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反腐

上任才一年多 80后女厅官为何落马了?

2022-08-12 05:10:54  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佟西中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段颖 资料图

段颖 资料图

  最近,云南省一名官员的落马引发外界关注。不仅因为她是一名厅级干部,还因为她是一名80后,晋升正厅级才一年半时间。

  8月9日,云南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云南省投资促进局党组书记、局长段颖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段颖是彝族女干部,1982年10月生,贵州兴仁人,在职研究生学历。2004年9月在昆明市西山区林业局工作,2021年1月任云南省投资促进局局长,成为当时云南最年轻的正厅级官员。

  在当今官场,80后厅官群体刚刚崭露头角。另一方面,从公开报道看,近年不少80后、90后官员“早节”不保,倒在了仕途起步阶段。

  相关专家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腐败现象不能与年龄挂钩,“一片稻田中出现几株毒草”,不能因此否定整个青年干部群体。不过,年轻干部在仕途之初就贪腐,这也是值得关注和研究的现象。

  被质疑的快速提拔

  段颖是贵州人,长期在云南工作,在其成长过程中,被多次快速提拔。她从县级林业局的工作人员,到成为正厅级干部,前后不过16年4个月时间,在段颖落马后,她这段被按了加速键的人生,也引发外界质疑。

  第一次仕途转折发生在2008年6月,她从昆明西山区林业局工作成员,一跃成为昆明市嵩明县委书记助理。同年7月,嵩明县迎来了新任县委书记王春燕。两人从此在嵩明县存在4年3个月的工作交集。

  根据公开履历,在此期间,王春燕兼任嵩明空港新区党工委书记、嵩明杨林工业园区党工委书记。而段颖任嵩明县委书记助理一年多后,兼任嵩明杨林工业园区党工委副书记、纪工委书记。

  2011年5月,任嵩明县委书记助理未满三年,时年29岁的段颖跻身嵩明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成为王春燕所在的县委常委班子成员。

  第二次快速提拔是跨地市任职。2012年10月,任嵩明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不到一年半,段颖转战云南省红河州泸西县,历任县委副书记、副县长、代县长、县长,成为县一级政府负责人。

  此后,这种节奏依旧,2016年1月至2017年12月,段颖在不到两年时间内三次履新,历任红河州商务局局长、红河州发改委主任,共青团云南省委副书记,由正处级跻身副厅级。

  2021年1月,担任共青团云南省委党组成员、副书记3年1个月的段颖,仕途再次迎来飞跃,成为云南省投资促进局党组书记、局长,当时她才38岁。

  年轻干部被破格提拔并不容易。反腐专家、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教授彭新林说,在实践中,破格提拔年轻干部也是有严格条件限制的,或是在急难险重的任务重中做出了突出贡献,或是非常优秀的干部。

  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判断年轻干部快速提拔,最关键的是看是否符合干部任用规定。符合规定的,政治素质强的,能力优秀的当然可以快速提拔,否则就是违规提拔。

  值得一提的是,段颖曾经的老领导王春燕也止步于厅级,在8个月前被查。2021年12月3日,据云南省纪委监委消息:云南省应急管理厅党委委员、副厅长王春燕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已主动投案,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在段颖落马一个月前,今年7月11日,云南省委第七巡视组向省投资促进局党组反馈巡视情况。公开报道显示,3月至5月,省委第七巡视组在省投资促进局巡视了2个月。

  巡视组提到,投资促进局服务企业“不走心”,部分企业缺乏“安全感”,招商引资数据失真,巡察敷衍应付。

  巡视组还提到,廉洁从政“紧箍咒”拧得不紧,厉行节约意识淡薄,作风建设差距大,政治担当不足,民主生活会辣味不足,选人用人违规设置限制性条件,执行回避制度不严格。

  此外还有,对巡视、审计等监督发现问题整改工作抓得不紧,整改“后遗症”较多。主体责任未扛牢,监督责任未落实,真改实改差距大,整改存在“过关”心态。

  竹立家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从巡视组反馈通报看,段颖的能力、素质以及个人工作态度都可能存在问题。

  倒在事业黄金期

  对于80后,其年龄跨度为33岁至42岁,他们正处于干事业出成绩的黄金期。公开报道显示,近年有不少80后官员被查。仅以今年为例,1月至8月,8名80后官员落马。

  他们中,地方基层政府领导有3名,分别是:西藏自治区拉萨市当雄县政府副县长洛桑桑旦,四川省阿坝州黑水县人民政府副县长秦玲玲,湖南韶山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罗杰。

  省委、省政府任职的有2人,分别是山东省委政法委处长刘玉国,云南省投资促进局局长段颖。另有共青团安徽省六安市委原书记张柱,福州海关团委书记庄政,以及连云港市赣榆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塔山分局局长韩磊。

  在上述落马80后官员中,最年轻的是秦玲玲,她是四川平昌人,1988年1月出生。资料显示,她曾在四川省阿坝州金川县工作多年。去年12月当选为黑水县副县长,今年5月中旬被查。

  秦玲玲最初在金川县俄热乡中心校工作,2009年进入金川县委县政府接待办工作,这是其人生转折点,曾任金川县委县政府接待办主任,金川县广播电视台台长等职。

  近年落马的80后官员还有:时任上海市金山区经委副主任金英丽,江西省庐山市委副书记周麟,贵州省麻江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潘年福,湖南常德石门县招商促进事务中心主任李小琼。

  根据官方通报,金英丽被指与不良商人沆瀣一气,搞权钱、钱色交易,生活腐化,贪图享乐;周麟曾向商人索要钻石,得手后转向其他官员行贿;李小琼以色谋权,以权谋私,生活腐化,贪图享乐。

  再之前落马的80后官员还有:时任四川遂宁市科协党组成员、正县级干部蔡桦军,江苏无锡市无锡新区党工委宣传部长余敏燕,山西省汾阳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麻娟等。

  其中麻娟1999年4月参加工作,2011年6月任汾阳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有人称其为“坐着火箭提拔”。

  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戴焰军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判断干部提拔的标准,要看是否符合程序,看是否符合干部任用规定。他说,如果是违规提拔年轻干部,那么性质完全不一样。在实践中,违规提拔一般都涉及买官卖官、权钱交易等问题。

  彭新林也认为,大力提拔年轻干部符合党的事业发展需求,真正要否定的是“裙带式”的违规提拔,或年龄划线“一刀切式”的提拔。

  2018年4月,时任中信银行南昌分行副行长姚蔚落马。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的《姚蔚受贿罪、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刑罚与执行变更审查刑事裁定书》显示,姚蔚1982年1月出生,江西省南昌市青山湖区人。

  资料显示,姚蔚曾在中信银行南昌分行工作多年,2016年10月(时年34岁)任中信银行南昌分行副行长,成为副厅级干部,2017年1月挂职任宜宾市委常委、市政府副市长。年纪轻轻即迈入厅级干部行列,他一度被认为是江西的“政坛新星”。

  2018年4月19日,江西省投资集团公司原党委书记、总经理姚迪明落马,23日姚蔚落马。二人是父子关系。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曾披露,姚蔚利用其父江西省投资集团原党委书记、总经理姚迪明职务上的影响力,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收受他人财物。

  上述裁定书显示,由于表现良好,姚蔚减刑五个月(减刑后刑期:自2018年4月19日起至2022年5月18日止),目前已出狱。

  专家:不能将腐败与年龄挂钩

  除了上述提到的80后贪腐官员,近年还有多位90后公务员倒在仕途起步阶段。今年7月29日,宁夏西吉县纪委发布一则通报《西吉县什字乡干部杨青宝涉嫌严重违法接受监察调查》,引发广泛关注。

  杨青宝是宁夏西吉县人,1993年6月出生,曾是西吉县白崖乡政府“三支一扶”人员,去年8月考入西吉县什字乡政府,落马时仍是乡政府试用期公务员。

  1992年9月出生的张艺(女)曾任贵州省铜仁市思南县社会保险事业局的会计兼出纳,2016年9月参加工作,贪腐案发时仅25岁。

  法院查明,她利用职务之便,虚构城乡居民社会养老保险的虚假事实,骗取社保资金,同时侵吞养老保险待遇金,涉案金额共40余万,后被判刑一年六个月。

  此外,近年落马的90后还有,福建省屏南县“明星村主任”叶荣榕,浙江省宁波市镇海区蛟川街道(开发区)经济发展服务中心原副主任张裕。张裕原本颇有前途,28岁就被提拔为中心副主任,是当时“最年轻的街道中层干部”。但后来沉迷网游,仅网络游戏就充值18万,而钱财都是收受贿赂所得。

  另外,还有广西柳州市原鹿寨县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出纳杨光曦。杨光曦挪用公款900多万元被当地相关部门查处并通报,在当地党员干部中引起不小的震动。

  戴焰军表示,年轻干部落马确实得到了不少关注,但从腐败的年轻干部人数看,相对于整个80后、90后群体,这也是极少数。

  竹立家认为,腐败现象不能与年龄挂钩,“一片稻田中出现几株毒草”,不能因此否定整个青年干部群体。

  但戴焰军指出,年轻干部在仕途之初就贪腐,这也是值得关注和研究的现象。对于年轻干部要鼓励、爱护、引导、培养,同时也要加强教育、监督和管理。

  彭新林也认为,对年轻干部既要选拔培养,又要严格监督。年轻干部如果处在重要岗位上,面对的诱惑会比较大,再没有严格的监督,则很容易被围猎。

  作者:佟西中 (tongxizhong@chinanews.com)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