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反腐

江西赣南医学院原书记落马:将妻子上百名老乡调入重用

2019-07-08 10:57:33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人“落马”,牵出“全家”。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通报,近期落马的“老虎”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张茂才,公安部原党委委员、副部长,中国海警局原局长孟宏伟走上违法违纪的歧路,皆与“家风不正”有关。

  随着反腐败斗争不断深入,少数干部“家族式腐败”日益浮出水面。更有甚者“全家总动员”,形成了权钱交易的利益圈。江西赣南医学院原党委书记黄林邦,就是其中一员。他一路从赤脚医生成长为一名正厅级干部,最终沦为“贪腐官员”。

  

  黄林邦资料图

  2018年年底,黄林邦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在此案件中,黄林邦和其妻妹、妻弟、儿子等10名亲属均存在违纪违法问题,致使赣南医学院及其附属医院发生严重系统性腐败。

  “黄林邦们”家风败坏,被金钱绑架、扭曲的亲情观,终究使他们的人生失序,输掉了“自由”。

  受访专家认为,“家庭生活逐利化”“亲情物质化”是贪腐官员家风败坏的典型特征,个别家族腐败甚至会直接导致所在地区、所处行业出现系统性腐败,分析家族腐败的蝴蝶效应对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具有警示意义。

  曾经的有志青年

  黄林邦的家乡位于赣州市崇义县,是一个夹杂在崇山峻岭间的小村庄。家中兄弟姐妹众多,经济困难。

  为改变现状,黄林邦通过自学成为一名赤脚医生。

  1974年,17岁的赤脚医生黄林邦,在乡亲们的推荐下,成为江西赣南医学专科学校(现赣南医学院)的一名工农兵大学生。那时的他,立志当一名好医生,治病救人。

  1977年,因成绩优异,黄林邦留校任教。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赣南部分地区麻风病猖獗。为此,黄林邦专门提交了相关研究课题,对麻风病进行科研攻关。

  公开简历显示,黄林邦在学术方面的贡献是提出了“自由基代谢紊乱与麻风病关系”的假说,证实了“体内自由基含量升高与应激性损伤的关系”。由于教学和科研成绩突出,1992年,他被评为江西省医药卫生科技先进工作者、江西省普通高校骨干教师。

  在原赣南医专,黄林邦结识了从江西医学院毕业的曾祥云,她在原赣南医专附属医院当眼科医生。曾祥云来自兴国县,是当地一位老干部的女儿。

  家境的差距并没有成为两个年轻人之间的阻碍。两人结为夫妻后,共同求知进步。至今仍可以查询到他们共同署名、于1984年在《赣南医专学报》上发表的关于“睡眠窒息综合征”的研究文章。

  黄林邦夫妻二人在各自领域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公开的简历显示,曾祥云从事临床医疗、教学及科研工作30多年,被江西省教育厅授予“江西省教学名师”“江西省模范教师”“医德医风先进个人”等各种荣誉称号。

  只是,过往越荣耀,今日就越难言说。

  被腐蚀的“初心”

  黄林邦任教时发生过一则故事。

  一个学生公然在教室大门上书写威胁言辞:如果黄老师再不把他的考分提高,就不客气了。

  黄林邦看见后,在课堂上坚定不移地说:宁可你今天要我的命,不可明天你医死病人的命,把不该死的人治死。

  “留校后,黄林邦立志做一名好老师,教书育人;也想当一名好医生,治病救人。”办案人员说,随着职务的提升,黄林邦渐渐淡化了理想信念,放弃了人生追求。

  “当时心情非常复杂,既惊又慌,也有喜。但我还是暗暗警告自己,再也不干这种事了。”黄林邦在忏悔书中如此描述第一次收受别人的好处。

  “一开始我认为与商人的交往是礼尚往来,但慢慢地超出了礼尚往来的范畴,也就默认了。最终缺乏抵御这种病毒的免疫力。”在忏悔书中,黄林邦这样剖析自己。

  曾经的有志青年消失了。

  黄林邦及其家人热衷于“圈子文化”,致使一所教书育人、治病救人的医学院校及其附属医院充斥老乡、师生等关系组成的“小圈子”。因为其妻曾祥云是江西赣州市兴国县人,据统计,至案发时,赣南医学院及其第一附属医院有兴国籍干部200余名,其中180余人是在黄林邦担任党政主要领导后调入,100余人得到提拔和重用。办案人员介绍,黄林邦违反组织纪律和廉洁纪律,收受多名干部财物,其中相当一部分财物是通过他的妻子曾祥云之手转交给黄林邦。

  “不受监督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我的这些行为破坏了单位政治生态,形成了任人唯亲的人身依附关系。是我让单位的风气变坏、人心搞乱、事业搞砸,正气树不起来,歪风邪气盛行。我不但自己变质变坏了,还影响到周围的人,我是赣南医学院的罪人啊!”黄林邦悔不当初。

  2017年5月,距丈夫落马不到1个月后,曾祥云也因涉嫌严重违纪,被纪检部门调查。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一份落款时间为2019年1月22日的刑事裁定书显示,曾祥云于2018年11月21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宣判后,曾祥云不服,提出上诉。在法院审理过程中,曾祥云申请撤回上诉。

  从共同求知到合伙腐败,黄林邦夫妻二人逐渐把一所教书育人、治病救人的医学院校及其附属医院营造成了“家族腐败圈”。

  家族式贪腐

  赣南医学院及其附属医院几乎成了黄林邦亲属的私家花园,“只要找黄林邦亲属就能办成事”已是公开的秘密。

  利用自己的影响力,黄林邦全面插手赣南医学院及其附属医院的人事安排、工程项目和药品、耗材、器械等采购。

  在黄林邦个人收受的2474万余元贿赂中,有着小姨子曾某琳“大方的贡献”,其长期以多家医药公司的名义经营药品、医疗耗材配送及销售业务。

  有了黄林邦这棵“大树”,曾某琳的事业青云直上。2006年以来,曾某琳通过曾祥云多次向时任赣南医学院院长的黄林邦提出请托,希望拓展其在赣南一附院的药品配送及销售业务。

  为了感谢姐夫两口子关照和帮助,2008年至2016年,曾某琳分三十余次送给黄林邦和曾祥云1225万元,这些钱均由曾祥云经手收受。为了应付调查,曾某琳和曾祥云还专门签订了两份假的医药公司股权转让协议。

  除了小姨子曾某琳,黄林邦的两个妻弟也都纷纷利用黄林邦的影响力敛财,并多次向黄林邦表达“谢意”,不断向其输送利益,“家庭生活逐利化”“亲情物质化”,家风彻底败坏。

  敛财的同时,一些亲属还仗其“权势”,扰乱医院正常秩序,造成恶劣影响。曾某琳在赣南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办理业务时,对一些科室主任、院领导颐指气使,稍有不满便恶言相向,甚至破口大骂,说“连你的位置都是我姐夫给的,怎么连这点事都办不了?”

  黄林邦大搞“家族式腐败”,败坏了政治生态,上行下效引发赣南医学院及其附属医院系统性腐败。经查,赣南医学院及其附属医院数名班子成员长期收受企业老板财物,10余名干部为职务上的调整以及提拔,向黄林邦送钱送物,多名干部和医生收受医药代表回扣。

  办案人员介绍,一些质量好、价格低的产品很难进入赣南医学院及其附属医院,关系户的高价产品却大行其道,部分设备采购价甚至比市场价高出数百万元至上千万元人民币。以赣南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采购的核磁共振仪和CT机为例,原本市场价格合计490万美元左右,医院采购价是698万美元,差价高达208万美元。虚高成本最终转嫁给患者。

  家族式贪腐因其封闭性、隐蔽性、凝聚性而更具破坏力,黄林邦一案贪腐数目惊人。据此前查明,黄林邦和他的妻子、妻妹、妻弟、儿子等10名亲属存在违纪违法问题,涉嫌贪污罪、受贿罪、行贿罪、虚开发票罪、串通投标罪等6个罪名,涉案金额数亿元。

  败坏的家风

  “兄弟姐妹来找我‘帮忙’,我不好意思推托,如果他们的日子过得好,我就不用在经济上支持他们,就不会拖累我们。”黄林邦在忏悔书中如此写道。

  领导干部的家风不是个人小事、家庭私事,而是领导干部作风的重要表现。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高层多次强调家风,说的是“小家”,着眼的是“大家”。

  十八届六中全会审议通过的《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均对领导干部的家风问题提出了要求,将家风建设提到制度高度。

  家风坏,腐败现。对居于领导岗位、握有权力的官员来说,败坏的家风,更往往成为牵引其自身及亲属走向牢狱的绳索。

  纵观已查处的大案要案,很多腐败分子的违纪违法行为中,往往有“家族腐败”因素。贪腐父子兵、收钱夫妻档等屡见不鲜,“合家欢”变成“全家腐”,把分管领域变成“私人领地”。

  黄林邦的人生就是“家风败坏”走上歧路的真实案例。

  江西省党风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曾明分析,在宗族观念过强的地区,若干部不能正确认识到权力的公共性,在日常生活中炫耀与滥用权力,把权力当成私器,就会在家庭中形成错误的权力观,家庭成员学会“利用”与“围猎”权力,从而败坏家风。

  曾明认为,“对高校及其附属医院等权力运行相对封闭的领域,要完善权力的运行与监督机制,尤其是完善权力的利益回避制度,做好官员及其家庭核心成员,如父母、配偶、子女的廉洁教育,使其形成良好家风。”

  “作为党员领导干部要谨记这两个字,‘心意’。心,就是他用了心,要拉拢我下水;意,就意味着将来让我给他提供更多的为赚取利益的服务。我就是被这样一点点‘心意’拉下水的。”如今,黄林邦只能在囹圄中为自己被腐蚀的灵魂忏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