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评

蒋跃飞:关于阿富汗当前局势的若干看法

2021-08-23 16:44:11  来源: 微信公众号:老蒋真话   作者:蒋跃飞
点击:    评论: (查看)

  自塔利班占领首都喀布尔以来,时间过去一周了,这期间,塔利班宣布了建国,国名仍沿用二十年前的名称:“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政府的组成尚不明朗,大概率要与20年前的塔利班政府和现美国扶持的政府有区别。8月17日晚,塔利班召开首次记者会表示:经过二十年的艰苦战斗,塔利班组织终于重新回到喀布尔,“这不仅仅是组织的胜利,也是整个国家的荣耀”,这是阿富汗人民在经历长期外国军队占领之后重新拥有国家权力的象征。塔利班不想重复任何的战争,也不希望有任何的国内和国外的敌人,不会采取报复行动 敦促前政府官员重返工作岗位。塔利班向国际社会承诺不会伤害在阿富汗的外籍人员,将赦免曾站在其对立面的阿富汗人并将采取措施保障民众安全。目前面临的最重要议题就是如何建立包容性的伊斯兰政府。此次记者会赢得了国际舆论的好评。但是,18日,前副总统萨利赫会同阿北方势力领导人艾哈迈德·马苏德表示不会向塔利班投降,要继续开展反塔利班的斗争。据报道他们已从塔利班手中夺回了喀布尔北部的帕尔旺省首府恰里卡尔,目前正在著名的潘杰希尔峡谷激战。这使得阿富汗的局势变得更加复杂和扑朔迷离。塔利班宣布新的国名后,一些群众举着原国旗走上街头,表达反对塔利班的立场,看来,当前阿国内的政治形势仍很复杂。此前,印度和土耳其都表示要介入阿富汗局势,印度还曾向原政府军提供过武器,也表示过要派兵进入阿富汗。总之,虽然塔利班看起来占领了首都,取得了政权,但是胜利的局面还很脆弱,美国尚未完全撤走,形势能否出现反复,还难以预料。即便新的政府成立了,要做到稳定大局,切实止战治乱,得到国内多数民众的支持,实现持久的和平与稳定;新政府以何种姿态出现在国际社会,赢得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认可,这些仍有很长的路要走,还要下大力气创造一些必须的条件。对此,笔者认为,阿富汗问题的根本在于防止个别国家的渗透和利用,尽快实现国内的和平和社会稳定。站在中国的角度,我们应该坚持的立场是:

  第一,中国在阿富汗问题上没有私心,我们不谋求任何的势力范围。

  阿富汗的和平稳定是我们希望看到的局面,在此基础上发展两国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正常国家关系。近代以来,阿富汗饱受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侵略压迫,对于阿人民遭受的苦难,中国人民感同身受。这次美国败退出阿富汗,是阿人民赶走外来侵略的历史性胜利,也是阿富汗摆脱外部奴役,实现国家独立的历史性机遇。希望阿国内各派势力以国家独立,民族团结大局为重,在此难得的历史机遇面前,做出正确的选择。

  第二,坚决反对任何外部势力对阿富汗的渗透、侵入和干涉,反对在阿培植自己势力,搅乱阿局势,生战生乱的图谋。

  坚持阿富汗问题必须由“阿人主导,阿人所有”的立场,这是实现和平的关键。百年以来,阿富汗始终处于战乱之中,其根源是外部势力的进入。事实上,凡是进入阿富汗谋求势力范围的国家也都没有好下场,都没有逃脱陷入“帝国坟场”的宿命。因此,希望有关国家汲取历史与现实的教训,不要再逆历史潮流而动,尊重阿富汗的主权独立,支持阿国内各派势力的和解团结,实现止战治乱。

  第三,塔利班宣布新的国家为“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这样的国体符合阿富汗的实际,我们应表示理解和尊重。

  有人主张,为了迎合国际社会的承认,塔利班应该“借壳上市”,也就是沿用傀儡政权的“壳”,这显然是不现实的。所谓不现实,就是不符合阿富汗的实际。阿富汗是一个地方多个部落存在且势力很强的国家,国家必须正视这个历史与现实的存在,否则无法实现对国家的认同和各势力间的和解合作。“借壳上市”的实质是倒向美国和西方,这样的要求,可能在阿境内的个别势力是拥护的,但对于百年来屡遭帝国主义蹂躏的阿人民来说是不可接受的,也不符合时代发展的潮流。

  第四,关于对新阿富汗国家的承认问题。

  当前,阿富汗新的国家名称已经公布,的确有一个世界各国对其的态度问题。笔者认为,现在还不是我国表明态度的时候。因为一是虽然国家名称公布了,但是其国家的组织架构还没有形成,新的政府也没有组成,也就是国家的政体还不完备,所以尚不具备是否承认的条件。二是塔利班刚刚进占首都喀布尔,政权尚处在构建当中,其与原政权如何实现更迭和平稳过渡,目前的局势还不明朗,因此也不具备承认的条件。三是当前虽然塔利班取得了胜利,但其地位还不稳固,尚有大量企稳治乱的工作要做,这个时候轻率表态显然是不合适的。四是中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又是联合国五常之一,我们的态度举足轻重,影响极大,不可贸然行事。五是承认一个新国家非同小可,既牵涉到被承认国家的利益,也关乎到我们自己的声誉,更要在国际社会产生较大的影响,因此,必须要仔细研判和多方沟通后,各方面条件具备才行,不能操之过急。

  第五,塔利班主导建立的新政府必须是广泛包容国内各派势力,兼顾各方利益务实稳健的架构。

  关于这一点,塔利班已经表明了态度,回应了国际社会的普遍期待。但是,现阶段其国内各派势力的情况异常复杂,反对塔利班的力量不可小觑,特别是对境外势力的渗透、干涉和影响更不可低估。因此,建立广泛包容各派势力和兼顾各方利益政府的目标虽然是明确的,但要落地实现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塔利班领导集团内是否具备所需要的治国安邦人才,笔者对此并没有信心。

  第六,塔利班必须与包括东突在内的各类恐怖主义势力彻底划清界限,以崭新的形象和作为取信于国际社会。

  这一点是最不令人放心之处。客观地看,当初在共同抗击美国侵略的斗争中,受美军打击的一些国际恐怖势力同塔利班有过并肩战斗的岁月,现在塔利班夺取了全国政权就宣布与他们一刀两断,的确有很大的难度。同时,许多恐怖势力本身也是信奉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塔利班与他们切割在宗教上也有不小的困难,再者,阿富汗的许多地方势力与国际恐怖主义势力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要想阻断他们之间的勾连就更困难了。因此,对于塔利班对此问题的表态,国际社会既要听其言,更要观其行。但是,无论如何,塔利班为了取信于国际社会,为了阿富汗的未来发展,割断与国际恐怖势力的联系是其必须要做到的。

  第七,发挥上海合作组织维护地区和平稳定的积极作用。

  上海合作组织成立于2001年6月,其宗旨是:加强成员国之间的互相信任与睦邻友好;鼓励成员国在政治、经济、科技、文化、教育、能源、交通、环保和其它领域的有效合作;联合致力于维护和保障地区的和平、安全与稳定;建立民主、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上合组织是中亚地区维护和平安定的重要国际组织,该组织的许多成员国还是阿富汗的邻国。阿富汗的局势严峻复杂,迫切需要上合组织发挥其职能作用。首先,阿富汗新政府成立后,要积极主动与上合组织取得联系,用诚意和行动赢得上合组织的理解、信任和支持,从而首先在地区内站稳脚跟。其次,作为永久性的政府间国际组织,维护地区的和平稳定是其重要职责。上合组织应该在确保地区和平稳定和阿富汗未来的国家建设上发挥其作为国际组织不可替代的积极作用。最后,中俄作为地区大国和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在实现中亚的和平稳定及阿富汗未来重建上具有举足轻重的特殊作用。两国应该发挥示范引领作用,推动地区和国际积极力量促进阿富汗问题的圆满解决,为中亚地区的和平、安宁与繁荣而努力。

  总之,阿富汗问题正处在或乱或治的交汇点和转折点,各种势力都在角逐之中,希望阿国内的广大人民和正义力量能够抓住机遇,顺势而为,使国家走进历史发展的新时代 。国际社会要主持正义,促使阿富汗的局势向积极、进步的方向转化,尽快结束阿富汗的百年乱局,使中亚地区成为一个和平之地、安全之地和未来的繁荣之地。

  (本文作者为昆仑策特约评论员,2021年8月22日于 钟书阁)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