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评

马云和赵薇们的结局,都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里

2021-09-01 09:36:48  来源: 温伯陵的烟火人间   作者:温伯陵
点击:    评论: (查看)

  1

  1927年初,教员回湖南考察32天,实地走访了湘潭、湘乡、衡山、醴陵、长沙等五个县,得到大量湖南农民运动的材料。

  考察结束之后,他把所见所闻和材料结合起来,写下《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用来反驳党内外对于农民运动的责难。

  后来,这篇文章被收入《毛选·第一卷》,成为中国人民必读篇目之一。

  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里,教员列举了湖南农民做的14件大事,其中之一便是在政治上打击地主,也就是在政治和社会地位上,把地主的权力打下去,把农民的权力长上来。

  因为没有社会地位的此消彼长,减租减息和土地分配等经济斗争,便没有胜利的可能。

  而打击地主的方法,主要是这么几项:

  清算和罚款。湖南农民成立清算委员会,向土豪劣绅算账,一旦发现经济舞弊或欺负农民的行为,马上根据罪名来罚款。

  那些被农民处罚过的土豪劣绅,相当于“你要是不体面,我就帮你体面”,自然颜面扫地,再也不能抬头做人。

  罚款的目的,也不在于追回多少钱,而是用清算和罚款的方式,把土豪劣绅的政治地位、社会地位打下去。

  捐款。地主为了免祸,自动给农会捐款,用来救济贫民、办合作社、办农民贷款所等等。

  要是不主动捐款的话,罚款清算的铁拳,马上就落到头上了。这些土豪劣绅们,哪个经得住查?

  关进监狱。

  简单几步走下来,湖南农民的权力大涨,农协会员达到200万,可以动员的群众近千万,成为大革命最火爆的省份。

  历史不会简单重复,但会押着相同的韵脚。

  93年后再看教员的文章,完全可以和最近半年发生的大事,对照起来理解。

  自从去年10月的外滩演讲之后,国内形势大变。

  从蚂蚁停止上市到约谈互联网企业,从娱乐圈丑闻频出到整治饭圈,从杭州官员落马到赵薇出事,从打击校外培训到鼓励生育,从削减贫富差距到共同富裕。

  一个接一个的大动作,不禁让人有身处历史洪流的感觉。

  这些事的目的之一,便是把马云、赵薇、郑爽等人的社会地位打下去,不能用以前的套路偷税漏税、玩弄资本市场,最终达到共同富裕的经济斗争的胜利。

  而打击他们的具体方法,和湖南农民运动也差不多。

  范冰冰缴纳罚款8.8亿(几年前了)、郑爽罚款2.99亿,实事求是的说,国家不缺这点钱,但通过巨额罚款,直接让娱乐圈的神话破灭,那些大花和小花,变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然后在这个基础上,严厉整顿饭圈文化,挽救青少年。

  约谈阿里和滴滴,并罚款182亿,扯下资本家的神秘面纱,让他们走下“青年偶像、人生导师”的神坛,铺天盖地的马爸爸,成了你工人爷爷来了。

  于是资本走出野蛮生长的时代,被国家力量管理起来,给共同富裕的事业添砖加瓦。

  这是清算和罚款。

  8月18日,企鹅宣布追加500亿资金,启动“共同富裕专项计划”,结合自身的数字和科技能力,在乡村振兴、低收入人群增收、基层医疗体系完善等民生领域,提供持续助力。

  拼夕夕管理层宣布,专门设立100亿元农业科技专项基金,面向农业及乡村的重大需求。

  这是“主动”捐款。

  共同富裕不是劫富济贫,也不针对民企和外企,但先富带后富最终实现共同富裕,可是几十年前就定下的国策。

  至于关进监狱更简单了,签子已经进去了,周江勇和赵薇正在进去的路上,照这个趋势,在后面排队的还不知道有谁呢。

  教员在文章里说:

  “四个月前被一般人看不起的所谓农民会,现在却变成顶荣耀的东西。从前拜倒在绅士权力下面的人,现在却拜倒在农民权力之下。无论什么人,都承认去年十月以前和十月以后是两个世界。”

  我们也可以说,2020年10月的“外滩演讲”前后,已经是两个世界了。

  2

  当初湖南农民运动兴起的时候,就有人说“太过火”了,不应该把地主士绅掀翻在地,甚至跑到小姐少奶奶的牙床上滚一滚。

  最近半年的一系列大动作,也有很多人在网上发言,说打击校外培训是一刀切、某些企业太惨了、娱乐圈也有好人、各种打击导致资本外流等等。

  言外之意也是做的太过火了。

  但这些“过分”的事,不是人民群众仇富,而是那些被整顿的人逼出来的。

  比如郑爽什么贡献都没有日薪能达到208万、签子用选演员的名义强奸少女、花呗鼓励普通人借贷背债来薅羊毛,还有恶臭的996让多少人猝死。

  正因为有数不清的恶劣行为,人民群众才如此愤怒啊。

  想改变这一切,小打小闹是没用的,必须经过一段时间的“严刑重罚”,他们才知道什么是社会主义的铁拳,什么是国家的初心、什么是人民的力量。

  教员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里说: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

  “每个农村都必须造成一个短时期的恐怖现象,非如此决不能镇压农村反革命派的活动,决不能打倒绅权。”

  我们现在可以延伸一下,如果不用刚猛的力量矫枉过正,便不能改变资本试图染指权力的野心,更不能阻止坏人们无法无天的恶行。

  矫枉必须过正,不过正不能矫枉。

  那什么人说“太过火”反对改革呢?

  你我这种普通群众,追求的无非是日子能好点,少一些饭圈明星,少一些剥削,我们肯定是举双手赞成,怎么可能反对。

  那些说改革“太过火”的人,只能是因改革而利益受损的人,比如马云和赵薇们。

  正如湖南农民运动参与的国民革命,真正目标是推翻农村的宗法封建势力。

  现在改革的真正目标,一是打击垄断资本实现共同富裕,二是排除一切干扰提高生育率,三是收拢国内力量为将来的国际竞争做准备。

  站在历史的转折点,对农运/改革的评价,基本能说明一个人的立场。

  到底是怒骂农运/改革,想保留旧秩序,还是随着历史潮流向前走,努力创建一个新世界,就看个人的屁股如何决定脑袋了。

  对于这一点,教员也指示过了:

  “一切革命同志需知,国民革命需要一个大的农村变动。辛亥革命没有这个变动,所以失败了。现在有了这个变动,乃是革命完成的重要因素。”

  “一切革命同志都要拥护这个变动,否则他就站到反革命的立场上去了。”

  我们想完成改革的真正目标,也需要一个大的社会变动,所以教员的指示,到现在也不过时。

  3

  我们在前文说,《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是教员为反驳党内外责难而写的,说明在农民运动风起云涌的时候,党内反对者不少,支持者不多。

  要不然的话,也不用专门写一篇文章来反驳。

  现在来看,党内反对者以留苏干部为主,崇尚苏联的城市工人暴动。支持者以教员等国内干部为主,要求革命从农村开始。

  当然,按照一般情况来说,肯定还有一部分中立者,对农民运动抱着无所谓的态度。

  而党外的人们,也分为支持、反对、中立三派。

  反对者是占人口10%的富农,他们害怕利益受到损害,大骂农民运动“糟得很”,并且不愿意加入农民协会。

  直到北伐胜利,各地打出“农民万岁”的旗号,才在局势的逼迫下,心不甘情不愿的加入农民协会。

  但是不积极做事,时刻等待有人来解放他们。

  中立者是占人口20%的中农。

  他们属于砌墙派,北伐军没到湖南的时候,他们极力反对加入农民协会,等北伐军进入湖南革命形势转变,他们也愿意加入农民协会,并且努力工作。

  无可无不可,说的就是中农组成的中立者。

  支持者是占人口70%的贫农。他们是没有产业、没有前程的群体,迫切希望通过革命来改变现状,于是贫农最支持农民运动。

  所以《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的背后,是党内的正确路线革命者,联合党外最希望改变现状的贫农,用几十年的时间击败党内外反对者,完成一场声势浩大的农村革命。

  我们回到现在。

  正如湖南农民运动已经兴起一样,如今的一系列大动作,也让“共同富裕”逐渐走上正轨。

  但最终的胜利远远没有到来。

  我们有理由相信,1927年困扰教员的“内外反对者”,现在依然存在,暗自磨刀霍霍等待时机。

  而在历史上,教员写完文章的下一个月,蒋介石便在南京发动“四一二”军事政变,充当了地主富农的保护伞。

  所以我们不仅要警惕“新城市暴动革命者”、“新富农”,还要警惕来自大洋彼岸的“新蒋介石。”

  革命和改革都是斗争,不经过长时间的反复较量,是不可能分出胜负的。

  关于这一点,我们做为“新贫农”,也要在历史大势中,认清自己的定位。

  虽然道路曲折,但前途总是光明的。

  教员做为乐观主义者,当年已经给农民运动下过结论了:

  “很短的时间内,将有几万万农民从中国中部、南部和北部各省起来,其势如暴风骤雨,迅猛异常,无论什么大的力量都将压抑不住。”

  “站在他们的前头领导他们呢?还是站在他们的后头指手画脚地批评他们呢?还是站在他们的对面反对他们呢?”

  “每个中国人对于这三项都有选择的自由,不过时局将强迫你迅速地选择罢了。”

  22年后新中国成立,证明了农民运动的最终胜利,也证明了他的预判是对的。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