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财经

退押金官司,小黄车又赢了!等退押金,或许还要988年.…

2020-12-11 06:14:5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红雨
点击:    评论: (查看)

  你领到 ofo 小黄车退的押金了吗?

  99元、199元的押金“小黄车”就是不退,你咋办?根据“小黄车”APP的协议,消费者只能申请仲裁。而要仲裁,最少得先交6100元。一位清华大学法学院学生状告“小黄车”搞霸王条款,结果败诉“倒赔”了400元;又一位清华大学法学院学生接力起诉,12月8日再次领到“败诉”裁定。

  2018年,ofo小黄车暴雷,掀起长达数年的“退押金”风波。

  当年,不少人前往ofo公司总部办理退押金,队伍甚至排到了附近商场门口。押金难退的风口浪尖下,当时ofo小黄车官方还像模像样的公布了退押金政策提醒。

  “提交线上申请退押金的用户,核实完毕后用户将进入退押金序列,ofo将按顺序退款。”

  然而,ofo公布的办公地点实际已人去楼空。ofo的官网、APP、公众号,几乎一切公开渠道中的地址,都无法追寻到它的踪影。目前,不少用户已经放弃了找寻ofo退款。

  除了用户,追缴货款的供应商也排着长队,自行车、货运、零部件和广告商们纷纷提起诉讼,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但是,法院2020年5月9日发布的执行裁定书显示,其在2020年初对被执行人东峡大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就是ofo)予以线下查控及查找,未找到被执行人,也未能发现被执行人可供执行的财产。

  换言之,连法院都找不到欠了一屁股债的ofo跑路去哪了。

  据不完全统计,ofo现有终本案件超200起,涉及未履行金额超5亿,另据报道,还有超过1500万名用户等待退还的押金,即使按99元最低金额计算,该项债务已近15亿元,合计债务已逾20亿元。

  就在去年,ofo的APP首页还突然上线了“天天返钱”活动,该活动声称用户“无需排队,直接退还押金”。

  然而这只是一个层层套路坑用户的陷阱,也让不少人掉进了坑里......

  清华大学学生小孙为了找“小黄车”讨个说法,跟ofo的运营企业打了个官司。

  2020年5月,小孙再次登录“小黄车”APP时,注意到APP的“注册/登录”界面以黄色小字的形式提供了《用户服务协议》格式合同的入口,并用小字提及“争议解决条款”,无需进行任何勾选或点击即可登录。

  《协议》标明更新日期为2019年5月31日,其中约定:凡因本协议引起的或与本协议有关的任何争议,均应提交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按照申请仲裁时该会现行有效的仲裁规则进行仲裁。仲裁应在北京进行,仲裁裁決是终局的,对双方均有约束力。

  小孙认为,消费者提交押金一般为99元或199元,每次租赁单车的租金也只有1元,而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受理并处理案件的最低费用为6100元,纠纷解决成本与案件标的额相比过高,会实质性阻碍消费者对自身权利的维护。

  小孙向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请,请法院确认小黄车仲裁协议无效。

  小黄车运营企业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辩称,仲裁条款不存在《仲裁法》规定的无效情形,也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不应当被认定为无效条款。

  法院审理认为,本案《协议》中的仲裁条款具有明确的意思表示、仲裁事项和选定的仲裁机构,且根据已查明的事实,小孙是自主自愿选择注册成为ofo共享单车用户,不存在《仲裁法》规定的无效情形,应认定为有效。

  7月23日,法院作出裁定,驳回小孙的申请,申请费400元由小孙负担。

  此事经媒体报道后,引起广泛关注。

  9月5日,另一名清华大学法学院学生小肖接力起诉”小黄车“,以同样的理由,向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请,请法院确认小黄车仲裁协议无效。

  “接力起诉就是希望通过合法的途径去表达消费者的诉求。对胜算没有预期,希望法院能做出合理的裁决。 ”当时在接受采访时,小肖这样说。

  12月8日,北京四中院作出裁定,驳回小肖的申请。

  仲裁机构解决争议产生的仲裁费等维权成本明显高于诉讼费用,这是舆论关注的焦点问题。记者注意到,针对这一问题,裁定书中分析认为,仲裁庭在裁决仲裁案时,有权根据当事人承担的责任比例确定仲栽费用的分担,也有权要求败诉方补偿胜诉方因办理案件而支出的合理费用,且小肖提出的该项仲裁协议无效的理由不属于人民法院对仲裁司法审查案件的审查范围,故该主张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这两起诉讼的代理律师都是北京市中银律师事务所阮万锦律师。

  “对于法院的裁定,我们持保留意见。”12月9日,阮万锦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从立法目的来看,《合同法》第四十条正是考虑到经营者与消费者具体力量的不对等,才设定了“不公平则无效”的规定来调节合同自由原则。该规定追求的是实质公平和一个合理的社会效果。为了退100元押金,先交6100元的仲裁费,会让维权消费者望而却步,足以对其主张权利造成极大的现实阻碍。

  “通过格式合同把争议解决方式限定为申请费用高昂的仲裁,已经成了不少经营者通过提高争议解决成本来阻碍消费者维权的典型手法,在电商领域尤为突出。我和两位当事人认为,法院在考虑公平问题和适用《合同法》第四十条时,应该实质性地关注仲裁条款产生的现实效果,关注其对消费者的行为产生的实际影响,而不能仅仅从逻辑上进行推理。接下来,我们还会向立法部门提出相关建议。”阮万锦说。

  10月10日,记者申请退小黄车押金,当时排名:16598377,读作一千六百五十九万八千三百七十七,截图为证:

  两个月过去了,12月10日,记者查看进度,排名16595549,读作一千六百五十九万五千五百四十九。算一下,排队的人还真少了,少了2828人。期间61天,平均每天少了46人左右。

  记者忍不住又做了几道计算题目:以每天排队人数每天少46人的速度消化现有排队人数存量,按天计算还需要360772天,按年计算为988年。

  对于此事,不少网友愤怒的说:这是赊千年老账。赤裸裸的耍流氓还能赢。

  还有人批评我国的法律:我国的消法落后整体经济进程至少20年。由于法律不支持集体诉讼,所以消费者对于这种无赖企业一点办法都没有。现在的法律是资本家的法律吗?不是全国人民的法律了?

  红雨 综合自中国消费者报、扩展迷EXTFANS、网友评论等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