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评

这是一个相当严重的丑闻!

2021-08-30 15:40:11  来源: 牛弹琴   作者:牛弹琴
点击:    评论: (查看)

图片

  这是一个相当严重的丑闻!

  甚至,不只是一个丑闻,更是严重的罪行。

  因为越来越多的事实,正在证明我原先的猜测,喀布尔爆炸大量死伤,情况很不简单。

  按照美军和塔利班方面统计的数据(不完全),在8月26日喀布尔机场外的爆炸袭击中,美军有13人死亡,阿富汗约200人身亡。

  原先美军说是连环爆炸,最后也澄清,只有一次爆炸,也只有一名自杀式爆炸。

  一次人肉炸弹袭击,死亡近两百人?

  坦率地说,我总有一点怀疑。当年在耶路撒冷工作时,三天两头发生自杀式爆炸,很多次进入血肉模糊的现场采访,唉,往事不堪回首,当时回来后,都要进行长时间的心理建设……

  爆炸袭击大多发生在密闭空间,餐厅、公交车,这样杀伤力更强,自然,现场也更很惨烈,但一般死亡也就一二十人,多的四五十人。

  喀布尔机场外,确实很拥挤,但毕竟是一个开放空间,如果只是一个自杀式爆炸者,按照“伊斯兰国”宣称的,爆炸者是冲入美军中引爆炸弹,怎么会有那么大伤亡?

  真相,正在逐渐变得清晰。

  哪怕BBC的报道,就援引目击者的话说,其中相当一部分阿富汗人,实际不是死于自杀式爆炸,也不是死于“伊斯兰国”恐怖分子手中,而是被居高临下的美军士兵开枪打死的。

  一些细节,大家可以仔细看视频。

  1,是来自伦敦的出租车司机穆罕默德·尼亚兹家人就控诉,尼亚兹回到喀布尔,试图帮助家人撤离,26日的爆炸中,他和妻子丧生,两个女儿还下落不明。和他在一起的家人说,他们就看到子弹,是从美国士兵和土耳其士兵那边射过来。

  2,记者似乎不大相信,还追问了一句:“从(美军)士兵那里来的?”亲属很肯定:“是的,从士兵那里来的。”

  3,另一个案例,死者中还有一位叫努尔的翻译。一个应该是他的朋友,拿着他的证件说:这个人为美国军队服务多年,这也是他丧命的原因,他不是被塔利班杀死的,也不是被“伊斯兰国”杀死的,美军开火了。

  4,记者追问:你怎么能肯定?他的朋友回答:因为子弹,他(努尔)脑袋里的子弹,就在这里,耳朵旁边,他没有(其他伤口)。

  5,BBC还强调,向美军发出了询问,但五角大楼沉默不语。

  这是BBC的报道,其他不少媒体都有类似报道,相互印证,这是一个让人难以接受的现实,可能美国人还不知道的事实:

  第一,这次爆炸,虽然有13名美军士兵被杀,虽然这是10年来驻阿美军最大的伤亡,但死伤更多的,是阿富汗人,包括28名塔利班士兵。

  第二,很多阿富汗人,就像上面提到的尼亚兹和努尔一样,虽然侥幸逃过了爆炸,但很可能,还是没逃过美军士兵的枪击。

  第三,如果只是有限几个人,我们或许还可以称为误杀,虽然这也是血淋淋的事件。最新一起,美军无人机袭击了喀布尔的一个民居,目标据说是一名“伊斯兰国”自杀式攻击者,CNN的报道,9人被炸死,包括6名孩子!

  第四,如果一次爆炸,很多人,甚至有几十上百人,却是死于美国士兵的枪下,这到底是反击恐怖行动,还是本身就是一次恐怖行动呢?

  更让人震惊的是,这么严重的事件,平时最善于深度调查的美国主流媒体,居然都选择了忽视;平时自诩公开透明又讲人权的美国政府,竟然也保持了沉默。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俄罗斯军队(对不起了,俄罗斯),在乌克兰、在格鲁吉亚、在叙利亚,也是这样干,美国人会怎么反应?

  几乎百分百可以肯定,美国媒体的唾沫星子,能把俄罗斯人淹死;美国政府的谴责,全世界任何角落都可以听见。

  但现在,换了美军,在阿富汗,竟是这样的惨剧,竟是这样的沉默。

  请原谅,写到这儿,还是有些激动的。毕竟,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数字,但数字背后,却曾是一条条活生生的生命。

  他们满怀着憧憬,却哪想到,最后丧命在了这个绝望的机场。

  尤其是努尔,听到BBC记者说到努尔这个名字,我心里还是一搁楞,因为我当年在阿富汗的翻译,名字就叫努尔,很精明强干的一个塔吉克族人,但看了报道,说他留下了八个孩子,最小的还在襁褓中,感觉年龄有点对不上……

  努尔是阿富汗一个很普通的名字,有很多很多努尔。希望他一切平安吧。

  因为生命无价,不管他们是什么政治立场,他们都是平民,都有生存的权利。

  是的,恐怖分子太可恶,必须谴责,必须追杀,一个都不能放过。

  但全副武装的士兵,慌乱中不加选择就对平民开枪,最后打死大量平民,难道国际社会不应该认真调查,不应该严肃进行追责吗?

  这种严重的丑闻,美国人居然选择了沉默。

  我不是国际法专家,但总隐隐觉得,这不仅仅是侵犯人权那么简单,而且还可能涉及战争罪,国际刑事法庭,该你出面调查的。

  看到美国人悼念死难的13名士兵,全国降半旗,一些酒吧摆上13个酒杯,79岁的拜登踉跄着亲自迎接,甚至伤心得要落泪。

  美国人的心情,可以理解。但那200名阿富汗人呢?那些孩子呢?

  同样的生命,不同的遭遇。甚至他们的死亡,谁来负责,谁来赔偿?

  可怜的阿富汗人。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