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财经

丹东港产能严重过剩:交叉违约,465亿债务波及15家银行

2017-12-15 08:36:30  来源:经济参考报  作者:钟源
点击:   评论: (查看)

下载 (2).jpg

  在经历过去年一波的洗礼后,2017年债券违约事件远没有停歇。12月4日,丹东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丹东港”)发布公告称,截至11月30日,公司尚有银行借款利息0.76亿元到期未能支付,尚有融资租赁本息1.93亿元到期未能支付。这是继10月底“14丹东港MTN001”发生实质违约后,丹东港债务危机再次发酵。而作为连锁效应,包括“16丹港01”、“16丹港02”等非到期债券持有人纷纷要求发行人公布公司资产情况、追加担保措施等。

  10亿中票发生实质违约

  10月30日,丹东港集团发布公告称,由于公司有息债务负担重,短期支付压力较大,“14丹东港MTN001”因未能按期兑付本金,出现了实质性违约,违约金额为10亿元。目前,丹东港只是向托管机构划付了5860万元应付利息。

  据悉,本次违约的债券为公司2014年发行的5年期3年末可回售中票14丹东港MTN001,本金10亿元,应于10月30日回售。10月13日公司公告未回售部分票面利率上调164bp至7.5%,但截至11月23日,投资者仍然全部选择回售。

  事实上,在11月17日上午在丹东市召开的“14丹东港MTN001”的持有人会议上,债权人便以压倒性多数通过了《关于丹东港集团有限公司2014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持有人会议相关事项的议案》。该议案包含要求发行人不逃废债务的议案、要求发行人明确兑付方案的议案、要求保障本期中期票据优先受偿的议案、要求发行人为本期中期票据提供增信的议案、要求发行人披露资产情况的议案、要求建立定期沟通机制的议案、要求限制发行人行为的议案、要求设置偿债专户的议案等共八项议案。

  对此,丹东港在11月28日发布的“14丹东港MTN001”决议答复的公告中表示,“我公司承诺对本期中期票据不逃废债,承诺企业将尽力采用一切合法手段努力兑付本期中期票据本金。公司目前正就支持还款事宜与有关各方进行沟通,我公司将尽力履行本项议案的决议,并争取在2018 年1月13日前明确详细兑付方案,并及时将兑付方案及推进进度通报持有人。期间,我们会按月向持有人汇报工作进展。”

  事实上,2017年以来公司资金链持续高度紧张,主要源于10月份公开市场债券的集中兑付。有资料显示,10月23日至10月30日,公司集中到期14丹东港PPN004(10月24日到期,本金15亿元)、16丹东港(10月27日到期,本金5.60亿元)及14丹东港MTN001(投资人已全部选择回售,10月30日到期,本金10亿元)三笔债券,本金共计30.6亿元。公司在协调兑付前两笔债券本息后,第三笔债券本金兑付资金最终难以及时筹集到位,从而形成实质性违约。

  资料显示,丹东港所处的辽宁省沿海港口分布密集,分别有丹东港、大连港、营口港、盘锦港、锦州港、葫芦岛港等六大港口。近年东北地区经济持续下滑,更加剧了各港口之间的恶性竞争。而丹东港位于海岸线及路网末端,腹地范围及集疏运状况均较为一般,整体区域竞争地位较弱。辽宁省各港口应对竞争的主要策略为加大码头建设,其中以丹东港集团近年来投资支出规模最大。腹地经济下滑叠加大规模投资支出使得区域供需迅速恶化,区域内第一大港口大连港披露其2016年泊位平均利用率仅为43%,以此推算,丹东港集团产能利用率或将仅有24%,产能过剩十分严重。

  464.9亿巨债波及15家银行

  随着“14丹东港MTN001”债券违约案的爆发,丹东港集团背后的巨额债务违约风险也逐渐浮出水面。包括上述违约的债券,丹东港集团共有79.5亿元的债券尚未偿还。分别是9亿元的“13丹东港MTN1”,到期日为2018年3月13日;10亿元的“15丹东港MTN001”,到期日为2018年3月10日;5亿元的“15丹东港PPN001”,到期日为2018年1月13日;20亿元的“15丹东港PPN002”,到期日为2018年8月21日;20亿元的“16丹港01”,到期回售日为2019年1月27日;5.5亿元的“16丹港02”,到期回售日为2019年1月25日。

  另外,2017年半年报显示,截至6月30日,丹东港共获得包括国有大行、股份行、城商行、农商行、政策性银行在内的15家银行授信346亿元,已使用210亿元。其中交行34.8亿元,剩余14.1亿元;农行3.29亿元已用完;民生银行11亿元,剩余6亿元;中国银行105亿元,剩余83.5亿元;工商银行40亿元,剩余5亿元,5255万元展期;建设银行24.7亿元,剩余7700万;进出口银行58亿元,剩余19.1亿元;平安银行20亿元,剩余17亿元;丹东银行10.7亿元,剩余2亿元。此外,光大银行、营口银行、辽宁银行、广发银行、农商银行、华夏银行分别为2.45亿元、6亿元、2亿元、2亿元、6000万元、8000万元授信,均已用完。

  而丹东港集团10月30日发布的2017年三季度报告显示,截至今年9月末,该公司负债总额为464.56亿元,流动负债100.16亿元,其中短期借款47.97亿元,应付票据21亿元,长期借款150.86亿元,应付债券60.1亿元,长期应付款135.99亿元。

  一面是464.9亿元巨债压顶,一面却是公司的资产变现和外援存在一定难度。截至2017年9月末,丹东港集团总资产为601.79亿元,其中流动资产37.34亿元,货币资金仅14.71亿元,且多数为受限资金。中债资信认为,从该公司资产情况分析,总体资产质量较差、变现难度较大。截至2016年末,该公司可用于抵质押的资产主要为固定资产158.16亿元、在建工程229.10亿元、投资性房地产71.50亿元,该公司公司抵质押借款达178.88亿元,推测固定资产和投资性房地产应基本用于抵押,剩余可供抵质押资产已很少。

  让人费解的是,既然丹东港偿债压力巨大、财务状况恶化且早有端倪,为何银行仍然在“视而不见”的授信放贷呢?

  对此,有业内知情人士分析指出,“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的经营信条,让银行“痴心不改”。另一方面,基于银行的考核压力,只要企业规模足够大,肯接受利率高定价,能满足“造”存款的基本要求,银行就有放贷的内在动力。

  促发连锁反应 华融租赁已起诉

  违约已成事实。对于债券投资者来说更为关心的是,丹东港接下来是否有交叉违约风险,银行又是否会出现抽贷等处理行为。对此,12月4日晚间,丹东港集团发布公告称,为解决此次债务危机,目前丹东港集团有限公司债务委员会已成立,由中国进出口银行大连分行牵头,共15家金融机构组成。债委会要求,各家金融机构需协调一致,不抽贷、不压贷、不降级。此外,丹东港正在与银行及融资租赁公司协商到期债务展期或其他方式解决债务问题。

  不过,自“14丹东港MTN001”出现实质违约后,丹东港便接到法院的财务诉讼和资产保全。12月1日,华融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申请冻结丹东港集团1.03亿元的银行存款,以及查封相关财物。而在12月4日晚间公告中,丹东港集团也坦言,截至2017年11月30日,公司尚有银行借款利息0.76亿元到期未能支付,尚有融资租赁本息1.93亿元到期未能支付。

  严重的财物危机和违约事件必然带来公司主体评级的下调。联合最初给予公司主体评级AA-,2017年6月将评级展望由稳定下调为负面,本次下调至C。中金最初评分4,2016年11月下调至4-,2017年6月已下调至5+,本次下调至5-最低档。而中债资信此前多次对丹东港集团进行级别下调及风险预警:2016年7月,将公司级别由AA-下调至A+;2017年5月,将公司级别由A+下调至A-,并向客户进行定向风险预警提示;2017年10月27日,将公司级别由A-下调至BBB,展望下调为负面。

  在中债资信看来,丹东港集团实际盈利及现金流足以维持公司运转,但战略选择失误导致公司近年来投资十分激进、债务迅速攀升。而与此同时,公司公开市场形象恶化导致直接融资渠道完全受限,而较差的资产质量也导致间接融资渠道难以新增借款,公司资金链持续高度紧张,在多笔债券集中到期的情况下,最终发生违约。

  而对于违约给市场的启示方面,中金报告认为,丹东港主业虽然看起来比较简单,但各种迹象表明存在一定实际控制人风险和内控问题,关联方往来和担保较多也导致投资者对于公司现金流向的监控较为困难。另外,在债市环境优良时过度依赖债市融资,在市场调整和风险偏好降低阶段融资渠道快速收紧,反而成为违约催化剂。

  “对于投资激进、债务规模迅速增长且无显著外部支持的企业,对其分析不应简单停留在其财务表现上,而应综合考虑其外部环境变化、资金面情况、资产状况、投资战略等多方面因素来衡量其违约风险。此外,对于资金链高度紧张的企业,也不应存有侥幸心理,即使前期债券全部兑付,后期违约的可能性也仍然较大。”中债资信分析称。

  (原标题:连锁反应发酵,波及15家银行,丹东港身陷交叉违约危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