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评

阿富汗重建20年,2万亿美金都花哪了?

2021-08-26 09:43:05  来源: 瞭望智库   作者:景肇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本文转载自央视新闻客户端,原文首发于2021年8月24日,原标题为《北美观察丨阿富汗重建20年 2万亿美金去哪了?》不代表网站观点

  1

  国会审计高高举起轻轻放下

  8月16日,正值喀布尔机场人头攒动之时,美国国会设立的阿富汗重建特别检查组(SIGAR)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布了一份140页的经验总结报告,声称美国的阿富汗政策“从开始就注定要失败”。报告指出,美国政府共花费了1450亿美元,用于阿富汗的重建工作。但是收效甚微,缺乏可持续性。

  熟悉阿富汗战事的人,可能对SIGAR早有耳闻。这家于2008年成立的监察机构,旨在审计美国在阿的重建项目。并定期向公众报告发现的问题和经验教训。自设立以来,SIGAR已经发布了427份审计报告,191份特别项目报告,52份季度报告和11份经验总结报告。有意思的是,拜登政府在宣布撤军计划的同时,还准备为下一财年的阿富汗重建计划拨款30亿美元,但考虑到现在能够让美国搞重建的地方,或许只剩下喀布尔机场的跑道了。

  因为SIGAR的经验报告针对的受众人群是政府官员,在普通民众看来,显得有些枯燥。其主要内容是,总结美国在阿富汗政策上的问题,以及对美国其他海外项目的启示。SIGAR几百份报告中,真正看点的部分,当属那些审计报告和具体项目介绍。因为这些报告,清清楚楚地告诉了美国的纳税人、国债持有者们,他们的钱是怎样被政府部委、私人企业和阿富汗政府悉数糟践的。

  根据2020年SIGAR的报告,在阿重建过程,至少产生了190亿美元的浪费,不过很多智库认为,这只是阿富汗重建经费烂账之中的冰山一角。比如,根据SIGAR的在线报告,2002年到2017年间,仅仅禁毒这一块,美国就投入了超过86亿美元。美军进驻阿富汗后,塔利班时期的禁毒令不再有效,各地军阀掀起了大种罂粟的热潮,把阿富汗“建设”成了世界最重要的毒品出口国之一。

  美国的禁毒项目虽然砸进去很多钱,但是毒品却越禁越多。以加尼为代表的阿富汗政府官员,缺乏执政能力,腐败丛生,根本无力,也不愿同毒品产业决裂。随着美军逐步撤离阿富汗,罂粟种植面积也一路飙升。

  △阿富汗的罂粟种植面积(单位:英亩)在2001年后迅速提升。红线:美国政府估计数据,蓝线: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估计数据。图片来源:SIGAR

  除了禁毒,美国支付给阿富汗政府雇员的人头开支,也是一个无底天坑。根据2014年SIGAR的审计报告,美国根本无法准确掌握,阿富汗国民军的具体人数和工资情况,军队官员也不管人员出勤情况。阿富汗的警察,也是同样的情况。SIGAR的同一份审计报告指出,美国每年花在阿富汗警察工资上的费用,超过3亿美元,但其依据的人员数据并不完整。实际上,从近期塔利班在全国的迅猛进展过程,就可以发现,阿富汗军队和警察队伍中吃空饷,克扣工资的情况极为普遍,所以一触即溃,毫无斗志。美国政府给的钱,不知道进了何人的腰包。根据SIGAR的估计,仅就2014年一年,有4550万美元的警察工资被人私吞。

  2

  “创新”挥霍 中饱私囊

  在许多匪夷所思的重建项目里,官员和私人企业一道中饱私囊。比如,2010年美国农业部搞出了一项总计3440万美元的大豆种植项目,要在土地贫瘠、没有大豆种植历史、民众也不喜欢吃豆制品的阿富汗北部地区种植大豆。

  这个项目之所以能成,完全是因为美国大豆产业协会对农业部的成功游说,而农业部在项目启动前,连最基础的可行性报告都没有做。农业部声称只要到2014年大豆产量足够高,就能在当地建立可持续的大豆市场。结果到了2014年,有媒体记者向农业部询问阿富汗大豆项目的事情时,农业部却说,他们根本没有跟踪相关的数据。

  实际上根据半岛电视台的报道,2014年时,由于长期产出不佳,阿富汗农民已经完全放弃种植大豆。更奇怪的是,此大豆项目还在马扎里沙里夫,兴建了一座造价至少150万美元的大豆加工厂,交由一家艾奥瓦州的“非营利组织”运营。由于在当地收不上来大豆,这家工厂竟耗资200万美元,从美国进口了至少4千吨的大豆。结果,生产出的豆制品,在阿富汗市面上无人问津。

  美国农业部在阿富汗重建中,扮演的还只是一个小角色。大部分的项目是由国务院、国防部和国际开发署等部门操盘,这些机构挥霍起来才是大手笔。比如,国防部召集一帮华尔街投行和硅谷高科技企业的人员,组成了所谓的“商业与稳定特别行动小组”,专给五角大楼出各种赚钱的新鲜点子。

  2015年SIGAR曾发现,国防部根据该行动小组的建议,打着“清洁能源”的旗帜,耗资4300万美元修建了一处天然气加气站,但同类型设施的成本,在当地只需要50万美元。况且,阿富汗本地,根本没有天然气汽车的需求,自然也就没有客户。

  为了此事,SIGAR和国防部还打起嘴仗,惊动了国会。此外,SIGAR当年还指出,国防部在商业与稳定特别行动小组的倡议下,动用1.5亿美元在阿富汗修建豪华别墅,雇佣保安,目的是向美国私营企业显示“他们可以在没有军队的保护下正常营业”。

  当然,这种“商业创新”之外,国防部不吝啬经费的“传统优势项目”,还是军火领域。比如,美军以反恐和禁毒的名义,出资9.36亿美元购买了大批Mi-17直升机,同时每年花费1.09亿美元训练阿富汗飞行员,但结果2013年只有60%的驾驶员到位。原因是,实在找不到识字的阿富汗人了。整个直升机编队,2014年只执行了两次任务。

  美军对援阿枪械的管理,也是浑浑噩噩。2014年,SIGAR发现美军连自己都不知道,高达6.26亿美元的军火的去向。甚至连这批军火的总价值,也搞不清楚,6.26亿美元,还是几经修改后的数据。此外,美军还“提供”给阿富汗军警,大批他们不需要的枪械,包括超过83000支的AK-47。

  国务院和国际开发署,在铺张花钱方面也不遑多让。这俩单位长期以来宣称,在阿富汗各地花费7.69亿美元,修建了680所学校。并称其是美国对阿富汗教育援助的样板。结果呢?Buzzfeed网站发现,实际建造的学校数量,只有563所。2019年SIGAR的报告指出,大量美援学校,自建成起就处于荒芜状态。即便是运转中的学校,建筑结构也发现各种隐患。

  具体到学生教材,国际开发署提供的书籍,出现的缺页、空页、拼写错误、纸质低劣的问题实在太多。根据SIGAR实地视察过的学校校长及老师们的说法,这些书的状况太差,已经无法继续使用。

  教育如此,公共卫生领域的情况又怎样呢?SIGAR在调查中发现,国际开发署提供的援建诊所GPS定位,居然有13处不在阿富汗境内,还有一处位于地中海海面上。由于太过出糗,国际开发署又重新编了一份清单发给SIGAR。结果,这份最新清单里的援建诊所数目,居然比第一份清单少了55家,而且每一处的位置都与第一份不同。

  △从未使用过的美援学校,崭新的桌椅被堆在户外准备用作柴火。图片来源:SIGAR

  3

  阿富汗重建引官商勾结

  美国在阿富汗重建工作中的财政黑洞里,当然还离不开到那些大大小小,靠吃皇粮为生的私人承包商。根据美国司法部的消息,2012年到2015年期间,该部门共处理了至少8起与贪污援助阿富汗公款相关的案件,其中不少涉及美国政府承包商收受贿赂,与阿富汗当地分包商串通的事件。

  当然,这些被司法系统抓住的都是小苍蝇,那些大老虎们又在哪呢?根据NBC2018年的报道,当时,在“国师”班农的鼓动下,特朗普政府急于从阿富汗撤军,目的是把维稳的位置腾出来给私人承包商。特朗普政府,也承蒙政府承包商的大力支持。美国最大的雇佣军企业,黑水公司(现在改名为Academi)的创始人艾瑞克·普林斯,是撤军计划的坚定支持者,而他的姐姐贝琪·德沃斯,曾担任特朗普政府的教育部长。只是现在阿富汗政府崩溃的速度太快,那些打算在美军走后,继续过几年逍遥日子的承包商,也纷纷打上包裹赶往喀布尔机场。

  △2004年美军搜寻一处被塔利班炸毁的警察局。由于缺乏民众支持,美军对塔利班的军事行动越发难以维持下去,最终选择全面撤军。图片来源:华盛顿邮报

  4

  失道寡助 金钱游戏终于谢幕

  从上面这些案例可以看出,美国的阿富汗20年重建,就像是在这块几千年文明舞台上的一段打诨。

  SIGAR最新的经验总结中,归纳出了七大关键的经验,包括:战略、时间、可持续发展、人员、人民安全感、阿富汗国家背景、监测和评估。但是归根结底,这些重建的主导者和参与者们,并没有把改善阿富汗百姓的生计,发展国家的经济视作战后重建的首要目标。而是借由美国占领阿富汗的机会,挥霍纳税人的钱财。

  由于美国政府缺乏有效的监管机制,SIGAR发现的大部分问题,并没有人来为此承担责任。法律是道德的底线,然而在这场阿富汗侵略战争和随后的“重建”中,连这道底线也不复存在。

  苦的,只是阿富汗的百姓们。其实2019年,《华盛顿邮报》的采访报告就指出,美国官员早就知道,这种缺乏本地民众支持的战争压根就无法获胜,但公开场合,他们还是极力掩饰战争的失败,糊弄国内民众和国际社会。20年前,美国政府将塔利班从喀布尔拉下台,20年后,塔利班又重回喀布尔。自2019年,特朗普宣布美军撤离阿富汗后,美国人除了慌忙撤离时留下的武器装备和愈加混乱的阿富汗局势,似乎什么都没留下。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