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评

范仄:阿富汗变局五则

2021-08-26 14:38:57  来源: 南水兮   作者:范仄
点击:    评论: (查看)

  美军从阿富汗撤军,塔利班重掌阿富汗政权以来,人们希望从各种零散的、真假难辨的信息中形成高明的判断和文明的优越感。塔利班是没有多少靠谱信息传出来,这是确定无疑的,而在国内意图单一的同质化信息环境中,几乎不可能进一步获取靠谱信息。即使掌握丰富一手信息的人也只能闪烁其词地发表意见。我根据某些也许能够反映结构变化的基本面信息在朋友圈发表一些看法,今略加修订刊于此,供有心人参考。

  一、也许变化在这里

  (20210815)

  范仄:也许变化在这里:“阿塔发言人称,阿塔寻求建立一个所有阿富汗人都能参与其中的包容型政府。此外,他还说将允许女性独自外出、接受教育和工作。”

  这些年塔利班的极端政策、极端行为也少见报道,应该说发生了巨大变化。但这会不会是真实的变化或不可逆的变化尚未得知。如果这是真实的不可逆的变化,也许可以说美国既失败了又成功了。如果这个变化是假的,那美国就真的失败了。如果是这样,就不只是美国的失败,也是人类的失败。

  友:塔利班推出新政:组建多党派联合政府、死刑由法院而不是宗教法庭裁决、允许媒体批评政府(只要不是道德暗杀),允许妇女单独外出,工作和接受教育(但必须戴上头巾)等等。有高人指点?

  范仄:不一定需要高人指点。一方面塔利班被美国打得无处藏身,另一方面阿富汗政府控制区全面实行民主选举,妇女权利得到极大发展。在这种情形下,为了生存和发展,塔利班内部发生分化重组是很正常的。但塔利班掌权以后会不会再次发生分化重组,极端势力会不会重新抬头控制塔利班并全面推行极端政策也很难说。

  二、从美国枪口下的形式民主转向阿富汗人民的形式民主

  (20210817)

  先面对塔利班原来的极端状况吧。除非你公开表示支持塔利班原来的极端状况。我是公开承认从极端塔利班政治到美国枪口下的形式民主,对于阿富汗人民来说是巨大的进步的。

  塔利班变温和了,接纳了很多形式民主的东西,而阿富汗政府军不抵抗,这两者不能说一点关系都没有。在我看来,这说明阿富汗人民有把形式民主掌握在自己手上的意愿。现在要看的是掌权后的塔利班会不会分化重组,极端势力会不会抬头。如果不再全面抬头(一点都不抬头也不现实),那么从美国枪口下的形式民主转向阿富汗人民手中的形式民主,这又是一巨大进步。如果极端势力全面抬头,回到最初的极端塔利班政治,那肯定是人类的一次失败,国际社会可能不得不再一次采取行动,尽管采取行动时各方会夹带自己的利益诉求。看待历史和现实的变局,我从不从道德角度盯住各方的利益动机。

  三、20年美塔战争是伊斯兰圣战的终结之战?

  (20210819)

  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塔利班重掌阿富汗政权以来,中国国内官私媒体发表大量冷嘲热讽的丑化文章,“灰溜溜败走”、“伊斯兰圣战再次崛起”之类论调尘嚣甚上。

  从时间上看,首先是2018年美军释放阿富汗塔利班二号人物。其次是美军撤走以前美方已与阿塔协议。最后是阿塔重掌政权至今尚未出现规模性滥杀无辜,特赦前政府工作人员,允许妇女上学,承诺建立包容性政府和法院独立审判等。也就是说目前表现出来的阿塔已大不同于20年前作为极端伊斯兰政治组织的阿塔,至少在社会政策和行政政策等方面与阿富汗前民主选举政府没有太大差别,尽管尚不知阿塔会不会将自己的宗教政策与民主政治结合,做成类似伊朗的政治结构。同时也有理由相信,阿塔的这些变化不少是美塔协议中的内容。

  无论美国出于什么动机打击阿塔和从阿撤军,美塔20年战争在这波伊斯兰圣战以来可能具有欧洲三十年战争的功能,即在伊斯兰世界再次界定宗教与政治的边界,从而形成原教旨伊兰主义的一次宗教改革,有点类似基督教世界新教改革之外的天主教自新运动。在这波伊斯兰圣战中发展起来的恐怖组织和军事组织在美军的客观上的以打促变中认识到不厘清宗教与政治的边界是难以生存和发展的。

  当然事情才刚刚开始,阿塔表现出来的变化才被我们注意到。阿塔宗教军事组织与民主政治的结合,无论形式上的还是实质上,都是一大考验,否则目前公开出来的承诺还可能因为阿塔内部的分化重组、极端势力冒头而前功尽弃。20年美塔之战是否能成为伊斯兰圣战的终结之战,尚需观察或更多信息。

  四、帝国末端和人类文明末端的双重终结?

  (20210825)

  人们都在说:“阿富汗一直被视为‘帝国坟场’——从亚历山大大帝、大英帝国,到苏联和今天的美国,概莫能外。现在中国来了,带来的不是炸弹,而是建设蓝图。中国有机会证明这一诅咒能被打破。”

  准确的说法应是:阿富汗是帝国的末端。从人类有帝国以来,根据当时帝国的能力,阿富汗都是帝国的末端,即处于帝国的强弩之末。帝国是人类每个时代的文明中心,也因此阿富汗一直处于人类文明的末端。这也许与阿富汗在欧亚大陆的地理位置、地理条件有关:远离大洋,地形险峻、狭窄而破碎,可达性、统一性和长住性等都很弱,几乎一直是文明的一过性地区。

  迄今为止,当一个帝国力能所及阿富汗,则意味着该帝国到达强盛顶峰。美国有可能是距离阿富汗最远和最后一个进入阿富汗的帝国。距离最远的帝国进入阿富汗,意味着人类文明已经相当发达,足以实现帝国的全球可达性,也意味着人类最近的文明在阿富汗地区将不再是一过性。而美国长达20年的对阿富汗选举政府的军事支持,已经将现代民族国家的基本因素注入进去并成为无数阿富汗人的生活习惯。这就像拿破伦抵达过的地方,旧势力会发现回到以前已经不可能。

  最终完成现代民族国家的建设,还得靠阿富汗人民自己。这也是现代民族国家的本质含义之一。阿富汗近几十年经历了极端塔利班政权和美国枪口下的民主两个阶段,下一个阶段将是什么很难说,但最低水平也应是伊朗的宗教军事组织+民主形式政府的结合,否则内战会一直不断。

  至于会不会是中国的黄金机遇,主要决定于中国资本的有机构成。如果中国资本的有机构成低(即俗称的“人口红利”“廉价劳动力红利”),阿富汗无论乱与不乱,美军撤与不撤,都是中国的黄金机遇。如果中国资本的有机构成高(即俗称的“人口红利消失了”“廉价劳动力红利消失了”),稳定的亲华的阿富汗也未必是中国的黄金机遇。中国资本的有机构成显然在快速提高。这是一个巨大挑战。

  五、国际人道主义的大倒退

  20210824

  各国拒绝接收阿富汗难民,是国际人道主义的大倒退。也许印证了我曾经的一个预判,在某大国反民主的世界宪兵性质的作用下,人类会出现全球性复辟。以他国的错误行为为由理直气壮地拒绝难民,则是国际人道主义方面的大复辟。这场全球性复辟将在什么时候反噬自身而被终结,我们拭目以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