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评

唐驳虎:美国完全撤退,阿富汗新一轮厮杀又来了

2021-08-31 08:26:15  来源: 唐驳虎   作者:唐驳虎
点击:    评论: (查看)

  文/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唐驳虎

  核心提要:

  1.美军全部撤离,比预期提前整整一天。塔利班对天鸣枪庆祝,结束为期20年的战争。执勤的塔利班也换上缴获的阿富汗政府军制服,进入喀布尔机场全面接管。

  2.此前喀布尔机场被IS成员自杀式炸弹袭击。爆炸发生后,凤凰特约观察员采访亲历者时得知,大部分遇难者,其实是被美军应激反应后无差别射杀。

  3.美军依靠“线人”情报,派无人机空袭IS-KP,结果误伤无辜。以阿富汗人的仇杀习惯,受害者极有可能是被诬告,才遭美军空中打击。但极端恐怖组织IS-KP的威胁仍真实存在,据称他们已有600人潜入喀布尔。

  4.阿富汗地形复杂。从游击队变成政府军,回头要去剿灭比自己更难对付的最极端武装IS,此外还有同样难对付的潘杰希尔地区武装,塔利班终于体会到前政府20年来的窘境。避免阿富汗陷入长期内战,看看塔利班能有什么办法。

  比预期时间(8月31日)整整提前一天,喀布尔当地时间8月30日23时59分,最后一批4架美军C-17运输机在夜幕中飞离了喀布尔机场。

  (喀布尔所处时区为国际标准时UTC +4.5 小时,比北京时间慢 3.5 个小时,时为北京时间31日3时29分)

  ▎ 最后一位登机的美军——第82空降师师长克里斯托弗-多纳休少将

  美国驻阿富汗大使和军队指挥官都在最后的飞机上。

  最后一位登上C-17运输机的美军,是第82空降师的师长克里斯托弗·T·多纳休 (Christopher T. Donahue)。

  美军中央司令部司令肯尼思·麦肯齐上将在华盛顿的国防部记者会上说:

  “我可以100%肯定地说,每个美国军人现在都离开了阿富汗。”

  这不禁令人想起32年前的2月15日中午,最后一批苏军车队驶过位于阿姆河上的界桥,撤出阿富汗巴尔赫省海拉坦,回到乌兹别克斯坦的铁尔梅兹。

  第40集团军司令鲍里斯·格罗莫夫中将,跳下最后一辆插有第40集团军旗帜的BTR-60装甲运兵车,走完了最后几十米,并留下了一句名言:

  “我身后已再无一名苏联士兵,我们的9年任务就此结束。”

  进入阿富汗看起来很容易,退出却很困难。

  大悲剧:周四喀布尔机场袭击细节

  6日周四傍晚,喀布尔机场入口发生自杀式炸弹袭击,至少175人死亡,包括现场维持秩序的28名塔利班、13名美军。

  在喀布尔机场边上的铁丝网外,还有一个大排水渠,自然分割为两个世界。

  当水沟外面的人要进入机场边上时,先要下到沟里,然后从水里趟过去,爬到沟的另一侧。

  人们把资料递给美军,如果美军认为资料合格,会把人拉上沟的另一侧。

  而IS-KP的“自杀人弹”发动袭击的时候,正是人满为患的时候。

  水渠里和水渠外面的道路上,都挤满了试图进入机场的阿富汗民众。

  自杀袭击者穿着有14公斤炸药的炸药背囊,在接近美军时引爆了炸弹。

  部分美军在水渠边上执勤,所以被爆炸波及。

  13名阵亡美军分别来自:

  9人来自陆战1师1团2营(守在门口维持秩序和安检);

  1名陆战队24远征队24战斗支援营的女兵(配合对女性旅客进行安检);

  1名巴林基地的第5陆战远征旅;

  1名海军医护兵;

  1名陆军士兵(来自空降第8心理战大队第9心战营,可能是普什图语翻译)。

  但真正的悲剧还是阿富汗民众。

  凤凰卫视-凤凰网的特约报道员余勇,在27日周五率先发出一则世界独家头条:

  亲历者表示,爆炸发生时,现场的美军被吓得胡乱开枪,子弹从上往下如雨般倾泻下来。

  大部分遇难者的死因,其实都是美军应激反应后的无差别胡乱扫射。

  直到28日周六,阿富汗本地媒体,以及BBC,才接着调查了这则轰动新闻。

  死者多是头颅、脖颈以及胸口中弹,显然是被居高临下的美军士兵在一片混乱中开枪打死的。

  在130多名遇难民众中,有持有登机资格的“合作者”,也有许多来看热闹、想浑水摸鱼的看客。

  据报道,两名阿富汗国家级运动员都是26日喀布尔机场炸弹袭击的遇难者,他们是跆拳道运动员Mohammad Jan Sultani和武术运动员Idrees。

  他们究竟是来试图浑水摸鱼上飞机奔赴西方的,还是持有以艺术、体育专业人士身份申请的特殊签证,尚不清楚。

  因为浑水摸鱼上飞机的人实在太多了。

  例如16日当天“扒机”被挂在C-17运输机上死亡的阿富汗国家青年足球队队员,例如还有一位巴基斯坦司机Masho Shinwari。

  8月15日塔利班进城前,他从白沙瓦开长途卡车,经托尔卡姆口岸进入阿富 汗,然后到了喀布尔。

  塔利班进城后,他抛下卡车,随大流进了喀布尔机场,然后失踪了。

  几天后,巴基斯坦的家人接到了一个国际号码的电话,他告诉了家人他冒险改变生活的旅程。

  这名男子计划在美国开始新生活,以后再想办法把家人接到美国。

  他要家人先去喀布尔机场外面,把他的卡车开回国。

  不过,这人目前应该还在中东美军基地的甄别营里,能否透过审查混进美国,还属未知数。

  美军两次报复,又遭遇诬告杀良

  27日周五凌晨,一架从中东起飞的美军无人机,在阿富汗东部楠格哈尔省,迅速发动了一次无人机空袭,声称杀死了IS-KP的“一名策划者、一名协调者”。

  现场照片显示,一辆停在民居院子里的三轮车被炸毁。

  但现场民众说,是炸死了平民一家三口,成年男女和一个儿童,另有一女性受重伤。

  早在机场袭击发生前,塔利班就与IS-KP在楠哈格尔省发生激战。

  这个袭击目标是不是塔利班告知的,不清楚。

  是不是真的目标,还是搞错了报复对象,也不清楚。毕竟是乡下的偏远地方。

  但在众目睽睽之下的喀布尔,美军的二次袭击就被揭穿,显然是炸死了无辜者。

  28日周六,白宫宣称接到情报,又有一次“具体、可信的威胁”即将在24-36小时内发生。

  29日周日,美军空袭喀布尔机场跑道西端附近的一栋民居,已造成10人死亡,其中7人是儿童。两辆汽车被炸毁,一座房屋受损。

  美军官员最初表示,空袭是“成功的”,目标车辆上载有几名自杀炸弹袭击者,他们试图前往机场发动自杀袭击,空袭消除了一次迫在眉睫的IS-KP袭击。

  但是根据现场图片显示,目标汽车根本就是停在民居的院子里。

  美国中央司令部发言人比尔·厄本(Bill Urban)只好在声明中表示:

  “我们知悉,在车辆被摧毁后,发生了强力爆炸,即车内大量爆炸性物品可能造成了额外伤亡。尚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我们正在深入调查,”

  但现场证实,并没有美军所说的“车内大量爆炸性物品”的二次爆炸。

  很快,当地媒体与本地街坊邻居整理出了遇难者名单:

  3名成人分别为一名40多岁的前政府军军官纳赛尔·内吉拉比、一名30多岁的前美军翻译扎马雷·艾哈迈迪、还有一位20多岁的男子扎米尔。

  遇难的其中6名儿童分别是费萨尔(10岁)、法尔扎德(9岁)、阿明(4岁)、本雅明(3岁)、阿亚特(2岁)和苏玛雅(2岁)。

  遇难者家属一边哭一边对记者说,他们只是“普通家庭”,并非极端组织成员。

  岂止是“普通家庭”,一位前政府军军官,一位前美军翻译,这本来都是美军的合作者啊,是有资格进机场上飞机撤离的。

  固然,在前政府军会有大量倾向于塔利班的潜伏“暗桩”,但与IS-KP这种超极端组织合作,完全难以想象。

  实际上,美军空袭,本来就是依靠“线人”提供的情报。

  这一次,前合作者家庭遭到空袭炸死,很可能是被某位有私仇的前同事诬告了。

  ▎ 马来西亚华裔摄影师任-马库斯拍摄的葬礼,亲戚和邻居正在哀悼10名不幸被炸死家庭成员。构图,神情,人物,犹如一幅古典名画 图源:人民视觉

  其实,以阿富汗人的仇杀习惯,无论是苏联出兵时期,还是美国出兵时期,诬 告自己不喜欢的人是反抗者,导致对方全家被空中火力打击炸上天,是这片地区(就不说这个国家了)的常态。

  在这片野蛮的土地上,类似的悲剧几乎是数不胜数。

  塔利班正在接管喀布尔机场

  但是,IS-KP对喀布尔的威胁也是真实存在的。

  据称他们已经秘密调集了600人,潜入喀布尔。外界对他们实力估算为1200人,这是调集了一半实力。

  30日周一早上,喀布尔机场遭到多枚火箭弹的攻击,其中5枚被美国部署在机场的“密集阵”近防炮拦截,击毁在空中。

  这次是IS-KP的典型袭击方式:无人火箭炮车。

  在轿车后排安装简易的六管107毫米火箭弹发射装置,一次性使用,射完车辆就被自然被尾焰烧毁,销毁作案线索。

  为应对潜入喀布尔的IS-KP,塔利班当局在首都喀布尔进行了大规模的安全搜捕行动。

  目前已经逮捕了至少12名可能与喀布尔机场炸弹袭击有关的IS-KP成员,其中2人是马来西亚人。

  东南亚地区包括印尼、马来西亚和菲律宾南部,早就是宗教极端分子的输出地之一。 本地也有一些声称“效忠”于IS的小恐怖组织。

  此外,塔利班当局要求喀布尔市的居民在一周内上交私人持有的武器弹药。

  26日周四的袭击后,塔利班封锁了通往机场的道路,路上也增设了检查站,机场周边不再有数千人聚集的情况。

  27日周五晚上,塔利班已经接管了机场的大部分(包括原来的南部民航区域)。

  美军则表示,自己还控制着跑道和北区的军事区。

  29日周日,塔利班官员萨曼加尼告诉阿富汗黎明电视台,美国和联军已将喀布尔机场的三个大门的控制权都移交给塔利班,其中包括机场军事区的入口。

  执勤的塔利班已经换上了缴获的阿富汗政府军的制服,操作缴获的军用车辆,准备全面接管。

  美国撤离最后阶段

  26日周四,自杀袭击发生后,美军撤离很快恢复,在12小时内继续撤走了4200人。

  到29日周日,14天来已经有11.7万人通过喀布尔机场离开阿富汗,其中5400人为美国公民。

  土耳其反复表示,愿意为塔利班提供机场运作方面的协助。但如果要恢复完全的商业运行,需要对机场设施进行一定维修。

  但29日,塔利班发言人说,塔利班拥有高素质的专家来管理喀布尔机场。

  据他介绍,专家和高素质的交通工程师已准备好接管喀布尔机场的运转。塔利班正在等待美国人完全撤离机场的最后通知。

  1996~2001年,塔利班占据喀布尔期间,在巴基斯坦和沙特等国航空管理专家的协助下,喀布尔机场保持了运转。

  而在南部的“大本营”坎大哈,塔利班已在修复机场的跑道。

  ▎阿 塔利班接管机库

  31日凌晨,美军完成撤军以后,塔利班士兵进入喀布尔机场机库,接收检查直升机。 对天鸣枪庆祝美军撤离,结束为期20年的战争。

  美国的“告别陈词”

  美军撤离后,塔利班高级成员瓦西克在社交媒体上表示“祝贺所有阿富汗人从美国占领下解放和独立”。

  美 国阿富汗问题特别代表扎尔迈·哈利勒扎德(美籍阿富汗裔普什图族)则发表总结陈词:

  我们在阿富汗的战争结束了。我们勇敢的士兵、水兵、海军陆战队和空军战士以卓越的品质和牺牲精神服役到最后。我们永远感激和尊重他们。

  随着我们的军队以及与我们站在一起的许多伙伴的离开,阿富汗人面临着一个决定和机会的时刻。

  他们国家的未来掌握在他们手中。 他们将完全自主地选择自己的道路。 这也是结束战争的机会。

  塔利班现在面临考验。他们能否带领自己的国家走向安全繁荣的未来,让所有公民,无论男女,都有机会发挥自己的潜力?

  阿富汗能否向世界展示其多元文化、历史和传统的美丽和力量?

  这场长期的战争在许多方面塑造了美国人和阿富汗人的好与坏。

  阿富汗著名的诗人鲁米说:“这是你的路,只有你自己走。其他人可能和你一起走,但没有人能为你走。”

  阿富汗人和美国人将各自走自己的路,但肩并肩。

  我们祝愿阿富汗人有一个繁荣的未来,一个诞生于和平与稳定的未来。

  同样,这也令人想到32年前苏联的总结陈词:

  归国军人诚实勇敢地履行了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职责。

  应阿富汗合法政府的要求,你们保护了人民、妇女、儿童、老人、城市,你们保护了民族独立和友好国家的主权。

  面对IS、小马苏德的塔利班

  现在,塔利班已经是完全意义的“现政府”了。

  这几天,塔利班最高领导人海巴图拉·阿洪扎达一直在坎大哈,与其它部族长老商议成立新政府的事宜。

  但是,塔利班第一件要事还不是什么举世关注的妇女人权问题,而是喀布尔东部的IS、北部潘杰希尔山谷的小马苏德。

  相距喀布尔也就100公里,却是令塔利班最为头疼的最后两股“顽抗势力”。

  事实上,这些天为了对付IS-KP,无论是喀布尔还是东部的楠格哈尔省,塔利班和美国已经站到了一起。

  之前塔利班发言人说,不干涉美军在阿富汗的反恐作战,舆论上严重失分。

  甚至有报道称,在双方会谈中,塔利班干脆建议美军在喀布尔协助他们打击IS,直到8月31日全部撤退。

  但美军中央司令部司令麦肯齐回复说,美国的任务只是控制机场,疏散美国公民、阿富汗盟友和其他处于危险之中的人。

  不过,最终美军还是出动无人机空袭IS-KP了。但结果却是被“杀良冒功”的可能性极大。

  这两天,在舆论压力面前,塔利班又转为谴责美国无人机在喀布尔发动的袭击,要求华盛顿应该告知IS的威胁,让他们自己处理。

  布林肯在接受NBC采访时则强调,美国将保留在阿富汗发动空袭的能力,就像在也门、索马里、叙利亚一样。

  阿富汗地形复杂,依靠部族武装很难剿灭流窜的IS,IS也随时可能分散隐蔽进入各个部落。

  没有无人机打击,塔利班很难彻底剿灭IS。有了无人机,塔利班还是很难彻底剿灭IS。

  这下子,塔利班终于是体会到前政府20年来的窘境了。

  从游击队变成了政府军,回头要去剿灭比自己更难对付的最极端武装。看看塔利班能有什么办法。

  另外,喀布尔北部潘杰希尔山谷,小马苏德、萨利赫的塔吉克族武装,与塔利班的突谈判破裂了。

  塔利班拒绝了小马苏德“武装割据”的要求,切断了潘杰希尔的网络,第一波进攻开始了。

  可潘杰希尔是什么地方?

  当年苏军7次出动上万大军,空地一体围剿,都奈何不了老马苏德。

  在90年代塔利班时期,自然也未曾拿下这里。这下且有得看了。

  据统计,塔利班从前政府名义上的18万国民军和12万警察那里,获得了如下武器装备:

  634辆轮式装甲车,169辆履带装甲车,155辆防雷巡逻车;

  22174辆悍马车,42000辆皮卡/越野车,8000辆卡车;

  64363挺机枪,358530支自动步枪,126295支手枪;

  176门火炮,16035只夜视仪,162043各式电台;

  109架包括“黑鹰”在内的直升机,65架包括“大力神”在内的固定翼飞机。

  尽管塔利班已经获得强大的正规军武备,但阿富汗的地理始终是分裂部族主义滋生的理想土壤。

  即使强大如苏军、美军也没能清除掉,塔利班如果想稳固自己的统治,也必然面临长期艰苦的斗争。

  塔利班从2015年至今的反攻,尤其是8月上旬10天内席卷全国的胜利,主要是“招降纳叛”的结果,是获得了各个部族的支持。

  朗朗日月,萧萧人心。 如果塔利班不能调动起足够的资源和力量,它的统治基础就会被动摇,并可能让阿富汗陷入长期内战。

  纵观世界,有太多陷在宗教极端主义和种族冲突无法自拔,还没进入现代文明的国家。

  美国人走了,塔利班的第一场大考,已经来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