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反腐

一政法系统落马厅官:被控受贿四千万 一半来自卖官

2021-08-01 08:02:51  来源: 南方周末   作者: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哈尔滨市公安局。 (翟星理/图)

  全文共4846字,阅读大约需要10分钟

  除了市、县公安局,哈尔滨市还有13个公安分局,任锐忱插手过11个分局的人事安排。

  已查实向任锐忱行贿的七十多人中,有公安干警六十多名,包括十多名政委,近十名局长,下至科级干部,上至市局党委委员。

  哈尔滨市公安局技侦支队原支队长崔义曾对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成员动用技术侦查手段,事情败露后,崔义称是任锐忱授意,但任否认。

  【版权声明】本作品的著作权等知识产权归南方周末所有,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享有本文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文|南方周末记者 杜茂林

  南方周末实习生 袁小存

  责任编辑|钱昊平

  星河国际是哈尔滨的一个中高档小区,位于市中心城区南岗区。落马之前,官居哈尔滨市委政法委书记的任锐忱安家在此。

  小区保安的印象中,在2019年7月任锐忱落马之前,任家还有人居住,之后不见有人进出。

  为官39年,任锐忱多次接受贿赂,星河国际的住所正是 “收钱”地点之一。据齐齐哈尔市检察院指控,任锐忱受贿折合人民币四千多万元,其中“卖官”所得近2000万元,在星河国际的家中,他就受贿8起,收受、索取人民币312万元及美元25.5万元。

  任锐忱在黑龙江省内多地当过公安“一把手”,2009年就任哈尔滨市公安局长,2017年升任哈尔滨市委政法委书记,两年后落马。其间,哈尔滨接连发生“李氏兄弟”涉黑案、呼兰官场塌方式涉黑案。

  随着任锐忱的落马,冰城政法系统揭开“刮骨疗毒”的序幕。此后,多名政法干部相继被查,包括哈尔滨市检察院原检察长王克伦、市检察院原副检察长刘杰等。2020年7月,为期5个月的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工作,也率先在哈尔滨市掀起风暴。

  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2020年5月,任锐忱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和徇私枉法罪被起诉,当年11月,任锐忱被判有期徒刑19年。

  1

  安排属下对抗督导

  哈尔滨市政法系统一知情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2019年7月7日,也即被查的前一天晚上,身为哈尔滨市扫黑除恶领导小组组长的任锐忱,仍在部署扫黑工作,表示要打“大伞”,不要老弄一些“虾米”。

  第二天,他自己成了一把“大伞”。这距中央扫黑除恶第十四督导组离开黑龙江刚过去4天。

  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6月5日,中央督导组进驻黑龙江当天就在哈尔滨召开了工作动员会,会议指出,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要“特别突出紧盯‘打伞’这个重中之重、难中之难”。

  在随后的一个月之内,中央督导组“十分罕见”地4次下沉哈尔滨呼兰区,区委原书记朱辉、区政府原区长于传勇等14名领导干部应声落马。但哈尔滨市某区检察院一处级干部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目前尚无消息证明任锐忱的落马和呼兰区“四大家族”涉黑案有关。

  不过,南方周末记者获悉,中央督导组的下沉和秘密走访,还是引起了任锐忱的警觉,他甚至安排下属对抗督导组。

  据界面新闻报道,哈尔滨市公安局技侦支队原支队长崔义曾对督导组成员动用技术侦查手段,事情败露后,崔义称是任锐忱授意的,但任否认,称崔义领会错了他的意思。

  可以证实的是,崔义被提拔确实和任锐忱有关。

  2012年端午节至2015年中秋期间,在哈尔滨市局办公室,时任五常市公安局局长(副处级)崔义分3次向任送了6万美元和1万欧元,谋求职务晋升。2015年10月,崔义被提拔为正处级干部,出任哈尔滨市局技术侦查支队支队长。尔后,崔义为表示感谢,又送给任3万元人民币。

  任锐忱被查3个月后,崔义也因严重违纪违法被留置,后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据和崔义共事过的警察介绍,崔义和任锐忱同岁,学历低,19岁便进入尚志市公安局见习,工作作风强势,“这和任锐忱很像”。

  除了对抗组织,黑龙江省纪委监委的通报还指出:任锐忱利用职权和职务影响在企业用电审批、工程项目承揽、工程资金结算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巨额财物。

  哈尔滨市公安系统某干部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任锐忱和“电霸”李伟私交不错,有不少人通过李伟和他攀附关系,“他也插手了用电方面的事情”。

  李伟曾任哈尔滨电业局副局长,是哈尔滨电力实业集团公司原总经理李桐的哥哥。“李伟、李桐‘电霸’涉黑案”是中央督导组进驻黑龙江重点督办的涉黑案件。

  公开资料显示,李氏兄弟分包的配套费工程总价达31.6亿余元,通过非法手段垄断了当地电力系统77%的份额,拥有上百辆豪车,总价值近亿元。2020年10月,李伟李桐被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

  2

  老板也是“避风港”

  “任锐忱文化修养、思想水平不高,开会时念稿子一向磕磕绊绊。”和任锐忱一起开过会的某区检察院干部说,听说他每次发言前,秘书还要特意给讲话稿中的生僻字标上拼音。

  1963年,任锐忱出生于黑龙江鹤岗市。16岁时,他还是当地市政工程处的一名工人,一年后,成为派出所民警。后历任公安分局办公室主任、公安分局局长,2000年,37岁的任锐忱升至鹤岗市公安局局长。

  因在岗位上“勤奋敬业、秉公执法”,任锐忱1997年被授予首届百名“中国优秀青年卫士”称号,在公安系统名声大噪。

  少为人知的是,任锐忱是一名“官二代”。其父任万东曾任鹤岗市纪委书记、绥化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任万东还是第十届(2003至2008年)全国人大代表。”前全国人大代表、刑辩律师迟夙生和任万东都是黑龙江省的代表,相识于全国“两会”,“任万东对人很热情,每次谈起儿子,自豪之情都写在他脸上”。

  2003年,鹤岗市公安局跨市抓捕震惊全国的“张氏兄弟”涉黑案主谋。因办案,“张氏兄弟案”辩护律师迟夙生见过任锐忱一两次,“当时办的这起案子还挺扎实”。

  张氏兄弟被抓不久,2004年2月,任锐忱第一次离开鹤岗,空降到绥化市任公安局局长。也是这一年,其父任万东最后一次以绥化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的身份,召开市一届人大常委会会议,不久便告退休,10年后,在哈尔滨因病离世。

  任万东住院期间,不少人借探望之名多次向让他自豪的儿子行贿,谋求职务晋升、工作调动,最多的一笔达30万人民币。

  时过境迁,“当年的任局长从鹤岗起步,到齐齐哈尔办大案,最终又回到齐齐哈尔市法院受审了。”迟夙生说。

  迟夙生不知道的是,1998年,还在鹤岗期间,任锐忱的贪腐之手已经伸开。

  鹤岗产煤,别名“煤城”。任锐忱也利用职务之便,结交了不少“煤老板”,收受贿赂后,为他们的子女办理工作调动,帮助他们承揽工程,甚至对明知有罪的人徇私枉法。

  2002年,鹤岗市一煤矿发生火灾,事故造成7人死亡。黑龙江省煤矿安全监察局事故调查组提出将有关重大责任事故违法犯罪线索移送到当地公安局。受实际控制人所托,任锐忱指示下属未予处理,得到感谢费30万港元。

  某种程度上,这些老板也是他的“避风港”。每次,一有风吹草动,听说组织要调查,任锐忱就会把旗下房产、车辆通过虚假交易的方式过户或者返还到这些老板及他们的亲属名下。

  黑龙江省纪委监委通报中,将其概括为“与不法私营企业主沆瀣一气,大搞钱权交易,贪敛巨财”。据有关部门调查,任锐忱家庭财产和支出折合人民币超过1.8亿元,其中超过2000万元不能说明来源。

  3

  落马前“随心所欲”

  “严重污染当地政法系统特别是公安系统的政治生态”。这是黑龙江省纪委监委通报中对任锐忱的定性。在公安系统,任锐忱大肆“插手人事、卖官鬻爵”。

  相关司法文书显示,任锐忱第一次插手公安系统人事发生在1998年,当时他是鹤岗市公安局副局长,在办公室收受财物3万元后,推荐金某某任鹤岗市公安局工农分局副局长。等当上局长后,任锐忱再次收受了金某某4万元,不久便提拔他为市局经保科科长。

  相比于后来履职哈尔滨期间,任锐忱在担任鹤岗市公安局副局长、局长的7年间,“收钱”的次数不多,卖官所得不到60万。

  2004年,任锐忱迎来仕途的重大转折,由绥化市公安局局长调任黑龙江省公安厅副巡视员,其后又相继担任哈尔滨市公安局副局长、局长。

  有了更大权力的任锐忱很爱“摆谱”。哈尔滨市政法系统某处级干部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有一次,还在市委政法委工作的他,跟着政法委一副书记到任锐忱的局长办公室商量人事问题,任始终打马虎眼。临走时,同为政法委副书记的任突然来了一句:“你刚提副书记,好好干哈”。

  任锐忱变得更加贪婪。他受贿的地点除了家、办公室,还有饭店、宾馆。为了求得他的照顾,还有人趁他出差到深圳时,专程跑到深圳某宾馆去送现金。

  哈尔滨市公安系统多位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在他主政的哈尔滨市公安系统,对任锐忱卖官已早有耳闻,“所以他最终被查,大家也不觉意外。”

  曾经向任锐忱送过礼金的一名公安干部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任锐忱落马之前,提拔干部已经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

  要求进步的要送礼,想保住官的也要送礼。“不送怎么办?他会点你(东北话)一下。”上述干部说,比如私下找到你或者在内部会议上,责问你最近工作咋没干好,工作咋没达到标准,听得大家一头雾水,他却拂袖而去。

  当然,那些了解任锐忱的人,是不会一头雾水的,他们显然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应该怎么干。

  哈尔滨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原副支队长张培福从2008年开始,为拉近与任锐忱的关系,谋求其帮助提拔。每年春节期间,要么在其楼下,要么在他的办公室,先后6次向任行贿人民币21万和美元8.5万。2020年12月,哈尔滨市法院二审判处张培福有期徒刑5年。

  哈尔滨下辖9区2市7县,相关司法文书显示,任锐忱曾插手2市6县公安系统的人事安排,除了市、县公安局,全市还有13个公安分局,他插手过11个分局的人事安排。

  已查实向任锐忱行贿的七十多人中,有公安干警六十多名,包括十多名政委,近十名局长,下至科级干部,上至市局党委委员。他通过“卖官”收受的最大一笔贿赂超过150万。

  受任锐忱牵连,已落马者中级别较高的有哈尔滨市公安局原机关党委书记马为民。

  马为民是任锐忱的老部下。从2011年开始,每年春节期间,他都会给任锐忱送礼。2016年7月,时任哈尔滨市公安局道里分局局长马为民如愿以偿,被提拔为市公安局党委委员。

  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2020年9月,马为民在归案后,又交代了4起涉黑涉恶线索,目前正在进一步核查中。

  在马为民落马前一个月,哈尔滨市公安局原副处级领导干部刘永军被查。他的落马也与向任锐忱行贿有关,行贿金额共计22.5万元人民币和3万美元。

  4

  持续“地震”

  刘永军、马为民相继被查,是在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工作开始后。

  教育整顿试点中,哈尔滨及呼兰区被确定为试点单位。2020年7月20日,哈尔滨市公安局召开部署会议。

  一个月后的8月23日,哈尔滨市公安局召开警示教育大会,集中通报了28起违纪违法典型案例。会后,公安局对外公布了19名违纪违法公安民警名单,其中就包括和任锐忱案相关的崔义、张培福和刘永军。

  哈尔滨官场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之所以持续关注哈尔滨,根源可以追溯至哈尔滨交警“塌方式”腐败系列案。

  2017年1月4日,哈尔滨国际冰雪节开幕之际,哈尔滨出租车司机罢工,造成交通停摆。原因是“黑车”长期横行,严重冲击出租车市场秩序,司机反映的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

  事件引起了黑龙江省委的重视。哈尔滨市纪委、监察局联合市公安局、市交通局组成联合调查组,开始行业整顿。

  整顿过程中发现了不少“保护伞”。2017年6月,哈尔滨市纪委、监察局联合公安、检察等部门成立专案组,调查部分交警涉案的线索,很快又发现了长期存在的大货车扰民问题。

  为此,2017年10月,哈尔滨市纪委监察局又另外成立了一个联合专案组,深挖大货车背后的利益链和保护伞问题。

  “市局交警支队下有13个交警大队,其中被调查的涉嫌充当保护伞的就有12名大队长。”上述官场人士称,公安系统一时风声鹤唳,被群众称为“交警支队大换血”。

  根据哈尔滨市纪委2018年6月25日的通报,共有122名领导干部及公职人员为“大货车”充当保护伞。122人中出自公安系统的就有108人,其中不乏向任锐忱行贿者。

  这次事件中,已于2017年1月升任哈尔滨市委政法委书记的任锐忱躲过了一劫。但一年之后,由于中央督导组的到来,一场更猛烈的扫黑除恶风暴令其出局。

  任锐忱落马后,当地更多政法系统官员黯然离场。先是已退休的哈尔滨市检察院原检察长王克伦落马,接着市检察院原副检察长刘杰也迅即落马。中央督导组在向黑龙江省反馈督导情况时,刘杰与任锐忱一同被督导组点名。

  为期5个月的哈尔滨政法系统教育整顿试点工作结束后,又陆续有政法系统干部被查,与任锐忱有关者不在少数。

  2021年5月,哈尔滨市公安局户政支队政委孙玉庆接受审查调查。司法文书显示,2013年春节,时任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秩序处处长的孙曾在任锐忱的办公室,向其行贿10万美元,随后被提拔为交警支队副支队长。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任锐忱落马之后,时任黑龙江省委政法委书记甘荣坤有些慌张,不想让外界多关注这一事件,并坚持认为任锐忱并非“保护伞”。2019年9月,甘荣坤调任河南省委政法委书记,于2021年6月落马。

  南方周末记者获悉,哈尔滨政法系统的“刮骨疗毒”仍在继续,有些干部已被留置,但纪委监委尚未公开通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