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评

“后阿富汗时代”拜登如何挽救他的中国战略?

2021-08-27 11:54:55  来源: 老夫子杂货铺   作者:Ksliu
点击:    评论: (查看)

  美国退出阿富汗,本来是一年多前已经决定了的事情,但是塔利班的卷土重来、势如破竹,美方的撤退又如此慌乱无章、不负责任,令盟友们对美国的信心产生动摇,对拜登的工作能力表示怀疑。拜登该如何挽回局面?美国的一些智库人士,开始给拜登支招。

  著名的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发表编辑部文章,题目是《拜登应该如何挽救他的中国战略》,副标题是:“华盛顿必须明确其印太承诺”。文章的作者是: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亚洲高级副总裁、乔治城大学教授迈克尔·格林(Michael J. Green)和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协会执行董事加布里埃尔·沙因曼(Gabriel Scheinmann)。

  以下是此文的全文翻译:

  今年6月,我们曾经指出,迅速从阿富汗撤军会使拜登政府在印太地区对抗中国的重心复杂化。现在很明显,美国正在从太平洋撤出资源以支付撤军费用,例如以日本为基地的里根号航母目前被持续部署在阿拉伯海,而美国海军及其在西太平洋的盟友没有任何替代品。北京已经警告台湾,美国放弃阿富汗证明台北不能指望美国的保护,因此台湾“总统”蔡英文发表讲话,表示要加大自卫力度。东京和堪培拉的高级国家安全官员已经悄悄向我们表达了他们的震惊,虽然在公开场合不像华盛顿的欧洲盟友那样严厉,但他们指出,美国在阿富汗问题上不仅缺乏磋商,更因为在特朗普政府动荡的岁月之后,他们对拜登政府的期望感到失望,他们以为拜登团队是美国国家安全的“梦之队”。

  然而,尽管阿富汗撤军至今仍是混乱和悲惨,但拜登政府对中国战略的逻辑应该不会改变。拜登的国内支持率仍然很高,美国人强烈支持保护亚洲盟友免受攻击,虽然美国国会两党反对拜登总统放弃阿富汗及在阿富汗的盟友,但这种支持不太可能下降,正如斯坦福大学讲师丹尼尔施奈德(Daniel Schneider)所写的那样,没有任何证据表明,阿富汗局势使美国在印太地区的盟友放弃与华盛顿更紧密地团结以对抗中国霸权

  然而,这场崩溃给拜登需要与之合作才能取得成功的该地区的人们提出了新的问题,现在,政府有责任为其亚洲战略提供比迄今为止更令人信服的答案

  首先,拜登必须承认在阿富汗的行动失败。他拒绝承认任何错误,只会加剧亲密盟友对基本操作能力的担忧。美国参议员马克华纳(Mark Warner)、克里斯库恩斯和其他人呼吁,要认真评估并吸取教训,拜登本人也应该有所回应,并向亚洲盟友保证,美国不会在下一个重大事件的规划、协商和执行中重蹈覆辙。拜登必须首先解决他的“能力危机”,以免演变成对美国在亚洲前沿存在的信任危机。

  其次,政府需要与澳大利亚等盟国更新其反恐战略阿富汗境内的外来恐怖分子将会增加,据报道,数百名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恐怖分子被塔利班上周从监狱释放,其他地方的圣战分子也会因为塔利班的胜利而受到鼓舞。奥巴马政府从伊拉克撤军后,伊斯兰国卷土重来,亚洲的外来武装人员激增。拜登政府认为退出阿富汗后仍能继续在阿富汗反恐,这一说法对美国的重要盟友来说是可笑的。美国需要一个更大胆的计划,特别是在美印关系方面,因为在美国及其盟友在亚洲海上需要新德里帮助之际,塔利班的胜利可能会增加对印度的威胁。由于华盛顿不再依赖巴基斯坦进入阿富汗,美巴关系从根本上被重塑,现在是拜登政府加强与新德里就反恐问题进行接触的好时机

  第三,政府需要通过比原计划更明显的军事演习和部署来展示美国在西太平洋的威慑力量,特别是在里根号航母长期缺席之后。美、日和美、澳国防部长的重要会议将于今年秋天召开,必须尽快锁定雄心勃勃的军事演习、武器开发以及在网络和太空等新领域合作的议程。同样,拜登必须努力确认下一次“四边安全对话峰会”如期在9月举行,政府应承诺全额资助国会通过的太平洋威慑倡议,以提高美军印太司令部的能力。

  第四,政府应对阿富汗危机打破本能的“大西洋主义”。喀布尔沦陷十天后,拜登已与西欧北约大国和海湾国家的领导人进行了交谈,感谢他们在撤离过程中提供的帮助,但他尚未与任何一个亚洲盟友交谈。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没有接到任何电话,而澳大利亚军队在阿富汗冒的战斗风险与英国人一样大,肯定比德国人大。美国提议召开七国集团关于阿富汗问题的会议将有助于政府填补这个漏洞,但只有日本才会将印度-太平洋的观点带到桌面上。如果政府想证明它对转向印太地区是认真的,那么现在是时候开始在对此类重大事件的反应中表现出来了

  最后,政府需要在该地区发挥重要作用,以展示其战略承诺。副总统哈里斯对越南和新加坡的访问是正确的,但仅仅露面说东南亚很重要,已经不足以证明华盛顿继续保持承诺。2017年特朗普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贸易协定”以来,拜登印太战略的最大问题是缺乏经济上的决策。自拜登选举以来,所有人都试图说服拜登团队推进印太经济接触,但是都失败了。政府没有加入2018年由11个国家在没有美国参与的情况下发起的“TPP的后续协议”,而是提出了一项更为温和的“数字贸易协议”,只是解决一些针对中国的前沿技术竞争问题。然而,即使是这个想法现在也实施缓慢。政府已经悄悄告诉该地区的盟友,在2022年11月美国中期选举之前,不要期望华盛顿有太多的经济治理。这不再是一个可以接受的答案。

  正如我们警告的那样,从阿富汗的突然和完全撤军正在使拜登的亚洲战略复杂化,而不是简化它,政府在亚洲的强有力的第一步行动现在面临着被阿富汗的影响所淹没的风险。为了恢复元气,政府不仅必须证明它可以让美国人、美国盟友和弱势阿富汗人离开喀布尔,而且还必须同时加倍兑现美国对印太地区的承诺。否则,美国的盟国和对手会将阿富汗的混乱视为新常态而不是例外。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