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财经

郎顾之争与张文中的救赎

2018-06-03 09:21:50  来源:作者微信  作者:港股那点事
点击:   评论: (查看)

  资料图

  5月31日,蒙冤12年后,66岁的物美超市创始人张文中迎来了最高院的无罪判决。

  这被最高院称为具有标杆性意义的判决,是改革开放以来罕见的重大涉产权经济案件平反。

  这是2017年12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人民法院依法再审的三起重大涉产权案件之一。

  另外两起是:

  顾雏军(格林柯尔系的创始人)虚报注册资本,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挪用资金案,由最高法院第一巡回法庭提审,目前尚未开庭。

  李美兰与陈家荣、许荣华确认股权转让协议无效纠纷案指定南京中级法院再审,一审已经开庭结束,等待宣判。

  回望中国企业发展史,很多看似不相关的人物和事件,总是在某一个特殊的时点,又会碰撞交织在一起,就像物美张文中和格林柯尔的顾雏军,而在世纪之初时,他们可以说完全没有交集。

  1

  张文中的物美往事

  说起张文中,可能很多人并不熟悉这位低调的零售业大佬。不过提起他旗下的超市,你也许就不陌生了,尤其是你在京津地区待过的话。物美、美廉美、新华百货都是他旗下的产业,此外,在4月26日,由于受"萨德事件"发酵冲击,韩国超市乐天玛特退出中国市场的,物美以14.2亿价格收购了乐天玛特北京21家门店。他和国美的黄光裕,是京城地面上两个零售巨子。

  在中国企业发展史上,1984年和1992年是两个很具有代表意义的年代,以这两个年份为代表,产生了很多对中国经济具有格局影响力的企业,他们的创始人也被归类为84派和92派。

  物美的张文中属于92派企业家,泰康人寿的陈东升、复星的郭广昌都是92派极具代表性的人物,在众星熠熠的92派企业家中,张文中不算最显眼。

  1983年从南开大学数学系毕业后,张文中被分到了大庆油田企业管理处,参与了当时的企业改革和管理创新。两年后,他重返南开大学攻读管理硕士学位,并提前一年毕业。

  1987年,张文中来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从事宏观经济的研究,他的同事包括92派代表人物陈东升,以及中国期货业教父田源。

  中国经济改革风起云涌之时,张文中主持的中国石油价格政策研究,得到中央有关部委重视,还获得美国自然科学基金会支持,于是就有了后来他被派到美国斯坦福大学做系统工程学博士后研究的经历。

  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的鼓舞下,1993年,张文中和在美国密歇根大学进行博士后研究工作的吴坚忠一起,回国创办了卡斯特公司,业务从为其他企业做系统集成项目开始,发展到自主开发了一套专为超市设计的管理信息系统。但在当时国内超市较少且普遍是小店的背景下,并没有太大"用武之地"。

  转折来自张文中在广州参加了一次连锁业发展研讨会,这促使他把发展方向从科技领域转向了流通领域。张文中决定自己做一家超市。

  1994年末,物美综合超市翠微店开业,是北京最早的综合超市。次年,物美开设了自己的第二家店铺。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一年里,超市的销售额就达到了1亿多元。但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物美的发展并不是很顺利,碰到了生存的困难,因此,张文中迅速地调整了经营策略,把工作的中心放到物美超市的经营上来,并结合自己所掌握的系统整合方面的知识,敏锐地指出了经营连锁超市的根本:系统整合,成本领先,科学规范管理。

  同时,张文中为物美选择了一条低成本扩张道路:通过租赁、合作、托管和合资国有商业企业等方式进行扩张;具体做法是,物美以现金入股,合作方将商业网点折合成资金入股,经营权归属物美,双方按股分红。

  依靠这一模式,物美迅速改造了一批旧式副食店和菜市场为超市、便利店。到2002年年底,物美集团年销售额45亿元人民币,在全国连锁业中排名上升至第12位。

  2003年11月21日,物美在港交所创业板挂牌交易,成为第一家在香港上市的国内民营零售企业。

  上市之后,物美先后以托管、联合、兼并等方式整合了北京超市发、京北大世界、天津大荣等全国20多家商业企业的400多个网点,企业规模迅速再壮大,张文中也因此成为中国零售行业的标志性人物。

  在2004年的福布斯大陆富豪榜上,张文中以1.25亿美元身家名列第125位。

  不过,物美扩张路上与国有资产"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也一直被人诟病,这也成为物美的阿喀琉斯之踵。

  2004年开始,中国民营企业出现一波集体性溃败,突然降临的严厉调控,让众多缺乏防范经验的企业付出了惨重的学费。铁本出事、德隆帝国崩塌,此外宋如华的托普、孙宏斌的顺驰,以及顾雏军接手的科龙和张海收购的健力宝等都相继爆发危机。

  更让人觉得山雨欲来的是,以郎咸平为代表的社会舆论掀起了一场关于民营企业家"原罪清算"的大讨论,这场讨论把民营企业发展初期一些不规范的情况放大,弄得人人自危。

  到2006年,"协助调查"、"双规"甚至"被抓"像一种瘟疫,在企业家圈子里流行肆虐,搞得很多人惶惶不可终日。下半年部分企业家中的流行语甚至是"没被调查吧?"

  2006年11月,张文中辞任物美集团董事长,以配合有关调查。此前,10月18日,上海国际赛车场总经理郁知非被传召"协助调查";10月29日,海欣股份总裁袁永林亦"协助调查"。

  张文中的出事,许多人猜测是受到落马的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腐败案的牵连。

  因为张文中、刘志华两人在石景山创业时熟识,物美接收的不少国有商业资产都是从北京市商业里面取得的合作,而刘志华当时恰恰分管这个部分。2003年物美在香港上市的时候,刘志华还作为政府的代表出席了敲钟仪式,并且获得了张文中象征性意义的股票相赠。

  所以,很多人猜测张文中被带走是牵涉到了刘志华落马案件中,但是最后法院给张文中定罪的却与刘案无关。

  根据2008年10月衡水中院作出一审判决,张文中被判诈骗罪、挪用资金罪的依据是:

  2002年初,张文中、张伟春在明知民营企业不属于国债技改贴息资金支持范围的情况下,经共谋,物美集团以中国诚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国有企业,以下简称诚通公司)下属企业的名义,通过申报虚假项目,骗取国债技改贴息资金3190万元;2003年至2004年间,物美集团在收购中国国际旅行社总社(以下简称国旅总社)、广东粤财信托投资公司(以下简称粤财公司)分别持有的泰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康公司)股份后,张文中安排他人分别向国旅总社总经理办公室主任赵某某、粤财公司总经理梁某支付好处费30万元和500万元;1997年,张文中与泰康公司董事长陈某某、中国国际期货有限公司董事长田某挪用泰康公司4000万元资金申购新股为个人谋利,共盈利1000余万元。

  据此,对张文中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对物美集团以单位行贿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五百三十万元等。

  宣判后,张文中、张伟春、物美集团均提出上诉。河北省高级法院改判张文中有期徒刑12年。两次减刑后,张文中在2013年重获自由。

  对于张文中所背负的"罪名"——“诈骗、单位行贿、挪用资金案",当时一直存在争议,其辩护律师曾称,"对张文中一审判决在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方面存在严重错误。"用张文中自己的话说,这是一个"非法律人士都可以看出错误的重大冤案"。张文中对此也一直耿耿于怀。

  2016年10月,张文中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诉。最高人民法院于2017年12月28日作出再审决定,并依法组成五人合议庭,于2018年2月12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

  经再审后,最高院认为张文中案的罪名均不成立,改判张文中无罪,同时改判原审同案被告人张伟春、原审同案被告单位物美集团无罪,原判已执行的罚金及追缴的财产,依法予以返还。这桩饱受争议的产权错案终于盖棺定论,张文中也卸下身上的罪与罚。

  相比张文中的平反,最高法决定再审另一起案件顾雏军案,更是一桩牵动人心的大案。

  这是一桩十余年前的悬案。

  2

  2004郎顾之争

  2004年,在吴晓波看来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民营企业的第二次大溃退之年。

  这年的年初,河北省委、省政府以冀字【2004】第1号红头文件批准转发了河北省政法委出台的《关于政法机关为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创造良好环境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文件指出对民营企业经营者创业初期的犯罪行为,已超过追诉时效的,不得启动刑事追诉程序;在追诉期内的,要综合考虑犯罪性质、情节、后果、悔罪表现和所在企业当前的经营状况及其趋势,依法减轻、免除处罚或判处缓刑。

  这个文件一出台,就引发了一场全国范围内的关于如何看待民营企业、民营经济和民营企业家以及民营企业所谓"原罪"问题的讨论。

  然而,随着宏观调控引发一系列民企问题出现,舆论出现180度大转变,转而开始对产权改革中的种种现象进行"绝不宽恕"的"原罪清算"。

  这次主导舆论的,是来自香港的郎咸平教授--能言善辩,却颇具投机性的经济学家,他自称"是一个喜欢生活在闪光灯下的学者"。

  在短短的2个多月里,他接连向三个当时最有影响力的公司开炮,从6月开始先后在公开场合质疑TCL、海尔的产权改革。

  郎教授认为TCL股改方案实际是国有股权被稀释的过程,是"以股权激励为招牌,以证券市场为渠道,使国有资产逐步流向个人的过程"。李东生才是TCL改革的最大受益者。

  8月2日,他发表《海尔变形记--一次曲折而巧妙的MBO》,矛头直指海尔。他分析张瑞敏对海尔的产权进行了三次"变形"。"第一次变形"是在1997年。这一年正是大规模产权改革的藻始之年,海尔成立内部职工持股会,2000年,由持股会为主体成立海尔投资,后者拥有海尔零部件采购和商标所有权,这两项内部交易获利高达34个亿。郎咸平认为,海尔商标不归海尔集团,反而归海尔投资所有,这是典型的"股东、保姆、职工"角色不分。"第二次变形"是在2001年。青岛海尔利用增发募集资金和部分自由资金共计20亿元,向海尔投资溢价收购青岛海尔空调器有限公司74.45%股份,产生的股权投资差额20亿元一次性转让给海尔投资。海尔投资手中有了运作的"第一桶金"。此后,海尔的金融资产扩张几乎都是以海尔投资的名义来进行,如控股长江证券、设立海尔纽约人寿。加上非金融资产扩张,海尔投资旗下的公司可查证的就已经达到12家,总资产(包括海尔品牌)已经超过650亿元。

  不过TCL的李东生和海尔张瑞敏都只是简短的回应"不予评价"。

  8月9日,郎咸平教授在复旦大学发表题为《格林柯尔:在"国退民进"的盛宴中狂欢》的演讲。郎咸平教授称他和他的学生经过3个月的研究后发现:顾雏军利用"七大板斧(安营扎寨、乘虚而入、反客为主、投桃报李、洗个大澡、相貌迎人、借鸡生蛋)"的手法,先后收购了科龙、美菱、亚星客车、ST襄轴等4家公司,自称投资41亿元,但实际只投入3亿多元。他称顾雏军收购上述四家公司时,均以公司大幅度亏损为由压低收购价格,而这些公司的大幅度亏损都是由顾雏军一手造成的。

  郎咸平的三颗炮弹在企业界、舆论界和经济理论界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只有性情自负而暴烈的顾雏军对郎咸平予以猛烈的还击,结果就是,在这场回击中,顾雏军成了炮灰。

  8月17日,顾雏军正式向香港高等法院递交诉讼状,以个人名义指控郎咸平对其构成了"诽谤罪",指责其演讲是对自己的名誉、品格和人格进行的攻击。对此郎咸平表示坚决奉陪到底,以期引起各界对国企产权改革的重视。一位经济学家与一家上市公司之间的司法诉讼战由此拉开帷幕。

  郎顾之争很快升温、升级,火药味越来越浓。

  一些学者认为郎咸平观点偏颇,对中国企业变革的大方向有误读,不够宽容。复旦大学张军教授认为郎咸平的案例研究"攻其一点,不及其余,有失偏颇"。北京大学张维迎教授还发表演讲,呼吁舆论环境要"善待企业家,不要把他们妖魔化"。不过,也有一些以"新左派"自居的学者为郎咸平大声叫好,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左大培等十多人联名发表声明"声援郎咸平"。

  顾雏军为了证明"清白",还十分高调地邀请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经济研究所协办,举办了"科龙20年发展与中国企业改革路径"的研讨会,会上,企业经济研究所罕见地为科龙出具了一份验明正身、全面肯定改革经验的报告书。第二天,这份报告书的摘要以广告的方式被刊登在各大财经媒体的版面上,顾雏军颇为得意地说,"外面很多评论让我恍若隔世,仿佛回到文革年代……现在又是一夜之间,许多经济学家认为我没有问题。"

  从事后的效果看,这次研讨会不仅没有洗脱嫌疑,反而越描越黑,在公众印象中,顾雏军反而成了侵吞国有资产的符号化人物。就在研讨会召开的同时,国家审计署悄然进驻科龙电器,展开调查。

  11月,深交所与香港联交所一起进驻科龙总部,对其财务问题进行集中核查。

  12月,顾雏军收到了广东证监局的询问函。监管层询问科龙是否在广东发展银行给大股东格林柯尔担保2.76亿美金。科龙当时净资产只有28个亿,如果有2.76亿美金担保,这就是重大信披违规。为此,顾雏军给广东证监局写了一个证明,告诉他们没有这个担保,还附上了广发行的证明材料。

  2005年1月,香港联交所以关联交易为名对顾雏军进行公开谴责。科龙股价应声下挫。

  2005年7月28日,顾雏军被抓,在2008年1月被判有期徒刑共10年。

  郎咸平发动的这场"讨伐",让他如愿以偿地成了一个明星级经济学家。而顾雏军顾雏军打造的格林柯尔系随他入狱而逐渐瓦解,科龙则被海信并购。

  2012年,顾雏军获准提前出狱后,便在召开记者会称自己无罪,并公开举报广东省和证监会三位官员贪污腐败,指控他们用伪证和莫须有的罪名关押了自己7年。

  资料图

  科龙到底是不是因为这2.76亿美金被立案调查,这是顾雏军感到疑惑的,执拗的顾雏军希望通过法律追究真相,他多次要求中国证监会对其公开科龙案立案调查的相关文件以及案件的关键证据银行保函,不过都被证监会拒绝了。

  2017年12月,与证监会对簿公堂后,顾雏军胜诉。在顾雏军微博上发布的《行政判决书》中显示,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中国证监会必须向顾雏军公布科龙案主席办公会内容,并且负担50元案件受理费。这场告赢中国证监会的胜利,让顾雏军离为自己平反昭雪更近了一步。

  资料图

  2017年12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人民法院依法再审三起重大涉产权案件,其中包括顾雏军案。据最高人民法院消息称,该案将由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回法庭提审。

  随着张文中案件的平反,顾雏军案离水落石出也不远了。

  资料图

  不过,相比于张文中案,顾雏军案更复杂,其中更有层层叠叠的案中案,对于现实也更具有标杆性意义,不仅仅在于对于他个人是否有罪做出最后结论,更重要的是通过厘清他的几次收购行为,将为我国未来的国企改革确定一些具有可操作性的界线。

  3

  结语

  相比顾雏军,洗清冤屈的张文中是幸运的,虽然身陷囹圄,物美有他的战友吴坚忠守护,虽然错失了零售和互联网大发展的黄金十年,但是基本盘还在。

  在张文中心中,褚时健古稀之年再次创业,是企业家心中的企业家,也是他的榜样。出狱后的几年里,蛰伏幕后的张文中也在为物美的下半场谋局布子。

  2015年他和一些年轻的创业者以及IDG资本一起成立了分布式电商——多点,目前多点已经成为全国排名第一的生鲜电商。物美退市后,没有停下拓展门店的脚步,2016年新开大卖场42家,较2015年在开店数量上翻了一倍。

  很显然,66岁的张文中渴望再塑曾经的辉煌。

  但是顾雏军的格林柯尔在他入狱的几年里,已经基本瓦解,虽然年龄上顾雏军还比张文中小几岁,但是恐怕已经再难东山再起。

  这场官司毁掉的不只是一个企业。

  顾雏军之所以还如此孜孜不倦的喊冤,支撑他的,可能就是希望能够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

  祝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