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评

全民接种,该到紧急反思的时候了

2021-08-30 09:11:15  来源: 李舟的公众号:李舟的庄稼地   作者:李舟
点击:    评论: (查看)

  接种疫苗,是抗击新冠疫情的非常重要的手段。但是,现在的疫苗接种,不管卫健委如何三令五申,越来越多的地方已经越来越向强制或变相强制的方向发展。当然,如果全民接种疫苗非常必要,这种强制也许有可以理解的地方,然而,在当前的我国,全民接种疫苗真的非常必要吗?我想,现在,我们所有人都需要对这个问题好好反思一下了!

  1、我国现在使用的科兴、国药等疫苗还都没有完整的三期临床数据,现在都是紧急使用,就是说还没有符合上市标准,本不应该使用而迫于情况特殊不得不用。所以,现在使用的疫苗究竟有多大副作用,以及是否会发生ADE效应,还都不确定。当然,疫苗的副作用是避免不了的,关键是副作用有多少、有多大现在还都不是完全清楚的。

  2、国外疫情控制不住,只能寄希望于疫苗,即使有再大的副作用也顾不上了,毕竟疫苗副作用相对于死于新冠肺炎,就算不上事了,所以各国政府会批准紧急使用才研发不到一年的疫苗,并且向全民推广。但是,在我国当前情况下,疫情已被完全控制,而且只要出现疫情,很快就能被扑灭,且疫情发生的频率也越来越低,一般人感染新冠肺炎的几率低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在这种情况下,冒险给全民紧急使用甚至是强制紧急使用安全性有待验证的疫苗的必要性在哪里?紧急使用的“紧急”表现在哪里?

  3、以前专家普遍支持全民接种,目的就是为了实现群体免疫,将新冠肺炎流感化,然后打开国门与世界互通,这是建立在一种非常乐观的估计上的主张。但是现在,德尔塔变异毒株的出现,西方专家纷纷认为通过疫苗实现群体免疫已无可能,辉瑞疫苗对德尔塔只有39%的有效性(有人说只有29%),科兴、国药针对未变异病毒的有效性只有辉瑞的一半多,对德尔塔变异毒株的有效性正常情况下只会更低。钟院士说科兴疫苗针对德尔塔变异毒株的保护率达到60%,但这个说法没有任何证据支撑,而且,如果真是那样,科兴疫苗早就被西方疯抢了!所以,按现在疫苗针对德尔塔变异毒株的保护率,即使百分之百的人接种疫苗,也不可能达到70%或67%的人有抗体的群体免疫标准,从而实现群体免疫!另外,即使是针对普通的未变异病毒,我国最好的国药、科兴疫苗也只有约50%的保护率(世卫组织的说法),假设100%的人接种,也只有约50%的人能够有效抗击病毒,仍然达不到70%的人有抗体的群体免疫标准。所以,不管有没有德尔塔变异毒株,在当前疫苗条件下,我国都没有通过疫苗实现群体免疫的可能。通过接种现有疫苗实现群体免疫打开国门的可能性既然以前不存在,现在更不存在,那么,现在全民接种疫苗的必要性在哪里?

  4、张文宏等专家说,疫苗可以减少重症率和病死率,减缓病毒传播速度。但是,根据以色列卫生部7月24日的报告,该国累计发现5770例接种疫苗后“突破感染”病例,其中495例正接受住院治疗,123例死亡,重症率和病死率都远远高于未接种疫苗者,其中病死率是未接种疫苗者的3倍多(以色列新冠肺炎病死率0.7%),考虑到还有495例住院治疗者,最终数据只会比“3倍”更高。所以,疫苗并不能减少重症率和病死率,反而实际上相反。至于疫苗降低病毒传播速度的作用,参考现在正处于新一轮疫情爆发期的疫苗高接种率的以色列、英国、美国等,似乎也并不明显(当然,这主要是因为现有疫苗对德尔塔变异毒株效果很差)。再参考我国前不久始发于南京的疫情,这次疫情是武汉疫情后扩散范围最广的疫情,一点都不比前几次爆发的地区性疫情和缓。另外,武汉疫情后的每次疫情爆发,都是在大约一个月的时间实现了新增病例清零,所以,相对于政府主导的防控、追踪、清零措施,对于消灭疫情,疫苗的作用几乎可有可无,要知道,这次始发于南京禄口的疫情,绝大多数感染者都是接种过疫苗的人!也就是说,一方面,在强有力的国家防控面前,疫苗降低疫情传播速度这个唯一的作用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另一方面,全民接种疫苗所消耗的人力、物力却是极其巨大的,其可能产生的对人体的副作用更是无法预估的。

  5、从最早的发于武汉的那波疫情病例清零后直到现在,我国内地发现并治疗新冠病例1万余例(主要是外部输入),死亡仅仅两例(据说主要都是因为西医的过度治疗),病死率0.02%,如此低的病死率(只有流感的五分之一、全球新冠平均病死率的百分之一),不难判断,主要得益于以中医为主的中西医结合治疗。由于我们有得天独厚的中医,只要疫情不至于发展得过于严重,使医疗资源发生挤兑,得了新冠肺炎后的风险一点都不比得了流感的风险大。在一个月左右就能控制住疫情和中医治疗做后盾的双重保险下,即使一年里偶尔会爆发两三次地区性疫情,我们一般中国人能够感受到的疫情威胁仍然是很小的,对一般不出国的人来说,一年内感染上新冠肺炎的几率连百万分之一都没有,而接种了疫苗的人,一百万人中会产生明显副作用的恐怕数不胜数吧!而且,即使得了新冠,从病死率看,其危险也一点都不比得了流行性感冒高。总之,全民接种疫苗,明显得不偿失!

  6、在德尔塔变异毒株出现后,全民接种疫苗的必要性在那些“与病毒共存”的国家当然还是存在的,但在实行清零政策并且疫情控制得很好的中国,这种必要性已经彻底丧失,至少在当前疫苗条件下已经彻底丧失。但是,奇怪的是,恰恰是在德尔塔变异毒株出现后不久,越来越多的地方开始强制或变相强制接种疫苗。有人猜测,这应当是上面定下了疫苗接种的指标,下面为了完成任务或者争当先进便导致了这样的做法。这让人不由得想起了前不久发生的某地水灾。事后有人分析,在水灾发生的前一天,市委领导下达了“确保重要交通不中断”等“五不”指示,而正是由于下面官员对上级指示的机械执行,使一些本该能够避免的灾难未能避免。现在,我们似乎隐约看到了导致那次重大水灾的魅影在强制或变相强制接种疫苗的行动中再次出现。领导不可能永远百分百正确,当发现上级的指示可能并不正确时,是提醒他或者灵活执行这个指示,还是官僚主义地死板执行甚至为了完成指标不择手段?不同的选择,考验着官员的良知。无论如何,强制或变相强制接种疫苗都是违法违规的,是违背中央、国务院、卫健委的指示精神的。现在,因为疫苗的全民接种,已经形成了一个不可小窥的利益集团,当总是能看到、听到一些专家在宣扬疫苗作用时的信口开河时,我们就不能不怀疑,那些疫苗利益集团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利用一些专家和媒体为全民接种疫苗反复发声,误导高层。在这种情况下,普通民众更应当团结起来,反对在疫苗接种上的一切强制和变相强制行为,同时,我们的政府也应当重新认识全民接种疫苗的意义,情况变化了,政策也应当随之调整。相信中央的政策都是以百姓的利益为出发点的,所以,普通百姓也应当积极发声,让上层能听到底层的声音,让疫苗政策特别是基层的疫苗政策不至于走到偏离百姓利益的方向去。

  7、我们绝不应当笼统地反对接种疫苗,我们应当反对的是不考虑国情,不根据具体情况而强制全民接种疫苗。那么,什么时候应该全民接种疫苗呢?我觉得,这个时间应当是在新的能有效对付新冠变异毒株的疫苗已经出现,国外疫情基本得到控制,我国已经准备打开国门的时候。在此之前两三个月,政府告知百姓打开国门的时间,那时候,根本无需动员,更无需强制,因为人人都担心打开国门后被感染,大家就都会自发地、积极地去接种疫苗,很快就能完成接近百分百的成人接种率。这样做,能最大程度地减少疫苗对国民身体可能产生的伤害,也能最大程度地节省人力、物力。然而,这个时间目前看来还很遥远,现在,我们最应当做的是,好好反思一下当前情况下全民接种疫苗的意义!要知道,即使已经接种了疫苗,因为半年后抗体可能就会消失,每隔半年就得重新接种,所以,反思全民疫苗接种,不应当只是政府的事情,而应当是全民的事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