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反腐

煤老板陈鸿志的黑色发家路

2018-06-09 09:45:33  来源:微信公号“红色中囯”  作者:晋平
点击:   评论: (查看)

操控基层政权,保护非法利益

——陈鸿志发家本钱

  陈鸿志,山西柳林孟门镇人,1975年生人,初中文化,汉族,柳林县孟门镇李家塔村人,1998年从武警部队退役。后于2005年3月成立凌志焦煤有限公司,任董事长。

  陈鸿志退役后,先在一桑拿洗浴中心为顾客擦皮鞋。1999年12月,陈鸿志开始经营鸦沟石料厂。

  本世纪初以来,陈鸿志开始涉足煤矿。2003以来,陈先后承包、收购了8个煤矿。

  网络搜索陈鸿志出现的相关搜索

  2003年8月,陈鸿志以1271万元的价格承包了兴家沟煤矿。

  2003年8月,陈鸿志以1.43亿元的价格承包了成家庄煤矿。

  2003年9月,陈鸿志以3726万元的价格承包了田家坡煤矿。

  2003年9月,陈鸿志以4020万的价格承包了薛家圪旦煤矿。

  2003年12月,陈鸿志以3652万元的价格承包了葫芦塔煤矿。

  2007年6月,陈鸿志以2555万元价格承包了邓家洼煤矿。

  2007年8月,陈鸿志以2.38亿的价格承包了柳家庄煤矿。

  2007年12月,陈鸿志以1.7亿元的价格购买了麻塔则煤矿。

  其中,薛家圪旦煤矿和葫芦塔煤矿分别于2003年及2006被整合。除上述煤矿外,陈鸿志的凌志焦煤有限公司还拥有大井沟洗煤厂、燎原商厦、星火建材有限公司(鸦沟石料厂)共9家企业,资产价值数十亿元。

  在此期间,陈鸿志创办了“燎原商贸有限公司”,后扩张为山西凌志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凌志集团是现在柳林县,也是吕梁地区重要的煤炭企业。

  据当地知情人士透露,陈鸿志在柳林县深耕20年,以围堵打砸,挖沟断路、雇佣村民上访、强迫低价收购、传统基层干部私刻公章做秘密工商变更等手段取得了王家墕、成家庄、柳家庄和兴家沟等多座矿井。

  知情人士透露,陈鸿志通过操纵基层选举,控制柳林县近1/4的基层政权,致使在吕梁地区无法触动任何和陈鸿志相关的话题。

  十几年间,被陈鸿志指使殴打致死、打断手腿、强买煤矿土地、强拆家园、打深井方式破坏煤炭开采面给企业造成巨大损失等数十件恶性事件,至今无一得到公正处置。

  控制村政,左右乡政,影响县政

  陈鸿志的豪宅

  在柳林县孟门镇,陈鸿志通过其父、前冯家沟村支书陈月福,控制了孟门镇所有村委的选举工作。可以配合凌志集团,能镇得住村民的人才能获得陈鸿志支持而上台,许多被群众诟病甚至痛恨的“村霸”被选举为村主任。如贺龙沟村主任冯六巴、薛家坪村主任薛五五、西坡村主任刘文生、郝家塔村主任赫银有等,都是通过陈鸿志出钱贿选或者暴力干预而上台的。

  那些不配合的干部,则遭到疯狂报复。比如陈秋平,孟门镇人,是陈鸿志的本家亲戚。2016年4月任柳林县成家庄镇党委书记,因在围堵邓家庄煤矿中不配合凌志集团的行动,遭到陈鸿志的疯狂打击和欺辱,最终被停职。

  陈鸿志通过其亲信村主任们,组成成家庄村、田家坡村、马家梁村等老百姓上访,然后以陈秋平不能维持基层稳定为理由,通过县主要领导将其停职。

  2016年中秋节后不久,一天下午,陈鸿志打电话约陈秋平大批柳林县煤炭大酒店谈话。陈秋平一进酒店大厅,灯光全部熄灭,一名保安抢走陈秋平的手机。陈秋平到县委办将经过同胞给县委书记郝继平,但是无任何处理结果。

  2017年正月初六,陈鸿志和其父陈月福,将陈秋平父母在李家塔村居住的家中水电掐断,令其不能居住。

  同月,陈鸿志组织策划由成家庄村支书李晋东召集多个村庄党支部书记来自己家里赴宴,然后组织各村支书签字,一起上访告状,要求陈秋平滚出陈家庄镇。2017年清明节,陈鸿志部署人员,将陈秋平祖坟挖毁,墓碑砸烂。

  多年前山西晚报对其操控基层即有报道

  邓金柱,邓家庄村主任,因拒绝陈鸿志贿买,不同意配合凌志集团对邓家庄实施断水断路,被陈鸿志押到太原,在一家酒店非法拘禁了3天。

  柳林县群众都知道,前几年在柳林县任职的一位县长,被陈鸿志当众扇过耳光。

  巧取豪夺,建立柳林煤炭帝国

  凌志集团是柳林县的巨无霸企业

  陈鸿志在吕梁市、柳林县经过多年深耕,通过巧取豪夺,逐渐把控了柳林县当地大多数煤矿。一个帝国的建立,无经济基础是无法延续的。陈鸿志深谙此道,他通过暴力夺取、欺诈、勾结地方干部等多种手段,将触角所及范围内的煤矿尽数取入囊中。而这些被他夺取的财富为他在当地控制地方政权和实施更大规模的暴力犯罪提供了坚实的后盾。

  据调查,陈鸿志通过种种手段控制了近20家煤矿和企业,资产达数十亿元。10年前,在有关部门对陈鸿志进行调查时,曾经对其掠夺控制相关资产进行了梳理。而经过调查,目前可以确认的是,陈鸿志在经济领域内的问题有如下方面:

  

  兴家沟煤矿(山西柳林兴家沟煤业有限公司):兴家沟煤矿是由兴家沟煤矿、葫芦塔煤矿、薛家圪旦煤矿整合而来,年生产规模为15万吨,煤种为5号、8号、9号

  1995年,临县人张万胜以每年3万元从成家庄镇政府手中承包该煤矿。2003年8月,张万胜以999万元的价格将煤矿转包给陈鸿志,陈与镇政府签定合同,承包期限20年,前十二年每年上缴镇政府10万,后八年每年上缴19万。

  

  成家庄煤矿(山西成家庄煤矿有限公司):年生产规模为15万吨,煤质为5号、8号、10号。

  2003年4月,原承包人刘锦奇和王保军以1200万元的价格从李保明手中承包煤矿,刘占19股,王占15股。2007年9月王保军以3600万元的价格将股份转让给陈。2007年10月,陈鸿志在未取得刘锦奇的股份前就派人进驻煤矿,禁止刘的人动矿上的东西,刘在无奈之下只好以1.07亿元价格将所持股份卖给陈。陈鸿志在未付清全款(欠刘2千万)的时候就要刘将煤矿全部手续转交给他,刘不同意,要求付清款后再交手续。于是陈带五六名保安将刘的司机刘钧义控制在宾馆,让该刘打电话找刘锦奇到宾馆,直至刘锦奇将手续全部移交后才放刘钧义离开(所欠2千万付清)。

  据刘锦奇的司机刘钧义讲述,在陈鸿志伙同其手下保安控制刘钧义期间,对刘钧义进行殴打、恐吓,又将后来过去的刘锦奇的助手张候勇殴打。限制人身自由时间长达25小时左右。

  

  田家坡村煤矿(山西柳林田家坡煤矿有限公司):年生产规模为9万吨,煤种为4号和5号。

  1999年9月18日吕梁龙耀公司将煤矿转包给贺海有经营,2002年11月贺海有以1千万价格转包给陈四则,2002年12月,龙耀公司以违约起诉贺海有,要求贺海有归还煤矿承包权,2003年又追加起诉陈四则,要求归还煤矿承包权。在此期间陈鸿志找到村主任张香平和陈四则,要求承包煤矿,承诺支付打官司的所有费用,并承诺付给贺海有、龙耀公司各1千万承包费用。2003年9月,陈四则以1千3百万的价格将煤矿转包给陈鸿志,陈鸿志先后付给陈四则1千1百万,付给贺海有8百万后又借走5百万,但未给龙耀公司支付承包款项。在与张香平签署的煤矿承包合同中,陈鸿志以90万元价格承包该煤矿20年的经营权,并承诺每年付给村民福利费16万8千元。

  

  薛家圪旦煤矿:2003年9月间,因此煤矿将被政府关停,陈鸿志找到原承包人邢燕斌要求承包煤矿,经薛家圪旦村委会同意,陈鸿志付给邢燕斌900万元获得煤矿的承包权,承包期为13年,并承诺继续履行邢燕斌与村委所签合同的相关条款,答应按合同每年补偿村民240万元。同年10月该煤矿被县政府关停,陈鸿志以煤矿被关停为由没有履行与村委之间的合同。后该煤矿于2006年被整合到兴家沟煤矿。

  

  葫芦塔煤矿:2006年已关闭整合到兴家沟煤矿,整合后年生产规模为15万吨.

  2002年中阳县人、原承包人杨建军以一百四十七万元的价格承包了葫芦塔煤矿并投资一千多万元进行技改。后陈鸿志许诺给该村每户一台彩电,每人每年1200元、村委5万元,要求承包该煤矿。在利益的诱惑下,部分村民同意将煤矿承包给陈鸿志,于是组织村民阻拦煤矿生产。无奈之下杨建军于2003年11月将煤矿以2320万的价格转包给陈鸿志。陈鸿志付给杨建军1千万元后,余款未付,并于2004年5月以杨对煤矿进行技改投资不到位,在转包时有不当得利将杨起诉至吕梁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判决按杨建军承包煤矿时的费用147万元承包煤矿,返还陈多给付的费用。杨建军反诉陈,要求陈支付欠款1320万元。中院驳回双方诉讼要求。后陈又起诉至省高级人民法院,高院判决陈再支付给杨240万元承包费用。陈鸿志在与马家梁村委与薛家湾村委签署的承包中,该煤矿共承包18年,向两村委分别支付承包费831.6万元,给马家梁村民福利334.8万元,给薛家湾村民福利665.28万元。

  

  邓家洼煤矿(柳林县永新煤业有限公司):年生产规模为9万吨,煤种为4号煤。

  1986年,邓家洼村民邓白锁与村委签合同承包了该村煤矿,2002年邓白锁将煤矿转包给山西伟誉经贸有限公司法人候慧文,煤矿法人仍是邓白锁。候慧文承包期间未按合同约定支付承包费用,并且不愿支付国家征收的资源费,于是邓白锁将候慧文起诉,要求解除承包合同。2007年1月,陈鸿志与候慧文在未告知并征得邓家洼村委同意的情况下私下签署了以1200万元的投资补偿款从候慧文手中接手煤矿的合同(只付给候500万,至今仍欠700万一直拖欠),并于同年1月15日进驻煤矿组织生产,引发村民阻拦生产和上访。后法院判决邓白锁败诉,只得在候惠文与陈鸿志起草的协议上签了字,以1355万元的价格将手中该煤矿股份转让。据了解,陈鸿志长期未与邓家洼村委签署任何合同或协议。

  

  柳家庄煤矿(山西亚通柳家庄煤业有限公司):年生产规模为15万吨,煤种为4号和5号。

  1999年1月刘铁应以165万元承包该煤矿。2001年刘铁应以410万元将煤矿转包给刘过成,煤矿法人仍是刘铁应。2005年5月,村主任柳补应与刘铁应私下解除承包合同,将法人资格变更为柳补应。2007年1月,部分村民要求柳补应一次性给予村民每人10万元补助,在协调解决期间,2007年8月,柳补应在未经村委及村民同意的情况下与陈鸿志私下签署合同,以2.38亿的价格将煤矿转包,随后陈鸿志手下100余矿工及保安进驻煤矿从事生产,并与阻止其生产的村民发生对峙。

  网络举报矿难情况: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5154b690100j2xc.html

  

  麻塔则煤矿:年生产规模为5万吨,煤种为5号

  2005年,陕西秦珠水泥厂以6350万元兼并麻塔则煤矿,由董事会五名股东控股。分别是薛建军、薛武汉、李善德(陕西方)占40%,李锦全、陈爱斌(柳林方)各占30%。2007年9月,陈鸿志以修自己柳家庄煤矿通往县城的路为由,将柳家庄煤矿与麻塔则共用的道路挖断,导致麻塔则煤矿生产的原煤不能外运,导致产煤大量积压。麻塔则煤矿多次找陈协调解决运输问题,同时向柳林县有关领导请求解决未果。不久陈鸿志提出以1.7亿的价格收购麻塔则煤矿,虽然五名股东都不同意出让,但面对产煤不能外运的情况束手无策,只好于2007年12月12日接受陈的条件,将煤矿以1.7亿元卖给陈鸿志。

  麻塔则煤矿股东提出煤矿积压的7万余吨原煤(据煤矿原股东李善德、薛建军讲此重量为估计值,产煤当时市值约为每吨400元)要拉走,陈鸿志说要拉走必须在三日内完成。股东们认为三天之内根本不可能拉走这些煤,于是协商将煤以市值将这些产煤卖给陈鸿志。在看过存煤后,陈鸿志表示重量只有3-4万吨,且煤质不好,只能每吨出价200元,股东们表示不同意,后经协商达成将7万吨折算成5万吨,每吨作价300元共计1500万元将这些煤卖给该陈的口头协议,但陈鸿志既未及时履约,又不与原股东保持协商,原股东在找不到陈鸿志继续履约保证的情况下,又将该煤以同样的价格卖给了王亮珠,在股东李善德陪同王亮珠看煤后,发生了“12.30”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案件。

  

  燎原商厦:2004年3月27日,陈鸿志以5400万元价格从柳林县国有资产管理运营中心竞拍获得原名香港购物商厦所有权,并于2004年6月成立柳林商贸有限公司,注册资本8000万。

  

  大井沟洗煤厂:2008年1月,经吕梁市发改委批准,凌志集团在成家庄镇大井沟村建设120万吨的洗煤厂,投资5622万,此项目目前仍在建设中。

  十一

  陈鸿志承包的煤矿在转让过程中价格成倍的增长,但是没有向国家缴纳税款,陈鸿志的八个煤矿2006年至2007年只上缴税款600万元,村民反映偷税920万元。

  十二

  陈鸿志虚报产量,村民测算田家坡实际产量30万吨,2006年上报产量为10.2万吨,2007年上报13.4万吨,2008年1—4月份上报2.7万吨,偷税金额为930万元。其中煤矿产量最少210万吨,2003年至2008年偷税约2.3亿元。

打死人扔深沟,一根根拔阴毛

——暴力撑起黑色集团

  陈鸿志在左右基层政权和巧取豪夺建立其煤炭帝国的同时,借助暴力为其经济发展保驾护航。他通过殴打他人、故意伤害、非法拘禁等多种手段实施暴力违法犯罪行为。据知情人透露,这些违法犯罪主要是发生在陈鸿志维护其运煤道路秩序和解决煤矿承包纠纷过程中,其中既有经他指使,也有他暴力集团成员直接动手,还有他亲自参与的。

  近日,柳林县王家沟群众投诉,王家沟桥于2016年被凌志集团挖断,至今无法通行,周边几个村村民出行非常不便,有一段时间只能依靠摩托车出行。自桥被挖断以来,村民不断向乡里和县里反应,却始终得不到解决。

  当地村民分析为何王家沟桥被挖断不尽快修的原因:陈鸿志想买处于王家沟桥上游的西坡煤矿,由于西坡煤矿老板不卖,所以,陈就利用断桥的方法,让拉煤车无法就近进出西坡煤矿运煤,导致拉煤车舍近求远绕到临县在进入柳林西坡煤矿拉煤,给西坡煤矿造成不小损失。

  目前,王家沟桥仍无确切修好的时间表,周边群众只能走临时的泥土道路,并且只能单车道行驶,交通非常不便。期间由于路崎岖坎坷,还造成翻车等事故。

  王家沟桥只是陈鸿志无数恶行中的一例,经过今日走访调查,根据当地群众反映的情况,可以了解到的陈鸿志恶行还有如下:

  

  2006年12月6日,原县公安局刑警刘可平带领100多人,将去葫芦塔煤矿上班的李候乃殴打致肾破裂。

  据受害人李候乃、见证人邓富有:成家庄镇邓家洼村民反对陈鸿志未经村委同意便私自承包邓家洼煤矿,于是村支部书记邓富有组织六、七十名村民阻止该陈从事生产,刘可平(男,53岁,曾在柳林县公安局刑警队工作,因经济问题被处理,后调至孝柳铁路公安分局工作,后任凌志集团保卫科长,时任联盛集团保卫科长。)等人带领陈鸿志手下一百余名头戴安全帽、左臂系红布条、戴白手套、手持镐把的保安及矿工与村民对峙。

  期间成家庄镇成家甲村村民李候乃到葫芦塔煤矿上班,途经现场时,被陈的手下误认为是邓家洼村的村民上矿闹事,便将李及其妻子用镐把殴打,并将该李的摩托砸烂。事后邓家洼村书记邓富有报案,成家庄镇派出所所长高建兵到场后,安排刘可平将李候乃送至成家庄镇医院治疗。此次殴打致使李候乃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尿血,事后未作任何处理。

  

  2006年12月15日,田家坡村民张国旺因反映陈鸿志的问题,被骗到燎原商厦地下室,陈指使3名手下扒光张的衣服,用高压水枪冲洗并殴打。

  受害人张国旺(男,60岁,系田家坡村村民,原任该村支部书记,曾在田家坡煤矿打工。)、知情人张中平(男,48岁,原任田家坡村支部书记)、张青海(男,34岁,系张国旺之子,曾在燎原商厦任保安)回忆:因该张国旺多次向各级反映本村委主任张香平私刻公章、伪造合同将村里的煤矿卖给陈鸿志的问题,2006年12月15日陈鸿志以还欠田家坡煤矿占用张国旺土地款和张国旺在煤矿打工时工资为由将张约至燎原商厦,待张到了燎原商厦门口说明来意后,被保安带至地下室,责骂张国旺说:“再让你告状”。接着对张国旺殴打,还逼其脱掉衣服用洗车用高压水枪冲其上身,用尖咀钳拔阴毛,事后张国旺妹夫多次向公安机关举报,但未做处理。

  现张国旺已去世。

  

  2007年1月5日,因阻止村民告状,陈鸿志指使矿长郭九全、葛栓生、邓文杰等数十人,六车开道,五辆车装满打手,手拿镐把,禁止村民进村和进入煤矿。并破坏村民住宅、焚烧窗户。

  经走访得知:2007年1月份的一天,邓家洼村组织20多名民工到矿上阻止陈鸿志等人非法生产,凌志集团的郭九全(柳林县陈家湾村人,2004年在凌志公司田家坡煤矿、兴家沟煤矿任矿长,2007年10月后任邓家洼煤矿矿长)、李海贵(柳林县成家庄镇艾掌村人,2006年5月至2007年7月任葫芦塔煤矿副矿长,时任邓家洼煤矿副矿长)、葛栓生(柳林县成家庄镇葛家坪村人,2004年起在凌志公司柳家庄煤矿任副矿长。)等人带200多名保安和民工,头戴安全帽,胳膊系红布条,手持镐把,到矿上与村民发生对峙,县防暴队及时赶到制止。

  

  2007年1月7日,原县公安局刑警刘可平的人带领100多人强占邓家洼煤矿,见人就打。于16日组织6皮卡歹徒到邓家洼村滋事。

  经走访调查确认:成家庄镇邓家洼村民反对陈鸿志未经村委同意便私自承包邓家洼煤矿,于是村支部书记邓富有组织六七十名村民阻止该陈从事生产,刘可平等人带领陈鸿志手下一百余名头戴安全帽、左臂系红布条、戴白手套、手持镐把的保安及矿工与村民对峙。

  

  青龙派出所指导员高青生被殴打

  2007年1月下旬的一天中午,青龙派出所指导员高青生与儿子高峰到燎原商厦买床,高峰在商场吸烟与前来制止的保安发生冲突,高青生亮明身份上前劝阻,并欲离开时,遭到商场保安的阻拦,于是高随即报110。不久陈鸿志到场,高青生以为与陈鸿志熟悉,事情能得到妥善处理。但不料陈用手指着高大声呵斥,随即陈鸿志手下20余名保安用警棍和拳脚殴打二人。高青生头部破裂,缝合七八针,其儿子左眼下方裂伤缝合四针。期间110出警,但未作处理。

  据受害人指证,参与此案的人有保安高海平。据燎原商厦保安班长武生亮讲,参与殴打高青生的保安,事后陈鸿志给予每人多发两个月工资的奖励。

  

  2007年4月12日晚9点,以买鸡蛋为名,陈鸿志将田家坡张乃生骗至田家坡煤矿三楼办公室,安排6名打手将张殴打至右腿骨折。

  原来,因张乃生多次向上级反映村主任张香平私刻公章、伪造合同将村煤矿承包给陈鸿志,陈鸿志便以买鸡蛋为名,将其骗至田家坡煤矿,以其偷了矿上的床板为由,对其殴打至左腿骨折,陈鸿志参与了殴打,受害人未报案。

  

  2007年5月2日下午,李俊生到雷家沟煤矿找陈鸿志,陈鸿志指使人将李俊生打昏。李在晚7时半报案后,被陈和打手在派出所门外殴打致粉碎性骨折。派出所至今未处理。

  2007年5月2日晚10时许,成家庄镇兴家沟村委主任李俊生酒后到兴家沟煤矿找矿领导郭五全解决煤矿使用炸药震碎村民住宅玻璃的问题,郭五全不在,李俊生便砸烂磅房窗户玻璃将手划伤,遂去卫生所包扎伤口,被随后赶来的6名煤矿保安拳打脚踢一顿又拉至派出所,后该李住院治疗,但未做伤情鉴定。2007年6月由凌志公司副总车振兵和公司职工王杰、陈云协调,与李达成补偿协议,赔偿4万元。

  

  故意伤害拉煤司机杨军琴,2007年5月13日凌晨7时左右,杨军琴、任志鹏在葫芦塔煤矿拉煤,杨军琴因不满车辆调度与煤矿保安发生口角,被雷舰、刘奇、陈艳飞、刘章保等8名保安打伤致左胫腓骨粉碎性骨折、右腓骨上段骨折、颅骨骨折、脑挫裂伤,经法医鉴定为轻伤。

  保安雷舰、陈艳飞被刑拘,之后被取保,其余保安在逃。2008年1月4日凌志公司协调科副科长穆永亮、王杰出面赔偿杨军琴11.5万元。

  据保安班长武生亮讲,参与此案的保安还有张老虎、郭王勇、王勇、高跃跃。

  

  2007年6月份左右,冯彦军、刘三平、高金昌、葛强、杜普云在成家庄路上砸过一个QQ车,并殴打其司机,后由穆永亮出面调解处理。

  QQ车主穆四四回忆:当天因其驾驶的QQ车风扇发生故障,导致车温度过高,就将车停到成家庄路边。在路边饭店吃饭过程中,五六名保安两次进来让其动车,声称因影响交通再不动车要用铲车将车铲开。在穆四四将车开到饭店后院后,被保安打了一顿,QQ车玻璃也被打烂,穆四四和家人没有报案。

  事后,其父去燎原公司进行处理,得到赔偿1.2万元。

  

  煤矿工人朱日呷被殴打,2007年7月17日晚11时,四川民工朱日呷因劝阻田家坡煤矿保安刘奇看电视,与刘发生争吵,朱日呷先打了刘奇一拳,后刘奇和另一名保安王志勇持木棍殴打朱。经诊断,朱日呷被打致脑震荡、头皮裂伤、左上臂伤,多处软组织挫伤。刘奇、王志勇被治安处罚200元,各行政拘留6天。

  十一

  田家坡村民张晋通被殴打,据张晋通、保安班长武生亮、田家坡村原支部书记张中平回忆:2007年7、8月期间,高海平(柳林县人,时任凌志公司保卫科副科长,后任保卫科科长)安排冯艳军带领保安张三平、王建林、葛强等人将带领记者采访的田家坡村民张晋通挟持至燎原商厦地下车库,逼迫其脱光衣服,手举装满水的铁盒,用尖咀钳拔其阴毛,用高压水枪冲等手段殴打、虐待、侮辱张晋通。

  十二

  2007年9月24日,因不交买路钱,陈鸿志手下保安在成家庄镇蒿瓦岔路段将王家沟乡刘家湾刘小锋殴打,后扔到县医院门口。刘在医院救治半个月左右。

  经调查走访得知:刘小锋头、颚、背部软组织多处裂伤,住院6天后出院。

  十三

  2007年11月4日,陈鸿志指使公司10多名保安闯进邓家洼村邓抵树家,将邓打伤并拖走。又寻找支书邓富有家欲殴打。

  据受害者邓抵树、知情人邓富有(男,57岁,时任成家庄镇邓家洼村支部书记,现为成家庄镇邓家洼村民代表。)、武生亮(男,26岁,时任燎原商厦保安科保安一班班长。)、任七儿(男,邓抵树女婿)、邓二喜(男,48岁,邓家洼村村民代表)回忆:2007年6月,陈鸿志在未与邓家洼村委协调和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与邓家洼村煤矿原承包人邓白锁及候惠文签署了煤矿承包合同,并进驻煤矿从事生产。因此,邓富有和邓抵树以及其他村民不断上访告状

  2007年11月4日晚11时左右,因邓富有和邓抵树及其他村民代表开会研究向上级反映本村煤矿被陈承包一事。散会不久凌志集团数十名保安闯入邓抵树家,将邓殴打后又闯到邓富有家寻找邓富有,威胁其不得告状,如果再告状,下场和邓抵树一样。因邓富有害怕,当晚躲藏野外,并向成家庄镇派出所电话报案求救,后由派出所所长高建兵开车将其拉至成家庄镇,途中陈鸿志的十余名身着迷彩服,手持镐把保安将车拦住,邓富有躲至前后座位的间隙未被发现后才被放行。后邓一直在离石躲藏。

  邓抵树的女婿事发当晚向派出所报了案,第二日在县人民医院找到邓抵树,邓抵树身边有燎原商厦的保安李力青与另一名姓张的老头在陪护。邓抵树在医院医治36天后,被燎原商厦保安武生亮、庞青亮、李力青和协调科陈云转移至贺家沟张玉保的家中。

  2008年正月十七日,协调科长张玉民带人将邓抵树转移至西安治疗。据医院诊断,邓抵树右小腿下半段、右侧桡骨、右中指、左侧第五掌骨、左小腿、右侧小腿腓骨等共计7处骨折,右侧桡神经损伤,并因多种骨折引发中度失血性贫血,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目前未做伤情鉴定,柳林县公安机关正在进一步调查。

  据保安班长武生亮回忆:参与此案的保安有葛强、王学军、石勇军、董宏亮、王民军

  十四

  2007年12月15日,陈鸿志指使公司陈文杰、王金全带领100多保安,统一着装,拿镐把闯进柳家庄示威。12月18日,村委会主任柳建环带领村民代表柳润全、柳三元、柳俊保、张晋民等6人找村支书王探来要求解决煤矿事宜,晚6时该6人乘一辆车回家,被陈鸿志派的50多名保安乘白色皮卡拦截,将其6人殴打,致柳润全胳膊骨折,张晋民多处软组织挫伤。

  据受害者柳润全(柳林县孟门镇柳家庄村村民)回忆:2007年期间,柳家庄村村民要求柳家庄煤矿承包人刘过成付给村民每人10万元的一次性补偿费。期间在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陈鸿志承包了该煤矿,于是村民纷纷上访要求解决这笔补偿费用。2007年8月18日下午,柳润全等七人在找镇政府协调此事未果,在驾车途经胡家垣煤矿附近时,被两辆黑色无牌桑塔纳及三四辆白色皮卡拦住,下来约三十几名凌志集团的保安,将受害者及同车的张晋民、柳三元、柳俊波、柳世富、柳继元等七人拖下车并用铁棍及镐把殴打,致柳润全右臂关节骨折。

  十五

  2007年12月26日,陈鸿志手下三个保安在聚财塔三岔口将贾家垣乡村民康宏彦殴打,后纠集30余名保安将康宏彦殴打致伤,缝合81针。当晚报案,至今无回音。

  2007年12月26日,康宏彦在拉煤途中,陈鸿志的保安因疏导交通与其发生口角,于是二三十名保安持镐把、啤酒瓶将其殴打。康宏彦在柳林县医院住院十几天后,燎原公司的车振兵(原柳林县公安局治安大队教导员,时任柳林县凌志焦煤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穆永亮(原柳林县公安局穆村派出所民警,时任凌志公司协调科工作)等人去看望,表示愿意补偿其两万元,并签定补偿协议。次日燎原公司派人威逼该康出院。康宏彦事发当天报110。

  十六

  王亮珠叔叔讲述高三平被打死的事情

  2007年12月30日晚,陈鸿志的保安在麻塔则煤矿打死高三平,打伤马楞等四人。

  2007年,当煤老板王亮珠和一名陕西商人商定,陕西人用其在柳林县马家塔煤矿的出煤权抵债,但是,凌志集团陈鸿志也想要这个煤矿。

  2007年王亮珠司机高三平和另外四个人开车上马家塔煤矿查看煤矿煤质。从煤矿出来后,高三平一行5人遭到七八十名头系红布带的人围殴。他们先砸了高三平驾驶的奥迪A6,然后围住5人暴打。打过之后,高三平被扔下30多米深沟,当场死亡。其余四人均重伤。

  高三平被伤害致死当晚七时许,陈鸿志下令将下班的保安全部召集回燎原商厦。办公室主任李翔对保安说“如果有外人意图到商厦闹事,或者有人故意靠近商厦,就把他们往死里打”,并给保安发放了钢管、镐把等工具。第二天早7点左右,因保安班长武生亮与死者高三平是亲戚(高三平是武生亮舅舅的三儿子),公司副总郝红红(男,1976年1月生,柳林县孟门镇人,现任凌志公司副总经理。)就安排单位司机“志强”将武生亮带至公司驻太原办事处,办事处处长景永明安排办事处两名保安将武生亮看管了三天三夜,不给武饭吃,严禁其离开。后武生亮趁保安不备逃离办事处,乘出租车逃回中阳其亲戚家。

  事发后,陈鸿志联系了高三平的哥哥,支付了伤者医药费。陈鸿志欲出钱了解此事,王亮珠不同意。公安立案后,陈鸿志的黑恶罪行逐渐暴露,在公安部督办并侦办下,山西省公安厅成立了专案组,陈鸿志紧急出逃,隐匿行踪达2年。

  离奇的是,陈鸿志案居然得以翻转,王亮珠被以赌博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据陈鸿志在柳林县公开说法,他花了3个亿达成此结果。

  十七

  2007年在邓家洼打死一名河南民工,后赔偿70余万元。

  十八

  柳海平

  2011年,柳林县孟门镇柳家坡村被凌志集团以地下采煤为由,整体搬迁。当时凌志集团在该村选举了以村党委书记张唤昌为首的12名代表和凌志集团协商搬迁事宜。

  在搬迁过程中,凌志集团与不召开村民大会,而是自定征地、房屋补偿价格和分配比例,致使部分代表在移民前违法修建的房屋获取了高额的补偿价格,相反村民的合法建筑补贴却被宰割,补贴价格不及违法建筑的一半。为了吞噬补偿款,代表和村干部任意上户口,疯狂抱养孩子领取人口6万元补偿款,多报、谎报人口,手段层出不穷。有的代表多报谎报土地疯狂吞噬征地款,本来一亩土地谎报成几亩。这样使广大村民只拿到了极少的补贴,含泪离开了自己生活了多年的家乡和土地。

  村民柳海平近日说:因为给的钱少,买不起房,补偿我不同意,他就强行来。然后有村干部带着30几个燎原公司的人围着,打得我住了院。住了一个月院,没看好病,没钱就赶出来了,等我住院回来,这些事情都办完了。我要起诉他们。第一个打的是我,第二打的是村里的陈新安。

  十九

  被凌志集团强拆的穆家坡村

  2017年9月26日晚十一点多,山西省柳林县孟门镇穆家坡村已经进入了非常安静的状态,大家都已经休息了。这时,凌志集团老板陈鸿志带着他自己养的几百号人进入了这个平静的村子,对着村民新修起的地方进行大肆的破坏,正好被上中班回来的一个村民看到,上前阻止,没想到却被这些人围起来打的到现在还躺在医院昏迷不醒。慢慢地惊动了村子里睡着的人们,村民们起来反抗,没想到他们几百人直接把村子围了起来,收了村民的手机,对村民一顿猛打。他们还把村民们修起来的房子拆成了一堆。村里面七十多岁的老人被人半夜连床抬到地里,硬是把家强拆了。

  一位受害村民回忆:当天晚上有二三百人进来村子,一伙人把房子里边的家具搬到院外,一伙人将户主围成一圈,另外的人就开始强拆房屋。当晚他们只要看见有人拿手机拍照,就立刻强制抢夺。现在他们成立了一个评估公司,答应给拆除补偿,但5间平房只给5万的补偿,这是不愉快的补偿。

  一位老人回忆:“有的户主当天不在,他们也没有通知,就悄悄拆了。在家的户主,陈鸿志的人把家具都强行搬到院外,把户主用人围成一圈,限制其进入强拆现场,同时把大小路口都堵死,生怕外人进来,然后就开始拆房。”

  通过走访查看,该村还存在着因为采煤沉陷而发生的口粮地和墓地不同程度的损毁的现象。从现场来看,损毁的口粮地至少几十亩,其中一家的墓地被裂缝从墓地中心穿过。

  这位老人还说:陈鸿志为了出炭,本着死一个人要赔100万,拆一座房更划算的原则,进行强行拆房。

  “这几天陈鸿志在武家庄拆房,用了100多人。每个人给点钱,就去强拆。他公司有7000多人,想调谁就掉谁,不缺人。”

  矿难频发,却总被掩盖

  凌志集团下属企业矿难频发,自2011年至2017年,凌志集团所有矿难事故都被瞒报。

  柳林县一位煤炭行业管理人员私下说,山西省煤矿资源整合后,矿难并未减少,只是整合后企业规模、实力和政商资源更加强大,几乎所有矿难都可以瞒报和私了处理,社会不得而知。

  

  曹家山煤矿属于凌志集团。2011年10月31日,曹家山矿发生安全事故,当场死亡2人。其中一名死者名俊元,三交镇宋家垣村人,31岁;另外一名死者为石楼县人。另有一人重伤,三交镇庙疙瘩村人。

  

  2012年11月3日,凌志集团所属陈家湾煤矿发生井下机械事故,死亡两人,其中一名叫张风平,家住中阳县凤城街东三排。

  

  2013年7月25日,凌志集团成家庄煤矿发生井下事故,一人死亡,死者名为高彦军,柳林县庄上镇后安峪村人。

  

  2015年6月29日,凌志集团王家墕煤矿发生井下事故一人死亡,死者名郭四富。

  

  2017年8月23日,凌志集团所属董家沟煤矿发生生产事故,5人死亡。

  

  2017年10月13日,凌志集团所属成家庄煤矿发生井下事故,矿工冉兴应死亡。冉兴应是石楼县裴沟乡南岭上村人。

  上述矿难均被瞒报。

  扫黑除恶,

  必须打击披着经济外衣的涉黑组织

  陈鸿志在太原居所车位上所停军牌汽车

  陈鸿志集团在十年前就遭到当地群众不断举报,从公安部到山西省、吕梁市、柳林县公安机关均对其立案侦查。

  据知情人透露,当年高三平被打死后,公安部对陈鸿志涉黑集团督办并亲自参与了侦查,山西省公安厅组成了专案组,陈鸿志外逃两年。但是,由于不为人知的原因,有关单位停止了对陈鸿志案的调查和侦办,一位举报人却被以赌博罪判了三年。

  陈鸿志能量之大,叹为观止。但是,今年初,党中央、国务院发出扫黑除恶的伟大号召,将进行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此次专项斗争重点是涉黑涉恶问题突出的重点地区、重点行业、重点领域,把打击锋芒始终对准群众反映最强烈、最深恶痛绝的各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要把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和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

  

  中共中央国务院

  ————★————

  《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

  2018年初,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通知》指出,为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部署和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国家长治久安,进一步巩固党的执政基础,党中央、国务院决定,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

  《通知》强调,要聚焦涉黑涉恶问题突出的重点地区、重点行业、重点领域,把打击锋芒始终对准群众反映最强烈、最深恶痛绝的各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

  《通知》指出,把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和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

  《通知》要求,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作为一项重大政治任务,摆到工作全局突出位置,列入重要议事日程。各级党委和政府主要负责同志要勇于担当,敢于碰硬,旗帜鲜明支持扫黑除恶工作,为政法机关依法办案和有关部门依法履职、深挖彻查“保护伞”排除阻力、提供有力保障。对涉黑涉恶问题尤其是群众反映强烈的大案要案,要有坚决的态度,无论涉及谁,都要一查到底,特别是要查清其背后的“保护伞”,坚决依法查办,毫不含糊。

  陈鸿志

  山西凌志集团董事长

  1975年生于山西省柳林县孟门镇李家塔村。1999年退伍后,白手起家创建了“星火石料厂”,扩建后改名星火建材有限公司。2003年注册“柳林燎原商贸有限公司”,取“星火燎原”之意。现有4座主体煤矿、4座洗煤厂,整合为山西凌志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陈鸿志富而不忘本,积极投身于社会公益活动中,为贫困大学生、贫困户以及作为孟门人为家乡孟门古镇和孟门南山寺景区捐款扶贫行动中。在汶川大地震后,公司捐款100万元现金及其它物资。

  陈鸿志也被授予2006年度“山西省优秀企业家”、“山西省社会扶贫先进个人”等多种荣誉称号。但他仍是“高调做事,低调做人”,极少接受媒体采访和荣誉评选。(据百度百科)

  山西凌志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原山西省煤炭工业厅原党组书记、厅长吴永平在凌志集团与陈鸿志在一起。2015年8月17日,吴永平被逮捕。

 

  山西凌志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是柳林县境内为数不多的大型民营企业之一,公司集原煤采掘、精煤洗选、百货零售、酒店服务于一体,现有主体煤矿4座,生产能力360万吨/年;重介工艺洗煤厂4座,生产能力1080万吨/年;大型商厦(燎原大厦)1座,营业面积2万余平方米;五星级酒店(煤炭大酒店)1座。公司现有从业人员10000余人,2010年上缴税费8.5亿元,是吕梁市域范围内的大型企业之一。(据百度百科)

    注:发表在红歌会网时略有删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