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评

3万亿美元原材料、16亿桶原油,阿富汗重建背后有多少利益和角逐?

2021-08-24 08:16:15  来源: 环球时报   作者:程是颉 青木 任重
点击:    评论: (查看)

  【环球时报驻巴基斯坦、德国特派特约记者程是颉 青木 任重】阿富汗政权快速且剧烈的更迭,令全世界的目光再次被这个自然资源丰富但人民极端贫困的国家吸引。“阿富汗原材料的争夺战现已开始。”德国《商报》21日表示,阿富汗坐拥价值数万亿美元的战略矿产资源,未来或将成为重要的商贸中心,许多国家希望从阿富汗重建过程中获利。不过,有分析认为,2001年以来,美国向阿富汗投入大量美元塑造了该国畸形的经济,此时突然失去美国援助托底,更多困难或接踵而至。

  原材料争夺战现已开始

  英国广播公司(BBC)18日称,2020年,人口近4000万的阿富汗其国内生产总值(GDP)仅有198亿美元。而阿富汗从外国接受的开发援助金额相当于GDP的42.9%。“严重依赖外援且自身极为脆弱”是世界银行今年3月对阿富汗经济结构做出的诊断。不过,德国《商报》21日表示,阿富汗的资源是丰富的,仅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能够调查的阿富汗30%的领土上,原材料的价值就高达3万亿美元。而在阿富汗70%的未开发土地中,还蕴藏着16亿桶原油。

  美国军事专家和地质学家2010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作为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阿富汗坐拥近1万亿美元的矿产财富,这要归功于储量巨大的煤、铁、铜、锂、钴和稀土矿产。在随后的十年中,由于该国持续不断的暴力冲突,大多数资源都被保留下来。随着全球经济复苏以及向绿色能源转型,这些矿产的价值飙升。阿富汗政府2017年发布的一份后续报告估计,包括化石燃料在内,该国矿产财富可能高达3万亿美元。

  这些矿产资源中潜力特别突出的是用于移动设备和电动汽车电池的锂。美国国防部在一份2010年的内部备忘录中将阿富汗称为“锂矿界的沙特”,其锂储藏量可以与玻利维亚(已知锂矿储量最大的国家)相媲美。然而,这种潜力没有被开发出来,阿富汗人民也没有从中受益。

  “德国之声”称,出于对安全和法治方面的考虑,许多西方投资者之前不愿参与阿富汗自然资源项目的投标。但现在,一直希望摆脱对中国稀土依赖的美国和欧洲正面临如何找到与塔利班接触的最佳方式的新困境:如果他们试图与塔利班接触,会被批评为“忽视塔利班推翻民主政权和侵犯人权的行为”,但如果他们不这样做,就会错过机会,败给中国以及塔利班的传统盟友。

  “矿产对阿富汗来说是一把双刃剑”。华盛顿智库战略风险委员会生态安全项目负责人斯库诺弗表示:“塔利班现在掌握着世界上一些最重要的战略矿产,他们是否有意愿或者有能力利用这些资源是一个重要问题。”对于塔利班来说,要开发这些矿产并非易事。多年战争冲突下,阿富汗的基础设施遭到大量破坏,铁路、公路、发电厂都残破不堪。目前塔利班在他们占领的城市里勉强维持着基本公共服务,更不用说执行能够吸引国际投资者的经济政策了。此外,塔利班内部派系的相互竞争会让任何公司很难就矿业交易进行谈判。

  德新社20日称,在一个“失败的国家”建立高效的采矿系统可能需要数年时间。这意味着在可预见的未来,阿富汗经济仍然严重依赖外国援助。目前,塔利班新政府最需要做的是稳定阿富汗局势,并与国际社会保持对话,吸引外国投资。

资料图

  塔利班的困境

  “塔利班赢得了战争,现在他们不得不治理阿富汗”,在美军帮助下逃离阿富汗的央行前代理行长艾哈迈迪近日在社交媒体上对塔利班发出警告称,喀布尔的新统治者正面临一个严重的财政问题:阿富汗几乎所有外汇储备都在国外,塔利班可以使用的资金可能仅占阿富汗总国际储备的0.1%-0.2%。

  有专家分析认为,在美国撤离后,粮食问题可能将是塔利班政府即将面对的首个困境。根据联合国公布的数据,自上世纪90年代起,阿富汗人口不断增长,从1500万人增至目前的近4000万人,而阿富汗的土地严重不足,南部地区的灌溉体系又因为战争冲突长期难以恢复,不能提供足够粮食。

  目前,阿富汗有超过一半的粮食供给依赖进口。随着主要财源被切断,塔利班组建的新政府在外汇方面捉襟见肘,将很难大量采购外国粮食以平抑国内食品价格。半岛电视台分析认为,如果塔利班组建的政府不能及时得到国际社会部分承认,以确保获得粮食援助,则阿富汗将面临严峻的饥荒灾难。

  不过,即使阿富汗在短期内得到援助,巨大的人口规模带来的粮食安全保障问题将始终伴随新政府,国际社会必须敦促美国负起责任,收拾阿富汗的“烂摊子”,避免引发更大规模的人道主义灾难。

  塔利班面临的另一个短期问题是政府预算短缺。占领喀布尔后,塔利班多次号召政府工作人员回到岗位,继续工作以维持国家秩序稳定。根据此前阿富汗政府公布的数据,政府每年预算在20亿美元以上,而根据联合国安理会的报告,塔利班在掌握全国政权以前的年收入在3亿美元至16亿美元之间。

  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的报告称,塔利班在2020年通过毒品贸易获取了近5亿美元收入。上周,塔利班发言人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阿富汗将不再生产毒品,但希望国际社会予以支持,帮助阿富汗人民找到比种植毒品更好的生活方式。

  常驻喀布尔的安全分析师蒋浩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面临缺少粮食和经济发展停滞的现状,塔利班仍有可能不得不在一定程度上回到把“宗教和枪”作为统治工具的老路上。“和20年前相比,塔利班已经变得更加务实,但在宗教世俗化问题上仍将保持谨慎。”蒋浩说,由于保守势力仍是塔利班武装的主要力量,塔利班在喀布尔推行任何政策时都必须考虑到其基本盘的态度。

  此外,阿富汗政府2020年花费56亿美元维持人数高达35万的常备军,但被据称总兵力仅7.5万人的塔利班军队轻松击溃。塔利班军队的成本或许更低,但并不意味着在维持秩序方面塔利班能够找到更经济的方式。

  8月21日,塔利班主要领导人之一哈卡尼在喀布尔会见阿富汗伊斯兰党领导人、前总理古勒卜丁·希克马蒂亚尔时,怀中始终抱着一把自动步枪。这一姿态正是在向阿富汗各地军阀示威,表示塔利班仍不会放弃以武力逼迫他们屈服。蒋浩说:“在不得不利用这些手段的同时,塔利班也必须保持克制,避免再犯上世纪90年代执政时的可怕错误。”

  “美国从未重建阿富汗”

  扶持20年的阿富汗政府迅速崩塌令拜登政府震惊,但有一个机构并不惊讶,那就是美国国会2008年成立的阿富汗重建特别监察长办公室(SIGAR)。该机构上周发布评估报告称,20年来美国入侵阿富汗的成本包括两部分:1450亿美元的重建费用以及8370亿美元对抗塔利班的费用。此外,还有2443名美军、1144名联盟部队军人、6.6万名阿富汗政府军与7.5万名阿富汗平民在同塔利班的战斗中死亡。如果美国的目标是留下一个能够自我维持、对美国国家安全利益几乎不构成威胁的国家,那这一努力可谓前景惨淡。

  美国《福布斯》杂志网站总结称,到目前为止,“美国在阿富汗有10项未成功的投资”:自成立以来,阿富汗安全部队累计获得美国资金援助829亿美元,但美军离开没几天,他们不是投降就是被击败;在禁毒问题上,美国在阿富汗花费89亿美元,但效果不明显,而且阿富汗的罂粟种植量飙升,被联合国称为“毒品国家”;此外,美国投资了15亿美元用于驻阿富汗大使馆的建设、维护和安保,以及1.57亿美元的运营费用,但目前美国驻阿富汗外交人员已经完全撤离;与此同时,美国捐助的价值1.74亿美元的无人机在阿富汗离奇失踪,而阿安全部队还没来得及使用。

  《福布斯》说,在经济方面,美国向总部位于华盛顿的财团提供了1.05亿美元,用于“通过发展企业帮助建设阿富汗”项目;此外,美国国际开发署投资了940万美元建立“喀布尔地毯出口中心”,但该中心的网站和市场现已不复存在;在教育方面,美国投入9480万美元用于建设位于喀布尔的美国大学,目前这所学校正在被塔利班拆除;美国还花费310万美元建造了女子警察学院,计划培训100名阿富汗妇女成为警察,但由于存在建筑缺陷,该学院从未使用过;在选举方面,美国国际开发署拨款8900万美元,用于增加阿富汗人的选举参与度,但塔利班已经宣布,未来的阿富汗不会是一个民主国家。此外,美国投入超过8亿美元在阿富汗推动尊重女性运动,但塔利班掌权后,可能不太会注重女性权利。

  《福布斯》称,美国纳税人对阿富汗人民非常“慷慨”,在接受美国外援的170个国家中,阿富汗高居榜首。但是,英国《金融时报》分析称,大量美元塑造了畸形的阿富汗经济:城市高度繁荣,但乡村则极度贫困落后,这使得阿富汗动荡不安的局势一直无法得到有效解决,阿富汗政府不得不维系一支庞大的军队,配合美军守卫城市地区,并对农村尤其是山区开展看不到尽头的清剿行动。2010年后,随着美国驻军数量降低、直接援助减少,阿富汗城市的虚假繁荣也不断消退,经济增长陷入停滞。

  大国在阿富汗的战略利益

  “与美国盟友步调一致,日本在阿富汗有相当大的战略利益”。据日本《产经新闻》旗下英文媒体“日本前进”报道,“9·11”恐袭后,日本成为“缔造阿富汗和平与巩固重建进程的关键贡献者”。随着美国的撤退和中国的靠近,阿富汗的发展将变得更加重要。

  “日本前进”称,在阿富汗的相关报道中,日本很少被提及,但实际上,日本对阿富汗的总体援助额仅次于美国。虽然美国宣布退出,日本仍承诺每年向喀布尔提供1.8亿美元的援助。这笔巨额投资表明,阿富汗将继续在日本的地区政策关系中占据突出位置。而为了维护日本在该地区的经济利益,东京对阿富汗及其周围迅速变化的安全环境采取了谨慎态度。

  作为阿富汗的最大贸易伙伴之一,印度在该国也有大量投资。印度Livemint网站18日称,截至2020年11月,印度在阿富汗的投资总额达到30亿美元,400多个建设项目覆盖阿富汗的34个省。澳大利亚智库洛伊国际研究所称,除了在塔利班统治时期,印度与阿富汗政府的关系相对较好。但在最近关于阿富汗的政治谈判中,印度明显缺席。在外界对印度与塔利班的对话进程姗姗来迟的猜测中,印度的做法更多是对美国战略决策的默认支持。

  英国《卫报》分析称,随着塔利班重掌阿富汗政权,中国、巴基斯坦和俄罗斯将增加在阿富汗的影响力。俄罗斯、巴基斯坦和中国都表示,愿意与塔利班接触。目前,上述三国驻阿富汗使馆都保持开放。但他们也表示出一定程度的担忧,即阿富汗可能再次成为恐怖组织的避风港。

  报道称,巴基斯坦似乎是最欢迎塔利班回归的邻国。多年来,巴基斯坦与阿富汗漫长而漏洞百出的边界,使得巴基斯坦成为塔利班领导层及其家人的避难所,也是战斗人员经常接受培训和医疗救助的地方。在塔利班统治下,巴基斯坦有望拥有更大的影响力,使阿富汗成为与其宗教价值观一致的地区盟友。俄罗斯总统阿富汗问题特别代表扎米尔·卡布洛夫在塔利班接管阿富汗后表示,俄方不认为阿富汗塔利班会对中亚地区构成威胁,但俄方不会急于承认塔利班为阿富汗合法政权,将继续保持观察。《卫报》称,尽管俄罗斯将塔利班列为恐怖组织,但很明显,“现实政治”正在阿富汗发挥作用。随着西方国家撤出,莫斯科将自己视为潜在的中间人。

  英国《金融时报》20日称,中国可能会采取一种截然不同的做法。北京不太可能在阿富汗部署军队,而是会寻求利用外交和经济方式,劝说塔利班走上和平重建的道路。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