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评

81岁河南首富,包养情妇、暗通美国?

2021-08-24 09:28:00  来源: 酷玩实验室   作者:酷玩实验室
点击:    评论: (查看)

  要说2021年最坑爹的人,恐怕就数双汇老总万隆的亲儿子:万洪建。

1.jpg

  在2021年8月18日“八卦节”的前夜,万洪建亲自发文,扒了一扒亲生父亲的四宗罪。

  第一宗罪:化公为私,肥美损中,给中国造成了超过8亿元的损失。

  第二宗罪:包养情妇,冷落妻儿,姘居时间近20年,并育有一子。

  第三宗罪:用人不当,在CEO的人选上,没有做到“有德”“服众”。

  第四宗罪:对处于弱势的员工巧取豪夺。

  至此,父子已经完全决裂,成为仇人。

2.png

  即使和父亲闹到如今的地步,年过五旬的万洪建谈及对父亲的感受依然是“我非常、非常、非常怕我的父亲,怕得不得了……”

  从小就在父亲的传奇故事以及超级富豪光环下成长,万洪建曾一度将父亲视为“神明一般的存在”。

  那么,万洪建为什么还要公开站出来“揭露”自己的父亲?

  不久前的河南水灾,我们看到了双汇集团的社会担当。

3.jpg

  同时,也了解到了万洪建的父亲万隆,曾经于危难之际接手、铁腕整治,让一家地方肉联厂变成世界级肉业巨头。如今掌控双汇发展、万洲国际两家上市公司。

  平心而论,双汇不仅为国内食品企业发展提供了教科书级别的参考,对国内乃至世界肉业都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

  万隆,算得上一个人物。也算得上是双汇的招牌。

  中国历来讲究“家丑不可外扬”,夫妻、兄弟因为分配不均,偶有曝光,也都讳莫如深。

  父子两代之间反目,几乎注定是双输,都是能忍则忍。尤其,不能砸了招牌

  52岁的万洪建公然“揭露”81岁的父亲万隆,问题究竟是老父亲把“新权力”交给了别人,儿子接任无望,恼羞成怒?

  还是,父亲的确做了上述“罪行”,当儿子的“大义灭亲”?

  近日,酷玩重新搜集公开报道,再三比对之后,发现,此事背后或许另有隐情……

  01

  关于今年“八卦节”前夕的父子反目大戏,一般媒体解读,事情导火索起源于去年11月的一次视频会议:

  当时,万洪建公开质疑双汇美式生产线亏损,并建议发展中式肉制品。

  万洪建称,这次“谏言”之后,他在万州国际已经没有任何实权

4.jpg

  矛盾的激化则发生在今年6月3日。

  当天上午,万洪建走进父亲的办公室,再次跟父亲“谏言”:“最近你要提CEO(移交权力),我想先私下与你交流,谈谈我的看法。”

  “你听谁讲我要提CEO?”

  矛盾一触即发。父子之间,已经不能正常对话。

  万洪建称自己当时完全崩溃,以头撞玻璃柜。还被万隆的保镖摁翻在地,并且被万隆要求拍照取证

  父子之间,矛盾激化到如此地步,表面上看,是做儿子的挑战了父亲的权威,甚至主动干预了“立储”的问题。

  这一原因,或许也是真的。

  长期以来,万隆做惯了“神”。

  1958年成立的漯河肉联厂,是双汇的前身。而万隆的传奇,则是从1984年,当选漯河肉联厂厂长开始的。

  传闻,漯河肉联厂从开门营业的第一天,就开始亏损。

  一直亏了26年,开不出工资,靠银行贷款续命。

  有媒体称:“到1984年,漯河肉联厂资产468万元,而累计亏损高达536万元,厂子已资不抵债,成了河南同行中的亏损大户,一年中有半年烟囱不冒烟,处在倒闭的边缘。”

  接任肉联厂厂长时,万隆44岁,距离他进入肉联厂,已经过去了16年。

  这16年间,他在厂里展现出了过人的才能,被职工亲切的称为“能人”。

  选举会上,800职工悉数在场,几乎全票通过

  万隆激动的说:“大家推选我当厂长,是对我的信任,我将竭尽全力,与同志们一起闯出一条新路子!”

5.png

  实际上,万隆的确闯出了新路,让工厂实现了触底反弹,逆势翻盘。

  万隆上任之后,管理风格用两个字概括,那就是“铁腕”。

  当时肉联厂管理有多混乱?

  据报道,一头猪,有1/3会被各层级员工“顺”走。裙带关系,就是剪不断理还乱。

  万隆的“刀”,不认人。

  能力不行,副厂长?开。副市长女儿?开。偷肉揩油?开。

  开除了不顺手的,就开始提拔顺手的。不管你现在地位多卑微,只要有能力,就送你上排位。

  辅助打得好?给钱。人头拿得多?多给钱!

  如今我们普遍都接受一个原则,那就是“能者多劳,多劳多得”。但在那个时候,这就是在断人财路。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所以报复来得又快、又密集

  有人打恐吓电话、有人往家里扔砖头,有人拿着杀猪刀喊着“我砍了你”,告状信也像雪片般寄往各级部门。

  但万隆的反应就两个字:头铁

  一套操作下来,肉联厂当年就实现了扭亏为盈。双汇的诞生,迎来了一个开门红。于是大家评价万隆:“头发少,头皮硬”。

6.jpg

  自此,在双汇,万隆说一不二。

  1994年,双汇集团正式成立。

  由于万隆雷厉手段斥资1500万元上马了火腿肠生产线,双汇火腿肠一战成名,牢牢地坐稳了中国“火腿肠一哥”的位子。

  短短4年,双汇集团营收正式突破30亿,一跃成为行业龙头。

  万隆,也“封神”于双汇

  需要说明的是,当时的双汇不是如今的民营企业,而是公有制企业

  当时,一大批公有制企业固守“铁饭碗”导致竞争能力、竞争意识衰弱的险境。

  所谓“重金之下必有勇士”,对于万隆这样的挽救公有制企业于败亡的牛人,要鼓励,就要给适当的放权和股权。

  此时,“国退民进”的国企私有化改革风潮兴起。

  但是,国家对国企私有化的态度,是鼓励而不是放任。因此像海尔、TCL这样的企业,最终也只是实现了部分私有化。

  而双汇的管理层,想要的似乎不止一点点股份。他们一直在尝试一种叫“管理层股权激励”的新方式,想绕过政策红线进行公司的私有化。

  双汇私有化的过程,脑洞之大、操作之骚,成为写入教科书级别的经典案例,广受学者讨论。

  首先,万隆带领12名管理层和50名自然人,在2002年共同出资成立了海汇投资。

  海汇投资刚一成立,马上就开始全面嵌入双汇集团的上下游,并且出现了上下游关联交易。

7.jpg

  紧接着在2003年,万隆又带领16名高管,成立了漯河海宇投资有限公司。

  同年6月13日,海宇集团就与双汇集团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以每股4.14元的价格受让了双汇发展25%的股权。

  地方政府想通过股权激励的方式,让渡一部分股权给企业家和管理层,这是可以理解的。

8.jpg

  毕竟想让马儿快点跑,就得让马儿多吃草。

  但,这里有一个很耐人寻味的细节:当时的成交价格,低于每股净资产

  是不是有点上头了?别急,更上头的还在后面。

  第一局游戏结束,管理层拿到了25%的股权。

  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25%的比例简直不要太高了。但他们,会满足于这25%的股权激励么?

  根本不会!

  漯河“能人”万隆,在接下来展示他非凡的想象力,一步又一步的神转折,开始了被后世学者称之为“MBO创新”的私有化新模式。

  02

  “县长上任得巧立名目,拉拢豪绅,缴税捐款,他们交了,才能让百姓跟着交钱。得钱之后,豪绅的钱如数奉还,百姓的钱三七分成。”

9.jpg

  这是让子弹飞的经典台词。而万隆,也用实际行动,为大家翻译了“什么叫tmd惊喜”。

  彼时,双汇集团是一个拥有60多家子公司、销售额200亿元的大型肉类加工企业,在国内占比稳居第一,其预估财产至少在60亿。

  并且,双汇集团还握有上市公司“双汇发展”价值33.89亿元的公司股份。

  然而到了2006年,漯河市国资委将双汇集团100%的股权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出售。

  按照正常逻辑来看,风头正劲的中国最好的肉类加工企业,犯得上挂牌出售吗?

  更让人血压升高的是,这份股权的标的价格仅10亿元!

  舆论瞬间爆了:预估财产至少在60亿的公司,10亿就卖了?

  这个时候,万隆开始舆论造势:

10.jpg

  比如,双汇集团虽然多年来稳居国内肉类加工行业龙头老大的位置,但面临的市场环境并不乐观。

  比如,竞争对手已经在香港上市。

  比如,相较国际著名企业,双汇集团存在着产品加工程度低、附加值低等差距。

  再比如,为了加快推进国有企业改革,引进战略投资者,加快双汇集团的国际化进程。

  ……

  综上,按照这种描述,尽管双汇表面上光鲜亮丽,但败絮其中,这个公司马上就要完蛋啦!

  所以,10个亿的价格,不低

  不管怎么说,估值60亿以上的公司,卖10亿,怎么看都是一个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所以,公司股权刚刚挂牌,美国高盛集团、鼎晖中国成长基金、新加坡淡马锡公司、摩根斯坦利、中粮集团、花旗银行等十余家公司就飞奔而来。

  这是个知识点,大家要记住,后面我们会用到

  万万没想到,面对蜂拥而至的财团,漯河市政府设置了两个很有意思的条件

  首先,“意向受让或其主要股东方应是国际知名的产业投资基金集团或者产业投资基金(不包括对冲基金或者实业企业)”。

  这就是说,国内企业不行、国外企业做实体的也不行,必须是产业投资基金

  其次,“拥有良好的财务状况和支付能力,意向受让方或主要股东管理的资产规模要超过500亿元,并具有全球性投资经验和网络。同时规定,意向受让方或管理方在提出受让方意向之前不得在国内直接或间接经营猪、牛、鸡、羊的屠宰以及高低温肉质食品加工业,也不得是这类企业的控股股东或者第一大股东。”

  同时,还规定“财务投资者未来不得转让给双汇的同行”,以保证企业的品牌和独立性,以及管理层的稳定。

  500亿资产规模,就已经吓跑了至少一半的投资者;而“竟业禁止”,又把双汇的同行们拒之门外。

  别说,最后还真有两个像“私人订制”一般的中标者剩了下来。一个,是高盛集团为控制人的香港罗特克斯有限公司。

  另一个,是香港新世界发展有限公司及摩根亚洲投资基金为实际控制人的双汇食品国际(毛里求斯)有限公司。

  接下来就是两家公司的掰头。

  这个时候,按照常规剧本,双汇食品国际(毛里求斯)有限公司应该是铁定中标了。

  毕竟,收购条件,简直就是为它量身定制的啊!

  看起来是大姑娘站在城楼上公开抛绣球,实际上,这绣球带有精准定位功能。

11.jpg

  那为什么还要掺和进来高盛呢?

  因为按照国有产权交易规则,如果出现两个以上的受让方必须以竞价方式产生最终受让人。毕竟双汇集团10个亿的价格忒低了,说不过去啊!

  漯河政府当时说的就是“我们这招女婿不是嫁姑娘”,双汇这个河南姑娘又漂亮又贤惠还带着一堆陪嫁,10亿元的价格,就一个“赘婿”,说不过去。

  最终中标的,就是高盛,成交价格为20.1亿元人民币。

  你看,价格比争议价涨了一倍。

  但是,“国资被贱卖”的言论,一时间依然甚嚣尘上。

  双汇又一波的舆论引导来了。

  时任双汇总经济师杜俊甫表示,其实双汇集团根本没有60亿资产,20亿的价格是合理的,比10亿还多了10亿呢,国资没有被贱卖。

  而此时的双汇集团,已经成为了100%的外资公司。

  同时,两家外资公司还间接持有双汇发展35.72%的股份。又受让了海宇投资25%的双汇发展股票,共持有双汇发展60%的股权。

  这个时候,有人可能恍然大悟。所以,这是一个国企变外企的故事咯。

  可这也没让万隆得到好处啊,他图啥呢?

  谜底在2009年,被揭开了。

  原来在这3年里,高盛一直在悄咪咪把双汇股份转给以万隆为首的兴泰公司

  好家伙,这操作就算是不懂财经的人,也能看出来玩了一把暗度陈仓。

  随后,中国证监会果断介入调查,万隆被迫道出背后实情。

  原来2007年,包括万隆在内的300余名双汇中高层管理人员,就通过境外的兴泰公司,间接持有了香港罗特克斯有限公司31.82%股权。

  同时,兴泰集团100%控股的雄域公司,又持有一家名为双汇国际31.82%的股权;双汇国际又全资持有双汇集团。

  整个事件的脉络,清晰了。

  以万隆为首的公司管理层,“创造性”的借外来资本先收购公司的股权,后又在控股的外资公司中,逐渐拿回自己的股份,最终成为双汇的主人。

  高盛,做了一把中间商。

  还记得我们之前让你记住的那个知识点吗?现在考点出来了。

  在外资撤退当中,鼎晖投资、润峰投资、郭氏集团、高盛策略投资、新天域和淡马锡等利益相关方逐步显现。

14.jpg

  这里再插播一个细节。万洪建爆料,“国企改革末期,万隆私下收过鼎晖一笔高达2亿美元的资金,并且未交税。”

  最终,这些曾被视为“帮助双汇成长必不可少的外资”挨个退出,而以万隆为首的管理层完全控制了香港罗特克斯有限公司。

  而证监会的调查后,也没有查出任何程序错误。万隆这波操作,不违规、不违法。

  套路,全都是套路!

  万隆也终于从双汇的“恩人”,变成了双汇的“主人”。

  可虽然程序上没问题,然而终究是个心结。随后,万洪建爆出这位双汇主人涉嫌转移资产。

  时任CFO的郭丽军,“将卖给双汇发展的(猪肉)六分体价格,从由21500元提高到25800元,造成双汇发展8亿元亏损,实现对双汇发展的资产转移。”

13.jpg

  万洪建给这件事情的定性是:“他只不过用决策的失误来实现资产转移,用商业决策失误来做一个掩盖。”

  即使万隆收购美国肉厂史密斯菲尔德,在万洪建眼中也只是万隆转移资产的一个手段而已:“万洲没有实际的生产运营,它实际上就是双汇与史密斯菲尔德的拼盘,它的作用,就是通过各种眼花缭乱的财务手段,复杂的架构,将国内双汇的钱不露痕迹转出境外,从来没有逆向回流过。”

  与此相对应的是,万洪建还爆料称,万隆的平均每分钟薪酬高达1.14万元。

  他想不通,既然父亲已经这么有钱,并且这么能赚钱,为什么还对权力如此痴迷?

  03

  有媒体这样评价万隆:“万隆是从石缝中长出的一棵树,他倔强一生,与体制博弈,与资本过招,与行业陋习较量,甚至与自己的年龄赛跑,总是成为最后的赢家。

  在网友口中,他拥有无数“神”头衔,比如:食神、屠宰业的“乔布斯”、“中国肉类工业教父”、“杀猪大王”、“世界第一屠夫”…

  万洪建这样评价万隆:“他在漯河就是一个神,在我们家也是神,他是一位能人、狠人、恶人。

  可能“神性”值过高的人,在“人性”值方面,多少会和常人不同。

  从44岁成为漯河肉联厂厂长开始,到双汇私有化,再到CEO人选之争、万隆选择退居二线,已是81岁高龄

  50多岁的万洪建,对80多岁还紧攥着权力不放的父亲,十分不满,称双汇是“集权产业”。

  “常年住在香港丽思卡尔顿大酒店,早已远离一线市场的万隆,依然对双汇的产品、管理仍拥有绝对的控制权。”

  如果把双汇比作一个帝国的话,万隆的角色,就是帝国的皇帝。大权独揽,独断专行。“年愈80还贪恋手中权力带来的愉悦感,不愿将权力下放”。

  万洪建的爆料,展示了万隆对股权的痴迷。

  2014年,万洲国际在香港上市。万隆作为兴泰大股东,压价收购兴泰股权,甚至不惜改变兴泰公司章程,把收购价格从按市值8折变为按净资产计算。

  此举,导致职工持股价值直接减缩水一半。更甚者,10余年始终不分红;限制兴泰成员的股份只能在内部流通,不能公开交易。

  于是,大股东只用了50亿港币,就从职工手里获得了价值100多亿港币股票资产

14.jpg

  在2013年万洲收购案结束后,万隆与杨挚君自我奖励2.46亿股免费万洲股票。万隆将用于团队管理的3.5亿股奖励股票据为己有,而他个人总计拿到了9.2亿股奖励股票,合计65亿港币。

  大权独揽,又年过耄耋,使得万洪建坚信,父亲对市场的判断力,以及对人员的辨别能力,都随着他的生理机能一起,退化了

  在万洪建口中,过去万隆用人的标准是用成绩说话;如今,则是用听话衡量。

  人员任免上,从“用的顺手就用,用的不顺手就扔”,变成了“顺从就重用,不顺从就排挤”,亲生儿子也不例外

  喜欢小儿子,就任命小儿子当双汇二把手;不喜欢大儿子,就开始疏远他。

  被万洪建看不起的郭丽军,就是因为对万隆言听计从、服侍到位,深得万隆信任。

15.jpg

  “每天陪伴万隆吃三顿饭和散步,几乎365日从不缺席”。

  万洪建对郭丽军接任CEO反应如此激烈的原因之一,是“老爷子曾对我说过(郭丽军)就是缺少脑袋瓜,老板说对就是对,老板说错就是错。这种人做一个CFO是可以的,但是做CEO是有问题的”。

  然而,最终父亲还是让这个“缺少脑袋瓜”的外姓之人当上了CEO。

  更让万洪建无法忍受的是,他口中父亲“包养的情妇”沈瑞芳,不仅当着父亲的面儿呵斥他,甚至还动手去拉他。

  父亲没有站在儿子一边。

  一位双汇元老告诉媒体,那天谁都可以拉万洪建,唯独沈瑞芳不行

  据说,万洪建要跟万隆汇报工作,也得经过沈瑞芳,由她判断什么事情可以汇报,什么事情不可以。甚至连万洪建能不能取得父亲的信任,也需要仰仗沈瑞芳。

  可以说,当天沈瑞芳这一拉,让万洪建积压多年的的愤怒,在当天彻底爆发。

  冷静下来后的万洪建,决定跟父亲死磕到底,于是,就有了这篇揭露父亲的文章。

  尾声

  万州国际已经发出通告,声称将对万洪建的“不实言论”采取法律手段。

16.jpg

  目前对万隆的指控,只是万洪建的一家之言,具体事实还有待有关部门的进一步调查核实。

  可是,万隆当年用外资做跳板,将双汇集团进行彻底私有化的事件,虽然在当时的程序上来说没有问题,但各方面一直心照不宣,有点灰色操作的味道。

  加之,但在万隆掌权后期,双汇一路走低,难掩颓势。父子反目事件一出,双汇更是暴跌。

17.jpg

  火腿肠一哥,在面临外有竞争对手赶超、内有家族内讧的压力,未来如何也难以预料。

  如果万洪建的“揭露”属实,万隆的人设,也从一个高高在上,充满传奇光环的“神”,变成了“中饱私囊、抛妻弃子、包养情妇”的烂人。

  这家企业,或许万劫不复。

  而回顾历史,一直到河南不久前的水灾,双汇这家企业,不论对于食品产业,对于当地经济,还是社会,都有可圈可点之处。

  尤其是,双汇的私有化,处在“国退民进”历史关键节点,且双汇的私有化历程具有教科书典型案例的作用。

  对于这样的企业、企业家,我们不能只看到光亮不看阴影,也不能墙摇众人推。

  我们相信,时代,很快会给双汇一个公允的答复。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