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评

从阿富汗灰烬中冒出来的“拜登信条”

2021-08-19 16:46:02  来源: 老夫子杂货铺   作者:Ksliu
点击:    评论: (查看)

  美国放弃了阿富汗,难免使日本和台湾感到担忧,他们将来是否也会遭遇同样的结果:美国撒手不管了?

  8月18日,日本《读卖新闻》发表编辑部文章,题目是:《从阿富汗灰烬中冒出来的“拜登信条”》,副标题是:“狭隘的美国国家利益使日本和台湾边缘化”。以下是翻译全文:

  当美国总统8月16日向全世界表示他并不后悔从阿富汗撤军时,他提供了他的理由并明确了他的外交政策的指导原则。即:不能在不符合美国国家利益的冲突中无限期地战斗;不要为外国的内战而加大赌注;不要试图通过无休止地部署美国军队来重塑一个国家。在战术层面上,他支持反恐但不支持反叛乱,并有远见地聚焦对美国的直接威胁。

  这些原则有朝一日可能会被称为“拜登信条”(Biden Doctrine)。

  这些原则,与近20年前下令入侵阿富汗的前总统布什所制定的原则截然不同。布什的信条是将美国定位为“善意主”,美国应该在全世界传播自由和民主,从而减少对美国的威胁。

  分析人士说,美国海外参与的新变数,以及阿富汗的混乱,将受到华盛顿盟友的密切关注。

  日本专家、兰德公司高级政治科学家杰弗里·霍农(Jeffery Hornung)说:“如果你比较布什和拜登政府,在重塑国家、传播民主、帮助其他国家以削弱对美国的威胁方面,存在巨大差异。”霍农说,拜登信条的一个关键特征可能是聚焦于重要的国家利益,但是在拜登的演讲中,“他从未说清楚那指的是什么。”

  中国迅速利用阿富汗的混乱来达到自己的目的。隶属于共产党喉舌的《人民日报》的鹰派《环球时报》,在一篇社论中表示,华盛顿放弃喀布尔政权应该是对台湾的一个警告信号。社论写道:“一旦两岸爆发战争,大陆出兵夺岛,如果美国要想干预,必须比对阿富汗、叙利亚和越南下更大的决心。”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亚洲和日本事务高级副总裁迈克尔·格林(Michael Green)称,阿富汗局势是“拜登的非受迫性错误”,并表示“这场崩溃确实有可能削弱美国和我们盟国的信心。”但是他说:“我认为这不会从根本上改变公众对美日和美韩联盟的坚定支持”,“我也不认为这会是孤立主义者的政治胜利。”他还说:“主张撤出‘无休止战争’的人会说,这是我们在国外干预时经常会发生的情况,而主张‘国际主义’的人会说,这就是我们撤退时所发生的情况,两种说法互相扯平。”

  盟友心中的一个问题是,台湾海峡如果爆发冲突,美国没有直接受到攻击,而受害的台湾又不是美国的条约盟友,算不算是美国至关重要的国家利益

  霍农指出,拜登的外交政策演讲很看重与中国的大国竞争。他说:“如果大国竞争和争霸是美国的切身利益之一,那么这就是美国放下(民主的)旗帜,并说这是‘你们不准逾越’的底线。”

  乔治华盛顿大学“艾略特国际事务学院”日美关系主席迈克·望月(Michael Mochizuki)说:“在一个没有民主传统的国家中使用军事力量来促进民主,与台湾不同,后者将是一个捍卫民主制度的案例。” 然而,给台湾的一个教训是,“如果他们要维护自己的制度并抵制中国使用武力,那么第一责任在于他们自己,而不是美国,”望月说:“这适用于美国的每一个盟友和伙伴。”

  对于依靠与华盛顿的安全联盟进行防御的日本来说,如果受到攻击,50,000多名美国军事人员的存在可能构成美国的“重要国家利益”。

  “新美国安全中心”的兼职高级研究员、中国军事威胁问题专家汤姆·舒加特(Tom Shugart)拒绝接受这样的观点,即美国未能阻止塔利班在阿富汗的接管,和美国是否可能在台湾海峡采取行动有任何关联。他说:“美国的霸权是由美国在公海上的力量所建立和维持的,不是建立在中亚的山区。” 舒加特警告:“如果中国根据对美国从阿富汗撤军的观察获得不合理的信心”,他们可能会错误地评估美国支持台湾的决心。他说:“但是,如果台湾不肯打仗,那就是另一回事了。”他还说:“早在我们看到阿富汗政府倒台之前,我们就已经知道情况会如此。当我看到阿富汗政府不战而溃,我并没有比之前更担心,他们早就被塔利班收买了。”

  布里斯托大学讲师西蒙-弗兰克尔·普拉特(Simon Frankel Pratt)指出,反恐的重点比反叛乱要狭隘得多。他说:“在可预见的未来,昂贵且长期的军事和重塑国家冒险时代已经结束;未来的反恐行动将更像是在非洲的现有部署,其足迹更小,更依赖当地现有的安全部队作为合作伙伴。”

  拜登在8月16日的演讲开始大约一分半钟后就宣布:“我们在阿富汗唯一重要的国家利益,今天仍然是它一直以来的那样,即防止对美国本土的恐怖袭击。”布鲁金斯研究院研究员马迪哈·阿夫扎尔(Madiha Afzal)说,但这并不一定是阿富汗人多年来的理解。她说:“阿富汗人民不清楚美国在阿富汗的努力仅限于反恐,因为美国在阿富汗驻扎期间确实帮助阿富汗人建立了(新的国家)机构,即使重塑国家不是最初的或预期的任务”,“对于许多从这些新机构中受益的阿富汗人,尤其是那些年轻一代和城市地区的人来说,美国的突然离开和塔利班再次接管将感觉像是被遗弃,背叛了他们所拥有的一切,而在美国驻扎期间,他们开始相信这是他们的未来。”

  1996年,新保守主义者威廉·克里斯托(William Kristol)和罗伯特·卡根(Robert Kagan)在《外交》杂志中写道,美国在冷战后世界的角色应该是“善意的全球霸权”,积极在海外推动美国的治理原则,如民主、自由市场和尊重自由。作者表示,美国外交政策的首要目标应该是“通过加强美国的安全、支持其盟友、推进其利益并在全世界捍卫其原则”,来维护和增强其战略和意识形态优势。它构成了“布什信条”的基础。四分之一个世纪和两场战争之后,美国的外交政策似乎走上了一条全新的道路。

  我个人看法,早在特朗普当政期间,他的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就曾经提出,要台湾做一个狮子不敢触碰的“箭猪”,意思就是要台湾必须首先承担抵抗的责任,不能一头赖倒在美国身上,如果台湾自己不想抵抗,美国不可能代替台湾出这个头。这其实就是美国对台湾提出的警告。我们知道大陆有“武统”台湾的强烈愿望和决心,真正的疑问是:台湾有没有宁死不屈顽强抵制“武统”的战斗意志?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