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财经

共享汽车“立刻出行”疑似跑路 成都公司人去楼空

2019-08-28 15:28:36  来源: 驱动中国   作者: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驱动中国2019年8月27日消息 风口过后徒留一地鸡毛,共享汽车的“倒闭潮”仍在蔓延。最近,全国多地市民陆续反映,“立刻出行”共享新能源汽车无法退还押金。目前广州、成都公司都已人去楼空。

  

09fa513d269759ee72bd9a370e781a136f22dfe2.jpeg

  据《成都商报》报道称,“立刻出行”成都公司办公地点附近的其它公司员工称,前两周就很少看见人了,上周后半段起就没人了,办公室里已经没有任何和“立刻出行”相关的标志标识,电脑也已经全部搬走。

  新希望国际的物管工作人员打开电脑查询发现,“立刻出行”成都公司登记的信息为“成都山和朋友们汽车租赁有限公司”,已经欠费4452.98元,包括“从3月起没有交的电费,和8月的物管费”。

  “立刻出行”APP于2017年6月正式上线,并同时在广州开始投放与停车网点布局,2017年12月入驻佛山、成都。笔者查阅天眼查信息显示,“立刻出行”的运营主体天津山和朋友们科技有限公司目前已经完成4轮融资。最后一轮融资是于今年2月披露的B+轮融资,由熠美投资、凡创资本、君联资本、险峰长青、蓝驰创投共同投资。

  当时,立刻出行CEO王杨表示:“本轮融资将主要用于精细化运营和技术提升,在广州单城盈利的基础上立刻将在多城证明汽车分时租赁的经济效益。”

  然而,在今年8月份,就有广州市民曝出“立刻出行”共享租车APP押金难退的消息。据当事人陈先生表述,他是在今年3月初在“立刻出行”APP上注册的账号,并缴纳了499元保证金,充值了600元,租赁了一辆共享汽车。而在3月10日发现APP上无法找到可租车辆,于是提交退还保证金申请。结果时隔160多天,提交的退还保证金记录仍停留在审核状态。

  此后,南都记者走访“立刻出行”公司在广州的办公地,发现已人去楼空。

  而像陈先生一样遇到押金难退问题的用户不在少数,值得注意的是,笔者在黑猫投诉平台查询发现,关于“立刻出行”的相关投诉已多达5924条。有位用户反映称:“从去年10月1号用车,一直就不行,曾经退了几次押金都没有成功,然后继续在今年8月退押金,一直没有反应。”还有用户反映称,已经没车可用。

  截至目前,立刻出行官方微博的消息更新至5月23日,评论区已经被广大网友的“退押金”呼声淹没。而作处于舆论源爆点的立刻出行则销声匿迹。外界对于“立刻出行”卷款跑路的质疑之声纷纷传来。

屏幕快照 2019-08-28 下午3.30.00.jpg

屏幕快照 2019-08-28 下午3.30.11.jpg

 

  其实,不少共享汽车品牌已经倒闭,包括友友用车、EZZY,就连自诩融资金额最多,拥有奔驰、宝马、奥迪等多款旗舰车型的途歌也已败下阵来,而崩盘前兆却是无比相似,押金难退——公司失联——无车可用——办公地点人去楼空,于是乎共享汽车行业“凉凉”之声不绝于耳。

  据EZZY前员工爆料称:“EZZY的APP一度在全市范围内上线车辆为零,不少消费者对平台产生了疑虑,并致电客服投诉。”而且用户押金和员工工资加起来估计有500万元左右。

  虽然共享汽车遇政策红利一度吸引资本注意,也使得不少玩家匆匆入局惨淡收场。据业内人士表示,全国注册的共享汽车平台有七八百家,其中10%左右只能存活两三个月。

  其实,对于重资投入的共享汽车行业来说短期盈利几乎很难实现,所以在没有资本持续输血的情况下根本玩不转。而且一线城市获得牌照等相关资质难、相关配套设施不完善、违章事件、交通事故追责难、盈利模式单一、供需不平衡等等都是横亘在共享汽车行业面前的难题。因此共享汽车不但没有像共享汽车一样快速攻城略地,反而在前进道路上举步维艰。

  此外,用户押金被挪用已经成为行业公开的秘密,无论是被企业用作扩大经营抑或是投资,风险则转嫁给用户,一旦企业经营不善或投资失败资金链断裂,用户押金打水漂,这已成共享经济行业“通病”,暴露资金池失守的同时也映射出行业监管之弊。

  但也不代表共享汽车行业就会被摁死,历经初期的草莽发展阶段,在相关制度及配套措施的不断完善的情况下,尤其是伴随新能源汽车及智能驾驶需求不断释放,产能不断提升,未来共享汽车行业或许会迸发新生机。至少目前来看,传统汽车联手互联网巨头布局共享出行的势头甚猛,未来整个行业发展或趋向规范化、精细化、融合化方向再进一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