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评

司马南:捉拿“影子股东”

2021-08-24 10:34:01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司马南
点击:    评论: (查看)

  深入开展反腐败斗争,现在到了一个新的阶段——捉拿“影子股东”。

  怎么理解捉拿“影子股东”?

  用著名演员高秀敏(比谢大脚塑造的角色更鲜明)小品的话说,把鱼塘里的王八都捞出来,按个放血……“影子股东”藏在烂泥里,甚至可能站在人堆里,捉拿尤似悬疑大片。

  落马突然,腐败创新。

  “影子股东”,隐藏够深。

  既然是“影子股东”,绝不示人为第一要务,千方百计掩人耳目,期有朝一日兑现利益。

  “影子股东”首在神不知鬼不觉。

  次在一切显得自然随意。

  三在法律并无明显把柄。

  四在预警机制齐备完善。

  五在遇险断尾求生,弃卒保车,舍车保帅。

  网传某大员若非闪电落马,该企业上市成功之后,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我们有的干部啊,平常关系不深的,小来小去的,拿个几十万几百万想贿赂他,他挺得住,没准儿真的心不动。

  不但挺得住,还大义凛然哩。

  不但大义凛然,还要把这事公开,小范围严肃一番,以示自己行得正坐得端,身体力行创建新型政商关系。凭借这番表现,日后说不定还会被重用。

  但是大的考验面前呢,比方说企业已经大到不能倒了;比方说关系深到相当好了;比方说到企业里边参加各种活动,甚至穿上企业标志性服装,别人反以为是深入企业深入实际,一种干练作风的体现了;比方说资本市场上有很大的腾挪空间,一般人根本就不辩究竟了;比方说影子股东啊,那个影子很小很细,不仔细看看不清楚,仔细看也要穿过人为设置的“盗梦空间”,有七八道甚至更多,有名有姓的人代持代持再代持,最后才落实到这位官员的头上了……

  于熟悉的环境,熟悉的房间,自己关了五道门,神不知鬼不觉,连操作性焦虑都不致生出。一夜爽歪歪,第二天主席台上作反腐报告,坦坦然然,漂漂亮亮,一切尽在掌握中,一切都是那么完美。

  可天下哪有不透风的墙呢?

  可大数据哪会漏过任何一个蛛丝马迹呢?

  可同党出事儿你不相救,同党的老婆举报你,你怎么就没想到呢?

  可某一天“大到不能倒的企业”虽没倒,但是倾斜44度,被迫接受调查接受处罚,你又如何自持呢?

  下边这段,我们胡同里口才不输易中天的“红学夫子”逢人便背诵: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生前心已碎,死后性空灵。家富人宁,终有个家亡人散各奔腾。枉费了,意悬悬半世心,好一似,荡悠悠三更梦.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呀!一场欢喜忽悲辛。叹人世,终难定!

  什么叫伟大的作家?曹雪芹没经历过巨无霸上市,也不懂得影子股东是个啥东东,但熟悉社会洞悉人性,他写得非常深刻,仿佛参与了公司结构搭建跟过路演。

  新时代不假,百年未有之变局不假,我们生活条件、生活环境、物质享受,一切都与曹雪芹那个时代不同了,似乎什么东西都不同,偏偏人性基本相同,大官人贪婪的本性未曾有变。于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当长尾不好吗?做属迹不好吗?打造□□□□城市,做他一个全国第一乃至全球第一不好吗?冒高的那根比他人更有气场的芦苇出事了,心惊肉跳一阵子,此后拒绝飞蛾扑火不行吗?为啥非要自作聪明自投罗网?自己看不见那影子,便以为天下没有人能够看清那个影子吗?没听说过“反隐形米波雷达”么?吴剑旗的名字总该知道吧?

  水堂堂大水渗漏,孟形形一愁莫展,晓辉辉移步先动,光耀耀黯淡无光。山雨欲来风满楼,都到了这个节骨眼上,还故作镇定耍小聪明,这得聪明到多么愚蠢的程度啊。

  出事往往在女人身上,死党的女人被惊吓,如果一哭二闹三上吊,即属常规套路,通常不会搅扰你们的好事儿。但如果夫妻关系甚笃,偏巧她精通律法长袖舞讼,老公被双规,四处奔走她能找到你,一根绳上的蚂蚱已不足以形容此刻的险绝,或相当于遭遇自杀式人体袭击,这时候穿什么马甲做什么表情已经无所谓了。

  犯桃花常意味着犯小人,初入禅寺一门心思寻精进的小和尚通常持戒最好。侯门深似海,官场忒累心,既然走上这条路,不能说大官人不谨慎。那些基础学历不高,梦想于会场正中独舞的大官人,哪个不善总结、学习、领悟、提高,小心翼翼规避风险?只可惜“影子股东”有那么几道技术门槛儿,大官人以为党性原则罩不住这个黑洞,上了资本家的当,手心痒痒,走向不归。

  本来期待着不日之内见证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当然是和自己商场的朋友一起,当然是与自己最信得过的同僚一起,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没事偷着乐。

  然而,扶摇直上忽改坠落,仕途戛然,哭都不及。

  真的遭遇湍流,遭遇极端恶劣天气,那咱讲不了了。如果怨2012年之前大环境不好,守不住,抵挡不了,跟着下道跑了一段,不能原谅,尚可理解。至2020年11月,还有啥看不清?还有什么想不明白?还有谁胁迫你走上犯罪的道路?有甚必要非跻身一夜闪富的大佬行列?怎知道那条路是福布斯而不是秦了个城?

  伸出馋虫长长的舌头,把自己整个身子吞噬掉。你赖谁?

  对某些公务员来说,其从业风险性,比10年前公汽上流水作业掏包的小偷都要高。风声一阵紧似一阵,偏要这时候出来秀技,演砸了吧?

  论语为政说,君子者,周而不比;毛主席有诗曰,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子曰,勇而无礼则乱,直而无礼则绞。

  隔壁王奶奶说,王二小放羊不往好草赶啊,从善如登,从恶如崩。

  别追问我说的是谁,急眼了我说出政商勾结影子股东5个以上的人名来。

  你说呀,你说呀,你快说呀!

  大幕正在徐徐拉开。

  嘘,好好看戏。

  听听并列男1号是怎么唱的。

  (2021年8月23日早饭后,写于北京东城区南锣鼓巷8号)

  【司马南,红歌会网专栏学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司马南频道”,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