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评

全面抗战爆发时胡适的嘴脸

2021-08-27 09:33:36  来源: 淮左徐郎   作者:白冰
点击:    评论: (查看)

  【按语:1937年8月6日,胡适给蒋介石的信,要求中日开战之前“还应该做一次最大的和平努力”,以放弃东三省、承认“伪满洲国”,来“调整中日关系”。】

1.jpg

  介石先生:

  我欲陈说者,只有一句话,就是在应战之前,还应该做一次最大的和平努力。

  理由有三:

  (一)近卫就任之前,曾有一个根本要求,要求军人不得阻碍他的外交政策,近卫内阁所以不放弃和平路线者,正以此故。我们应不可放弃这个机会。

  (二)日本财政确有根本困难,故和平解决并非无望。

  (三)我们今日所有的统一国家雏形,实在是建筑在国家新式军队实力之上,若轻于一战,万一这个中心实力毁坏了,国家规模就很难支持,将来更无有较光荣的和平解决的希望了。

  外交努力的目标有二:

  (一)彻底调整中日关系,为国家谋五十年的和平建设的机会。

  (二)充分运用眼前尚有实力可以一战的机会,用外交方法恢复新失的疆土,保全未失的疆土。(若待察绥鲁冀晋五省全失陷之后,更难为力了。)

  普法战争之后,凡经四十四年的和平关系,法国有了俄国的同盟、英国的协约,然后可以一战。今日我们力量远不如当日的法国,而又没有一个帮手,岂可轻易放弃和平解决的路线?

  今日为国家设计,必须用最大努力求得五十年励精图治的机会,使国家有资格可以为友,也有资格可以为敌,方才可以自立于世界。凡能为国家如此设计者,终久必能得国人与世界的谅解与敬爱。

  至于外交的方针,鄙见以为我们应该抱定壮士断腕的决心,以放弃东三省为最高牺牲,求得此外的疆土的保全与行政的完整,并求得中日两国关系的彻底调整。

  论者每怀疑此说,以为敌人必不能满足。此大误也。日本人对于满州之承认,真是梦寐求之。彼应知我国必不肯放弃,故造出不需要承认之说,其实彼万分重视此一点,因为彼应知我不承认则国联会员国与美国皆不肯承认,故彼四年来在华北的种种暴行,十分之一二是对俄,十分之八九是要造成种种之局势以逼迫我国之承认满州也。

  故我方外交方针必须认定东三省之放弃为最大牺牲,必须认定此最大牺牲是敌人最欲得而愿意出最大代价的。认清此主要之点,则外交必可为,否则外交必大失败。

  此是最扼要之点,千乞,留意考虑。

  关于外交之手续,似宜分两步:一步为停战撤兵,恢复七月七日以前的疆土状态,以为调整中日关系的正式交涉的初步。第二步为正式交涉,可于两三个月以后举行,由两国从容筹备,切不可再蹈以前覆辙,于手忙脚乱之中自丧重要权利。

  以上为关于外交方针及内容的鄙见。

  论者又谓,“国家准备抗日,于今六七年,岂可不战而屈?况且,蒋先生的庐山谈话已公布于世,今日义无反顾。”鄙意以为,大政治家谋国,切不可将一人或一党之政治前程与国家的千年大计混作一事。大事当前,只赖领袖人物负责立断,不可迟徊瞻顾,坐失事机,成败存亡系于先生谋国之忠,见事之明。如果先生认清国家五十年的和平是值得一切牺牲的,那么,只有掬至诚请求政府与国人给先生全权作战前之最后一次和平努力。一切悠悠之口,反对之论,都不能阻碍一种至诚的责任心,此可断言也。

  明朝政治家张居正自言中进士后,即发一弘愿,愿以身为草荐,任人寝处其上,溲溺其上,而无怨言。此是中国第一政治家以身许国的风度,先生信奉耶稣教义,定能了解此“外其身而身存,后其身而身先”之中国哲人风范也。

  诚恐面谈不能尽所欲言,故写此函作补充之用。敬祝先生为国家郑重。

  胡适敬陈。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