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评

冷观阿富汗:自由主义的哭丧,民族主义的叫喊,共产主义的尴尬

2021-08-23 10:44:50  来源: 热风2021   作者:青年毛思想信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01

  这确实是美帝的失败

  短短几天,不小心又见证了历史:

  阿富汗山沟沟里的塔利班“转正”,已于当地时间19日宣布成立所谓“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

  顶着“全球第一超级大国”光环,也是迄今为止无数中国公知和公知粉心目中的“救世主”美国,以20年时间、超1万亿美元、几千美国人生命为代价换来的“成果”,数日内灰飞烟灭。

  《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形容:“这可以说是当今世界最闪电式的一个政府的覆灭了。”

  全世界人民眼中生动的新闻事实,再次诠释了何谓“帝国坟场”。

  不管这是不是阿富汗人民自己的胜利,可以肯定的是:

  这确实是美帝国主义的一次失败。

  这是本世纪初小布什执政时期美帝“最后高潮”后战略收缩期的一个里程碑,也是其霸权萎缩、风光不复往昔的生动写照。

  任何阴谋论思维和为美帝挽尊的右派幼稚病、低估帝国主义霸权溃败意义的“左派”幼稚病,都无法否定这一事实及其给世界多数人带来的心理冲击。

  这甚至比“西贡时刻”还要严重。

  因为,彼时起码还有一个苏联在,两强争霸的前景多少还有不确定性;而现在——2021年,可是美帝在苏联解体后独享“超级大国”尊荣、不可一世了30年以后。

  撤军,不管是体面一点还是不体面一点,其实都不重要了。

  02

  拜登的“果断”:功欤?过欤?

  从这个意义上讲,拜登的“果断”,倒不失为止损之举。

  虽然他因此被美西方帝国主义的政界和舆论界所诟病,但从美帝国主义自身的长期战略利益看,及时从“泥潭”中抽身,加快战略重点从中东到亚太或印太的转移、将力量集中于新时代大国竞争,虽有无奈,却也不乏某种明智——当然,是反动派的明智。

  不管是革命派还是反动派,但凡真正明智之举,几乎都必然受到世俗的舆论压力;因为,不是谁都能真正聚焦于自身阵营的根本的长远的利益,并为此作出不拖泥带水的决策和行动。

  说句“公道话”,拜登这回,倒真多少表现了老牌帝国主义政客的“风采”;这是我们从特朗普那种靠煽动民意起家的新兴民粹派政客身上,所“欣赏”不到的。

  他说,美国过去20年在阿富汗犯下很多错误,他承认这次撤出行动艰难且混乱,该决定会招致批评,但他宁可接受所有指责也不愿将这场战争的责任传递至下一位总统。

  他的国务卿布林肯则明确表示:“从战略上讲,我们的战略竞争对手最希望看到我们在阿富汗再陷入5年、10年甚至是20年的泥潭,这不符合(美国)国家利益。”

  《联合早报》杨丹旭文章指出,“……以阿富汗为支点的大国博弈恐怕才刚刚拉开序幕”。

  当然,胡锡进相信,“美国当然想做一些战略收缩,调集更多资源对付中国,但老胡想说,结束阿富汗战争形成不了成规模的资源转移,它对中国正面压力增加的影响将是有限的。”问题是,有限的影响也是影响,结束阿富汗战争客观上的确有利于美帝调整战略重点乃至整个全球布局。

  03

  学《毛选》:光荣还是尴尬?

  必须承认的一点是:我们对阿富汗,尤其是阿塔组织,了解太少了。

  这里主要指的是现实状况,比如阿塔跟当地人民的关系状况究竟如何?

  不管是右派亲美公知和部分左派口口声声的所谓“阿富汗人民又要受苦了”,还是左边以及中间派爱国党更多的人言之凿凿的所谓“这肯定是人民的支持”,恐怕都不乏想象的成分。

  至于所谓“阿塔学《毛选》”,不可否认,阿塔的战略方针是正确的,确实有“农村包围城市”甚至于“人民战争”那个味儿,这也的确证明了毛教员有关思想对于世界尤其是落后国家的伟大意义。

  ——如此说来,“阿塔学《毛选》”作为一个形象说法,无可厚非。

  但问题是,且不说阿塔的宗教性甚至宗教极端主义底色,是跟共产党人的世界观和思想变革纲领格格不入的;就从现实战略来看:为什么偏偏是由一个白旗党或黑旗党,来执行了红旗党(共产党)的战略,并取得了胜利?这难道不是构成了更为深远的历史讽刺吗?

  照我们看,这种尴尬,恰恰是毛主席逝世以来国际共运陷入低潮乃至停顿的一种曲折反映。要说阿富汗的尴尬,其实,帝国主义者和共产主义者各占一半。

  ——从这个意义上讲,“阿塔学《毛选》”根本是虚的,他们顶多学得到“术”,学不了“道”。这谈不上是共产主义者的光荣。

  04

  国内舆论反应:左右都有幼稚病

  从阿富汗“变天”引发的国内舆论争议看,一如既往主要是“左右之分”:

  最搞笑的是右翼公知和公知粉,如丧考妣,表现出一种“走狗胜主人”的意识形态狂热(近年来随着美帝的频频翻车,他们已多次如此)——莫非,这次是看到了“带路党”可耻又可悲的下场了么?必须善意提醒目前中国舆论场上最反动的亲美右翼分子:

  别急,中国今天毕竟不是阿富汗,即已经不是美帝能够轻易武装入侵的弱国了,你们跑到国内唯一没有解放的台湾岛去才有可能重复“阿奸”们的命运……

  值得一说的,是该事件在泛左翼思想阵营内部也引起了不大不小的分裂。

  据观察,泛左翼主流还是沉浸于“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的欢欣鼓舞中的。如前所述,这完全应当,因为这确实是帝国主义的一次难堪。

  然而,必须意识到此事对帝国主义来讲是坏事,也是好事;因为它客观上有助于已经不如当年的美帝放弃可为不可为皆可之事,调整身姿、转移重点,把精力更多集中于跟所谓“战略竞争对手”特别是中国的较量,从而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更加剧烈的大国竞争。

  第二,对阿塔,当然要估计到它二次执政后温和化转变的可能性,但更不应过高估计,尤其不应把它跟上世纪毛主席领导下的共产党组织、把它走过的道路跟我们走过的新民主主义道路轻易并提,甚至混为一谈。

  另外一方面,主要出于部分青左的观点,也有不妥之处。

  他们确实不如中左、老左那么反应热烈,并且往往能够对塔利班持必要的怀疑警惕态度;但是,他们又同时容易对美帝国主义霸权衰落及其意义估计不足。更深层次的是,他们有的人对反帝事业缺乏热情,认识不到帝、修、资三股资本势力都是中国无产者必须加以反对的对象,而且必须同时反对。任何“联帝”思维,都是要不得的。

  对阿富汗变局的意见分歧,其实,折射出的是近年来尤其是2020年以来,随着(泛)左翼思想阵营的扩大,青左跟中左、老左之间的思想分歧也不可避免地浮出水面了。

  一般来说,由于世代的不同,中左、老左对外国帝国主义的压迫有更直观的认识,反帝情结往往比较突出;另方面,由于亲身体验着经过了几十年成长壮大的国内资本势力的压榨,青左对于内部资本包括私人资本的认识往往比较深刻,特别是对于当今资本主宰下一些领域(如娱乐圈)产生的乱象认识比较深刻。

  同时,由于身处中国崛起和美帝衰落时代,青左对于外部帝国主义的心态往往比较轻松,其中有的人甚至对帝国主义估计不足,不能充分认识到反帝的必要性;更极端者则与公知合流(或者本身就是从公知转变过来),幻想借助国际资本力量来解决国内资本问题,变成“左派带路党”。对帝估计不足乃至抱有幻想,正可谓当前一种“左派”幼稚病。

  05

  关于宗教:列宁怎么说?

  另一种“左派”幼稚病,就是对于宗教的简单化理解,以及由简单化理解带来的激进态度。

  有的人现在一看到“宗教”俩字,就跳脚。

  实际上,①“宗教”和②“宗教极端主义”或“宗教极端思想”,不能混为一谈。

  不可否认的一个事实是:宗教,在21世纪的今天依旧非常盛行。

  相比之下,信奉马克思主义唯物论、彻底无神论的我们反倒像是“异类”(从世界范围看)。

  这就必然要求对宗教,有一个科学的认识和科学的变革纲领。

  列宁早就指出,“劳动群众受到社会的压迫,面对时时刻刻给普通劳动人民带来最可怕的灾难、最残酷的折磨的资本主义(比战争、地震等任何非常事件带来的灾难和折磨多一千倍)捉摸不定的力量,他们觉得似乎毫无办法,──这就是目前宗教最深刻的根源”。他明确指出,“只要受资本主义苦役制度压迫、受资本主义的捉摸不定的破坏势力摆布的群众自己还没有学会团结一致地、有组织地、有计划地、自觉地反对宗教的这种根源,反对任何形式的资本统治,那么无论什么启蒙书籍都不能使这些群众不信仰宗教。”他还回顾说,当年“恩格斯要求工人政党耐心地去组织和教育无产阶级,使宗教渐渐消亡,而不要冒险地在政治上对宗教作战”。

  然而,有的人恰恰与伟大列宁的教导背道而驰,不懂得消灭一切形式的阶级压迫尤其是资本压迫,是使宗教归于消亡的前提;而是简单地仇视、敌视现实世界中的信教者,甚至认为要用强制力去改变人家的世界观。这是要不得的。

  不错,我们的世界观跟宗教的世界观是根本冲突的,共产党人是不能信教的;但是,我们唯有通过长期的艰苦的阶级斗争去推翻阶级压迫,以及进行思想战线上的长期的艰苦的无神论宣传,才能使宗教思想渐渐消亡,才能使不信教而信马列主义的人渐渐超过信教的人,而不是“强迫”人家改变思想。“冒险地在政治上对宗教作战”,只能使无产者在尚未完结的阶级斗争中失掉同盟者,甚至失掉相当一部分群众基础,而使反对资本家的阶级斗争更加困难。

  不错,我们需要意识形态,但任何形式的意识形态狂热都是不好的,包括马列毛主义的意识形态狂热;逢事不能只搞意识形态审判,不搞具体分析,这恰恰是对马列的背离。

  须知马克思主义是科学,不是宗教。

  06

  世界革命,如何搞法?

  美帝在阿富汗的失败,还有一重意义,那就是用“帝国刺刀”护卫的强加于人的“社会实验”之失败。

  这同样具有警醒意义。

  看来,不管是(资产阶级)自由主义还是社会主义,都是不可能稳定建立在外部强权“强加”的基础上的,要立住脚都必须通过特定国家内生性、群众性、自主性的运动,或说内部群众的自主运动。应当说,这个认识,符合马克思主义的内因论,也为国际共运中上个世纪中国党与共产国际的关系史所证明。

  不错,我们相信共产主义,相信共产主义是全人类的出路;但这决不意味着,在全人类走向社会主义、共产主义道路上的先进国家先进民族,要以帝国式的武力“驱使”全世界进入共产主义。那很有可能造成反弹,其结果只能是更加迟滞历史的进程。

  ——这,应当说是身处21世纪20年代初的此刻,回望20世纪国际共运高潮与低潮、胜利与失败,所得出的一条基本教训……

  与其说是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先进国家“输出”革命,不如说是“带动”革命,以自己的革命实践、革命热情和对革命的支援,“带动”全世界人民举行适合于自己国家国情和发展阶段的革命运动——这其中,有的是无产阶级革命,有的必然还只能是民族民主革命。拿现在中国和阿富汗来说,革命阶段就不相同:我们可以搞社会主义,人家那里还要有一个民族民主革命,非经过一个民族民主革命的阶段不可。

  据悉,阿富汗共产党于1991年成立;20年前美帝入侵阿富汗后,该党在齐亚同志领导下,采取了反对帝国主义占领的立场,并呼吁国内所有毛派团体联合起来,组成单一、团结的毛主义政党。为了达成这一目标,该党和阿富汗解放斗争组织(皮亚卡)发起了统一进程,后来阿富汗工人革命团结会也参与了这一进程。经过3年的意识形态和政治争论,召开了共产主义(马列毛)运动团结大会。2004年5月1日,团结大会结束,阿富汗共产党(毛主义)(Communist (Maoist) Party of Afghanistan)宣告成立。

  阿共(毛)仍然在地下活动,在为阿富汗的独立和社会主义而坚持斗争。

  这就叫革命阶段不同。我们应当是“革命不断”论和“革命阶段”论的统一论者;这个统一论,不仅适用于中国革命,也适用于他国革命,以及整个世界革命。不这样来估计革命的进程问题,只讲“不断”不讲“阶段”,就必然有犯“左派”幼稚病的危险。

  最近关于阿富汗局势,国内舆论场上出自各方的讨论很密集,有的甚至已经吵起来了。但恕我直言,我们对阿富汗,包括阿塔组织的现实状况,特别是它跟当地群众的实际关系状况究竟怎样——很遗憾,知之甚少。

  在不能详尽占有事实材料的情况下,不可避免,很多讨论都是流于意识形态的空谈,变成左中右三方各唱各的戏,有的甚至已经相当脱离了阿富汗实际。

  前天,《观察者网》公众号推送了一篇文章——《在阿华人亲述 | 塔利班进城后,街上是这样的》。

  据我们看,这篇文章(实际是采访)虽然出自观网,但他们那帮人却并不能抓住文章真正有价值的信息点,从而穿透国家、民族、宗教、国际政治等重重迷雾,发现阿富汗备受关注的局势及其演变背后真正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东西,也是真正与当地社会结构和人民生活有关的东西。

  在我们看来,这篇文章提供了有价值的事实材料,而这些事实材料恰恰是本来应该作为好些天来我们热烈讨论阿富汗局势的基本依据的;一言以蔽之,这些事实材料表明——在当前阿富汗风云变幻的政治局势下,真正根本的,是被几乎完全无视的阶级矛盾。

  这篇采访的对象,是在当地从事外贸生意的华人余勇先生。

  据他讲,他是2017年1月开始去阿富汗的,每次过去有时候呆三两个星期,有时候呆一两个月;自从2019年5月到阿富汗后,迄今呆了两年零三个月,由于疫情因素一直没有回国。他自述说,除了逢年过节去过几次迪拜,其他时候都常驻喀布尔;其他地方像坎大哈、赫拉特、甘孜尼、贾拉拉巴德都会去,但基本上是去一些大城市。他还说,他们经常和当地人打交道,像经商的、政府官员、平民百姓都有。

  余勇先生说得很实在。

  他的有些说法,完全可以击破我们这里不少流传甚广的舆论意见,比方什么“塔利班民心所向”,什么“阿富汗人民恨美国”,什么“政府军一触即溃”,等等;至少,是能够证明这些流传的看似“正确”的意见都有其片面性,片面性即是主观性。

  按余勇先生反映的实际情况,这些,都要分人、分阶级看。

  在我们看来,余先生不仅实际,甚至懂得一点阶级分析;他所反映的这些情况,比一百篇夸夸其谈的意识形态审判式的“宣言”,比自由派公知嚎叫一百遍“阿富汗完了”都要强。(当然,弄清楚当前阿富汗社会情况还需要更细致的、真正的阶级分析。)

  他有句话说得非常好:“大家确实是根据自己的社会地位、立场,看问题的出发点不一样,判断都不一样。”

  而在我们看来,所谓“社会地位”,归根到底就是经济地位、阶级地位。

  当然,按照他自己的观点,他是个商人,而且是在当地的中国商人,其视角也就是一个在阿中国商人的视角;从这个特定视角出发看问题,肯定不是没有局限的,这一点我们也务必要注意。

  我们就来看看他说了什么吧。

  看了这些,就知道我们有些舆论是多么不靠谱。

  (我们把这篇采访整理了一下,去掉一些无意义的信息,分做以下9个部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