湾地区的历史上,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台湾省省长,就是宋楚瑜。而如今,随着赖清德宣布自2019年起“省级机关”的预算归零,也意味着“台湾省政府”这个机构彻底走向了名存实亡,而这也是自李登辉搞“冻省”至今21年来,从进入“病房”到半只脚进入“太平间”。只不过,由于台湾岛内宪制性文件规定,“省级机关”不能废除,所以即便是预算清零后,也会派遣兼任的无薪“省主席”来装饰门面。要真正的“废省”,还必须过“修宪”这一关。但是,无论“台湾省政府”是否实质被废掉,都无法改变台湾是中国一部分的事实。徒劳地加速“台独”,自然也会加速“台湾省化”。

  

500

  台湾省政府的虚化

  从历史上来看,“台湾省”这个词的含义很复杂。

  台湾在中国行政区划上曾经隶属福建省,1885年清政府设置台湾省。之后甲午战争中清政府战败,被迫签订《马关条约》,把台湾割让给了日本,直到日本投降后,台湾才终于回到祖国怀抱。

  蒋介石政府在接收台湾后,于1945年8月成立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其范围包含了台湾全岛、离岛及澎湖列岛。在1947的“二二八事件”后的两个月,蒋介石撤销台湾行政长官公署,依照《省政府组织法》改制,任命魏道明为台湾省政府主席。同年五月,台湾省政府正式建立。

  1994年,台湾地区依照《省县自治法》,台湾省施行地方自治,台湾省主席因此改为民选,其名称也依此更改为“台湾省省长”。而宋楚瑜便是以482万票,60%的支持率当选为台湾省省长,是台湾地区历史上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的“台湾省省长”。

  1996年,以李登辉为首的国民党当权派出于凸显台湾“独立主权地位”和把宋楚瑜排挤出权力圈的目的,联合民进党召开所谓的“国发会”,达成了“冻省”共识,即省虚级化。终于在1997年决定废除台湾省的“自治地位”,省长的权力到1998年12月20日为止,后改为官派,“省长”的职称也改回了“省主席”。台湾省政府的职权被大幅度缩减,以至于省政府早已形同虚设。当然,这也直接导致了宋楚瑜与李登辉关系破裂。

  如今的台湾当局再一次将“冻省”往前推一步,于明年取消掉所有的预算,只留下包含无薪“省主席”在内的十位工作人员来装饰门面,就差给“死亡通知书”了。

  而由于台湾地区的台北市、新北市、桃园市、台中市、台南市和高雄市相继改制成为“直辖市”,因此名义上“台湾省”的管辖范围变成了如下图红色所示。但实际上并无实权,其管辖的县市都归台湾地区政府直接管辖。

  

500

  虚实之间的政治斗争

  台湾省政府的权利架构彻底转折点便是在李登辉的“冻省”之手。

  台湾当局不仅有一个“台湾省政府”,同时也有“福建省政府”。1949年国民党当局退居台湾后,其有效的统治范围只剩下了台湾省全部,澎湖地区以及福建省的极小部分地区:金门县和连江县马祖乡。而蒋介石当局为了维持“正统地位”依然设立了这两个省政府来分别管理其有效统治范围。

  而在“反攻大陆”无望后,台湾当局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的问题:当时的台湾省政府管辖的范围与台湾当局有效统治的范围竟然有99%以上是重叠的。当局有“国民大会”,台湾省有“省议会”,当局有行政机构,台湾省也有相应的一套。用一句大白话来比喻的话:原来当级长的小明管理的范围是整个年级,但是现在有效管理的范围竟然只剩下了眼下的班级,而小明的工作班子跟现有班长的是一样的,几乎重叠的。到时候班里同学是听班长的还是听小明的呢?显然是听班长的,此时的级长已然被架空。

  因此,考虑到“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和“选台湾省省长”的选民是几乎重叠的,削弱台湾省政府的权利架构也就成了台湾当局的重点。由台北市开始不断有县市开始升格为“直辖市”,缩减着台湾省政府的管辖地,而台湾省政府的办公地点也因此从台北市这个“权力的中心”搬离到了南投县南投市中兴新村。

  而李登辉为了推动“台独”与打压宋楚瑜的省长权力,也在推动“冻省”,停办台湾省政府选举,取消台湾省自治,恢复委派“省主席”。对此,宋楚瑜自然了然于心,多次对所谓的“冻省”议题提出尖锐批评,向国民党请辞“中常委”,向台湾当局请辞省长以示抗议。最后,终究还是“冻省”完成,从此导致了当初“情同父子”的两人关系破裂,宋楚瑜由此离开国民党,另立亲民党,成为了国民党自新党分裂后的第二次大分裂。时至今日,宋楚瑜依然对此耿耿于怀。

  “冻省”的目的除了夺取权利之外,同时也与其“台独”的意图关系紧密:将“台湾省”改造成类似“福建省”一样的虚设机构,有利于进一步消解既有的省级制度,最终达到“废省”,使得台湾当局直接管辖20多个县市,如同日本一样的“台湾国”。

  而当年的匆忙政治斗争也埋下了许多的祸根,例如本次的台湾水果大滞销,果农即便是销售出去也拿不到多少钱。就是因为当年李登辉将台湾省政府给废掉了,原本台湾省层级的农政没有划分移交给地方县市政府,原本行之有效的产销组织链条整个断裂。而李登辉为了政治斗争拉拢地方乡绅势力,从而导致了这些地方势力盘剥农民利益。这就是为什么会发生有香蕉收购者愿意以高于市场价一点收购农民香蕉,该收购者会被利益相关者殴打的原因。

  

500

  实践性台独与两岸民众的观感

  无论是当年“冻省”还是如今的“清除预算”,其明面上的理由都是为了“精简机构”“省下冗余的预算”,但其实际上的目的都是为了要通过废除“台湾省”改变台湾人的观念,妄图在政治体制上和法律上改变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的事实,为制造两岸分裂提供“法制依据”,制造出“台湾是主权独立国家”的假象。因为即便“冻省”二十余年,台湾地区现在多多少少还剩下“台湾省”的概念,特别是很容易随口说出“台湾省”“玩遍全省”之类的话语。“台湾省”“福建省”等机构名词代表的是台湾方面曾经代表的“中华正统”。如今这些机构都在民进党的操弄下逐步走向历史的故纸堆。至今即便“清除预算”“削减人员”也不直接废除,只因赖清德还无法逾越台湾岛内宪制性文件规定,除非“修宪”。

  

500

  台湾习惯用语上“全省”依然存在

  台湾方面对此反应冷淡,即便是蓝营也是如此,原因就在于“台湾省”早已“冻省”二十余年,民众早已没有感觉,而由于没有真正“废省”,因此国民党也没有异议。

  然而,对于大陆方面而言,由于蔡英文至今不肯承认“九二共识”以及赖清德多次承认自己是“务实的台独工作者”,因此即便是没有真正“废省”也会被视为“台独”方面仍然在进行着“渐进式台独”的操作。只是无论岛内改制也好,清除预算也罢,都不可避免会遇到法律上的天花板——台湾岛内宪制性文件,因此也始终无法真正实现“台湾国”的幻想。

  随着祖国大陆综合实力的日益强大和民进党的执政失利,越到紧要关头民进党就会越加焦躁。因此“围堵中国”论也好,“清除台湾省政府预算”也好,亦或是搞所谓的奥运正名也罢,都是在试图用统独之争来提振选情。然而,不管未来民进党如何处心积虑地搞“去中国化”,实力的天平已然倾斜,民进党当局都无法改变“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的事实。执政越加失利后加速对统独操作愈加疯狂,但是别忘了:“台独”的尽头就是统一。

  加速的“台独化”,就是加速的台湾省化。

  

50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