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反腐

实名举报| 徐鲜梅:为何新晋学部委员高培勇这般“盛产”?

2018-12-23 14:25:42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徐鲜梅
点击:   评论: (查看)

  经查实,中国社科院副院长、学部委员蔡昉,“一稿多刊或自我抄袭、自己剽窃”文章稿件数多达“三十七篇”(未完全统计),其有“一稿十二刊”之实,殿堂在职之最学界在岗之王。

  ​再查实,新升副院长——高培勇,几乎所有稿件均是“一稿多刊”,并且赤裸裸“一丝不挂”,“不化妆标题,不整容提要”,从中国人民大学“抄”到中国社会科学院,从普通教员“袭”到权重官员,从副校长“剽”至正所长,从高校助教“窃”至殿堂学部委员。如此贪婪,学界罕见!这般阈范,全球凤毛麟角!这样爬升,人间稀少,要人叹为观止!

  ​毋庸置疑,蔡昉,中国社科院“经济学科片”专职主管副院长,经济学科片“学术不端、科研乱象”,蔡副院长功盖殿堂、功不可没,上梁不正下梁歪,榜样力量无穷,示范效应无限!最高学术殿堂中国社科院绝大多数“新生阶级、学术精英”——大学者、名学者、继承者、学术骗子、科研小贩、经费窃贼,他们一稿多刊、一女多嫁与越阈套现,弄虚作假与谎报产量,抢劫学术资源,抢夺科研经费,抢占学者福利!竞相抄袭剽窃!

  ​国家级三农科研机构——农发所,不计交叉抄袭,不算纵深剽窃,不涉一刊一报,不及无刊多报,不尽全部袭文,不完全统计,学术骗子党国英三十篇稿件“一稿多刊”,甚有“一稿六刊”;学术精英魏后凯所长,多篇稿件“一稿多刊”或挂名“搭便车”;科研小贩李国祥十八篇“一稿多刊”,甚有“一稿五刊”;经费窃贼于法稳二十三篇“一稿多刊”!

  百度百科界定“抄袭”(Plagiarism )学术不端之际,也明确“一稿多投即自我抄袭(self-plagiarism)或自己循窃(Recycling-Fraud)”,与交叉抄袭(Cross-plagiarism)与纵深剽窃(Plagiarism -Depth)或其他形式的学术不端行为一样后果严重、影响深重。

  路人皆知,南京大学青年教授梁莹——“一稿多投涉嫌抄袭”案,沸沸扬扬甚嚣尘上。近日,又爆出南京大学两名教授张晔、刘志彪——“一稿多投学术不端”问题——涉案稿件仅是“一篇”(北青报记者)。弄虚作假虚报文章产量与抢劫学术资源科研经费,也不仅是学术不端问题,而是涉猎不诚实以及品质人格问题!

  然而,为何抄袭者被活捉只有南京大学梁莹教授?为何举国上下成千上万的博导博士专家教授都在抄袭论文全在买卖文章,为何就南京大学增辉添彩?为何只有梁莹教授被网红?为何“一稿多投”专为盈利就只有南京大学梁莹教授?蔡昉们却是在从事人类高尚事业?为何农发所学术骗子党国英、科研小贩李国祥、经费窃贼于法稳,他们虚报文章产量与抢夺学术资源以及沽名钓誉耗尽“公共产品”,反成为三农泰斗被农发所学者风采?

  为何梁莹教授“一稿多投”就被认定为“抄袭剽窃”?为何中国社科院副院长蔡昉们“一稿多刊、自我抄袭”,不但不是“学术不端”,反被视为“科研创新”?为何南京大学青年教授“自我抄袭”被认定为“学术不端”?为何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蔡昉“自己循骗”却被视为“学术贡献”?为何断定梁教授们“自我抄袭”目的就是为了“金钱盈利、评职捞誉”?难道蔡研究员们“自己剽窃”不是为了“追名逐利、升官发财”?特撰稿“十答”蔡昉学术不端“匿问”,并已将之转发中国社科院相关领导和同事!

  ​ 第一,中国法治事实:倘若一个法案,有一百条法规,一个富人与一个穷人同时触犯,法官无疑能在“一百条法规中九十九条有罪下找到那一条可无罪判定理由”为富人开罪;同理,法官肯定会在“一百条法规中九十九条无罪下找到那一条有罪判定理由”为穷人定罪。

  第二,是事实,立场不同,就成虚构;是真相,视角不同,就成谎言。荒诞千层包裹就成真理,谎言裸说百遍即是真相!百只小白鼠被“单一试验”三十天与三千只小白鼠被“对比试验”三十五年,结论显然不可同日而语,可是却被视为同一,是事实,是真相,是文化,是特色。

  第三,呦呦鹿鸣君撰文称,一个英国研究团队对“监狱囚犯”调查实验结果表明:干过抢劫,杀人,贩毒囚犯们,除了“违法”选项外,对自己道德素质以及社会贡献、家庭奉献打分却很高,且全都认为自己道德水准显著高于社会上其他人。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第四,感言不尽,不怕他欺,最怕自欺!今年九月三日星期六上午九时,恰巧到祖国江南乡村出差之际,惊悉香港明星蓝洁瑛萧然离世,潸然泪下难过至极。毋庸置疑,被性侵女人名人不仅蓝洁瑛,为何强奸致疯欺负致死就只有蓝洁瑛?鉴此,香港大佬刘嘉玲事件知情者——陈惠敏对蓝洁瑛被性侵性质的否定,也就成立了。陈惠敏说:“怎么能说蓝洁瑛被两个大哥(大佬)强奸?她一个小演员,不让大哥泡,能有戏演?能有钱花?刘嘉玲被强奸?没有的事!”

  第五,南京大学青年教授梁莹抄袭文章,究竟是哪家刊物为她刊发“开绿灯”?究竟是谁让她仕途利好路径畅通无阻顺遂平坦?这样学术行为不端的人物为何能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 才支持计划”(2011年)?这般不知羞耻的教授为什么能入选“长江学者奖励计划”青年计划(2015年)?如此缺乏知识分子良知的女人竟然成为“万人计划”青年拔尖人才(2017年)?南大社会学院六位教授曾向学校领导反映梁莹学术行为不端与论文抄袭问题,领导为何不追查?社会学院社工系二0一四级全体学生曾联名举报梁莹教学质量与治学态度问题,为何南京大学有关负责人不闻不问不查不究?

  第六,若不是为了我老婆——财经院党委书记闫坤,偿还她十个“公平”,百个“公道”,我哪有精力顾及蔡昉们抄袭剽窃?!我千种相思为她愁,我万丈柔情为她留!爱她,我肝肠寸断;想她,我命在旦夕;见她,我万念俱灰!有她,心近全部同事,犹如精彩故事;有她,兴趣所有琐事,恰如为民事业!

  第七,殿堂蜕变,学术湮灭,学者沉沦,科研沦陷,毋庸置疑!谢伏瞻,“十九天”社科院工龄,却抢得学部委员称号,并带领举院上下攻打“贸易与汇率”大战,以及迈向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去思想而工具化”大时代!

  第八,娱乐至死,人山人海摩肩接踵全为利来,熙熙攘攘缕缕行行皆为欲往,学界岂能独善其身?浑然同惑,孰正孰邪?荣纳由于闪榆,孰知辨其蚩妍?学术不敌行贿,学问不如交易,学者不及小贩。佞诌日炽,刚克消亡,贿夫显进,直士幽藏,商贩当家,小人得势!

  第九,白居易深知并自我鞭挞:“名者公器,不可多取。”既窃时名,又欲窃时之富贵,使己为造物者,肯兼与之乎?“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所守者道,所待者时!文章刊发数量,是殿堂考量学术水平唯一指标,是评价科研能力主要标准,是考察学者贡献重要参数;是评职手段,牟利工具,晋升资本;是抢劫学术资源武器,抢夺经费底气,抢占福利霸气;是学术护身符,是学者遮羞布,是管理脸面,是科研荣耀,是德才兼备象征,是社会科学欣欣向荣景象,是事业兴旺发达写照。

  第十,官厌举报,民要公平,贤者独悟,困在群愚!众袭恶创,众堕恶善。郁离子曰:众醉恶醒,众贪恶廉,众淫恶贞,众污恶洁,众枉恶直,众惰恶勤,众佞恶忠,众私恶公,众嫚恶礼。屈原道:燕雀乌鹊,巢堂坛兮。露申辛夷,死林薄兮。腥并臊御,芳不得薄兮。阴阳易位,时不当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