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财经

葛洲坝电力被拉黑背后:高层调整,有项目分包商超60家

2019-07-03 09:14:44  来源:新京报  作者:李云琦
点击:   评论: (查看)

  相关阅读:施工方自己举报自己偷工减料 青岛地铁成立调查组

  青岛地铁施工方再爆施工问题:钢筋从焊接变成了绑接!

  央视记者再追踪:青岛地铁项目又被曝“地下隐情”

  青岛地铁集团通报:责令总承包单位和监理单位撤换项目负责人

  在基建类上市公司中,对外分包项目并不少见。

  

  7月1日,沪深两市股票一片飘红,而葛洲坝股价只有微弱上涨,盘中最大涨幅未超过1%。当日早间,葛洲坝发布公告,在承建的青岛地铁1号线外接电源项目中,葛洲坝电力公司不存在违法分包问题。

  近日,青岛地铁1号线电源配套工程因施工方负责人自曝工程存在质量问题受到关注。6月29日,青岛地铁集团宣布,针对青岛地铁1号线外接电源配套工程总承包方中国葛洲坝集团电力有限责任公司(简称“葛洲坝电力”)存在违法分包行为的事实,青岛地铁集团研究决定,将其列入青岛地铁工程建设黑名单。

  7月1日,新京报记者致电葛洲坝,了解葛洲坝电力被纳入青岛地铁工程建设黑名单后对公司的影响,对方工作人员告知,需要记者发邮件采访。记者发送采访邮件后,截至发稿时,尚未得到回应。

  葛洲坝称未违法分包

  事件后公司总经理换人

  面对青岛地铁集团的“存在违法分包行为”指控,7月1日早间,葛洲坝发布公告表示,葛洲坝电力公司不存在违法分包问题。

  根据葛洲坝公告,青岛地铁1号线外电源配套工程经青岛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公开招标采购,建设单位为青岛市地铁一号线有限公司,中标单位为葛洲坝电力公司。双方于2018年3月30日签订施工合同,合同金额14110万元。

  拿到项目后的2018年9月,葛洲坝电力与青岛永利捷电力工程签订《青岛市地铁1号线开闭所外电源施工及安装工程劳务分包合同》,合同金额2718.81万元。劳务分包内容主要为土石方开挖及回填,混凝土浇筑等劳务作业。所有主材(电缆、排管、钢筋、商品混凝土、电缆附件等)均由葛洲坝电力公司负责采购。

  公开资料显示,青岛永利捷公司为两名个人持股,大股东戚延军持有60%股权,股东程世增持有40%股权。该公司2014年成立,一直到2017年,才在经营范围中增加“电力施工总承包,施工劳务分包,电力设施运行维护劳务分包”项目。2019年6月24日,该公司法定代表人由戚延军变更为程世增。

  葛洲坝称,项目于2019年3月5日开工后,青岛永利捷公司将劳务作业私自进行再分包。葛洲坝电力公司于5月20日发现青岛永利捷公司存在劳务再分包情况,于当天发函要求整改,并于6月5日与其解除劳务分包合同。

  虽然否认了违法分包,但葛洲坝在公告中表示,“作为总承包方,葛洲坝电力公司存在项目管理不善问题,主要包括分包履约过程管控不严、分包项目质量监测不到位等。”

  葛洲坝还表示,根据青岛地铁邀请的第三方机构检测,破除地段钢筋规格及用量符合设计要求,但局部地段存在钢筋布设不均、混凝土垫层厚度不均、包封混凝土厚度局部不足等问题。

  葛洲坝表示,青岛地铁1号线开闭所外电源施工及安装工程项目部现班子成员停职检查,成立新的项目部临时班子,接管项目部生产经营管理日常工作。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葛洲坝电力与青岛永利捷解除合约的同时,葛洲坝总公司的高层也发生人事变动。6月5日晚间葛洲坝公告,董事会聘任冯兴龙、吴平安、徐志国为公司副总经理。因年龄原因,付俊雄不再担任公司总经理职务。

  资料显示,付俊雄1959年出生,已经在葛洲坝任职多年,历任葛洲坝集团第五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党委副书记,中国葛洲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等职,在2018年11月被聘任为公司总经理。

  2018年以来业绩下滑

  某项目部有60多家分包商

  对于青岛地铁1号线外电源配套工程项目未来对公司的影响,葛洲坝7月1日在公告中表示,将对刚施工的1.5公里电力排管工程拆除重建,鉴于该项目金额较小,该事件对公司本年度营业收入和利润不构成重大影响。

  数据显示,葛洲坝2018年度的营业收入为1006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6.57亿元。截至2018年底,葛洲坝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428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以来,葛洲坝的利润也出现下滑。公司2018年度、2019年一季度的营业收入同比增减分别为-5.79%、3.9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减分别为-0.55%、-7.95%。

  2018年度,葛洲坝集团电力有限责任公司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为1.81亿元。7月1日,新京报记者致电葛洲坝,了解葛洲坝电力被纳入青岛地铁工程建设黑名单后对公司的影响,是否会影响葛洲坝电力的其他招标,工作人员告知,需要记者发邮件采访。记者发送采访邮件后,截至记者发稿时,尚未得到回应。

  值得注意的是,项目分包已经是葛洲坝的惯例。2018年度社会责任报告中,葛洲坝提及,“2018年我们继续深入推进集中采购制度,大力推行大宗设备物资战略采购,不断强化分包商分级分类管理”。

  在2019年6月27日,葛洲坝召开的2019年项目管理工作会上,公司董事长陈晓华也提及,“要加强承(分)包商管理,培养一批与葛洲坝荣辱与共、风雨同舟的优秀分包商队伍”。

  根据葛洲坝集团官网发布的文章——《葛洲坝集团发布2017年度在用承(分)包商信用评价结果》的内容,2017年11月,葛洲坝集团启动2017年度承(分)包商信用评价工作。与葛洲坝集团及所属各单位有履约行为的施工总承包、专业承包及施工劳务的1449家企业被纳入评价范围。

  

  最终的在用承(分)包商信用评价结果中,四川港航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等334家合作单位获评A级承(分)包商;湖北中进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等977家获评B级承(分)包商。此次葛洲坝集团还评出了C级承(分)包商100家,D级承(分)包商38家。

  2018年7月,葛洲坝官网发布的一篇署名“通讯员陈此超”的文章中就提到,在葛洲坝六公司科威特南穆特拉住房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中,有“项目部大大小小60余家中外分包商”。

  

  葛洲坝7月1日表示,从公司总部层面成立专项调查组,对分包管理存在的问题进行彻底调查。待调查结论明确后,根据有关规定对相关人员进行责任认定和追究。

  基建类上市公司分包项目较常见

  国祯环保分包项目被罚

  在基建类上市公司中,对外分包项目并不少见。上市公司国祯环保曾在2019年5月公告,此前公司承建的庐江县乡镇污水处理厂(含湿地)DBO及配套管网建设项目,于2014年9月5日发生一起生产安全事故,公司在2015年、2019年相继因为该项目的施工过程中公司对项目部安全生产检查和管理不到位,并对项目工程进行了分包,未认真落实施工方案,未将行政主管部门的停产指令落实到位等问题被处罚。

  据了解,国祯环保在环境工程EPC业务上用到工程分包。根据公司2017年度报告,公司环境工程EPC业务上,按照合同约定对工程项目的质量、工期、投资造价等向客户负责,提供性价比高的EPC服务,并依法将总承包工程中的部分工程分包给具有相应资质的企业,分包企业按照分包合同的约定对公司和客户负责。

  粤水电今年5月公告称,公司与汕头市安康建筑劳务分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康劳务”)签订《潮水溪疏浚工程与乌石拦河闸引水工程劳务分包合同》。公司通过比价的方式确定安康劳务为该工程的劳务分包方,提供分包劳务内容为乌石拦河闸建筑工程部分及塭嘴水闸上下游段及闸室部分劳务工程,合同项下劳务价款为1978.17万元。

  在中国交建的2018年年度报告中,公司2017年度、2018年度的工程分包费均占据了成本的大头,分别为1650亿元、1644亿元,分别占成本费用的36.96%、35.97%。

  新京报记者 李云琦 校对 李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