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评

盘点影视作品中恶臭的价值观:“穷人更容易变坏”“嫡子比庶子更优秀”“正室比侧室更道德”……

2021-08-28 16:20:36  来源: 大浪淘沙   作者:赵皓阳
点击:    评论: (查看)

  这种价值观最有代表性、影响范围最广的作品当属《人民的名义》。就在第一集里,你抓一个贪官,还要说“祖祖辈辈都是农民”,是不是让人不舒服?讲道理谁家网上追溯个三五辈不是吃种地这碗饭的呢?言下之意莫非是,因为是农民、穷怕了,才去贪污这么多钱、所以更有犯罪的动机?

  而更有名的则是“穷人的儿子祁同伟”,他的故事我就不用说了,因为家境原因(他的情感问题也是来源于此),被权贵下了绊子,被“发配”到了边疆成为了缉毒英雄,然后面对权力和利益心态一步一步失衡……

  祁同伟的CP女反派高小琴,小时候穷得连鞋都穿不起,又被赵瑞龙强奸,再把她培养成像其他高官提供性贿赂的工具,四年流产三次,逐渐高小琴黑化……

  我觉得到此为止的话这些人设似乎还说得过去,可以讲穷人是怎样的受压迫受欺负的,以及没有背景人家的子弟们上升通道是如何狭窄与不公平的。但是有一点疑问的是,受欺负就一定黑化吗?受压迫就一定黑化吗?穷人家孩子受到诱惑了就一定要黑化吗?毫无疑问这是一种主观偏见。

  对比一下以前的影视作品,喜儿一家被黄世仁迫害,跟高小琴的遭遇非常类似,喜儿咋没黑化呢?她无论怎样受虐待都坚贞不屈,最后在劳动人民张大婶的帮助下跑进深山,历经寒暑变成了“白毛女”,最后跟大春和八路军一起打回老家去,枪毙黄世仁。《红色娘子军》唱得好:“战士的责任重,妇女的冤仇深;古有花木兰替父去从军,今有娘子军扛枪为人民”——看人家冤仇深之后是什么,扛枪为人民。祁同伟扫过毒打过黑,知道底层人民的苦,高小琴更是穷苦人家历经磨难,他们难道不应该跟劳动人民更容易产生共情吗,而把仇恨聚焦在伪祸官场的赵立春与为非作歹的赵瑞龙身上吗?为啥祁同伟一定要包庇强奸民女的嫌犯,高小琴巴不得大风厂的工人们赶紧烧死呢?

  我说这个不是抬杠,祁同伟高小琴这两个人的人物轨迹这样也是合理的、丰满的、自成逻辑的,但是你们要这样比较:这两个角色如果在建国初拍,那就一定是“冤仇深”之后“扛枪为人民”了;前几年拍就变成了“穷人家的孩子更容易堕落了”,这是影视创作者们价值观的变化。高小琴人物设定,要放在喜儿身上就是:半推半就做了黄世仁的姨太太,而后凭借能力掌管家族财务大权,兼并土地,放高利贷逼死村民……你能接受吗?

  尤其是,再比较一下《人民的名义》里正派角色,这种偏见就更加明显了:这些人,哪个不是家境优越,哪个不是大院子弟。比如侯亮平,在北京住大house,老婆级别不低,岳父级别不低,当时我跟体制内朋友聊侯亮平,他的原话是“这个吊样子基本副科级就被灭掉了”,那他没被灭掉还委以重任,我们可以合理推断他老爹级别也不会低。要么就是沙瑞金这样的,虽然不能称得上家境优越吧,但人家是烈属,被老干部陈岩石视若己出。一部主旋律反腐剧搞这种出身论就很不应该。

  我承认,我确实是对《人民的名义》吹毛求疵了一点,这部剧大方向没问题的,但很多小细节充满了一些傲慢与偏见。就是因为它是好剧,是难得的精品,所以要精益求精,力求在每个价值观上都踩正才行。那些个国产烂剧堪称价值观滑坡泥石流,嫌贫爱富封建血统论之典范。

  比如《上阳赋》这种烂片,本来我是冲着“章子怡演电视剧”这种噱头去看的,结果里面各种封建出身论,这是这部剧官方的介绍:“上阳郡主王儇出身望族,拥有令人艳羡的容貌与才情……”这个郡主哪哪都完美,才貌绝代无双,人品白璧无瑕,唯独就是“总有贱人想害我”,而想害她的人全是平民背景、底层身份,不择手段往上爬的,就是一个个低智商版的祁同伟。祁同伟好歹还有逻辑有所求,这部剧里的反派似乎就是见不得上阳郡主这么完美就要报复她。看不到大结局我就弃了。

  最近几年的宫斗剧、大家族剧里,正妻可能是好的或是坏的,但是跟女主作对最多、最恶毒的那个人一定是小妾,而且一定是家族出身不好、奋进心机一定要往上爬、使出各种心机勾引我们单纯善良耳根软的男主、疯狂嫉妒与不择手段坑害我们高贵圣洁出身好女主的那个小妾。

  还有那些套路的职场剧,老板一定要有儿子。如果是大女主的话,老板儿子一定会发现女主优秀的工作能力并与之发生一段羁绊;如果是大男主的话,那老板一定要有私生子,还是一个心机婊小三生的心机婊私生子。职场剧喜欢灰姑娘——灰姑娘是要嫁给王子的,而不是白手起家要成为董明珠。所以一定要设定一个所匹配的王子——老板的儿子、集团钦定的继承人、有一群心机婊觊觎但不妨碍依然有闪瞎你的主角光环。而灰姑娘美好的品质,就必须要让这个钦定的第二代来发现,底层奋斗爬上来的心机婊怎么能有这样的“纯真”呢?现在所谓的反套路剧,只是把男女性别换了,搞赘婿模式,阶级不会反——永远都会有一群出身底层的心机婊来干扰男女主人公的伟业,来衬托出身高贵的他们纯洁无瑕的品质。

  看了这些玩意之后我由衷的想说:求求你们搞点资本主义的东西好不好,这样封建真是太low了。

  不止国产的作品有着臭毛病,外国文艺作品一样充斥着恶臭的“出身论”。超级英雄电影大家或多或少都看过吧?《海王》核心思想:你就是个弟弟;《雷神》核心思想:你就是个弟弟;《黑豹》核心思想:你就是个弟弟——集中反应了没落的资本主义文化依然残留着封建糟粕思想,就是反派也只有贵族配当反派,恶臭的血统论遗毒。翻译一下就是:“你也配造反?”在龙虾章鱼怪那里,曾经的屠龙勇士尸骸遍地,海王就说了几句外语就顺利拿到三叉戟,简直就是把“君权神授”四个大字糊在所有人脸上。最后他娘回来,海底下尸横遍野、生灵涂炭,结局竟然是灌了点什么关于“快乐”的鸡汤,杂兵的命不算命啊,统治阶级的内部矛盾最多也就是“各打三十大板”了。我猜测如果海王他弟人气高的话,DC要对标漫威的洛基来塑造他了。

  西方文艺作品中类似血统论的思想很多,《哈利·波特》系列特别经典,比如哈利是混血,赫敏是麻瓜,各种价值观都很先进的;但是,最新的一部《格林德沃之罪》就很恶臭:各种古老的家族、高贵的家族、邓布利多家族都有凤凰之类的。《哈利波特与密室》里面我记得有个设定,就是凤凰会跟随品德高贵富有勇气的人之类的,结果电影里吃了这个设定直接变成家族特权了。这是开《哈利·波特》系列的倒车。

  不仅仅是电影,游戏里面的体现也很多。《魔兽世界》最新出的官方历史,兽人被设定成了泰坦造物——你是高贵的泰坦造物,我也是高贵的泰坦造物,土生土长进化的上古之神就是要被清除的肮脏劣等生物。萨尔之所以天命之子是因为他有一个高贵的祖爷爷和一个高贵的爷爷和一对高贵的父母,耐奥祖之所以成为兽人领袖也是因为他来自于一个德高望重的家族。古尔丹是卑微的流浪汉,受尽冷眼,部落看他可怜收留了他,但他要恩将仇报报复部落。而高贵的耐奥祖为什么堕落呢?因为他被阴险狡诈的古尔丹所欺骗了。所以千错万错都是那个“穷人家的孩子”古尔丹的错。魔兽这么经典的游戏,写剧本应该找一只虎来写,就算找不到一只虎也得找一只狗,结果暴雪找来一群猪。活该没人玩。

  日漫里面血统论的设定也非常之多。我看《火影忍者》之类的作品非常之别扭也是这个原因。一个热情、勇敢、敢爱敢恨、朝气蓬勃的主人公们,足够让我们去喜爱了,为啥非要想着给他找个牛逼的爹呢?他爹越高贵,在我眼中这部作品就越下乘。

  还有星战系列:祖孙三代的家庭泡沫剧。星战系列里最好看的是哪一部呢?番外系列《侠盗一号》,为啥最好看,就是因为讲的全是普通人英雄的故事,没有一秒钟去讲天行者家族那些屁事,所以这部番外篇比任何一部正传都好看。

  要说“小人物拯救世界”这个价值观,指环王其实是很不错的,但是托尔金先生依然不能摆脱盎撒人的历史局限性。先不说那些个什么“XX之子”,《精灵宝钻》里有这样的设定:原生的伊甸人在面对黑暗魔君的诱惑坚定、忠诚、高贵而不动摇;而黑皮肤(黄皮肤)黑头发黑眼睛的人类,却主动投靠黑暗魔君,做了“人奸”。看来《指环王》系列不但充斥着宿命论、血统论、家族论这些封建余毒,还有暗戳戳的种族歧视在里面呐——最基本的潜意识里高贵的族人诞生在西方,黑暗魔君统治者东方……

  当然这里不是在批判托尔金,托老的年代离我们很遥远了,肯定有时代局限性、历史局限性在其中,就像《水浒传》里还有大量不尊重女性的内容,纠结这个没意思。从《魔戒》到超级英雄片,小一百年过去了,西方没有经历过社会主义的洗礼,没有经历过劳动人民翻身做主人的历史进程,一言以蔽之:革命不彻底。封建残余越多的地方,越喜欢把能力、高贵、道德、责任这些东西与“血统”联系起来。所以他们有这些恶臭的旧价值残留、贵族史观、封建视角还情有可原,但是我们文艺界为啥要开这种倒车呢?

  除了恶臭的“出身论”,还有偏见的“阶级论”,比如“穷生奸计、富长良心”之类。还是举《人民的名义》的例子,里面黄毛这条故事线烦不烦?很烦。但是不好意思,整部戏里面只有黄毛(也就是大风厂)这条故事线里,讲的是“人民”。也就是说这条故事线必须要有,不然你咋好意思叫“人民的名义”呢?大风厂工人王文革,是以一个恐怖分子形象出现的,不但纵火烧伤了自己,更是一个绑架犯,还“恩将仇报”间接害死了大恩人陈岩石。看过电视剧的人甚至都有不少对祁同伟产生了好感,但是绝对没有一个人会对王文革有一丝的同情。

  而在周梅森原著小说《人民的名义》中,王文革的形象则是180°大转弯——是一位坚定、威武、光荣、有勇有谋的工人战士,是大风厂工人的主心骨、代言人、决策者,一身上下颇有老派无产阶级的风采,是一位非常出彩的人物。我们来看原著小说中描写王文革的段落:

  “王文革是护厂队队长。这家伙比一般人高半头,又黑又粗,浑身腱子肉,看上去像一座铁塔。郑西坡也是个高个子,可身材很瘦,与王文革站在一起,仿佛铁塔旁竖了一根电线杆子。王文革十分紧张地告诉郑西坡,今天上午常小虎的拆迁队将采取重大进攻行动!郑西坡打着哈欠,从沙发上起来说:别神经兮兮的,这段日子风平浪静的,拆迁队怎么会说进攻就进攻呢?王文革神秘地说:师傅,我在拆迁队有卧底。那位小兄弟天不亮就来了电话,说昨夜李书记下了死命令,常小虎连夜在山水集团开会落实,一大早就集合拆迁队部署行动了。咱可千万不能大意啊!”

  可以看到,王文革的形象高大威武,又懂得建立广泛的统一战线,发展阶级兄弟提供信息,这样一位有勇有谋的工人战士,在小说里他被烧伤也是奋不顾身营救其他工人;而在电视剧里则变成了一个猥琐、偏执、暴戾、不择手段的危险人物,单说这个人物外形,怎么也与“浑身腱子肉”“铁塔”不沾边吧?

  “站在瞭望楼上的值班工人最先发现敌情,他招呼王文革上来。无须望远镜,王文革借着月色就能看见黑压压一片大型机械,暗道:坏了,这真是拆迁总攻了!便炸雷般地吼,紧急集合,准备战斗!警报尖厉地响起,渲染出毛骨悚然的气氛。大喇叭一遍又一遍地广播战争动员令。探照灯照亮了工人们惨白的脸庞,他们激动、紧张,仿佛一群疯子。郑西坡不在现场,王文革只好与几个骨干仓促商量:看来这一次不动用最后的霹雳手段,是挡不住他们的进攻了,我们下决心吧!”

  这一段描述,颇有当年革命小说的风采,也基本确立了王文革是一个正面形象。当然,在小说里王文革也展现出了冲动、不理智的一面,甚至曾经动了绑架蔡成功儿子的念头——但是仅仅是走投无路下的气话,被郑西坡骂了一顿之后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

  在小说的最后一章里,王文革依然是重要角色,大风厂职工的股权依然没有拿回来,他们依然走着艰难的维权之路。而维权的主心骨,就是王文革,他以工人护厂队队长的革命性,强行把“工贼”郑西坡拉上了他们共同维权之路——“郑西坡觉得,这世界有些荒诞。此前,他做梦也不会想到,他一个老党员,竟会以这种姿态出现在市人民政府门前。他不想靠近那座悬着国徽的大门,却身不由己。他的手臂被高大粗壮的徒弟王文革死死扣住,身后的兄弟姐妹步步紧逼,他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

  彻底抹黑、否定王文革,不仅仅是因为他这个名字,更是要否定大风厂工人斗争的合法性,把自下而上的工人抗争泼上了暴行、群氓、恐怖主义的脏水。但至少《人民的名义》原著放在那里,我们可以看到电视剧与原作者在某些问题上截然相反的态度。

  电影《八佰》一个毛病:上海市民冷漠、麻木,对抗战漠不关心,直到看到八百壮士英勇作战,才激发了民族意识;同样,幸福社区居民刁蛮、无礼、间歇性狂躁,被基层干部感化后,才配合了防疫工作。事实上,918之后上海市民就捐钱捐物、写歌写文、踊跃抗日,至少比国党上层积极一万倍;而武汉人民、全国人民是怎样配合防疫工作的,时间过去了半年还不到,大家都是亲历者。

  这就是根深蒂固的精英主义思想作祟,八佰的主创表达创作精神——“故事写的不是从人到英雄,是从畜生到人”——这话就说得很恶心了。彼时踊跃参军痛击日寇的中国军人,就算他们穷、苦、没文化;但是跟那些前方吃紧后方紧吃的官僚比一比,跟那些不抵抗投降路线的国党高层比一比,跟那些把买战斗机的外汇储备和捐款炒期货的太太比一比,到底是谁更像畜生?他们,从来都是人,是一个大写的人;只是有些人把他们当“畜生”。至于是谁把他们当畜生,曾经是国民党反动派高层,现在就是你们这帮高高在上的文艺工作者。

  这时候不得不祭出永远滴神——《七武士》,品一品这里面的台词:“你们把农民当作什么,以为是菩萨吗?简直笑话,农民最狡猾,要米不给米,要麦又说没有,其实他们都有,什么都有,掀开地板看看,不在地下就在储物室,一定会发现很多东西,米、盐、豆、酒...到山谷深处去看看,有隐蔽的稻田。表面忠厚但最会说谎,不管什么他们都会说谎!一打仗就去杀残兵强武器,听着,所谓农民最吝啬,最狡猾,懦弱,坏心肠,低能,是杀人鬼。——但是……是谁令他们变成这样的?是你们,是你们武士,你们都去死!为打仗而烧村,蹂躏田地,恣意劳役,凌辱妇女,杀反抗者,你叫农民怎么办,他们应该怎么办。”

  文艺圈的问题,出在文艺圈自己身上。想要用反例证明“穷人家的孩子更容易变坏”,找文艺圈自己的例子就好。

  吴亦凡,标准的富二代,妈妈经商,10岁的时候能移民加拿大可不是一般家庭,之前在韩国当练习生的时候就炒作过富二代人设,之前他的粉丝还特别喜欢说“高、帅、富”我家凡凡实打实三样都占。结果呢?强奸嫌疑人。富长良心了吗?

  管虎,中国著名导演,也是标准的大院子弟,是我国著名表演艺术家管宗祥的儿子。管老爷子在1942年就加入了八路军,跟鬼子真刀真枪的干过;解放战争期间任三野文艺宣传大队副队长,参加过淮海战役,搞不好还真的参与过围剿追击孙元良的战斗。

  然而管老英雄的儿子,在电影《八佰》上映之前,拉来孙元良之子秦汉做宣传。在抗日战争中,飞将军一逃再逃,无论如何也算不得一个正面人物。而管虎的幺蛾子还没完,他拍了一部抗美援朝题材的电影,但是在接受采访时带着美国海军的帽子。作为一个历史题材电影的导演、编剧,肯定了解了相当多的背景知识,你很难说他不是故意的。管虎海军帽事件堪比当年赵薇穿着日本军旗走秀,非常之恶劣。

  更有爆料显示,剧组在电影拍摄期间像抗美援朝烈士纪念碑献花圈,唯独管虎双手背在后面像纪念碑鞠躬。不知管老爷子看到自己不肖子孙对当年牺牲的战友们这种态度,会作何感想?这就证明,即便是又红又专的老革命,在教育子女方面也不一定很靠谱。

  另外管虎对“出身论”似乎很热衷,看看他评价吴签的话:“因为国外成长经历,特别干净,眼睛特别单纯,跟别的(国内成长)男孩不同”,并鼓吹要在价值观成型之前把孩子送出国接受国外教育。

  这,我能说啥好?难不成觉得你爹这个老革命没把你教育好,所以没有纯真的眼神?

  说一个正面例子,王宝强,河北农民的儿子,家境贫寒,从群众演员、武替一点一点做到今天的成就。马蓉和宋喆,一个老婆一个经纪人,生活工作最亲近的两个人楞是没找出什么黑点来。还记得那天马蓉说爆大料,我们都满怀期待地守在电脑前面看,结果特么的爆的料就是证明了王宝强借钱打官司之余还不忘给国家交税,顺便还洗了一波陈思诚——二话不说借兄弟几十万。

  还记得金扫帚奖,也就有且仅有王宝强一个明星现场领奖了,还很诚恳说接受批评给观众道歉。至于他的业务水平,一部树先生一部士兵突击足以写进影视史了。再考虑到他的出身,一个正儿八经农民家的穷孩子,进了娱乐圈这个大染缸,依然不忘初心洁身自好,完美的戳破了如《人民的名义》等剧都在宣扬的“穷人家孩子成功了更禁不住诱惑”的谬论价值观。

  管虎和《八佰》的例子就很好的说明了:当今文艺圈最大的问题,出在主创们的价值观上。希望他们能够加强理论知识学习,多读一下经典:

  “人民也有缺点的,只要不是坚持错误的人,我们就不应该只看到片面就去错误地讥笑他们,甚至敌视他们。我们所写的东西,应该是使他们团结,使他们进步,使他们同心同德,向前奋斗,去掉落后的东西,发扬革命的东西,而决不是相反。”

  “许多小资产阶级作家并没有找到过光明,他们的作品就只是暴露黑暗……暴露的对象,只能是侵略者、剥削者、压迫者及其在人民中所遗留的恶劣影响,而不能是人民大众。人民大众也是有缺点的,这些缺点应当用人民内部的批评和自我批评来克服,而进行这种批评和自我批评也是文艺的最重要任务之一。但这不应该说是什么“暴露人民”。对于人民,基本上是一个教育和提高他们的问题。除非是反革命文艺家,才有所谓人民是‘天生愚蠢的’,革命群众是‘暴徒’之类的描写。”

  “对于工农兵群众,则缺乏接近,缺乏了解,缺乏研究,缺乏知心朋友,不善于描写他们;倘若描写,也是衣服是劳动人民,面孔却是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他们在某些方面也爱工农兵,也爱工农兵出身的干部,但有些时候不爱,有些地方不爱,不爱他们的感情,不爱他们的姿态,不爱他们的萌芽状态的文艺(墙报、壁画、民歌、民间故事等)。他们有时也爱这些东西,那是为着猎奇,为着装饰自己的作品,甚至是为着追求其中落后的东西而爱的。他们的灵魂深处还是一个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王国。”

  “中国的革命的文学家艺术家,有出息的文学家艺术家,必须到群众中去,必须长期地无条件地全心全意地到工农兵群众中去,到火热的斗争中去,到唯一的最广大最丰富的源泉中去,观察、体验、研究、分析一切人,一切阶级,一切群众,一切生动的生活形式和斗争形式,一切文学和艺术的原始材料,然后才有可能进入创作过程。否则你的劳动就没有对象,你就只能做鲁迅在他的遗嘱里所谆谆嘱咐他的儿子万不可做的那种空头文学家,或空头艺术家。”——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